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脑与教育学习札记(6)—还原论和二元论

在脑与教育学习札记(5)中,曾经提到学习在脑中分子层次发生的过程是神经元(细胞)突触处连接的变化。如果需要通过学习形成长期记忆的话,需要在突触处发生结构的变化,有时还会伴随着神经元中轴突和树突的生长


    是否从神经元突触的变化就可以确定宏观学习行为的成效呢?我们认为并不是这样。虽然,有的学者十分强调学习过程中突触变化的作用,例如日本的小泉英明博士就把学习直接定义为:在外界环境刺激下使神经元连接发生变化的过程(
The Process of making neuronal connection by external environment stimuli-Hideaki Koizumi),他是日本脑与教育项目的总协调人;又例如美国神经科学家莱顿克斯Ledoux,在他最近写的一本新书的开头就明确标出:你就是你的突触(You are your synapsises-Joseph LeDoux),他是研究恐惧情绪十分著名的脑科学家。但是,我们认为,从突触的变化到形成宏观的行为还有许多层次,突触的变化是分子层次的变化,形成一种人的行为要取决于神经元形成的网络和这些网络联结组成的系统,以及不同系统之间协调运作的情况。仅就由神经元构成的神经网络而言,对它的模拟目前科学上还无法做到。我们脑中神经网络的复杂性主要不是由于神经元数量之庞大,虽然在我们的脑中有数以千亿计的神经元,每个神经元又可以具有多至数千个突触,今天人类已经造出了超级计算机或是网格计算群,计算量大不是根本性的困难,神经网络复杂在于它是一个“活”的化学网络。

 
    神经元在突触处形成了一个间隙,在刺激下形成沿轴突传输的电讯号,它到达突触间隙时,激发突触前的细胞膜释放出化学分子,这些化学分子扩散到突触间隙后的细胞膜处,重新激发出沿下一树突传播的电讯号。已经发现数以百计的不同种类的这些化学分子,我们称它们为神经递质或神经调质。这个过程我们在《脑与教育学习札记(2)》中提到过,还给出了一张图。这种电-化学-电的突触传输特性使得神经网络“活
得,或者说复杂得使我们用今天的科学手段还无法模拟它。


     回想在八十年代时,我和我的学生研究过对人脑神经网络的模拟问题,那时我们就知道,从1个端口接到N个端口的发散网络,瞬间变成从N   个端口会聚到1个端口的会聚网络,对化学分子构成的网络来讲,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化学分子能在液体中扩散,而对用半导体做成的物理网络而言,几乎没有可能。我们曾想用LB膜(单分子膜)来做神经网络局部特性的模拟,后来也没有做下去。那时,我曾到日本去参观Aizawa教授的实验室,他用真的生物分子在模拟人的嗅觉神经系统,不知后来有否结果?他现在是日本东京工业大学校长。

 
    由于化学过程的参与,使得神经网络即使是结构没有变化,也会在瞬间,因神经递质的变化而导致等效的网络特性发生很大变化。举个常识的例子,我们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在考试时。看到一个不会做的题目,情急之下。脑子会“轰”的一下变得一片空白,镇静下来,又可以恢复常态,这时神经网络的结构不可能在短时间里变化,但是神经递质的分布状态变化了,我们的学习行为也就发生变化了。


    认为可以从分子层次逐渐了解精神领域的行为,如认知、情感、意识、决策等,这种观点在哲学上称为还原论的观点,像上面列举的一些脑科学家所持的就是此类观点。也有另一派的观点,认为对人精神领域的问题不能用物质领域的实体 — 脑来说明,精神和物质世界是分离的,这种观点的被称为二元论的观点,典型的就是西方哲学家笛卡儿的有关二元论的名句“我思故我在”。


    好在中国的哲学具有较丰富的辨证的底蕴,我们可以不取极端,对研究心智、脑和教育持积极的态度,让科学研究的进展说明问题。我们大概可以说“我在故我思”,这里的“我”是指“脑”。
我们的心智(Mind)与肉体(Body)不是分离的,而是和我们脑中神经元的组织结构、树突结构、突触的树突棘等形态有关,和神经递质有关。它们不仅取决于基因,也取决于经历,特别是学习的经历,并从良好的经历中受益。

如果大家基本接受这样的学术观点,我们就可以进一步讨论一些问题,如,从出生到青春期结束脑的发育过程,我们能了解多少有关人的认知和情感发展规律?人的记忆系统有几类?为什么我们认为孩子5岁以前背诵的诗句一般是记不住的?什么时间学习第二语言是合宜的?等等问题。(待续)

    发布于2005年10月16日 20:56 | 评论数(21) 阅读数(7642)

上一篇:与教育学习札记(5)——什么是学习?

下一篇:脑与教育学习札记(7)——突触保留得越多越好吗?

评论

Moses 127.0.0.*** 发表于2007-12-04 00:19:30

用晶体管来替代神经元, 难道就可以完全复制出一个人的全部思想吗? 我觉得这是非常可疑的.
TED 张 发表于2005-12-16 14:17:00

在讨论创造性、批评性思维时,我们不要忘记反思自己,因为培养这些能力的关键是要有独立的人格和思考能力,不能盲从。教育的核心是让每个人真正地了解自己,发挥自己的潜力,最终成为自己。

我们自己也是研究者和探索者,你和学生(如果你是教师)或孩子(如果你是家长)的每一次交流和活动都是实验和探索的机会,这个探索将伴随我们终身。

学习新的理论和观念是必要的,但是不要让理论和观念搞昏了头。知识的建构理论的本质是强调了人的主观能动性,知识建构的途径是多样的,但是本质不象有些人所说的可能是多元的。积极主动学习的精神是我们传统文化中历来倡导的,人们如何建构知识的道路是多种多样的,并不可能为建构理论本身所取代。

好的教学大纲和教材很重要,但是在实际教学的过程中,更要重视个性,要关注学生的基础、特征、学习能力、学生中的差异。教师在认真备课的基础上,仍然要不断的在教学工程中,通过和学生的交流来调整教学策略和手段。对于没有任何基础的学生,我们仍然要从一个个字、一个个数教起。教学是一门艺术,艺术是流动的,不能用观念和理论简单的完全表述的。
Ireine 发表于2005-12-14 16:13:00

不能理解“因为,西方现代科学所使用的方法论本质上是还原论的、机械论的。这种方法论可以推进科学研究,但无法突破对精神现象的研究极限。”且不论西方的科学研究方法是否就是机械论的,只精神现象为科学研究所不能及,那又将以什么方式来揭示呢?对人的认识与对地球、对宇宙的认识可有本质的区别?神经学家与地质学家何异?心理学家与气象学家不该是同行吗?
    人类对我们生活着的地球的哲学解释有千万种,而最终使我们真正确切了解它的是不懈的航海探险,哥伦布对新世界的探索和发现何曾因他至死认为所到达的是印度而意义不在。
TED 张 发表于2005-12-14 16:12:00

我们的思想是从那里来得的?是从实际中来的,哲学也一样。

元认知是对认知的研究,来源于坚实的认知;就象思考的思考不能代替思考。许多大科学家最后都研究哲学问题,这是对自己思考的再思考,后者是建立在前者的坚实基础之上。

没有具体做过科学研究的人,在经验上对科学的理解总是有缺陷的。当然,我们知道社会的分工有不同,戏曲评论家可以评论编剧和演员的水平,自己未必可以成为好编导或好演员,其功能不同。红学家毕竟与“红搂梦”的作者不同。

我们不能把科学教育(特别是小学科学教育)神秘化,它的发展毕竟基于历史的进程。教学是一种艺术,除了理论的指导,如果不实际考虑学生的年龄、基础、思考的特点甚至情感是不可能教好书的。

当我们考虑小学科学教育时,需要注意到:科学和设计技术的区别和联系。科学是对已知世界的理解,而设计技术是在创造在我们没有设想和实现之前不存在的事物。只有对科学很好的理解,才能使后者成为现实。科学课程应该和设计技术课程同时开设,才能使学生平衡发展。

提倡学科综合已经成为时髦,但是如何综合是个问题。不考虑各个学科特殊性的综合是危险的。例如:湖北省教育科学研究所叶平先生提出:“尽管牛顿力学对引力的在我们的课程中似乎很精确,但在爱因斯坦看来,两个物体之间的相互作用并非牛顿所描述的那样直接产生引力,而是每个物体对周围的时间和空间产生影响,引力就是这种被影响了的时间和空间相互作用的结果,这样一来,牛顿力学对引力的解释就必须完全改写。在这种态势下,我国中小学领域延续多年、基本不变的自然科学类课程内容,由于无法及时向学生传递这些新的科学原理,知识陈旧和老化问题早就引起了诸多科学家和有识之士极大的忧虑。”

叶平先生显然没有工程技术方面的知识,对宏观物体普通速度牛顿力学是适用的,在机械工程和机器人动力学方面的设计完全够用了。如果用爱因斯坦的理论,无疑是杀鸡用牛刀,自找苦头。对接近光速的物体才可以使用相对论,每个理论有自己适合的范围和局限性。科学不是绝对真理,是对真理的趋近。测试手段的发展,会促进科学的发展。

我们知道自己在科学技术方面的不足,因此有一个学习西方的过程。西方学术界的特点,就是学术的自由竞争,在世界著名大学里,许多博士生的论文就是把他们导师一生的工作推翻了,在中国行吗?

我们在考虑小学教育时,必考虑人的生理或生物学特征和社会需求之间的矛盾。美国人在《思考和学习的生物学基础》中指出:“我们并不是生来就完全具备思考能力的;思考能力是经过时间推移并通过我们与周围事物之间的互动发展起来的。所有人类的思考能力都具备生物基础。”根据究研,他们概括出了从婴幼儿到成年时代每一个人所具有的模式寻求能力的七个生理阶段:
第一阶段:偶然表述阶段(0-3岁)
第二阶段:类同分类(3-6岁)
 第三阶段:一致的和广泛的分类(6或8岁)
 第四阶段:多重分类(8——11岁)
 第五阶段:包含性分类(11——14岁)
第六阶段:同级模式(14-16岁)
 第七阶段:分级模式(16岁以上)
(以上内容详见http://data.sedu.org.cn/usedu/content.php?bcid=1017902400)。

《思考和学习的生物学基础》指出:“这种思考发展的生物基础的重要性经常被教育学者所忽略。在大脑阶段性的快速生长(也许是细胞网络的建立),伴随着新的、内容丰富的思考能力(覆盖了早期能力所包含的内容)的出现之后,会有一段时间使新能力整合、习惯并发生功用。不巧的是,在大多数美国学校的课程及教学安排以及教科书的设计上,都没有与学习者的思考能力相匹配。许多课题都是在学生们能够理解它们之前介绍的。对学校所安排的教学内容,学生们必须经过几年时间才能学会并理解。”
“在具有竞争性社会性质的学校中,教育学者试图通过学校的干预,即将更高层次的课题和技能引入到低年级中去(Furth,1977),以此来加速各阶段的发展。他们这样做好像是认为从儿童时期过渡到成年时期的过程仅是量的积累一样——当学生们越长越大,他们所获得的经验和信息就会越来越多,知识范围也会越来越广泛。这是一种对智力发育的不完善看法。青少年与成年人之间最显著的不同点在于他们的理解力不同。当青少年不断成长时,他们会运用不同的思维方式——每种方式都代表一种不同的经验、信息和知识的组织方法,并且每种方式都会使他们对世界形成一种完全不同的看法。”

有趣的是,美国的学者在《每个孩子都是科学家》中提出:“科技日益先进、复杂的世界要求孩子们有尽可能好的教育,只有这样,孩子们才能为将来做好准备。从幼儿园开始,孩子就必须学习如何辨证地思维、如何将凌乱的信息准确地组合起来、如何创造性地解决问题。他们还需要新技术,如:计算机的使用、使用多种媒体进行交流的能力、对构成现代社会基石的科学技术的掌握等。”(见http://data.sedu.org.cn/usedu/book.php?bmid=1017471089)

这使我想到了中国古老的“矛盾“故事,一方面我们要考虑学生的生理发展阶段,另一方面要考虑到社会激变的需求,掌握这里的平衡是中庸的艺术。如果我们的导师和专家采用拔苗助长的方式,培养的人将是有缺陷的,中国天才儿童长大后的遭遇,表现了我们教育中文化和精神的欠缺。

更为有趣的是:西方人说未来的希望在东方,我想这主要指文化和精神方面。美国多尔教授在他的《后现代课程观》中文版序中指出:
“世界上没有一个民族像中国人一样具有伟大的文化感,因重视自己伟大的精神传统——尤其是儒家与道家,你们对精神或态度具有强烈的内在感觉,这正是充溢课程所必要的。”  
“没有一个国家具有比你们更深刻、更丰富的文化,没有一个民族具有比你们更伟大充溢生活的精神。我们西方人从你们的智慧之中可以学到许多东西。”

从事科学教育,我们要有认真和脚踏实地的态度,同时不能丢掉我们“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的雄心,和“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精神。
王平 发表于2005-12-14 00:00:00

非常赞同丁先生在几篇文章中阐述的观点.学习是非常复杂的现象,试图用一两个学科揭示其本质可能是不现实的.科学(研究)是人类认识和解释世界/现象的有效的工具和手段,但它不是唯一的,更不是唯一正确的.
我个人以为,建构主义理论之所以能成为科学教育领域(事实上远不止在教育领域)主要的指导理论,其原因之一在于她一定程度起到了科学的客观性和哲学思辩的主观性之间的桥梁的作用.
丁先生能否给我个联系方式,我们可以就科学教育的理论和实践作进一步深入的探讨.我一直关注和研究中国的科学教育.我的电子信箱是:
jiangweitian@hotmail.com
丁邦平 发表于2005-12-14 00:00:00

    我先提交了一个评论,但没有提交成功。所以重新补写了这个评论。

中国语言文化与科学教育改革

韦钰院士在她的《脑与教育学习札记》中提出了还原论与二元论的问题,加上其他网友对这个问题的讨论,引发了我的一点思考。
我认为,迄今为止,人类对自身思维现象的研究,主要的贡献不是来自科学研究(包括神经科学、脑科学和心理学等),而是来自于哲学研究。这个观点可以从一些伟大哲学家对人类思维问题的论述上得到印证。现代科学研究主要是采用还原论的、机械论的方法,而哲学研究则是采用直观的、洞察的和思辩的方法。据此,我认为,神经科学的研究及其近年来的进展虽然有助于揭示学习和思维的某些机制,但不能单独引起学习理论的本质变化或革命。学习也好,思维也好,都是极为复杂的现象,不可能单靠某一个学科的研究就能揭示其本质。从建构主义的观点来看,对于复杂事物或概念的理解,不是有一个客观的“本质”等待在那里让人们去揭示,而是从不同的角度通过探究去揭示其不同的侧面,因此,“本质”可能是多元的。比如,对学习的理解,不同的心理学派,以及其他学科如神经科学,都从自身学科的视角对其界定,可是很难说哪个定义更好。学习现象是极为丰富的、多元的。有简单的学习,有复杂的学习,或者说有浅层学习和深层学习;有技能的学习,也有概念性学习;有机械性学习,也有有意义的学习,等等。建构主义学习理论是针对复杂学习、深层学习和概念性学习(这个词在中文里这样翻译比较费解,英文是conceptual learning),或理解性学习(learning for understanding)。因此,各个学科都提出关于学习的定义比单一的一个定义好,因为它们帮助人们从多种视角来透视和理解学习,丰富和深化了人们对学习的理解。对于“文化”、“科学”、“思维”、“民主”、“自由”、“人权”等等诸多复杂的概念都应当作如是观。作为哲学的建构主义理论(建构主义还有其他的学科背景),它致力于对人类学习的研究,认为在学校里,学生的学习本质上不是被动地接受教师的教导,而是主动建构(我的理解是深度理解和创造)的。这对于当前提倡探究式科学教学提供了一个(但不是唯一的)重要的理论基础。
神经科学或脑科学研究的新进展及其未来可能会出现的突破或许会为揭示学习的某些本质和机制提供新的丰富的理解,但它作为单一的学科不见得会给学习理论带来本质的变化或学习的革命。因为,西方现代科学所使用的方法论本质上是还原论的、机械论的。这种方法论可以推进科学研究,但无法突破对精神现象的研究极限。以上面网友TED张和kevin提出的物理学上的“力”的概念,以及kevin提出的中国“气”的概念为例。“力”是物理学上抽象出来的概念,可以有还原论的方法研究,并取得成功。而“气”的概念则不然。“气”是中国传统哲学(或文化,如果认为中国没有像西方那样的哲学的话)的概念,则不能用还原论的方法研究,或研究而难以获得成功。我曾经看电视中关于中国文化的节目,提到“气”是中国传统哲学的概念,对中国雕刻和绘画艺术具有极大的影响。中国人物雕刻和绘画把男人的脖子和肚皮都刻画得很粗很大,这是“气”的缘故。这并非是艺术家的凭空想象,而是有事实根据的,如人在生气时常见到脖子粗的现象。但是,作为中国传统哲学概念的“气”主要还是哲学概念,不能用还原论的方法去研究它;但它与物理学的“力”的概念,在中国语言文化里,两者似乎不无关系。例如,汉语中“力气”、“气力”、“有气无力”、“气壮山河”与“力大无比”等等,都把“力”和“气”联系在一起。那么,中国语言文化中的这些概念对学生学习和理解力学理论和力的概念是否会有影响呢?它们显然构成了中国学生学习力的概念时的前概念(preconception)或错念(misconceoption),它们是否会对理解和发展科学的“力”的概念有积极的或消极作用呢?这,需要科学教育研究者和科学教师通过理论与实践的研究来揭示。建构主义学习理论的作用在于,它承认学生开始学习科学时,心灵(mind)里并不是一个“白板”,而是拥有与语言文化相关的前知识或前概念,教师的教学不能忽视这些而进行教学设计,进行“一相情愿”的教学。
一为 发表于2004-12-28 13:36:00

如果我们能全面了解人的大脑思维的细节,那么复制出一个生物计算机就为时不远了。
kevin 发表于2004-12-27 10:12:00

物理上“力”的概念很有意思,什么是力(的概念)至今无法说清,我们测量力不是通过力本身,而是力的作用效果:例如我们可以测量力引起的变形或引起的加速度,然后再利用物理定理换算出力。 
这让我想起一个很有趣的事情。中国人认为任何变化都是气的作用。而物理上认为是能的作用。可是现在能变成了科学,而气变成了迷信。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道理。
还有好信的美国人用照片拍出了气。无论照片是否可信,我觉得这个做法都说明了另外的问题。
为什么他们不去拍摄“力”和“能”呢?而偏偏“气”却要用拍照片的方式去证明?
kevin 发表于2004-12-26 18:34:00

我非常赞同这种人脑的理论。可是一直不清楚有没有具体的理论或实验。所以一直不感以此作为依据。
反对的人会说:这是一个不成熟的理论云云。不知如何解释这类问题?
TED 张 发表于2004-12-23 22:55:00

以一个简单的例子解释可能更容易理解。物理上“力”的概念很有意思,什么是力(的概念)至今无法说清,我们测量力不是通过力本身,而是力的作用效果:例如我们可以测量力引起的变形或引起的加速度,然后再利用物理定理换算出力。

生理学家和神经科学家试图测量的是思考过程中产生的效应,并不是思考本身。所谓:“思维的过程正是脑神经细胞和各种递质间相互作用的生化过程” 只能是你个人的理解,这一理解受到专业背景的影响。人类不思考,这些作用的生化反应会自动发生吗?

正如前面所提到的:”在过去的十年中,神经生物学家对探索大脑如何处理信息的问题有了重大突破。他们通过使用瞬时定位大脑活动信号的创新技术,发现人类用大脑的不同部分进行不同类别的思考。使用技术的不同,就会对大脑活动过程产生不同的看法。“
Ireine 发表于2004-12-22 15:37:00

思维是大脑的功能之一,当然不是全部.思维之于大脑不能等同于时间之于手表:全世界的手表都坏掉了,时间不会停止;一个人的大脑死亡,他的思维活动就必然停止了.
    活着的人脑中每秒钟发生着数以亿计次的化学反应,思维的过程正是脑神经细胞和各种递质间相互作用的生化过程.
TED 张 发表于2004-12-21 15:09:00

事情不是《七月流火》谈论的那样简单。这涉及问题的最基本概念,同时也是进行讨论的最重要基础。据此,才可以深刻理解科学研究的意义,不至于产生误解。

我的感觉是:好象美国人成了辩证唯物主义者,我们到成了维心主义者。

看看美国科学教育近期研究成果《思考与学习的生物学基础》一文的论述可能有益于理清人们的思路。

《大脑和思考》  

大多数人认为思考和大脑是同等意义的。一个优秀的思考者经常被说成是“有头脑的”。当人们提到“头脑胜于肌肉”时,他们明确地将大脑等同于了敏捷的思维。一个“没有头脑”的人就是没有智慧的人。但是如果不考虑这些术语,那么大脑和思考并不是同义的。它们是有明显区别的。 

大脑是一种生理器官,在人类出生时大脑中含有大约14亿个细胞,而它的质量也只是最终质量的三分之一。婴儿在出生后两年之内,大脑的体积会加倍,并且在15年之后,许多大脑细胞都会在它们中间以及与其它细胞之间建立60万个以上的连接。在过去的10年间,我们已经了解了许多大脑的生理学知识——例如电传导性,化学知识和解剖学知识等。 

然而思考却是机械的灵魂,它不具备生理属性。现在假设眼前有一盘没有下完的棋局,我们可以描述出棋子的摆放位置,但是却不能确定攻防战略的具体位置在何处。同样的,假设我们正在参观一所学校,我们可以指出学生和教师分别在什么地方,但你能指出“教育”在哪里吗?思考对于大脑就相当于时间对于手表一样。手表有指针和数字,但是时间在哪?手表中的时间,游戏中的战略以及教室中的教育都是存在于物理结构中的过程。大脑中的思考也是这样。神经生物学家也许认为在思考过程中有一个或多个因素在细胞中起积极作用,但是我们的大脑中可能有超过1千亿次相互作用,因此应该说思考的过程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生理组成部分。

在过去的十年中,神经生物学家对探索大脑如何处理信息的问题有了重大突破。他们通过使用瞬时定位大脑活动信号的创新技术,发现人类用大脑的不同部分进行不同类别的思考。使用技术的不同,就会对大脑活动过程产生不同的看法。

 
七月流火 发表于2004-12-21 12:56:00

了解了闹钟的每个零件,就走出了知道闹钟如何工作的第一步了。

ted 张,你的科学观太消极了,属于不可知论者。

如果古人都像你,那今天肯定是没有飞机坐的,你一定会肯定的说,再拼一只大鸡就能把人带到天上去了吗?

科学研究不是一步到位,一蹴而就的,但一定在发展,我们今天认识的比昨天多,明天认识的比今天多,今天认识的不一定是终极真理,明天也达不到,但步步离真理越来越接近,这就是科学的目的。
TED 张 发表于2004-12-20 19:10:00

如果意识也是物质,那么鬼、神仙和上帝是人们想象的,它们也是物质吗?

如何区别上层建筑和物质基础,都是物质?哲学上如何定义?

闹钟的故事:
一个小孩想知道闹钟的机构的细节,于是把闹钟完全彻底的拆开了,他仔细地观看了每一个齿轮和零件,不幸的是,他没有记住拆开的顺序,不知道如何装配。了解了闹钟的零件,就知道闹钟如何工作了吗?
Ireine 发表于2004-12-20 13:51:00

我们日常所说的精神、心理、观念、意识等都是物质,如同声光电磁之于金木水火土,不同的物质形式而已.如果我们一定要说:一颗宝石的重量、形状、分子结构是第一性的,而它的颜色和光泽是第二性的也未偿不可.
意识是极为复杂的,它恰是我们复杂的、迷宫一般的大脑生化状态的表现.我们的”想”及”决策”等该属有意识,或者是醒着的意识,人的行为当然不是在任何时候都由有意识来支配.所谓”偏离的行为”只是偏离了有意识,而不是也不可能偏离大脑.这中间有着怎样的认知、情绪过程,如何发生又如何发展变化,这该是现在和将来的脑科学研究所要探究和揭示的,也是我想要了解的.
况且,就是这个”有意识”,它究竟是有意识行为的发动者,还是我们大脑先斩后奏的通知,已有的研究结果也未必完全不能作出回答.如同闪电和雷声同为正负电离子相碰撞的结果,是同时发生的,但只因光速大大高于声速,使我们总是先看到闪电.不是吗?
发表于2004-12-20 10:50:00

应该也是物质吧!
TED 张 发表于2004-12-20 10:25:00

新浪科技新闻《大脑并非时刻决定行为 有时也会所做非所想》
http://tech.sina.com.cn/d/2005-10-20/0844743794.shtml

指出:大脑是行为活动的决策中心,但有时候的实际行为表现也会偏离大脑的判断和控制。使大脑偏离的东西也是物质吗?

TED 张 发表于2004-12-19 23:01:00

精神和物质的区别是什么?
Ireine 发表于2004-12-19 15:35:00

    人的情绪以至于意识都是物质,是人体的生化状态.
Ireine 发表于2004-12-19 15:09:00

    人的身心同源,在任何时候都不可能分割开来讨论.
李梓 发表于2004-12-17 14:18:00

韦钰先生,我想给您发一封邮件,很冒昧地想知道您的邮箱地址。这里的留言系统不能用,因此发在这里,您不介意吧.我的邮箱是:tplizi@hotmail.com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1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