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我们的教育需不需要和能不能为90分以上的学生提供发展空间?

2005年10月24日《科学时报》刊登了一篇对杨振宁先生的专访文章,题目是《杨振宁:中国大学教育的成绩不能抹杀》这是一片很有见解的文章,建议大家找来看一看,特别是对中美两国教育哲学进行对比的一段。


   杨先生在中国完成了大学本科的学习以后,去了美国,学而有成以后,又多次回国访问,十分关心中国的教育和科研事业发展。1997年,根据他的建议,在清华成立了高等研究中心。现在,他亲自在清华执教。可以说,除了杨先生,能有这样的经历和水平来进行中美教育比较的人,可能不多。杨先生的意见是值得我们深思和重视的。

杨先生比较中美教育哲学后,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几千年的教育哲学是注重训导,但美国的教育哲学是注重启发。他认为中国的教育哲学对90分以下的学生比较好,而对于90分以上的学生,美国的方法更好。

对于这一点,我认为杨先生分析得很深刻。记得1999年4月,我和杨先生同时应邀参加香港中文大学的一次学术会议,在那次会议上我记下了杨先生的一段对中美教育的对比。他说的是,为什么中国的教育适合培养70到 90分的学生,原文是英文写的:

China

America

Narrow drilled

Solidly drilled

Step by step

Quiet

Timid

Diffident

Passive

Humble

Modest

Wide

Spottily trained

Jumps around

Exuberant

Bold

Confident

Aggressive

Hubristic

Arrogant

 

 

 

 

 

 

 

 

 

 

 

我把它译成了中文:

中国

美国

训练面窄

训练扎实

渐进式

沉静

腼腆

缺乏自信

被动

恭顺

谦虚

训练面宽

训练不规则

跳跃式

活跃

大胆

自信

主动

傲慢

骄傲

 

 

 

 

 

 

 

 

 

 

 
   
当然,已经5年过去了,中国的教育有了变化,各地的发展也不尽相同,可是中国和美国教育对比大致和杨先生分析的情况一致。所以,杨先生在10月的专访中认为:中国的教育政策适合平均水平的学生,美国的教育政策更针对特别好的学生。

 

  杨先生认为:目前,中国所需要的是平均水平的学生,所以中国的教育政策对于中国现有的社会状态基本上是好的。我想杨先生已经对中国目前的教育给了尽可能肯定的评价和支持。我回想起几年前,我曾经陪同加拿大的总理克雷蒂安(?名字可能有误)到清华大学演讲。当他演讲结束时,清华大学的一位学生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认为未来对加拿大最重要的是什么?他截然回答“Top Brain”意即“顶尖人才”。我在想,对于培养不出尖子人才的教育,培养不出在国际上有竞争能力的创新人才的教育,应当负怎样的历史责任!

 

采访时,杨先生在这一段的结束表示,教育只能慢慢地改,希望对于一些特别好的学生,在小学、中学、大学,都能给他们一个发展的空间。实事求是地说,我不敢奢望我们今天的教育能给学生这样的空间,只是希望教师和学校能给他们视为“另类”的学生一点宽容,这也是我作为家长中的一员,表示的一种无奈。

 

我在这里联想到教育均衡的问题,现在这是个热门话题。我希望不要把教育均衡理解为教育平均,更不能理解为教育划一。世界上没有国家的教育是平均和划一的,因为教育是国家、社会、家庭和个人对未来的投资,国家用纳税人的钱有责任提供尽可能公平的教育;社会应该鼓励为更多的,愿意学习的人提供机遇;家庭和个人在对未来投资上应该有选择的自由和余地。

    发布于2005年11月20日 16:10 | 评论数(32) 阅读数(8548)

上一篇:中法“做中学”科学教育四年合作的回顾

下一篇:科学教育和文化自觉——Science Education and cultural identity

评论

218.79.84.*** 发表于2007-03-13 15:05:31

其实我想,在中国这样一个大环境下,盲目效仿西方国家,或者准确的说是效仿美国大学的作法很不可取。中国的国情决定了这样一个事实:中国必须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教育制度,以此提高总体学生的素质而不仅仅是位于金字塔顶端的部分学生。

对于那些top students,可以现在的办法让他们留学,然后提供优厚的发展环境,吸引他们在学成后回国发展。如果仅仅为了留住他们,而像西方国家盲从并因此导致多数学生无所得,那就太得不偿失了。中国是个人口大国,整体提高才是治本的方法。

----------

BEKEY YOU 说的非常好,支持!但也要给90分以上同学但家境无法支持留学的也想出更好的学习发展的出路

depeche mode rington 201.221.142.*** 发表于2007-03-02 17:07:17

This is a great idea for our community and a time saver for people looking for specific things in and about the neighborhood. free verizon wireless ringtone debt consolidation services supermarch

yu 发表于2005-12-20 10:20:00

中国教育改革当务之急面临的困境是做不到学有所用,大学生和研究生找工作是这样难,政府不能漠视了!扩招有什么用。不如再来一次上山下乡!
丁邦平 发表于2005-12-13 12:07:00

    对杨振宁先生的高见几年前就在他别的文章中拜读过,当时认为他讲得很对。可是现在,我觉得不完全是那么回事。杨先生讲的中国教育模式可能更多地来自他自己在国内接受教育的经验,而不是现在中国教育的实际情形。他受到的教育自小学至中学到大学,都是精英教育,而且他那时的精英教育与现在中国重点学校的精英教育又不同。他的老师中许多人都是深受西方先进的教育思想洗礼过的教师,又具有更多(指比现在的教师)的中国优良的传统文化精神。可是,现在实施精英教育的教师,没有多少人真正理解西方教育思想的精华,即使理解了受环境的影响和压迫,也用不上,如上面yu 老师所说的情况即是证明。
    杨先生讲的美国教育的特点我也不完全赞同。首先,他讲的美国教育主要是高等教育,基础教育未必全是那样。尤其是今天的教育改革政策,强调不让一个学生掉队,在基础教育阶段从课程设置到教学方法,都关注到每一个学生的需要和不同种族学生的文化背景。对天赋高的学生,美国至少从1950年代开始就有弹性的教育制度,如AP 课程使其发挥才能,脱颖而出;对于智力和成绩一般的学生,目前也有许多政策性措施保证其均等的教育机会,使他们学到基本的文化知识。最近,到一些学校参观,看到幼儿园和1、2年级只有15个学生一班,问他们的老师,才知道是学区的教育政策有规定,凡少数民族和穷人的学生比例达到全校学生总数20%的学校,在这些年级班级人数规定为15人,以保证这些因处境不利的学生得到教师更多的个别关注。我想,这是落实美国《不让一个学生掉队》法律的具体措施。
    就我个人在美国一些学校的观察而言,美国小学教师对黑人学生和其他学习成绩差的学生给予的适合其基础和需要的个别化教育,决不是像杨先生讲的那样一种方法。自然,美国教育不会像中国学校那样有使天资高的学生“吃不饱”而受损的现象,但对待成绩中下的学生其教育方法也是很好的。
    中国基础教育的问题主要不是教师的方法不好,而是教育制度和政策不当的结果。就制度而言,主要缺陷是缺乏弹性,结果导致千校一面,学生个性得不到张扬。就教育政策而言,教育行政部门当管的没管好,不当管的又管得太多太死。比如,教育乱受费问题,义务教育公平问题,考试制度问题,都是需要靠政策调节才能好转的事,政府部门却始终没有拿出得力措施。中国基础教育的深层危机主要不是一般学生发展好坏的问题,而是精英学生得不到“人尽其才”的教育问题。许多人认为,天才学生不管在什么样的老师班上都不会差。表面看来,的确如此。天资聪颖的学生基本上都能上好学校,将来大多有好职业。但是,中国现代教育的历史表明,中国的精英教育是失败的。国际上普遍认为中国人的聪明不亚于欧美人,但中国现代最顶尖的人才远远低于其应有的人口比例。
    在我看来,我比较了解的英国和美国教育,其精英教育是比较成功的;他们的主要问题是多数学生的教育质量问题,尤其在科学教育问题上更其如此。但现在英美教育改革要解决的也正是这个问题。在西方,英美普及义务教育搞了100多年,现在普及到高中。但就科学教育而言,他们以前并没有成功,所以国民的科学素养大多比较低(美国前些年有科学素养的成年公民只占到人口总数的6.9%,但这比中国公民的科学素养还是高很多倍)。现在的科学教育改革,提出普及科学教育(science for all)提高全体学生的科学素养等等。这并不表明,他们从精英教育转向了大众教育,而是在精英教育继续提高的同时,改革和提高大众教育,两者相辅相成。
    中国的基础教育模式像中国的体育训练模式一样,选拔精英而加以强化训练。表面看,考试成绩还不错,但这种教育模式耽误了精英更好的前程,使本来更有创造力的人只能发挥比较好的潜力,而难以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现在国家提出“自主创新”的要求,可是,如果教育制度没有有效的改革,教育政策不能抑制或减少不良竞争(学校、教师和学生之间的不良竞争),教育改革就可能会功败垂成,自主创新的人才也不会大批出现。我切身地感到,目前中国教育制度的创新非常非常难,即使在基层有人创新出来了,也会因旧制度的约束和政策不配套而难以前行。比如,“教师发展学校”的出现,我认为是近年来我国教师教育改革的一个亮点,引起许多人的关注(包括教育部一些领导),但在制度建设上连在首都师范大学都做不好,而政府部门更无人拿出政策支持和推动。
    杨先生上面的文章讲的是对中国大学的肯定。我不能说他没有道理,而是他的肯定太乐观了一些。其实,他在别的地方对中国基础教育也作如是观。但中国大学教育模式与中小学模式没有什么不同,都是注重重复记忆而忽视发挥个性与创新。这种教育模式是不好的教育制度、教育政策的结果。因此,我认为,制度改革和政策调整是中国教育改革当务之急。
Ireine 发表于2005-12-12 10:48:00

上面这位老师所言很是中肯,这该是目前我国教育中最为真实、普遍的景象了。都知道教改更有益于孩子的长远全面发展,可到了实际教学中校长无奈、教师无奈、家长无奈、孩子们更无奈。
    若指斥高考制度为罪中之魁也有失公允,它虽弊端多多,就目前的国情而论,还很难有另一比它更为公平适宜的教育制度来取而代之。数年前在各别城市中取消中考后所引发的景象想必还让人记忆犹新。日前有新闻报导,近年来美国纽约州回归家庭学习的孩子在成倍增长。他们对问题成堆的基础教育的拒绝,是否可以印证我们的教育体制有着多一些的可取之处?旨在减少各种弊端、更有益于孩子和国家长远发展的教改在夹缝中生存、发展,力图让弊端们少一点、再少一点。
yu 发表于2005-12-10 19:48:00

 我是一名中学教师,偶尔浏览到这个网页,看到韦钰老师和诸多学者的评论感慨颇多,我从教十多年,可是就像一部机器不知疲倦的转动,为什么?还不是为指挥棒下的升学效率吗,每天在题海中遨游,被包围在作业堆中。教改也在进行,但都是流于形式,肯定奇怪为什么?也是升学率在作怪,示范课都上的不错,可是在真正的教学实践中根本不可能,否则根本完不成教学任务,更没办法应付学校的一切小测,如月考期中考、期末考,在实践中我们对比一堂教改课的效果绝对没一堂平时课的效果好,这种好当然不是指能力上,而是指考试分数上,谁会不顾及眼前的蝇头小利分数呢?为了取得高分来证明自己教的好,不然课讲得再好也得不到认可。谁不顾及自己的名利呢?都知道教改可以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会使学生终生受益,可是现在的体制不可能真正做到?我们也在迷茫,也在厌烦,觉得身心疲惫,每天生活在分数的高压之下,可是谁来解救中学的老师呢?
dd 发表于2005-12-06 23:47:00

我认为提什么理念、理论都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我们怎么去操作才能贯彻实施我们的先进理论、理念!这样的话Intel未来培训就会为我们的未来培养骨干师资,“做中学”就会让学习者逐步具备自学的方法和理解学习研究的奥妙、作用、意义和乐趣,而不是仅仅把学习作为谋生、发达的手段。
    比如:国家的政治思想领域,似乎是指导思想总在与时俱进:毛思、邓论、三个代表,毛思、邓论有其丰富的实践背景和时代需要。三个代表思想本质上没有超出前者,没有什么新意,因此没有什么必要反复学习、研究。关键是如何操作和落实下去。这要让普通人来评价。
王洪英 发表于2005-12-05 14:13:00

很多人都在问怎么做?

我不是什么理论高人,也不是什么有成就者,可能就因为如此,我对楼上的一些提法不能够理解,比如什么“培养好的学生”,这一句话就把教育引到了沟里。

怎么做?问自己,按照自己理解的去做,认真地做,并且将做的结果拿出来与大家分享。教育如果也急功近利,那还有什么希望呢?
王洪英 发表于2005-12-05 14:03:00

建议教育改革也要避免一刀切,否则就是搞来搞去没提高。

再者中国的现状决定了有限的教育能力用于主要的教育对象及目的上,所以如果我们如杨老所说的,将教育的主要功夫作在了70_90的学生身上,那么我说这是我们的教育工作没有白做。

想办法让大家有更多的选择,允许百花齐放,你想培养90分以上的可以,我想培养70分以下的也行,大家齐心协力才能抓好教育。
王者之剑 发表于2005-12-05 11:00:00

差生是很多原因形成的,我认为老师保持一颗公平的心,比所有的教育理论都重要,老师表扬我我很高兴,老师批评差生,我很伤心,这种伤心到今天也挥之不去,我相信每个人都有天才,但未必每个人都会考试,未必每个人都会碰到欣赏自己的老师,未必每个人都会有合适的父母。老师的一个眼神就会改变一个孩子的一生,因为我自己是个小时候胆子很小的孩子,每次回答问题,或者上前演算题目都会很紧张,所幸我很少搞错,但我想那些出了错的同学或许更需要支持和鼓励,我们的老师有几个是这样想的,又是这样做的?很多时候是以一种不幸的眼光看着他们。当我开始想这个问题以后,如果老师叫几个人上去演算,我一般不在别人之前下台,也只能这样了。
为top students提供空间,其实也并没有想得那么复杂,很多时候只需要指一个方向就够了,比如要看哪些书,有问题可以找谁讨论等等。
纯粹以实验为基础的学科除外。但我读这么多年书碰到的几乎都是照本宣科的老师。
老师的素质决定了学生的命运,学生的命运后来又决定了老师的素质,在其中兴风作浪的是考试,考核,升学,评职称...
郭刚 发表于2005-12-05 00:00:00

现在的教育理论,是不可能注意到这些人的!你看看我们的现在的理论,完全都是针对优秀学生而设,哪里注意到中等生,甚至是差生!还自吹是以人为本!
cz 发表于2005-12-04 21:30:00

我觉得对待“90分以上的学生”和对待“XX分以下的学生”有相同之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人注意到那些“XX分以下的学生”需要什么样的教育呢?虽然这个群体里的学生往往能够受到教师的关注,但是这种关注却可能会因为方法不当而给他们带来很多痛苦。
aaaaaaaaaa 发表于2005-12-04 21:16:00

aaaa
郭刚 发表于2004-12-30 17:31:00

关于培训教师的问题,实际上最难的。当你布置让下面的单位派人来培训,说实话,来的培训者并不见得真正对这个培训有兴趣,这种培训,只能是走过场,根本没有起到培训的作用。现在的老师,大都钻到高考、教学大纲上去了,真正对教育、对科学思考的,太少、太少!
郭刚 发表于2004-12-30 15:44:00

美国的培训与中国实践相结合,就完全走样了。Intel培训也在走形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每年对各个省份都要有培训名额!关键是培训100名,但并不是这100名都合格,一旦这种有合格名额的,大都要走形了。
韦钰 发表于2004-12-30 12:04:00

我同意郭刚的意见,Intel培训内容我了解,他们送给我了他们的教材,理念是好的,在美国培训也是有效的。如何在中国有效。要做许多工作,教师培训是不容易的,需要研究,需要认真对待,当然首先得要有经费,可惜真正了解这一点的人不多。钱可以起楼房,可以建实验室,但是没有教师水平的不断提高,这些硬件很难能发挥作用。教师培训不仅应有经费支持,还应该有奖励。
ivan 发表于2004-12-29 10:49:00

韦校长,您的治学精神令学生佩服,恕学生愚钝,今天您说的道理我还不能完全理解,我会继续学习.但学生感觉理论和实际之间缺点东西,望校长指点
郭刚 发表于2004-12-27 19:48:00

不知韦院士知不知道Inter未来培训,本来这个项目是一个相当有教育理念的东西,可培训中,教师学员们哪里是在学,完全是照搬、照抄别人的实例!Inter培训要做研究性学习,可你知道学员们是怎么做研究性学习的吗?就是把课程的内容,让学生演示一番,就是研究性学习了!他们并没有明白,并不是所有的东西(教材内容)能做研究性学习的,他们都认为读书、学习,都是在研究!可笑!可悲!现在的教改,也只是把原来全面灌给学生,变成了让学生去找内容,老师来做结论。这就是他们的研究性学习,这就是他们认为的学生的主动性!所以我说,做中学,不如做中思!实际上我们缺乏的,正是思考!或者说,我们现在的思考,仅仅是假思而已!
TED 张 发表于2004-12-27 00:00:00

韦钰先生讲得很对,教育最重要的阶段是基础教育。到大学阶段,学生的世界观基本已经形成,思考模式也已经固定,很难改造。就是高中的学生,一旦坏习惯已经形成,也很难改变。

韦钰先生讲:“教育的进步要有一个过程,但首先是要知道怎么做。”那么在中国现有状况下如何具体做?愿听其详!
韦钰 发表于2004-12-26 19:40:00

我们都在“做中学:,不知有否看到我为教师写的一本小册子?其中对”做中学“讲的详细一点,希望能提意见(只有七元一本,所以不会以为我在推销)。
Ireine 发表于2004-12-26 19:14:00

谢谢韦老师,我并不认为我的看法是悲观的,相反我对我们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充满信心.我们一直强调:任何一种气质类型都各有长短,而不是孰优孰劣,只在于更适合于哪 类活动.
    对”气质””性格”,以及数年前广为传用的”智力因素””非智力因素”等概念,我是有一点看法的.这似乎是说人的心理特征分为两类:一是先天的,我们在此无大作为;另一类则主要是后天影响而成,我们可以用心着意地做些什么.我以为人的所有心理特征同具有不同功能的器官一样,都源于天生,也都会在后天发生不同性质和程度的改变.
    对于”做中学”,我在网上观察了它近三年.初看到它,我还以为是陶行知先生教育思想的研究和实践活动,大致了解后觉得这二者在本质上并不矛盾.知行思习是我国教育思想中的传统论题,陶行知先生的名字也正是他对这个论题长期思考和实践后所做的回答吧.大可不必对这一活动求全责备,不仅是孩子在”做中学”,我们的教师和管理人员也都在”做中学”.只要不是用轿车代替了绿呢大轿去打麻将,只管”拿来主义”.
jimbo 发表于2004-12-26 11:04:00

我觉得现在老师的整体素质在下降,最重要的就是责任心没有了,绝大部分老师仅仅把教育看作一个养家糊口的工作。
韦钰 发表于2004-12-26 00:00:00

教育出好的学生并不一定要很多钱,所需的经济条件对中国城市里的一般居民是可能具有的,问题是需要有好的、明白的教师和家长。
培养好的学生,不是从大学开始。
教育的进步要有一个过程,但首先是要知道怎么做。
TED 张 发表于2004-12-25 00:00:00

“做中学”提法的问题在于过份强调认识论的前一部分,没有反映认识的全过程,特别是认识的高级过程:批判性和创造性思考的过程。“做中学”中应该包含“做中思”的说法略有牵强之嫌,“学”的概念难道可以无限扩大?如何理解“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孔子(公元前551 ~ 479):《论语》)?

任何学习都是在实践中学习的,“做中学”这个提法在中国的教育中也许有合理性,因为中国旧有的传统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做中学”提法有点矫枉过正的意思,但其潜在的问题也不能不防。做固然好,问题是我们广大的学生是否有足够的经费做,教师的指导水平面是否能够达到预期的目的?
韦钰 发表于2004-12-25 00:00:00

Ireine朋友是否过于悲观了,气质中先天的成分多,而性格的形成后天的教养可以起到作用,教育似应适应并适度超前发展。
另“做中学”中应该包含“做中思”。
郭刚 发表于2004-12-23 21:44:00

美国的教育适合高分的,可我们现在教育为什么还要朝美国的改?难道说我们的人才比美国的要多?还要高?

另,韦院士,我觉得“做中学”不如“做中思”好。现在不少的学,哪里是在学,完全是照抄、照搬。而我们缺少的,不是学,而是思考!
Ireine 发表于2004-12-22 16:26:00

    需要是肯定的,杨先生的见解也很中的.没有一种教育制度或政策能适合所有

学生,能最大限度地适合大多数学生的发展、适合此时国家发展的整体需要就是最

好的."目前我国需要的是平均水平的学生"是不错的,教育理论和实践都表明对于

经济欠发达、国民文化素质还不高的国家,教育投资的重心要低.我国当前义务教

育和职业教育的发展比培养出几个精英重要得多.
    至于能不能的问题似乎不是个教育哲学,而是个民族气质的问题了.以上所述

杨先生对中美教育的比较,细看起来实际上是两个民族的气质差异.什么样的地理

气候环境下会产生什么样的动植物,同样会造就具有某些气质特性的人种或民族,

这又使得各地区呈现出各不相同的地貌和人文景象.中国在世界历史发展到以农耕

为主要生产方式的时候出现空前的繁荣,以及欧美在发展到以科学技术和商业为主

要方式的时期迅速掘起,这不能不说是生产方式与民族气质相契合的结果.民族气

质也是会变化的,只是要缓慢一些,至少不是一纸政令或狭义的教育能解决的.
TED 张 发表于2004-12-21 19:57:00

“我们的教育需不需要和能不能为90分以上的学生提供发展空间?”的提法中“90分以上的学生”是否改为“有超额能力的学生为好?”。90分以上的学生未必都是有能力的学生。这里有以什么做为评估标准的问题。西方最好的大学把面试看得很重要,分数仅是一个标准。

杨先生的看法有见地,但是也有其局限性。“中国的教育政策适合平均水平的学生,美国的教育政策更针对特别好的学生。”的说法过于简单武断。教育作为上层建筑的一部分受到了经济基础、政治制度和文化传统各方面的制约。在现有竞争激烈的社会条件下,中国过去的应试教育不适合任何水平的学生。美国的教育的特点是多样化,为不同类型的学生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其创造力来源于学生内在的自我意识。

我们同意,教育的改革是一个演化过程,需要时间和不断的努力和斗争。大学教师不真正搞科学研究是不可能教好学生的,中小学教师也必须经过不断的学习和培训才能适应形式的发展。对比两国教育的差异固然好,找到问题的根源,并为之努力是更重要的。
beckey yu 发表于2004-12-15 12:11:00

还有就是cnjiao;blog 说的了 
没错, 许多90分以下的学生拥有的绝对比传统意义上的top students多得多 
可是在中国的大环境下,社会,家人,老师,朋友……他们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都不得不用比较市侩的方法来评价这些学生。当然不是以棍子打死所有人,只是社会的主流价值取向是这样的,你无法要求多数人标新立异 

beck 发表于2004-12-15 12:11:00

还有就是cnjiao;blog 说的了
没错, 许多90分以下的学生拥有的绝对比传统意义上的top students多得多
可是在中国的大环境下,社会,家人,老师,朋友……他们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都不得不用比较市侩的方法来评价这些学生。当然不是以棍子打死所有人,只是社会的主流价值取向是这样的,你无法要求多数人标新立异
Beckey Yu 发表于2004-12-15 12:07:00

看了韦老师的评论,心里还是有颇多感触

我本人现在是大一的学生,可以很自信的说,我在中国是属于90分以上的学生,目前在申请美国一些大学的本科入学资格。对于目前在国内我所学的专业以及目前学校的教学情况,老实说,是有些失望的。由于个人的经历所致,我深切感受到,中国目前需要的是平均教育。

的确,中国现在拥有许多“天才”式学生,中国学生的刻苦以及天赋在国际上都是得到认可的。就我所知,诸如MIT,princeton等高等学府也非常欢迎中国留学生去学习,尤其是对于一些专业性很强的学科。

但是,也许长久以来,我们只看到了这些少数处于光明面的学生,但却忽视了更多的普通学生。
有了比较,才能感受到,中国目前的大学生,或者说只要是学生都是绝对参差不齐的。学习优秀的学生与在学科方面薄弱的学生,这两者的差距是我们难以想象的,两种人简直像是两个世界。而作为老师却很难找出一个平衡点,以此调和教育过程中双方出现的矛盾。因此常常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即,优秀学生觉得学有余力,甚至是太简单而不屑去学习,而与此同时,学习薄弱的同学却难以跟上老师上课的思路以及节奏。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现在有许多大学也采取了分层教育
可是我认为,这仅仅是治标不治本。采取这种方法的结果就是会使部分未被归入top students行列的学生,由于自卑而产生一些心理或者是行为上的偏差。

可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学校却还是在效仿西方国家的教育方法,这样的盲目,对学生真的有好处吗?

其实我想,在中国这样一个大环境下,盲目效仿西方国家,或者准确的说是效仿美国大学的作法很不可取。中国的国情决定了这样一个事实:中国必须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教育制度,以此提高总体学生的素质而不仅仅是位于金字塔顶端的部分学生。

对于那些top students,可以现在的办法让他们留学,然后提供优厚的发展环境,吸引他们在学成后回国发展。如果仅仅为了留住他们,而像西方国家盲从并因此导致多数学生无所得,那就太得不偿失了。中国是个人口大国,整体提高才是治本的方法。

我不是教育专业的学生,具体理论的东西,我也不清楚。只是说说自己的感想而已,如有偏激或者错误,望韦老师以及各位指出。
cnjiao;blog 发表于2004-12-05 11:36:00

我同意韦老师的观点,但是我们也要考虑到,90分以下也有很多有潜力的同学的,他们也许在学中成绩中不会拔尖,但是有些特长方面也会很优秀,所以90分以下的学生应该也需要一定的发展空间吧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1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