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公立幼儿园的改制是否应当缓行?

   上周到某地去参加一项青少年的科技活动,一位幼儿教师向我反映说,他们一些幼儿园的教师正在发动签名,因为地方政府要把公立幼儿园转制为民办的。我回来以后,有点后悔,当时因为行程匆忙,竞没有询问清楚,这是那一级政府的决定?具体怎么执行?不过就中国目前的社会发展现况来看,这种转制大概不会导致加强早期教育,但一定会导致早期教育的不均衡发展。

    我多次表示过,我原来的研究兴趣是儿童的情绪发展。这也是我筹建东南大学学习科学研究中心的主要目的。后来,因为不像我原来设想的那样,“做中学”科学教育可以交出去不管,因而又做了一点科学教育方面的工作,但我对儿童情绪发展研究的兴趣一直未减,好在这两方面的工作有可以结合之处。

    从我掌握的资料和国际研究动向来看,OECD、世界银行。一些发达国家近几年来都在强调早期教养的重要,强调要把早期教育和早期保健结合起来。发达国家开始把早期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范围。科学研究为这些政策制定提供了实证性的研究支持。这方面的研究虽然还在进展之中,但发展十分迅速。研究者争论之处在于是否存在明确的关键期?那些行为的培育在早期更为关键?什么是高质量的早期教养和如何进行高质量的早期教养?什么是应该反对的伪科学(如莫扎特效应)?等等。但是。在早期教育的重要性方面,意见是一致的,

  附一些参考资料和网站在后面。某一级政府在决定幼儿园转制时,不知是否研究过这些信息和科学研究的近期进展,如需要,我愿继续讨论。但请不要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累累打出“高招”,教育上发生的事往往是不可逆的,这方面的教训难道我们还少吗?

 

附主要参考资料

1,            OECD, Starting Strong –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and Care, ISBN 92-64-18675-1, OECD (2001)

2,            Neighborhoods: The Science of Early Childhood Development,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and Institute of Medicine, National Academy Press (2000)

3,            Eager To Learn: Educating Our Preschoolers,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National Academy Press (2001b)

4,            Adding It Up: Helping Children Learn Mathematics,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National Academy Press (2001a)

5,            Mathematical and Scientific Development in Early Childhood: A Workshop Summary,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2005)

6,            J. F. Mustard, Early Child Development and Experience-based Brain Development - The Scientific Underpinnings of the Importance of Early Child Development in a Globalized World, Founding President of The Canadian Institute for Advanced Research (2006)

7,            Young, M.E. (Ed.), From Early Child Development to Human Development: Investing in Our Children’s Future. Washington: The World Bank. (2002).

8,            http://www.developingchild.net

9,            http://www.excellenceearlychilhood.ca

 

本文标签: 公立幼儿园 改制

    发布于2006年08月02日 10:04 | 评论数(19) 阅读数(15191)

上一篇:关于IBSE的国际评估报告

下一篇:脑与教育学习札记(12)—有关早期儿童发展研究的新进展(1)

评论

段 渊 124.254.13.*** 发表于2008-12-12 12:49:03

各位: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公立还是私立.其实现在是市场经济,公立也好,私立也罢.各有其存在的道理.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如何去做幼儿教育!关键在具体的内容.我们是举国体制.不管所有制形式如何,只要我们有基本的标准,都会去完成的.我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1、我们的儿童将如何教育和发展。我是名儿科医生,我觉得其实核心的东西是如何搞好儿童的整体健康,如何提高我们儿童的整体素质。这些光靠教育工作者是不可能完成的!2、我们的幼教究竟要培养什么样的孩子??怎么培养??我认为这些单靠教育工作者是无法实现的。我还是坚持一个观点:搞教育的必须懂得医学,搞儿科医学的必须懂得教育学。如果做不到,那至少也要懂医学的和懂教育的来共同完成儿童的素质教育和发展(整体健康)。
211.103.42.*** 发表于2008-12-10 21:41:48

公办幼儿园应该收归国有,有利幼儿教育的发展,政府应当高度重视.
xzcf2004 unknown...*** 发表于2008-05-06 13:45:00

搞民办幼儿园我个人认为是可行的,但是是有条件的,不是说将市内的公办幼儿园改制为民办,这叫政府在卖教育。我说的民办是在保留一部分好的公办幼儿园的基础上可以将我们的幼儿教育市场化,搞一些民办幼儿园,设一些幼儿学前培训机构,这样不但弥补了公办幼儿园政府投入的不足,也让家长有更多的选择余地,让孩子享受更多业余再教育的机会。改制不能一刀切,但也不能停滞不前。
老百姓 121.35.168.*** 发表于2008-03-15 19:01:38

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邓

A:公立幼儿园-娃娃的发展该如何抓起!

B:私立幼儿园-发财要从娃娃身上抓起!

Q亲爱的家长您选A还是B呢?

珠岛 219.133.125.*** 发表于2008-03-07 10:46:30

公立转私立条件不成熟
zxz 219.134.221.*** 发表于2008-03-06 17:32:04

看不懂深圳市政府的行为,如果把早前教育都变成民办了,为何不把小学,中学都民办了呢???实在是无法理解!改革,,改革,,,这就是所谓的改革!!!
58.60.33.*** 发表于2008-03-05 11:16:44

广东省教育厅一再明文强调:不得将公办园推想市场,但是深圳市政府不顾国家教育发展大局和普通大众利益,更罔视"教师法",正在将22家在行业中起着示范作用的领头军推想时常,沦为时常化的受害者.而最终的受害者是孩子,是国家的将来.
幼教 61.138.197.*** 发表于2008-02-28 21:19:11

看了韦院士的文章,很是感动。因为作为一名幼教,我深知学前教育对每一个幼小孩子今后持续发展所起到的重要作用,所以近十年的工作时间里我一直努力让每一个孩子接收良好的学前教育。

楼上诸位的评论我也看了,的确现在的我也将面临改制的考验了,为自身的将来担忧是一方面,因为我们所属的专业太特殊,改制后要转行也不易,可是待遇各方面遇到很大改变,改制后是否还能在本行业得到专业素质的培训与能力的提升,是否能够有良好的发展空间,也让我感到对继续从事这个行业充满了不确定。两难考虑中……;

另一方面的担忧是改制后园所是否能提供幼教所需的资源,能否保障与之前相等同的教育质量。从之前很多改革实践看来,大部分改制后的学前教育都没有办法保证质量,因为它们没办法保证优良的师资及稳定的高素质的教师队伍,更别提教育环境的改善。想到孩子们可爱纯真的笑脸,再想想以后孩子们所面临的教育环境,心酸与无奈,因为我也是一个平凡人,我也会面临孩子接收学前教育的状况,此时对于一个了解学前教育的人,更多的是忧虑;

再次,对于现在幼教的改制,收费放开,更好的适应市场需要,这里我想问一句:适应市场是否就需要改制?收费放开后,广大家长所面临的费用压力如何解决?到底什么是市场需要?教育的目的到底是为经济服务还是为广大人民的切身需要服务?

一点愚见,让各位见笑了,不过字字都是心头所虑,心中之忧。在此对韦院士的打扰感到抱歉,也真诚希望您能看到一个普通幼儿教师对自身所处改革大潮的忧虑,万分期望您能为我心中的疑虑与担忧点明方向。谢谢!

发 35.11.37.*** 发表于2006-09-20 01:08:02

记)问:李杨之争是历史,是现实。虽然,历史上类似的争论不乏其例,但终归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能不能借鉴历史,趁两位当事人都还健在,使争论有一个合理的结局?进一步想问一下,您曾为结束争论、恢复和解作过什么努力?效果如何?您认为应该怎样结束这一争论?

(李)答: 在科学史上,一个重要贡献的产生和确定往往要经过至少两个阶段:先是“思想突破”,然后是系统性的“理论分析”或“实验证明”。如果是通过合作而取得成功,不同合作者事后的回忆,尤其对“突破”的产生,可能会有差异。往往是二人曾在同一工作场合讨论, A的回忆觉得A先有这突破的思想,B可能觉得B先有。但,二人的回忆,其不同的时间和空间之差往往是很微小的。同一客观事情,由于A和B不同的主观立场,其回忆可以不一样。但是,既然二人合作的成功已有公认,对科学史研究者说来,这类争论是不值得研究和分析的。

可是李杨之争则很特别。杨振宁1982年发表的和我1986年发表的回忆,在对当初1956年宇称不守恒思想的突破是什么这一点上是一致的;但是,对宇称不守恒思想的突破是如何产生的回忆上却完全不同。两个说法在时间上相差了约三个星期,地点和情况也完全不一样。当时,这个思想突破,立刻就受到多位很重要的实验物理学家的注意,他们并立刻做了实验和分析,而且把分析的结果写成论文发表了。之后,当时做实验的人又发表了回忆文章。其中对事情发生的时间和经过均有细致、客观的记录。因此,很容易证明这两个说法中哪一个是假的。这种情形是比较惊人的,在科学史上可能也是空前的。

从前面我的回答中提到的文献和客观事实,以及当时参与宇称不守恒实验的物理学家已发表的回忆和专文记载来看,显然杨振宁的说法与事实不合,是假的。

在有了宇称不守恒的思想突破后,宇称不守恒的系统性分析是我和杨振宁两人合作的,为此我们获得了1957年诺贝尔奖,这荣誉是我们两人平分的。难道这还不够吗?可是,几十年来杨振宁对此一直不满足,最近又借出版这本新的传记的机会,再次不顾事实,一意要更大量地改变历史,这是不能容许的。挑起这新一轮争论的又是杨振宁。我有责任将事实真相披露出来,使大家明了,供历史检验。我认为,尊重事实,尊重历史,是解决争论唯一的方法,只有这样才能形成合理的结局。

这里,我还要补充一点杨振宁在对待我个人方面的一些非同寻常的表现。江才健在他的《杨振宁传》里叙述了当年我和杨振宁相识时的情形。可以看出,杨振宁在对我的看法上一开始就颇有矛盾。例如,书中说“杨振宁看到李政道以后,对他的印象很好”(见《杨振宁传》201页,下同),“李政道……个性十分的随和”(200页),但是,杨振宁又说了带着侮辱性的话“李政道是上海人,有一些地方有一点像上海的小开”(207页)。一方面杨振宁在书中自称为我的“兄长”(201页)、“大哥”(118页)、“长兄”(507页),甚而至于自封为“长辈”(228页)、“老师”(201页)、“合作关系中……资深的一方”(236页),而我则是“小弟”(207页)、学生、合作中的被扶持对象(236页);他一人很奇怪地宣称他和我的“情谊比兄弟还要深得多”(226页),我们“共有的经验和感觉,是我们和我们的太太之间都没有的”(224页),两人的关系“比我们和我们太太之间的关系还要密切”(241页)等等,可是,另一方面,却又说“李政道这个人不值得……信任”(207页),进而骂我“不诚实、很愚蠢而且又居心叵测”(222页),“无知”(232页),“不道德……及居心叵测”(233页)等等;他一方面宣称“不喜欢在排名先后上计较”[40],可是事实上,却一而再,再而三地与我纠缠排名次序;他一方面自称“君子交恶,不出恶声”(505页),可是实际上是,几十年来,恶声不断,而最近出版的《杨振宁传》对我更是恶言满页。我完全不理解杨振宁为什么会有这些很奇特,而也极矛盾的表现。《杨振宁传》里说,杨振宁是“有分际的君子”、“心胸开阔”、信奉“中庸之道”和“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为人处世的原则(434页),从上面他的这些表现,人们所看到的是什么君子之风呢?

对我和杨振宁的合作分裂,杨振宁的父亲—杨武之先生在他过世前,向我郑重表示了他的看法。这是一件很不平凡的经过。

1946年我离开祖国后,第一次回国是在1972年。当我和我夫人回到我们的出生地上海,一位旅行社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杨振宁的父亲,杨武之先生很想和我见面。

武之先生是众所仰望的数学大师。我在瑞士日内瓦曾和他见过面。1972年他已在医院里。我和去拜访时,武之先生卧在病床上,病得相当重,说话发音均颇有困难。幸好杨振宁的妹妹杨振玉女士在旁。武之先生觉得事属重要,每一句话,他说后,均由振玉女士重复。

武之先生请我去他病床旁,紧紧地将他的手握住我的手,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忍痛地向我说,振玉女士再全句重复武之先生说的话。武之先生说:“很清楚振宁和你(指我)62年破裂的经过,振宁对不起你,请你原谅。”

武之先生再次说:“你们(指杨振宁和我)是天下的奇才,为了中国下一代的学子,虽然振宁对不起你,请你原谅振宁。”然后他更紧地握着我的手,反反复复地、一遍又一遍地说这几句话。

我极受感动,带泪向武之先生说:“请您放心,我一定原谅杨振宁过去不应该做的事情,也一定尽力去忘记这些事情。”武之先生听了,手握得更紧了一些。

后来武之先生累了。当和我告辞时,我们能够觉得出武之先生显现出的欣慰的笑容。回到旅馆后,和我心情都很沉重,深觉武之先生的为人正直和伟大。

不久,武之先生不幸逝世。三十年后,也已不在。可是我相信,振玉女士和那位旅行社的陪同,一定都记得这如此令人感动的经过。

之后,我一直努力遵守我对武之先生的诺言—完全保持沉默。可是没有想到十年以后,1982年杨振宁竟发表了如此不真实的文章,做出了这样新的不应该做的事情。这使我1986年不得不写下《破缺的宇称》[25] 和《往事回忆》[26] 。1986年后,我又回到以前的沉默。但是去年杨振宁通过江才健著的《杨振宁传》,变本加厉地制造更多和更新的假话,使我不得不忍痛再一次打破沉默。

我十分清楚,李杨的矛盾,对中国的学术界,无论怎么说都不是一个好的榜样。1972年武之先生病危时提出的要求:“为了中国下一代的学子……”一直沉埋在我的心头。所以,多少年来,凡和杨振宁有关并有公益的事情,我都表示支持,决不抱个人成见。如1999年杨振宁在清华大学创办的高等研究中心大楼落成,我亲自参加它的庆祝典礼,以表祝贺。在1999年国庆前举行的友谊奖颁发大会上,我也表示了对他的谦让。2002年北京清华大学为杨振宁举行80寿辰庆祝活动时,我也请人专程前往祝贺。可是,完全出乎我的意外,同年杨振宁却授意出版了江才健写的《杨振宁传》,制造如此大批的、更新的假话公开地攻击我,这才使我被逼,只能又一次打破沉默。

下面是1986年我写的《破缺的宇称》的序:

“一个阴暗有雾的日子,有两个小孩在沙滩上玩耍,其中一个说:‘喂,你看到那闪烁的光了吗?’另一个回答说:‘看到了,让我们走近一点看。’两个孩子十分好奇,他们肩并肩向着光跑去。有的时候一个在前面,有的时候另一个在前面。像竞赛一样,他们竭尽全力,跑得越来越快。他们的努力和速度使他们两个非常激动,忘掉了一切。

“第一个到达门口的孩子说:‘找到了!’他把门打开。另一个冲了进去。他被里面异常的美丽弄得眼花缭乱,大声地说:‘多么奇妙!多么灿烂!’

“结果,他们发现了黄色帝国的宝库。他们的这项功绩使他们获得了重奖,深受人们的羡慕。他们名扬四海。多少年过去,他们老了,变得爱好争吵。记忆模糊,生活单调。其中一个决定要用金子镌刻自己的墓志铭: ‘这里长眠着的是那个首先发现宝藏的人。’另一个随后说道:‘可是,是我打开的门。’”

同文的结尾是:

“我和杨的合作在二十多年前结束了。它的价值,不需要更多的说明,就如我们已发表的科学论文所表现出的那样,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可是,使我真正感到伤心的,是因为新近出版的《杨振宁1945-1980年论文选及注释》一书使我不得不写这篇文章。”

而现在,使我更为伤心的是,在我和杨振宁合作结束后的四十年,杨振宁又和江才健合作出版了《杨振宁传》,使我又不得不再次破例,打破沉默,回答今天您问的这十几个问题。

事实上,对杨振宁如此这般的行为,我也完全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齐越超 220.163.11.*** 发表于2006-09-18 20:42:29

9月12在云南大学有幸听了韦老师的讲座,获益不浅。我是一个高校教师也是一个三岁孩子的父亲。自我感觉,自己就是那种现有教育体制下的“漏网之鱼”,作为教师的自己也在尽力的试图改变些什么。但是,作为一个父亲,我更为自己的女儿忧虑,为她将要受到的教育忧虑!因此,要感谢您所做的一切,并祝愿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Ireine 220.248.227.*** 发表于2006-09-18 17:06:43

九年义务教育是不包括幼儿教育的。
网上隐者 211.137.100.*** 发表于2006-09-17 22:22:24

义务教育的九年制似乎并不把幼儿教育包括在内;公立私立主要区别在收费--实际就是政府能否投入经费。
TED 220.248.227.*** 发表于2006-08-13 09:04:52

“问题不在公办或民办,问题在办园的思想与理念” 说的有一些道理,但是光有思想和理念是不行的,应该有监管,这应该是政府机构的责任。不按照法规办,这是我们社会现有阶段的重要问题,应该形成和建立一种良好的机制,公立和民办学校、幼儿园只有提供价格合理的优良服务才能生存下去。
糜克定 220.248.227.*** 发表于2006-08-12 09:05:00

问题不在公办或民办,问题在办园的思想与理念,如果政府想卸包袱,老板想发财,我们的幼教就无希望了。应该制定一个防上上述理念主导的机制,确保大部分幼儿园由有道德的幼教专家来管理,别让财迷心窍的人钻空子。
220.248.227.*** 发表于2006-08-09 14:28:44

官僚体制的教育体制下,不也造就了两弹一星人才?况且是立志回国报效?
南国百合 219.133.247.*** 发表于2006-08-07 14:30:15

韦院士:您好!打扰您真对不起!

您的学识,您的热心让我非常敬佩,曾在全国二会上看过您的发言,您为中国教育作出的贡献功不可没。

深圳的公办幼儿园已整体转制为企业,也就是说深圳的幼儿教育将整体走向产业化,对此,深圳的幼儿教育工作者曾不断吁呼,,为此作了不少努力,深圳市政府无视大众呼声,最终还是转制了,并且是第一批转企,转企政府公报如下:http://www.sznews.com/news/content/2006-08/03/content_222344.htm,深圳的幼教工作者感到非常困惑和无奈,看不到幼教的前景和出路。

题目为“话说深圳幼儿教育改革——强烈反对幼儿教育整体企业化改企”,目前仍在深圳论坛讨论,链接如下:http://bbs.sznews.com/forum/topic.jsp?topicId=3066115&msgId=3066115&pageNo=1,

韦院士,您对深圳幼儿教育整体企业化改制您有何看法?

本人邮箱:SZ_LCX@163.COM

dddddd 222.188.231.*** 发表于2006-08-06 17:14:54

你们这些人幼稚得可笑。这样的话中庸,真符合中国人的评价标准。但去看看,现在有几个人不是把自己买来的幼儿园作为发财之道呢。公立的还很差,别太多私立了的吧。
Ted 220.248.227.*** 发表于2006-08-05 00:16:23

义务教育和民办教育矛盾吗?西方一些国家也有义务教育法规,但是仍然有高质量的幼儿园和私立学校,以满足社会的需要。公办学校的低效率的弊病在美国一些国家是显著的,在中国是更为严重的。难道我们不应该考虑一下改变的方式?
wang zhe 220.248.227.*** 发表于2006-08-03 18:24:06

是否公立的学校就没有问题?在官僚体制下的教育体制下,公立学校得到问题重重,至今无法解决。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