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两件巧合的事

人在生活中常常会遇到一些巧合的事,有的真的是巧合,有的不完全是,有些规律或趋向在支配它,我最近就遇到了两件巧合的事。

 一件事是上周我在清理以前的文献时,突然发现二十年前我们在建立分子和生物分子电子学研究方向时,用的英文缩写是MBEMolecular and Bio-molecular Electronics);现在我们建立的国际学会和新建专业的英文缩写也是MBEMind. Brain and Education)。这并不是事先有意的凑合,因为这些缩写是和国际上的同行一起商定的,而且英文的表达方式肯定不是我的主意,我也一直没有发觉这种雷同,直到上周,我回南京以前才偶然发现。

上周,我接着回到了东南大学,参加中法“做中学”专家会议,恰巧二十多年前一起创业的梅菊芳同事从美国回来探亲,我们已有十几年没有遇见了。回想当年,从南京工学院(东南大学的前身)电子学研究所一起分出来创业,一共是五位同事,五人之中的三位男同事-李乃弘、张祥林和欧阳羲同老师都已先后去世了,两位患的是癌症,一位是心血管病,只有我们两位女老师还健在,我们也多年不见了。这次,我们和同事们在一起聚会了一次,共同回忆过去一起工作的情况和已逝去的同事。我谈到了MBE名称上的巧合,大家都觉得太巧了!,我当时心里的感觉不是惊讶,也不只是伤感和对逝去同事的怀念,而是有一点宿命的感觉,也许是已逝去的同事们希望我再继续做一点事,他们活着也会做的事,对他们的孙儿辈们也许会有点益处的事。

 

另一件巧合的事却并没有太多情感的色彩。我接到了第二届国际妇幼保健学术会议的邀请,希望我去参加开幕式。我对是否出席,开始感到有点犹疑,因为我不是医生,况且我也变“懒”了,关系不大的会议,能不去就不想去了。看到会议日程安排以后,了解到第一天是国际专家的学术报告,觉得会议和儿童有关,我又有时间, 抱着去看看的态度,去参加了开幕式。没想到,一去就不想走了,一直听到了下午六点,这个学术报告会好像是为我准备的。

邀请来做学术报告的外国专家不仅地位和学术水平都很高,而且和我们的观点相当一致,正是我们现在希望宣传的观点。

1.          应该从对儿童的保健扩大到对儿童发展的全面关注,包括医疗、教育、社会支持和平等对待等各个方面。

2.          对儿童发展支持的研究和措施必须要和神经科学(Neuroscience)结合起来,要把科学研究的成果用于儿童发展的实践。

3.          教育不是消费。教育是投资。对早期儿童发展的投资是最重要,也是回报最大的投资。

4.          世界上不仅是发达国家,一些发展中国家也已经有所行动了。

会上多位专家都提到世界银行经济顾问,经济学家荷兰Jacques van der Gaag教授的研究结果。世界银行官员Mary Eming Young女士提到他的研究结果时介绍说:Gaag教授的研究认为早期儿童的发展会影响成年以后的教育、生理和心理健康方面的倾向、社会人口的质量和社会公平。如果我们希望能具有高素质的人力资源和一个稳定的社会,实施一项优良的早期儿童发展计划是十分关键的。Gaag教授估计:对早期儿童发展的投资回报率至少是三倍,而最新的研究估计至少是八倍。世界银行的一些专家已经认识到,如果要让生活在发展中世界的大量人群最终能加入到本世纪社会日益全球化的进程中去,应该优先对早期儿童发展投资。作为一个国家,中国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培养下一代,以使他们能在本世纪人类社会进程中所遇到的挑战面前,做出自己的贡献。

我还很高兴遇到了美国的Jack P. Shonkoff 教授,他是美国综合早期儿童发展科学委员会的主席(Committee on Integrating the Science of Early Childhood Development)。他们的委员会在2000年集合了各方面的专家,写了一本书《从神经元到环境早期儿童发展的科学》,此书已经再版六次了。前美国科学院院长曾把这本书推荐给我。书很厚,我看了它的综论和与情绪发育有关的几章。这次能在会上遇到他,了解了他们研究的近况,而且双方建立了今后进一步交流的渠道。另一位是建立加拿大前沿科学研究院的首任院长James Fraser Mustard 博士,他好像是第一次来中国访问,他年事已高,行动不是很方便。可见不是因为要参加很重要的会议,他不会来华。他的报告也是谈的儿童早期发展和神经科学的关系,我们对他提到的早期儿童发展的评估十分感兴趣,他们的评估涉及五个方面,比较全面。评估是我们的薄弱环节。我们请他给我们寄一些资料来,并且告诉他我们在加拿大的合作伙伴。他应允继续和我们联系。

 

我很感谢大会邀请我,给了我这么好的机会,我不需要出国,只需要从住处坐车到小汤山的九华山庄,就可以学习到很多我需要的知识,建立一些国际合作和交流的渠道。

从报上得知,中国教育学会刚刚开过年会,周部长发表了讲话,强调要加强教育科学研究,以支持教育的决策和发展。我感到可惜的是,在600多人的会场里,来自教育领域的非医务工作者的代表,除我以外,不知还有没有?也许是信息渠道不通;也许是门户之见;也许是对实证式的教育科学研究没有感觉。  

    发布于2006年04月23日 10:39 | 评论数(13) 阅读数(6768)

上一篇:和 David Lawrence 先生的交谈和合作

下一篇:关于如何提高教师培训效率的探索

评论

刘效禹 发表于2005-12-29 15:53:00

关注儿童教育,建议大家看电影《看上去很美》。这个电影在生活中无数次重复着,令人心痛。
左芳 发表于2005-12-29 10:17:00

教育的本质,应该是对人的切实帮助,包括形而下和形而上的层面;帮助人了解世界、认识自己、增长应对生活的能力,是父母的爱护、抚育的延伸和丰富。可惜,许多地方的教育官员、教育者、甚至父母,未必懂得这一点。
社会上,经常有人过度关心教育。不关心,孩子们已经很不容易;越关心,开的课程门数越多,考试和作业越多,孩子越是处境悲惨;现在的孩子有多少时间休息?娱乐?游戏?回归自然?甚至保证健康的正常睡眠时间都得不到保证。他们被剥夺得太厉害了!施虐狂、受虐狂现象,在教育界尤其严重。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树什么样的人?怎么树人?树人的人知道吗?
http://blog.sina.com.cn/u/1225014511
隋风 发表于2005-12-26 13:29:00

关于英文缩写MBE撞车的事情,实际上在应用中是很常见的。在英语使用者之间,若不是同行业的,一定是需要说明白,那缩写是什么。在交叉性领域更是需要尊重彼此的习惯。这不能不让我想到有关英语在中文世界的交流问题。我们好像并无此意识,到觉得自己英语差,孤陋寡闻了。比方说,现在报纸上都喜欢用MM来表示“妹妹”,女孩子。但是,让IT管理的专家看,那是Material Management. 对于用语的规范,还希望韦院士呼吁一下。自己母语在应用的萎缩,可不会是件好事情呀!

Ted 张 发表于2005-12-26 10:18:00

《科学教育能够替代精神文明方面的教育吗?》
清华大学思想文化研究所何兆武教授于2000年3月在清华大学做了一次讲演,题目是“卢梭《论科学与艺术》及其他”。讲演中提到,卢梭(1712-1778)写《论科学与艺术》的目的是为了回应第戎学院的有奖征文,题目是:科学和艺术的复兴是不是有助于人类风俗的纯洁化?翻译成现代语言,就是物质文明的进步是否有助于精神文明的进步?卢梭的文章提出:人类文明的进步,特别是科学技术的进步,都是出于一种要不得的动机,即怎样能够满足自己的物欲或利益,而这种东西并不是人类所应该追求的东西。
    何兆武教授提出:“否定科学和技术的进步大概是不可能的事情。近代化的趋势是不可抗拒的,这是从物质层面来说。就精神层面上讲,是不是这样?我想是比较复杂的…………。走近代化道路,不仅仅是要近代科学技术,还要有配套的近代社会制度、政治制度。…….政治民主化,大概这个方向是人类共同的方向。还有精神、思想、道德、哲学层次。
    何兆武教授认为,卢梭的结论大概是不对的,但是他提出的一些问题非常有价值,就是近代科学进步怎样才能配合人类精神文明的进步,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
Ted 张 发表于2005-12-26 10:17:00

任何教学改革没有一线具有丰富课堂教学经验教师的参与,必然成为专家学者的空中楼阁。在学生人数减少的城市地区,要尽可能减少班级学生的人数,最好20人左右,最多不能超过30人,这样才能保证教学效果。很多教学大纲、教科书可以吸取外国的一些好的经验,不要闭门造车。
Ireine 发表于2005-12-25 17:27:00

中国传统重思辨轻实政由来已久,远不止教育界的管理和研究人士,它已经深深植根于国民的意识中。否则家长们何以在无法逃避层层选拔性考试的今天不惜重金把孩子送进开设《论语》、《老子》课程的幼儿园。
    的确,直接参与新课改的专家们能不能亲莅课堂,在新教材、教法正式推开前按所依大纲教授一个单元,专家和学生们都实际感受一下。如此或许不至出现“数学课内容少得需大量补充课外知识,而语文课内容多得教师学生都疲于奔命、喘不过气来”的新课改。
    对教育问题的研究已经到了不得不、不能不关注脑神经活动状况的时候。
science 发表于2005-12-25 00:00:00

“我感到可惜的是,在600多人的会场里,来自教育领域的非医务工作者的代表,除我以外,不知还有没有?也许是信息渠道不通;也许是门户之见;也许是对实证式的教育科学研究没有感觉。”

中国教育非实证研究的取向是极其有害的,这是学风问题。即便是“准实验”的行动研究都很难有学院派做到,不知道教育部的这次会议能在学风方面有何促进。
science 发表于2005-12-25 00:00:00

我看某些教改大专家的哲学基础
http://www.infoedu.cn/blog/post/167.html

2、理想在批判中可以实现,无须亲自实践。好多人气足的大专家都在积极宣扬自己的教育理想,当他的理想在某某教育实验的旗帜下到成百上千的学校招摇之时,实验教师却往往为实现这些理想流泪——被专家穿靴戴帽:“没有尊重学生生命!”(校园一楼架空层装饰树上吊着的激励语挂高了,没有“蹲下身子与学生对话”)。“语文老师,请闭上你的臭嘴!”(注:语文老师课堂上讲解多了导致)。马克思提出共产主义理想,却知道要经过资本主义阶段,每个教育工作者都要好好考虑怎样脚踏实地的去实现自己的理想。想想杜威的8年实验,亲历亲为去当校长去给学生上课,我们国家的哪位大专家做到了?没有对学生生命的真实体验,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吗?另外,拷问一下自己:“我的教育理想真的是正确的吗?”
学生 发表于2005-12-24 21:34:00

韦教授辛苦了,多保重身体。我们渴盼我国教学领域能有真正意义上的创新。而您的研究对全世界、全人类的发展都会产生重大影响。向您和您的同行们致以最崇高的敬礼!! 
李子 发表于2005-12-24 20:31:00

韦老师, 我是个大学教师,很高兴很惊讶看到您的博客.您一直是我年轻时的偶像.
Tom 发表于2005-12-24 00:00:00

韦老师始终站在一个高度,投入如此多的精力心血从多个领域来关注我国儿童教育问题,实在是令人肃然起敬。
Crane 发表于2005-12-23 20:08:00

韦老师和其他老师都保重身体,辛苦了!
一止先生 发表于2005-12-01 23:41:00

尊敬的韦老师:
    您好!
    我是一名中学教师,看到您的博客我很感动。您对我国教育的务实的、真切的指导和思考,是使我们国家的教育健康发展的宝贵财富,特别是您对儿童教育的关注。这是关系到我国的根基的大事啊!
    我们提了很久的素质教育,却总被应试教育所淹埋。教育的呆板、老套和对学生个性和创造能力的扼杀,让我们的孩子心理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又有多少因为选择教育而被淘汰的学生被推到社会上而迷失了方向?!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改革义务教育阶段的升级等制度。以人为本地使学生受到循序渐进的因材施教。这是我的教育理想和为之奋斗的目标。希望能得到您的支持!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1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