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脑与教育学习札记(13)-Kuhl的研究告诉我们什么?

  昨晚看到某个电视频道的节目,有感而无法不发,所以想把Kuhl的研究介绍一下.

 

  人类能使用语言来进行通讯,这是在所有的动物中独一无二的。这也是自然进化赋予人类的宝贵财富。根据科学家的研究,人类的第一个语言基因FOXP2出现在约20万年以前,和解剖学上现代人出现的时间大致相同《12》。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语言学教授Noam Chomsky认为。语言具有共同性,如共同的结构单元:主语、动词、宾语等。所以,脑在出生时已经天生具有可以学习语言的神经回路(innate neural circuitry)。

 

Patricia K. Kuhl是美国华盛顿大学研究儿童语言发展的科学家,她和她的研究组研究了早期儿童学习语言的能力以后,发表了一系列有影响的研究文章和著作《3》。他们发现儿童出生后,具有分辨不同语音音素(sound or phonemes)的能力,不管是母语还是外语的音素,和教养者是否能说外语无关。例如日本的婴儿可以分辨字母LR之间的发音区别,而日本的成年人。对这两个字母发音的鉴别能力是很差的。

     婴儿这种对不同发音的鉴别能力在出生后第一年的下半年。大约在612月之间开始迅速减弱,而变为对环境中存在的母语的专注。这种辨别外语音素能力的下降是和“不使用”有关的,也许和这阶段发生在脑中的细胞凋亡以及轴突剪除有关。Kuhl及类似的研究结果发表以后,一些家长急于要自己的孩子及早掌握外语,买了一些外语的磁带和录像让婴儿听,结果证明效果并不大。

 

   Kuhl教授进而研究了其中的原因,发现婴儿学习和人之间的情感交流以及互动关系很大《4》。她和她的同事们做了两个试验。第一个试验里,让一组9个月的美国婴儿4周里上12次中文课,每次25分钟。所以选择9个月的婴儿,是因为这时期的婴儿正处于失去对非母语音素敏感的过程中。由四位教师轮流给这些婴儿上课。教师都是以中文为母语的人。每位教师用十分钟,以适合婴儿的语调,读一段文字。在以后的十五分钟时间里,用不同的玩具和婴儿游玩。另一对照组的美国婴儿,也用同样的时间和同样的方法,上同样内容的课,但是上的语言是英文。四周以后,发现上中文课的婴儿对中文音素的辨别能力能够恢复,甚至达到在中文为母语家庭中成长婴儿的水平;而另一对照组的婴儿,辨别中文音素的能力则没有得到改善。

 

她们又做了第二个试验,找了新的两组美国儿童,让他们在同样的时间里,听这些教师教课的录音,或者看同样的教课的录像(有声音也有图像)。试验结果表明,这两组婴儿对中文音素的辨别能力和听英文课的婴儿一样,没有能够恢复。连Kuhl自己对这个结果都感到很惊讶,对这种现象的机理目前还不清楚。但是可以看到,对婴儿学习来说,人与人之间情感的交流和互动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Kuhl的实验还支持了这样的观点,学习第二语言,希望达到母语水平,是经验期待性学习(Experienceexpectant Learning)。实现这种学习需要两个基本条件:一个是神经系统的发育为这种学习提供了可能实现的机会;另一方面,能为幼儿提供合适的环境刺激,包括社会情绪的环境。这种环境的刺激在合适的时机里出现,才会实现这种学习过程,达到预想的目的。这实际上就包含了关键期的思想。

Kuhl的实验也说明语言学习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有关语言学习的神经回路不是一个孤立的回路,而是涉及感知、认知、情感、动作等广泛的神经回路。

 

在这篇文章中,Kuhl还引证了文献《5》中的研究结果,她指出,即使对年龄较大的学龄前的儿童, 运用电视节目学习母语和外语的效果也是很有限的。他们可以学到一些词汇,但是对音素的感知和文法掌握效果不大。

 

我们现在知道:语言能力包括语音分辨、发音、文法、单词记忆、读、写等等。这些能力在儿童发育的不同阶段出现,有的具有比较明显的敏感期(或称之为关键期),对语音音素的分辨在6个月左右下降,文法的内隐记忆在7岁后下降。但是对单词的记忆,对第二语言的学习一生都可以进行。希望第二外语达到完全母语的水平看来不容易,需要至少有一个能进行内隐学习的环境,最好是家庭中或学校里有双语的条件,否则,靠现在有的学校一周几节课,效果如何,真是值得研究和总结。特别在农村,三年级开始开英文课,师资困难很大。对于小学年龄的儿童用TV教学的效果如何,我还没有查到资料,至少需要研究。一些媒体报道中认为,远程教育给学校发了光盘,学生的学习质量就大大提高了,没有经过科学研究就下结论,总是根据不足吧。看来,教师和家长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教师素质的提高是提高教育质量必要的,也是首要的任务。

 

我写这段的目的是想以此为例,说明研究儿童教育的重要性和复杂性。科学家也在不断地探索,在探索中不断地修正已有的结论或猜测,以求获得进一步接近客观真理的认识。我们需要了解一些基本的科学知识,力求不要凭借一些个案的直觉,对公众进行引导,甚至制定政策。

 

主要参考文献

1,          Michael Balter, First Gene Linked to Speech Identified, <Science> Volume 294 Number 5540, Issue of 5, OCT. 2001, p1105

2,          Michael Balter, “Speech Gene” tied to Modern Humans, <Science> Volume 397, Number 5574, Issue of 16, Aug. 2002, p1105

3,          A.Gopnik, A.N. Meltzoff, Patricia K. Kuhl, The Scientist in the Crib, 1999 William Morrow and Company, Inc.

4,          Patricia K. Kuhl *, Feng-Ming Tsao, and Huei-Mei LiuForeign-language experience in infancy: Effects of short-term exposure and social interaction on phonetic learning PNAS | July 22, 2003 | vol. 100 | no. 15 |

5,          I. R. Naigles and I. Mayeux,  in Handbook of Children and the Media, (2001)

 

 

    发布于2006年08月26日 09:33 | 评论数(22) 阅读数(12572)

上一篇:脑与教育学习札记(12)—有关早期儿童发展研究的新进展(1)

下一篇:脑与教育学习札记(14)——Kagen和Fox关于气质的研究(1)

评论

cheap jerseys wholes 120.43.12.*** 发表于2016-11-05 06:32:31

脑与教育学习札记(13)-Kuhl的研究告诉我们什么? - 韦钰的个人BLOG welcome buy
硝化纤维素 120.15.80.*** 发表于2015-01-28 11:10:54

好文章,内容气吞山河.
钢格板 120.15.80.*** 发表于2015-01-28 11:10:01

好文章,内容栩栩如生.
PVC涂塑荷兰网 120.15.80.*** 发表于2015-01-28 11:09:44

好文章,内容一针见血.
迷信纸 120.15.80.*** 发表于2015-01-28 11:09:40

不错的文章,内容惊涛骇浪.
气液过滤网 120.15.80.*** 发表于2015-01-28 11:09:25

不错的文章,内容惜墨如金.
防虫网 120.15.80.*** 发表于2015-01-28 11:09:18

好文章,内容文笔犀利.
菱镁板 120.15.80.*** 发表于2015-01-28 11:09:14

不错的文章,内容惊天动地.
西门塔尔牛 120.15.80.*** 发表于2015-01-28 11:09:11

好文章,内容气吞山河.
钢边橡胶止水带 120.15.80.*** 发表于2015-01-28 11:08:11

不错的文章,内容文笔极佳.
隔膜压滤机 120.15.80.*** 发表于2015-01-28 11:05:39

不错的文章,内容惊心动魄.
韦钰 220.248.227.*** 发表于2006-10-16 13:44:01

董健先生,我对教育的宏观问题没有认真研究过,现在是更不敢研究了,因为觉得太复杂。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参加教育讨论的人最多,意见分歧也最大,我是从事科学的,主张教育研究也要遵循科学研究的规律,从实证研究中得出结论。普适的结论恐怕也很难得到。
董键 61.179.124.*** 发表于2006-10-15 16:12:57

注:韦博士,您好!您除了研究学习的微观方面,还进行教育的宏观研究吗?我这里有一篇自己的文章,您给指导一下,如果需要详细说明,请按上面地址回复。祝好!

===============================

中国教育:先有战略 再谈策略

看看中国什么事吵的最厉害?是教育。为什么吵?因为几乎没有人对中国教育的现状满意。为什么不满意?因为它既培养不出一流的创造性人才,不能为国家的建设提供优秀的人力资源,还给学生、给社会增添无穷的麻烦和痛苦。一个发展中的大国,在强手如林的国际舞台上,好不容易赶上一个战略机遇期,却在人才的培养上遇到了“瓶颈”,岂不让人痛断心肠?我们怎么能容忍这种情况继续下去?

应该说,教育界还是企图努力发出自己的声音,从学生、教师到学校领导,越来越觉得目前的这种状况难以容忍。就教师方面来讲,更多的是从自己的切身利益出发来谈面临的问题,“压力大”是普遍感受,“过劳死”悄然缠上他们。就学校领导来讲,一般学校的领导少有发言权,得过且过,混个“肚子圆”就很得意了;而对于那些先锋学校的领导来讲,经常“呼吁”和“倒苦水”,信誓旦旦地表示要“追求一流”。“中外大学校长论坛”、“大学校长国际论坛”和“一流大学建设系列研讨会”的频繁举行,既暴露了中国校长们的水平,也反映了中国教育面临的艰难处境。这是中国教育特有的“风景”,一群人跑到一块,研究的竟然不是他们学校自己的问题,而是“中国教育的问题”,但又是各唱各的调,莫衷一是。

中国教育因为被改革造成的一些“热点”问题给缠住了,现在不是潇洒主动,而是疲于应付。从浅近的原因来看,就是按照经济改革的路子来改革教育,引发了教育与社会的冲突。一个思路打遍天下,不出乱子才怪呢。但教育主管部门的感觉好的很,他们把数字作为成绩,从国内吹到了国际上,以此作为挤身“上流社会”的资本。但是,“家丑”不可能掩盖的住,尽管他们不情愿地表示“改革中的问题要用改革的办法来解决”,却丝毫也没有赢得学校和社会的信任,因为进退失据、朝三暮四的改革已经令教师和社会感到恐惧,改革的共识不存在了。

然后,更重要的是改革的前途让大家感到迷茫:中国教育要往哪里去?中国教育的发展战略是什么?这个问题不清楚,谁心里都没有底。掌握了众多资源的教育管理部门似乎信心十足,继续“乱涂乱画”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不过,从“十一五”教育规划来看,其实也没有画出什么新鲜:一是普及和巩固义务教育,二是提高高等教育质量,三是大力发展职业技术教育。现在,这三方面哪一个都问题成堆,近期没有人对它们看好。而且这个“各自为战”的体制已经早就存在,该规划就属于策略层面的,不是教育战略。因此,如果仅仅满足这个“规划圈子”,中国教育将会继续混乱下去,教育的效率将难以令国家和社会满意。

我觉得,这个困难的时刻,也正是中国教育命运转折的时刻,这就是:与其高代价高成本地维持一个混乱的、前途不清的局面,不如横下一条心,扔下这匹“死马”,另寻“良驹”,建设一个新型的、体现中国特点的教育体制,开辟新的“洞天”。这就需要有战略头脑。

这个新型教育体制要瞄准什么问题呢?

一个是教育规模和研究规模要“瘦身”,要精干,这样才能有水平。铺开摊子大上规模,固然容易,但资金和水平都难以为继。中国不能按照一些人抄来的所谓“现代化指标”那样按人口比例来建教育规模,否则就上当了。“把人口压力变成人力资源优势”这个口号要进行分析,不能不顾条件喊过了头。

第二个是建立一个便于自学的教育机构,防止出现都往学校里“挤”。在中国这个人口庞大的国家,什么事情几乎都“挤”,这是必须引起严重关注的一个特点。“挤”就会出现过度竞争,这在一个国家内部决不是福音,只能是内耗和残酷,自己搞垮自己,这个事实在教育和经济领域都明显地表现出来。方便自学也能实现教育公平,不是说只有都到学校里去才算公平。破解“挤”的问题,需要大智慧。

第三个是进一步“打通”教育与社会的关系,实现社会资源与教育共享。教育要出成绩,不能看卷面成绩,而是看为社会需要和人才培养做了多少好事。要科学划分和立法规定教育与社会的职责,社会实践对于人才成长的作用要包括在教育体制里面。

前2个目标是公平和效率的目标,它们是可以兼得的。后一个目标是解决教育的监督和检验问题。

这里,要体现资源共享这个理念。否则,条块分割,这套体制是建不起来的。但既然决计要杀出一条“血路”,就得需要铁腕。

比如教育规模要“瘦身”,高深知识的源头被少数学校(尤其是大学)所控制,如果他们不与其他学校和机构共享,而是用来垄断谋利,那岂不乱套?规定这些学校就是“知识母机”,他们的研究开发成果就是用来供其他学校使用的,包括各种研究单位使用。放任自流,不规定好学校的职责,让所谓的“自主办学”口号无条件地泛滥,以成全某些人“古色古香”的校长的“温柔的梦”,这在当前的中国是不合适的,因为就象自主招生难以推行的理由一样,谁也不能保证这些校长们能自觉地将学校的职责和功能与中国教育战略保持一致,尤其是当他们的水平还局限在“言必称西方”的时候。

比如自学问题,就要有图书,要有图书馆,还要有实验室,这些都应该是方便获得的。因此,“公共图书馆”和“公共实验室”的建设就是基本建设。在信息技术和制造技术发达的今天,这都可以方便地解决。自学问题还有个教材的编写问题,现在教材的编写不适合自学,二级学校的任务就不是单纯为自己那几个学生服务,还要为更多的社会成员服务,编写合适的教材就是其中之一。二级学校的日常工作是短期的培训和答疑,而不是为了发文凭。

比如社会资源与学校共享问题,社会的各个方面都有教育题材,这些东西不能都搬到学校来,而是现场采集和使用,转化为课程内容,其中,只有那些比较难的原理性的问题才需要到学校去研究解决。社会需要人才,也需要自己付出努力联合培养,那种单纯指望学校“送”来人才的想法已经过时了。

这种教与学的方式既改变了教师的工作方式,也改变了课程的观念,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讲,所谓“完整的知识体系和课程体系”是不必要的(它是对教师的要求),少数做学问的人才的培养集中在顶层的大学,而且他们一般是在二级学校学习的基础上升入大学的。学问常常是自由地胡思乱想的结果,自学没有压力,时间可以自由分配,所想的问题也就不局限在教科书上了,真问题和真学问也就诞生了。

这套体制能用来解决中国教育的主要问题,是一条长久之计,同时,也在引导人的可持续发展,比如就不会在中小学引起那么顽强的应试教育的压力(因为向上学习人人有份,规则公平),从而败坏了人的学习胃口,使人讨厌学习。

其余的问题,比如教师的考核问题,待遇问题,管理问题,都要围绕建设这个体制来设计,它们属于策略问题,只要不是蛮横的权力肆虐学校,问题都是可以顺利解决的。比如待遇问题,一般地讲,待遇跟贡献挂钩,这句话看似没有错。但如果教师没有正事可做,做的都是泡沫的事情,无论什么待遇都是不合理的。在新的体制下,教师的工作有了检验机制,合格的教师就能理直气壮就享受相应的待遇,做一个合格的教师就是一项社会荣誉,而不是羞于说自己是教师。另外,新的教育体制还给教师的分工创造了条件,现在的教育制度下,教师没有分工,没有“纵深”,“一字排开去上课”,课程的水平完全取决于教师个人的水平,一个人的离去将动摇课程的开设。将来,教师也分了不同的“工种”,按流程建设课程,课程的质量就有了保障。不同的“工种”待遇不同,这样才能科学地设计待遇的层次,也便于发挥不同人才的特长,而不是都比讲课技巧。

总之,中国教育应该先有战略,再谈策略,才是个正确的理路。策略可以有无穷多种,这正是中国教育界要努力的地方,也是各个学校出特色的地方。但是,战略却必须艰难地设计,它要容纳主要的社会发展目标,而不是各个学校自己的目标,各个学校的目标要在这个大目标下来制定。现在要防止的倾向是五花八门的学校建设理念冲淡了国家教育战略的研究,各种论坛和研讨会上,这个倾向很明显。没有远虑,必有近忧;没有胆量,只有苟且;没有鲜明的旗帜,不会有应者如云。中国教育要摆脱目前的僵死局面,需要的不是小聪明,而是大智慧。以新体制建设为契机,荡涤教育上的一切污泥沉疴。(董键)

dongdong 35.11.37.*** 发表于2006-09-29 07:45:23

伪“长江学者”特聘教授邓红文同时担任三个全职职务

邓红文目前为美国密苏里大学医学院正教授,同时任西安交通大学生命科学与技

术学院教授,湖南师范大学“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方舟子 35.11.37.*** 发表于2006-09-29 07:44:26

【方舟子按:这就叫打肿脸充胖子。魏于全院士等人新发表的论文发表在一

份影响因子不高(2005年的影响因子为3)的杂志《癌症基因疗法》上,仅仅因

为该杂志和《自然》是同一家出版公司出版的,就被称为“《自然》子刊”来吓

唬人。按照这个逻辑,上海生科院主办的《细胞研究》现在也由该出版公司出版,

是不是也沾光成为“《自然》子刊”了?该出版公司出版了60多种杂志,是不是

都是“《自然》子刊”?国内学界说的“《自然》子刊”,指的是由该公司出版,

而且刊名中以“自然”打头的刊物,如刊载魏院士涉嫌造假论文的《自然·医学》,

刊载丘小庆涉嫌造假论文的《自然·生物技术》,这些刊物的影响因子一般都比

较高。同样道理,该报道最后提到的华西另一篇论文是登在《基因疗法》上的,

也不是“《自然》子刊”。】

  四川大学中科院院士发表《自然》子刊文章

  生物通报道:来自四川大学华西医学院(West China Medical School)国

家肿瘤中心,生物治疗国家重点实验室(National Key Laboratory of

Biotherapy and Cancer Center)的研究人员利用一种可溶性的基因治疗方法获

得了肿瘤生长系统抑制(Systemic inhibition),为进一步的临床实验提供了

重要信息。这一研究成果公布在《Nature》子刊《Cancer Gene Therapy》杂志

上。

  主持这一研究的是来自四川大学的中国科学院院士魏于全,之前同样是在

《Nature》子刊上来自生物人类疾病生物治疗国家重点实验室等处的研究人员也

发表了有关实验性变态反应性脑脊髓炎的研究进展,见四川大学重点实验室发表

《自然》子刊文章。

123 35.11.37.*** 发表于2006-09-29 07:43:36

理查德·汉密尔顿回应《纽约客》关于丘成桐的文章

  数学家汉密尔顿致信丘成桐的律师Howard M Cooper

  亲爱的Cooper先生:

  《纽约客》杂志以不公平的方式描写了丘成桐,我对此深感不安。我在此写

出我的想法,以正视听。如果这能对丘有什么帮助的话,我授权你把这封信提供

给《纽约客》杂志和公众。

  20 世纪80年代早期,当我的第一篇关于正Ricci曲率的三维流形的Ricci流

的论文完成之后不久,丘立刻认识到了它的重要性。尽管我证明了他那时正在研

究的最小曲面的一个结果,他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嫉妒,而是成为了我的最坚定

的支持者。当时他向我指出Ricci 流可以形成neck pinch奇点,解开connected

sum decomposition,这可能导致庞加莱猜想的证明。1985年,他把我、Rick

Schoen 和Gerhard Huisken一起带到了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我们组成了一个

非常令人兴奋而多产的几何分析研究组。Huisken当时正在研究超曲面的平均曲

率流,它非常类似于Ricci流。平均曲率流和Ricci流分别是外曲率和内曲率的最

简单的流。丘不断敦促我们研究这些抛物面方程奇点的blow-up,使用与研究类

椭圆方程的最小曲面方程类似的方法。而丘和Rick是这方面的专家。没有丘在这

个早期阶段的指导和支持,就不可能有供Perelman完成的 Ricci流的研究纲要。

  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丘还有一些非常优秀的学生,这些学生是和他一

起从普林斯顿来的,特别是曹怀东、周培能和施皖雄。丘鼓励他们研究Ricci流,

他们都对这个领域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曹怀东证明了规范Kaehler情况下的

正规化Ricci流总是存在,且收敛于零或负陈示性类。曹的结果成为了Perelman

关于Kaehler Ricci流的令人兴奋的研究的基础,Perelman证明了对于正陈示性

类,直径和标量曲率是有界的。周培能除了在其他的流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外,

他还把我的关于二维球面Ricci流的工作扩展到了不同符号的曲率的情况下。施

皖雄开创了完备非紧流形的Ricci流的工作。除了许多漂亮的论证,他还证明了

Ricci流的局部导数估计。奇点的blow-up常常产生非紧的解,而关于收敛到

blow-up极限的证明总是依赖于施的导数估计。因此施的工作对于 Perelman和我

使用的所有极限论证都至关重要。

  1982年,丘成桐和李伟光撰写了一篇极其重要的论文,为线性热方程提出了

一个逐点微分不等式,它可以沿曲线积分,给出经典的Harnack不等式。丘不断

敦促我研究这篇论文,根据他们的方法,我证明了Ricci流和平均曲率流的

Harnack不等式。由李-丘的研究一般化而得到Harnack不等式,构成了我所开始

研究的ancient solutions的基础,Perelman完成了它们,并把它们作为他的规

范邻域定理的一个基本工具。曹怀东证明了Kahler情况下Ricci流的 Harnack估

计,而施皖雄对Yamabe流和高斯曲率流做出了同样的证明。

  但是这个故事还没有完。Perelman最重要的成果是他的关于Ricci流非塌陷

的结果,这在所有的维度都成立,而不仅仅是在三维情况成立。它对未来的重要

性远远超过了庞加莱猜想。对于庞加莱猜想,它是消除 cigars奇点的工具,而

我无法消除这类奇点。这个结果有两个证明,一个是使用逆向标量热方程的熵,

另外一个方法是使用路径积分。熵估计来自对共轭热方程做李-丘型微分Harnack

不等式的积分,另一个是对同样的Harnack不等式做最优李-丘路径积分。正如

Perelman在他的第一篇论文7.4 中承认的,他写道:“一个更接近的参考是[李-

丘],他们使用“长度”与线性抛物面方程关联,这与我们的这个问题非常相

同”。

  多年来,丘一直支持Ricci流和整个几何流领域的研究,在这个领域还有其

他重要的成果,例如最近Huisken 和Ilmanen证明了彭罗斯猜想,这是广义相对

论领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结果。除了丘成桐,我无法想象还有其他任何著名的数

学权威会对我们的研究领域给予密切的支持。

  丘成桐建立的是一群天才的群体,而不是一个权力帝国。人们被他的精力、

他的超群思想以及他对一流数学的不懈支持所吸引。丘成桐把他们集合在一起,

共同研究最困难的问题。在过去的许多年中,丘和我花了无数时间一起研究

Ricci流和其他问题,常常工作到深夜。从观察到neck pinch奇点问题开始,他

总是慷慨地与我分享他的建议,但是从未要求分享荣誉。

  事实上,当去年冬天我最终努力证明了Ricci流的一个局部型Harnack不等式

的时候——我们一起研究这个问题已经很多年了——我说我应该把他的名字加在

论文上,他谦虚地拒绝了。(《纽约客》)这样严重地歪曲他的人格,这真是不

幸。据我所知,他从未提出关于(解决庞加莱猜想的功劳的)百分比,他也没说

过Perelman应该只与我分享(解决)庞加莱猜想的荣誉。这是合情合理的,因为

事实上除了Perelman本人,没有任何人比他更加慷慨地归功于我的工作。丘成桐

根本没有偷窃Perelman的成果,正相反,他赞扬了Perelman的工作,并与我一起

支持Perelman获得菲尔茨奖。Perelman借助Ricci流的研究纲要获得了菲尔茨奖,

而事实上,丘成桐正是建立这一纲要的人。

  谨启

  Richard S Hamilton

  哥伦比亚大学数学教授

又发现 35.11.37.*** 发表于2006-09-28 02:10:27

北京大学三名在国外大学任全职的“假海归”:韩平畴、王健平、王中林

韩平畴

1996-至今 美国The University of Iowa大学机械工程系终身正教授

2002-2006 复旦大学第五批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目前任职:北京大学工学院教授、青岛大学自动化学院全职院长

王健平

日本四日市大学环境信息学院全职教授

北京大学工学院燃烧推进动力研究中心全职教授兼主任

王中林

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全职讲席教授

北京大学工学院先进材料与纳米技术系系主任

中国国家纳米科学中心海外主任

美国《科学》发现事实:王中林承认用全在美国做的研究冒充北大成果

Frustrations Mount Over China's High-Priced Hunt for Trophy Professors

Science 22 September 2006 313: 1721-1723

电工领域的三个在国外全职工作的“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冉立、宋永华、徐文远

电工领域至少有三个在国外全职工作的“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1. 冉立: 重庆大学; 在英国Durham University全职工作

http://www.dur.ac.uk/engineering/nareg/staff/profile/?username=des0lr

2. 宋永华: 西安交通大学; 在英国Brunel University全职工作

http://www.brunel.ac.uk/about/acad/sed/sedstaff/ece/Yong-HuaSong

3. 徐文远: 山东大学; 在加拿大 University of Alberta 全职工作

http://www.ece.ualberta.ca/squealed/academic.php?fname=Wilsun&lname=Xu

湖南师范大学伪“长江学者”特聘教授:邓红文

  2000年被聘为湖南师范大学特聘教授。2001年被教育部批准为“长江学者奖

励计划”特聘教授,并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课题。承担的课题有:国家自

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1项(160万元),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课题1项(80万)、国家

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1项(21万)、湖南省特聘教授基金课题1项(300万)、霍英东

教育基金第八届青年教师基金1项(2万美金),教育部留学回国人员启动基金课题1

项(5万),课题经费达600万元人民币。

  1997年起在Creighton大学担任助理教授,2001年3月成为 Creighton大学tenured

副教授。2003年3月成为Creighton大学正教授。在研课题6项,经费323.35万美元。

谁在卖国 35.11.37.*** 发表于2006-09-28 01:30:27

"谁在卖国"说得好,“这么一“创新”,就可以出书,就必须培训,一线教师就得“不培训,不上岗;不合格,不上岗”,结果,不少人倒是发了一笔不小的国难财! ”

中小学学生及教师人数众多,上亿,一套教材一出只要占据一方,就发了。有几个教育培训机构不是冲钱来。希望韦先生创办的“汉博培训机构”不是这一类,真正做到为教师和学生着想。从韦先生的博客看来她是一位正直的有责任心的领导,但也要防止手下的人打着她的旗号,瞒着她做些不齿勾当,类似这样的事不少见,希望不要在韦先生的机构发生。毕竟韦先生不可能事必躬亲。

谁在卖国? 220.248.227.*** 发表于2006-09-27 23:33:54

个人感觉,中国需要韦先生这样有科研能力的人研究这些基础科学,但,最迫切的却是,赶快认真研究研究人家的成功经验,借鉴借鉴人家的成功模式。因为,显而易见,这样的基础研究需要时间,我们的教育却等不得,再等,我们到底会落后到什么地步?

虽然国人向来喜欢掩耳盗铃,喜欢报喜不报忧,基础教育混乱到现在这种程度还在歌舞升平!

国际关系方面,落后就会挨打是永远不变的真理吧?

需要指出的是,目前所谓的新课程打着借鉴当今世界精华的旗号,引进时却偏偏光看到人家追求的目标,到了人家如何达成目标的,我们的专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喜欢创新,非得将人家成熟的理论实践中国特色化,结果,人家的精华丧失殆尽,人家的洗脚水倒让我们的专家学者先生们给全部端来了,不知道是这些人眼光方面有问题,还是道德方面出了差错。

现在实践的极度混乱其实已经证明,这样的新课程还想成功,做梦吧!

不过,得承认,这么一“创新”,就可以出书,就必须培训,一线教师就得“不培训,不上岗;不合格,不上岗”,结果,不少人倒是发了一笔不小的国难财!

也难怪那些专家学者时至今日仍然这样鼓吹什么新课程!

糜克定 220.248.227.*** 发表于2006-09-02 10:23:55

看了韦院士关于脑科学与教育的学习札记,深有感触。脑科学是当代顶极科学,教育科学研究长期停留在经验阶段、其结论也总是停留在教育统计的粗浅结果。脑科学可以揭示教育现象的物质本质,其介入教育科研可以减少研究的盲目性,大大缩短教改实验的周期……。遗憾的是当前一线教育工作者对脑科学了解甚少,也无系统学习的渠道。建议教师继教的相关部门将脑科学列为教师继续教育重要内容。
Ted Zhang 221.228.250.*** 发表于2006-08-29 19:41:19

虽然是学习外语越早越好,但是也要关注为什么有的人40岁后仍然能够学好外语。第一,有学习目标,第二是学习方法对,就是听说领先的原则,第三是学习后就用。
萧愚 218.77.2.*** 发表于2006-08-28 13:29:50

看了韦钰老师的这篇文字,我的感想是:教孩子英语,乱教不如不教。很多家庭没有条件在孩子的关键期为孩子创造完美的双语环境,这是现实。诚然,学英语越早越好,但学其他东西又何尝不是如此?不管学什么,都要量力而行,根据自己家庭的实际情况进行。而不是为了学英语而学英语,没有条件的大干乱上,这样只能取得事倍功半的效果。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7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