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我的文章 | 小谭妈妈博文目录 | 一年级 | 二年级 | 三年级 | 四年级 | 五年级 | 六年级 | 七年级 | 八年级 | 九年级
正文

野马

今天是2018年10月11日 小谭14岁7个月25天

野马


是从这个学期开始,我决心好好当妈妈的。每天了解他学的知识点、错题有没有改正、作业有没有交、每天有没有听懂、有没有得到表扬或批评。他的一切。像别的家长那样。


新学期,小谭班上五门主科,除了英语,其它四门全是新老师,新来的老师认真负责,经验丰富,小谭每天回来,总会讲一些趣事。“妈妈,老师今天过来跟我说话了,他问我‘叫什么名字啊?’然后在我座位前一边走来走去一边说:‘嗯,不错、不错!’”


我偷笑,看来白天把小谭的照片发给老师看,老师记住了他的样子呢。


写给老师的那封信,多少能引起一些老师对小谭的注意吧。


有一天小谭又说:“妈妈,我们数学老师讲课太快了,以前李老师讲四十分钟的内容,他可能只讲五分钟。”


可是,怎么办呢?听说数学老师同时在教学校最好的班级,是学校顶尖的老师。这老师太好,莫非也不行?


“那你把不懂的题问问培优班的姚老师看看呢,姚老师讲得不快。”小谭另外和一个同学搭着上一对二数学小课,既然是一对二,自然是可以满足个性化需求的。


“姚老师哪有时间讲啊,他每次上课内容都是提前准备好了的,下课了他就要走,他每天很忙。”


这样也很焦急呢,数学是一门重要的学科,学校课程吃不透,请来的一对二老师也不能个性化服务,我对姚老师,其实早就有些情绪了。


数学每年的课外老师不同,这是九年级新换的老师,感觉这个新老师和以前的老师相比,总还没有磨合好的感觉。孩子的问题反应不及时,和家长沟通少,课堂纪律也控制得不好,布置的作业可做可不做,每次来去匆匆……


可是小谭丝豪不赞成我的说法,他认为这个老师很好。在这件事上,我们有了分歧。尽管如此,我私下还是在打听其它的老师,企图伺机而动。也找到不错的老师,可是小谭爸嫌贵不支持,小谭不愿换老师。交流了几次,不仅没有成功,反而引起几次小小的争执。这样我也无可奈何,只能暂时搁浅。


那天,晚餐时,又聊起来,小谭说学校的老师讲课太快,他听不懂,我就顺口抱怨,说学校老师讲的你听不懂,培优老师你不愿意问,我又不懂也帮不了你,那怎么办呢?然后扯到二次函数这个知识点,我说他一直没有改错,他说他改了,我说没有。本来不是大事,也能说得清,可是因了小谭嚣张的气焰和不敬的语句,我气得搁碗下桌,回到房间生闷气去了。


然后半天不去理他,只交给小谭爸应付。待到快到晚上十一点,却见小谭爸给开了电脑,说是小谭作业已经写完。我沉着脸过去检查作业并签字,翻到二次函数那里,赫然满篇红色的问号和老师要求改错的大字在目。翻开英语,20个题只对了2题,其它全错!一股邪火管也管不住地跑了出来。不记得都骂了他什么,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拎着他就是一顿教训。气就气在,他从来不会不还嘴,哪怕错在先,无异于火上浇油,餐桌上未完的战争续在了书桌前,面对强词夺理百般狡辩的小谭,我又一次失去理智,甚至对着他的脖子和脑袋,拿起书疯了样地发泄,似乎要狠狠压制住他,歇斯底里地维护着我那岌岌可危若有若无的权力宝座。


这般攻势下,小谭终于住了口,可是并没有服输的,只是瞪着我,什么也不说,愤怒和不屈服都写在里面。可是没有眼泪。


忘了我又做了些什么,倒是平静下来了,没有再发疯。也忘了小谭是怎么把一直瞪着我的视线从我身上挪开。再有记忆的,是我们又都平静下来了,又开始尝试沟通。这一次两人都有收敛。小谭说他指的改错并不是二次函数,是后面,他翻给我看,确实有好几面密密麻麻的红笔改错。


“化学老师今天也表扬我了,说我作业做得好。”又说。不提化学还好,一提化学,新伤旧伤一起涌。本身英语拖分厉害,初二的物理又总是在班上垫底,初三新增的化学,又是垫底。


需要多强大的神经,才能稳稳承受不发疯?


可是,我还是控制了自己的情绪,转而婉转地肯定他:“那你也没跟我说呀,老师也没有群里说,只是在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