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关于“做中学”科学教育的评测(6)

无论是对保证教学质量,还是对教师的支持来说,提供合格的教学资料,或者说课程设计、模块设计都是十分关键的,因为它们就是在教学第一线使用的教学资源,是有针对性的教师培训的核心内容。一个教育改革无论它的理念多么先进,表述得多么完美,如果不能体现在有关的教学用的课程设计中,那些理念只能是华丽的、空洞的辞藻。对这些教育资料的评估可以从它形成的过程(在上一篇博客文中所写的那样);研究基础、内容和使用效果来评价。使用效果就是学生的进步,这里想专门介绍一下我们对研究工作的一些考虑和做法。

教育资料的设计需要合格的研究工作来支持,需要和教师的教学实践相结合,需要多次反复循环,而且是在不断的发展和改进之中形成的。科学教育更是这样,因为它涉及的科学技术的内涵不断在迅速地变化,相对于语言和数学学科来说,科学教育课程设计的发展和变化要快些。

 

对于探究式科学教育的课程设计,或者称之为模块设计来说,至少涉及三方面的理论和实践研究:

1,    对儿童认知和情感发展的研究。从对儿童认知和情感发展研究中了解儿童是如何学习的,如何发展社会情绪能力的。<How People Learn>这本书(有中译本),和1997年美国APA总结的以学习者为中心的心理学原理,都较好地总结了认知心理学方面的研究成果。当前,这方面的研究已经在神经科学的平台上进行了。国外许多先进国家的教育学院和心理学院开始开设有关儿童神经心理发展的课程(Developmental Cognitive Neuroscience),只要用Google检索一下,你就可以了解大致的课程内容。我在“两件巧合的事”一文中,介绍了世界银行早期教育专家,以及美国、加拿大儿童早期教育首席专家的观点,这些观点可以反映出这个领域的进展和发展趋势,也向我国师范教育和教师培训提出了挑战。2002年,在教育部和东南大学的支持下,我从教育部的岗位退下来以后,在东南大学建立了学习科学研究中心,目的就是希望在神经科学的平台上研究教育问题,特别是儿童情感发展的问题。其实,从事这方面的研究是和我的科学背景比较吻合的,也是我的初衷。后来是形势所“迫”,转移了我的研究重点。好在研究主要靠年青人,东南大学学习科学研究中心已经是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了,在陆祖宏教授的领导下,一定会成功地发展。我希望他们能始终坚持为教育服务的初衷,希望汉博教育培训中心的同志们能继续从前沿的有关儿童认知和情感发展的研究中,吸取新的启示和研究成果,作为一个桥梁,应用到科学教育的实践中来。

2,    科学技术发展的研究。科学和技术的发展如此神速和影响深远,它必然会反映到科学教育的课程设计上。这种影响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内容的选择和安排;另一方面是ICT技术的应用。这两方面都有很多研究工作要做,否则我们的教师和学生如何能应对人类社会如此大的变化。在这方面特别需要科学工作者的参与,不是请科学家开开会,给他们发发信,走过场就了事的,这中间同样需要有深入的共同进行的研究工作。在这里,我可以举一个例子。法国科学院每年要确定一个小学科学教育的主题,选择法国科学院的院士和专家,包括诺贝尔奖金获得者,和教师一起专门进行研究。事先每个专家的准备工作不谈(每位专家要求会前形成书面的建议),专门为此开的会议就历时一周,会后还要继续工作,以出版有关的研究结果,并把它用到小学的科学教育中去。2005年,他们研究的主题是“水的蒸发”。我请东南大学博士导师、法国回来的博士袁春伟教授去参加了。他回来告诉我,太费时间了,不止是开会,会前和会后都要花很多时间。今年又有类似的活动,他没有时间参加了。在科学家参与科学教育教学资源开发方面,我相信各地的科协可以起组织的作用,特别是老年科技人员中有的是人才,也一定会有很多热心者。问题是要组织起来,而教育界要采取开放的态度。从我这几年从事“做中学”的体会来说,教育界不够开放,长期已经形成的约定成俗的运转模式和人事圈圈,不下大力气,是很难改变和进入的。

3,      教育法的研究。教育法的研究总是在一定的教育理论研究指导下进行的。在我国目前进行的课程教育改革中,教育界比较多提到的是建构主义的理论。坦白的说,我在教育理论方面的研究是很不够的。也许我对科学技术发展有些了解,了解的面也比较宽,因为毕竟是学电子学出身的,又一直在从事科学技术的管理工作;对儿童基于神经科学发展的研究方面,至少是我长期的业余爱好。而对教育理论的学习只是近两年的事,也是被“逼”出来的。“做中学”科学教育启动以后,我曾经满腔热情地请一些教育专家来支持“做中学”科学教育改革。我安排他们到法国参加培训或参加有关的国际研讨会,请他们组织教师培训和组织国内的研讨会,但是成效不大。首先是他们都很忙,有他们圈子里的事要做,制定科学教育标准、写教材、审批教材、在全国推广他们的科学教育教科书,没有时间顾及“做中学”科学教育改革,只能请他们临时帮帮忙。另外,我也发现他们的做法和“做中学”科学教育提倡的并不一样,连教育理念也不尽相同。大家都在提建构理论,国内有的科学教育专家谈得是皮亚杰的理论,而且认为不符合皮亚杰理论的实践,就是教育的失败,在2001到2002年间,我多次听到这样的观点,而且我是抱着虔诚的心在倾听。直到2004年4月,在杭州召开的中法“做中学”学术研讨会上,法国科学教育总督学告诉我,继续停留在皮亚杰理论上来指导科学教育是不对的,我有恍然大悟之感。我在这之后,专门请教了法国、加拿大、美国、瑞典的科学教育专家,自己学习了一些书籍,才知道建构主义是个筐,里面的内容在哲学层面就有分歧。国内翻译的有关建构主义的书,在国外也不是科学教育的主流,或是比较早的,或是倾向于后现代主义的。在目前国际探究式科学教育界中比较一致采用的社会建构主义的理论,虽然出自于前苏联,我看看和毛主席的实践论很一致,在国内原来的小学自然课教学中,请过哈佛大学兰本达教授来指导,她介绍的也是维果斯基的理论,不知为什么在这次新教改中却不流行,很少新教改的科学教育专家提及。我多次说过,我不是教育理论研究的专家,国内的教育研究论文,我大多看不懂。我这两年就是从国外探究式科学教育专家那里学了一点皮毛,看了一点国外科学教育理论的书籍,把它运用到“做中学”上来了。

以上是我在“做中学”科学教育实验中的一些体会,不当之处,请大家批评指正。

 

4月11日中法专家会议上,法方专家提供了对模块的评测意见

法方提供的是英文稿,汉博教育培训中心的老师把它译成中文,我按我的理解做了一些修正。

 

Characteristics of a high-quality science program

高质量科学课程的特点

 

l       注意保护儿童,并提供所有有关安全的预警和注释

It should protect the children and provide all possible safety precautions and notes.

l       建立在幼儿原有的经验、背景和有关早期儿童理论之上

It builds on childrens prior experiences, backgrounds, and early theories.

l       能激发儿童的好奇心,鼓励儿童进一步去提出自己的问题和发展自己的想法

It draws on childrens curiosity and encourages children to pursue their own questions and develop their own ideas.

l       在精心设立的情境中,让幼儿对某个主题进行一段时间的深入探究

It engages children in in-depth exploration of a topic over time in a carefully prepared environment.

l       鼓励幼儿进行思考、表达和记录他们的体验,并与他人分享和讨论自己的想法

It encourages children to reflect on, represent, and document their experiences and share and discuss their ideas with others.

l       应该嵌入在儿童日常的活动和游戏之中,并能整合其他方面的活动

It is embedded in childrens daily work and play and is integrated with other domains.

l       给所有儿童提供加入科学体验的机会

It provides access to science experiences for all children.

l       对儿童进一步的发展有利

It will benefit for childrens future development.

与会的专家、教研员和一线的老师都是有几年参加“做中学”科学教育实验的同志,他们认为有必要再结合中国的实际加以具体化。考虑到有更多的老师可能更不熟悉这方面的内容,我尝试在会前准备的原稿的基础上,结合会议的讨论的案例作一点解释。(待续)

 

    发布于2006年06月01日 11:24 | 评论数(1) 阅读数(6882)

上一篇:关于“做中学”科学教育的评测(5)

下一篇:关于“做中学”科学教育评测(7)

评论

王璐 125.76.161.*** 发表于2006-10-22 11:47:11

韋老師,您好:

我是一名普通的幼兒教師,雖然工作了七年,領導和家長都很滿意我的工作,小朋友也很喜歡我經常叫我“王璐媽媽”。可是我經常感到我做的不是很好,縂感覺我會的東西太少,沒有給孩子更多更多。

我將要去法國繼續學習學前教育學,更加充實自己,讓自己吸收到更新的知識和教育理念。

我有一個很大願望:希望有一天中國的學前教育走在世界的前沿!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1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