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家有顽童 | 凡妈育儿 | 爱上幸福 | 真爱无声 | 心情随笔 | 文章分类目录

我是妈妈,我玩不起!


 

     
 
 

 

    曾有姐妹写博感慨“妈妈病不起”,凡妈也深有感触,这当妈的一病了,家里这一大一小俩男人,就真得过着猪一样的日子了。

    可是昨晚才知道,这当妈的不光“病不起”,也“玩不起”啊!

    单位仅有的一位未婚少女--静静,如今仍旧落单,这不免成为凡妈等一干已婚妈妈们的头等“心事”。

    这两日同事惠的老公介绍了自己的同事给静静,这下凡妈等人可有事儿干了,忙活起来那阵势:标准的“皇帝不急,太监急”。

    经过几日的QQ和电话、短信联系,凡妈等猜测“估计男方对咱家静静一见钟情了”(QQ空间上有生活照)。昨晚,第一次正式见面,计划:惠老公+男主角+一个同事++女主角+凡妈,六个人简单吃个饭,然后去唱歌。

    凡凡这两日有点流鼻涕,而且凡妈自从怀孕后,就很少在晚上与凡凡分开过,有啥活动若条件允许尽可能以家庭为单位“集体活动”,迫不得已工作上的应酬也是尽量争取早早回家。

    哎,没办法,在凡妈的“溺爱”下,凡爸的自理能力直线下降,一日更比一日呈现“离了凡妈没着没落”的状态。这种情况下,凡爸自己的温饱问题都令人担忧,更不用奢求给凡凡“丰衣足食”了。

    所以,凡妈本能的推脱了(哎,推脱都成本能了)。但是一直以来凡妈跟静静脾气相投,静静央求凡妈一起去。

    狠狠心,给凡爸打个电话说明情况并表示会尽早回家,凡爸说:“老婆,你好不容易出去玩一次,不用着急的,我和凡凡会照顾好自己的。”哎,这个大男人虽然自理能力差点,但是态度好的绝对是没得挑啊。(这里还是顺便跟安妈和安安再保证一次哈:爱老婆这个真理在俺家世代相传啊!)

    在泰山路美食街的一家“婆婆妈妈”川菜店吃过饭,大概八点十分,往练歌房走的路上,凡妈就想着给凡爸打个电话可以从家里出发来接了。惠说:“别让你老公来接了,唱会儿一块走,送你回家。”

    看看时间还早,想着凡爸过来这一路上全都是夜生活丰富的繁华地段,车多拥堵,还是算了吧。

    想想,大概最近的一次在外面唱歌是4年前吧,那时候凡妈年轻啊,最主要的是单身(还有后来的二人世界)时间自由,也常常跟同事们出来聚餐,然后一起去唱唱歌、或者到迪厅蹦迪。不过凡妈不喜欢太闹的环境,到了练歌房往往以听为主,偶尔也哼唱两首调子不高的歌,但是属于那种嗓子打不开的人;至于迪厅嘛,凡妈就更不适应了,一般都是同事们下去跳,凡妈就坐一边逮着一堆零食猛吃。

    四年后再次踏进练歌房,竟有点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意思,脚下没留神差点滑倒:这是家新开不久的练歌房,装修不错,也挺干净的。

    凡妈也点了一串歌,嘿嘿,咱不会唱,但是喜欢听啊。

    包房内的通风条件毕竟有限,三个男人中只有男主角点上了烟,这让对烟味极其敏感的凡妈很不舒服,很憋气的感觉,更没法唱了。同时也让比较注重细节的凡妈对男主角产生了一点不好的感觉。

    在酒店的时候,男主角也是抽烟,当时凡妈用迅速打开排气扇和咳嗽的方式来表示凡妈对烟味的敏感度,但是男主角并未表示歉意。

    更重要的是,女主角静静对烟味的敏感度更甚于凡妈,凡妈认为:男人可以抽烟,但是要考虑场合,如果一个场合较为封闭,而且又有初次见面或者还不十分熟悉的女士在场,男士应尽量不要抽烟,或者即使抽烟也应礼貌征求女士的意见,这是最基本的礼仪和素质修养的体现。

    扯得远啦哈。唱歌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就到了九点半,一行人中一位男士正唱着《风往北吹》,这是凡妈非常喜欢的一首歌。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是凡妈的手机,包房外面一接通就听到凡凡的声音:“妈妈,你在哪里?你怎么还不回来?我要你快回来!快回来!快回来!快回来!……”这小子一口气大概说了七八个“快回来”。跟小子做了解释并承诺尽早回家,听到那头小子说:“妈妈,如果你再不回来我就生气了”,才听到凡爸抢过电话说:“你们别急,我带着他先睡,就不能去接你了,到时候你打车回来吧?”

    跟凡爸说了同事会送我回家,不用担心,再回到包房便坐立不安了。因为次日还要上班,不到十点,就结束了。

    回到家,凡爸已经成功将儿子哄睡了,凡妈洗漱完毕躺在床上跟凡爸聊了几句,问问晚上爷俩吃的什么。凡爸说:吃的汤圆和水饺。凡妈就开始担心,汤圆糯米的外衣不宜消化,偶尔给凡凡吃也不超过三个,凡爸这次一下子给凡凡吃了六七个,恐怕凡凡消化不了。

    半夜,凡凡却总是翻来覆去,问问怎么了,小子迷迷糊糊的嘟囔:“妈妈,我肚子不舒服。”给小子轻轻揉揉肚子,小子又睡了,可是过不了多久又辗转反侧:“妈妈,肚子还是不舒服。”哎,看来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接下来的下半夜凡凡总是睡不沉,凡妈也一直没有睡好。到了天快亮的时候,又觉得小子有点低烧,心里就开始担心:今天怎么办?

    天亮了,凡妈先起床洗漱,刚整理完,听到凡凡在说:“爸爸,我肚子还是不舒服。”可能凡爸的安慰不够贴心,又听到凡凡说:“妈妈,我肚子还是不舒服。”

    上床给凡凡揉揉,又将跪坐在一边的这个一脸茫然和自责的大男人支开:“你就起床吧,在这跪着干嘛呢,认错呢?”

    “瞎说,我哪里跪着了。”一面嘟囔,一面自己穿衣洗漱去了。

    征求凡凡的意见,还是坚持起床上幼儿园,这个小男子汉,真让妈妈敬佩和感动!

    因为有咳嗽症状,起床喝了点神苗,准备陪凡爸去小区的快餐店吃点饭,想着凡凡肚子胀就先别吃。谁知刚到了快餐店,小子就把刚喝下的神苗吐了。

    看起来像是“肠胃感冒”的症状,应该吃点“小柴胡”。

    早饭也顾不上吃了,带凡凡去小区的军医诊所看看,果然如凡妈所言,凡爸说:“老婆,你真厉害,可以当医生了。”

    呸!我这百年不遇出去一趟,你在家给孩子弄了一顿饭,就给弄成这样了。这时候,拍马屁有用吗?!我宁愿不当这个医生,只要凡凡健康活泼!

    拿了药,送到幼儿园拜托老师帮忙给凡凡吃药,如果凡凡没劲儿就支开小床让他躺一下,最好把痰盂放在他身边,万一吐的话,免得弄一地又给老师添麻烦。

    看着眼前这个小小的男子汉,自己背着书包、拿着药走进幼儿园的大门,凡妈心似刀割。想起国庆节前因为回家看望爷爷,凡妈去幼儿园给凡凡请假,看到凡凡班里的出勤表,大概唯一一个全勤的就是凡凡了。别的小朋友身体不适了,家里有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孩子就在家休息了,可是我的凡凡却不得不坚强!

    今天是周五,下午有凡凡喜欢的武术课,因为暂时落后于大班的孩子,凡凡最近有点灰心了,经过妈妈的引导,凡凡重新鼓舞了信心,但是一直要求妈妈去看他练武术。告诉他“妈妈要上班”,凡凡说“那为什么别的小朋友妈妈可以看自己的孩子练武术?”凡妈很心疼:孩子的要求并不过分,他需要妈妈更加实实在在的鼓励和支持!

    于是前天就答应凡凡:如果妈妈周五可以请假,会尽量去看凡凡练武术,但是只此一次,妈妈上班不能总是请假,就像凡凡上幼儿园不能随便请假一样的。如果妈妈有事不能请假,也希望凡凡可以认真的练习,妈妈会争取下一次机会。

    可是这个周五,我的凡凡还能坚持上武术课吗?问问:“凡凡,你今天还能不能坚持上武术课?”

    凡凡:“妈妈,我不能坚持。”

    凡妈:“就这么轻易的说不能坚持吗?”

    凡凡:“嗯”

    凡妈:“凡凡,妈妈希望凡凡是一个坚强的勇于坚持的孩子,不要轻易放弃。”

    凡凡:“妈妈,我不能上武术课。”

    凡妈:“凡凡,妈妈知道你最近因为跟不上大班的小朋友,很着急是吗?”

    凡凡:“嗯,妈妈。”

    凡妈:“那如果你轻易的就不上武术课了,是不是落下的就更多了?这样吧凡凡,妈妈今天会尽量早点去幼儿园,如果到时候你能够坚持,妈妈就在一边看你练武术,如果你的确不能坚持,妈妈就陪你坐在一边一起看小朋友练武术,好吗?”

    凡凡:“好,妈妈。”

    离开幼儿园,上班路上,跟凡爸说:“都说妈妈病不起,原来妈妈同样玩不起!我这样的性格,真是无法做到像惠和她老公一样,吃了晚饭孩子交给奶奶或姥姥,各自出去玩到两三点钟才回家。”

    凡爸说:“你昨天晚上是不是玩的时候也心神不宁的?”

    是啊,我怎能做到“神定气闲”呢?

    我是妈妈,我玩不起啊!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发布于2009年10月30日 13:29 | 评论数(125) 阅读数(2040) 心情随笔

孩子,妈妈也曾经很弱小!


 

     
 

    凡凡很喜欢武术,这种喜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似乎没有很明确的界定,大概是从看《李小龙传奇》开始吧。

    凡凡为什么会喜欢武术?或许是男孩子尚武的天性?亦或是男孩子心中的“英雄主义情结”?

    但是无论为什么,事实就是凡凡非常喜欢武术。

    于是,当凡妈拿到小班的兴趣班目录,一一讲解给凡凡听时,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武术班”!

    尊重凡凡的独立自主意识,但又担心他只是一时兴起,并不能真正明白“武术课”的含义。园长主动说让他试听一节课,课后反映:课前教练看着眼前这个小不点,还嘀咕“这个小朋友能行?”。一节课下来,教练却很赞赏“这个小朋友很机灵,也很认真。”

    再征求凡凡的意见,并告知学武术需要能吃苦,一旦报了名就要坚持下来,不能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凡凡还是坚持要报名。

    正式报上名,每周五下午一节课,凡凡学的很认真,也很痴迷,每天回到家就跟爸爸切磋武艺,先施个抱拳礼,他喊一声“教练好”,爸爸回一声“学员好”,爷俩就开始在客厅里对打,小子一招一式竟真有几分神似。

    小子上过三四节武术课,还仅仅是学了一点点很基础的东西,远没到拿武器实战的程度。看起来,兴趣真是最好的老师,小子舞起棍来虎虎生风,倒有几分练家子的意思。

    但是上周五晚上,小子吃着饭若有所思的样子:“妈妈,为什么我总是跟不上大班的步伐呢?”

    凡妈有些困惑,想起下午刚刚上了武术课:“凡凡,是不是上武术课教练说什么了?”

    凡凡:“没有,可是妈妈,为什么我总是跟不上大班的呢?”

    妈妈:“凡凡,是不是武术课大部分都是中班和大班的小朋友啊?”

    凡凡:“嗯,我跟不上。”

    妈妈:“凡凡,你跟不上大班的步伐是很正常的,因为你比他们小两三岁呢。但是妈妈相信只要你认真学,只要你付出努力了,就一定会赶上他们,甚至超过他们。”

    凡凡:“妈妈,明天还要上武术课吗?”

    听得出凡凡对一直很喜爱的武术课犹豫了,这句话里似乎并不期待下一次的武术课。

    妈妈:“凡凡,明天是星期六,不上幼儿园。妈妈知道你很喜欢武术,是不是因为跟不上大班小朋友的步伐,凡凡有点灰心了?”

    凡凡:“嗯。”

    妈妈:“凡凡,武术课是你自己的选择,妈妈想告诉你,自己喜欢的事情,决定了就要好好去做。你现在还是小班的小朋友,跟不上大班的是很正常的,因为你比他们年龄小。但是妈妈相信只要你努力,一定能赶上甚至超过他们,而且爸爸妈妈会一直跟你在一起,鼓励你、支持你的。好吗?”

    凡凡:“好!”

    妈妈:“要练好武术必须要有强健的体魄,所以更要好好吃饭,快快长大,对不对?”

    凡凡今晚吃饭非常棒,凡凡一直不是个挑食的孩子,但是今晚妈妈的鼓励或许让他更加爱上吃饭吧?碗里面的饭吃的干干净净,还嘟囔:“妈妈,老师说不管在哪里都要把碗里的饭吃的干干净净。”

    其实很多朋友说孩子太早学武术会影响长个,凡妈也有担心。但是凡凡自己喜欢,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凡妈不想违背孩子的意愿。所幸幼儿园每周只有一节课,而且强度也不大。但是现在凡凡因为暂时的落后,对深爱的武术课有了畏难情绪。凡妈该坚持吗?

    凡妈想让凡凡知道:自己喜欢的事情,决定了就要努力做好,不能轻言放弃。

    周六下午到学校看凡凡舅舅,回家的路上:

    凡凡:“妈妈,为什么我总是跟不上大班的?”

    看来我的凡凡一直在思考:为什么我会不如别人?

    妈妈:“凡凡,其实每个人都有不如别人的时候,并不是一出生就比别人强的。”

    凡凡:“妈妈,那你有没有不如别人的时候?”

    妈妈:“有啊,妈妈也曾经很弱小。记得,妈妈刚刚升入高中的时候,因为化学、历史还有英语都不好,曾经考过班里的倒数第十名。”

    凡凡:“倒数第十名?”

    妈妈:“是啊,当时妈妈班里有60个学生,妈妈考了51名,成绩非常不好。但是妈妈没有气馁,妈妈很努力,别人都出去玩的时候,妈妈也在学习,放假的时候妈妈就在家补习。第二次考试妈妈考了29名,第三次妈妈考了第8名,再后来妈妈就考了第1名。”

    凡凡:“第1名,妈妈。”

    声音那么欢快!

    妈妈:“是啊,所以说每个人都有不如别人的时候,妈妈也一样,妈妈也曾经很弱小,但是妈妈不服输,妈妈努力了、坚持了,妈妈不仅慢慢赶上了他们,而且超过了他们!所以,妈妈相信我的凡凡现在虽然暂时不如大班的小朋友,那是因为我的凡凡年龄小,只要我的凡凡加倍努力,还有爸爸妈妈支持和鼓励凡凡,我的凡凡一定会赶上他们甚至超过他们的!”

    凡凡:妈妈,那有没有人不如我?

    妈妈:有啊,小托班的小朋友现在可能跟不上凡凡的步伐。

    凡凡:哈哈,小托班的比不上我!

    妈妈:凡凡,小托班的小朋友现在赶不上你,你也不要骄傲,因为他们现在比你小,他们也会慢慢长大。你现在比不上大班的小朋友也不要气馁,你也会慢慢长大,会慢慢很强大。

    周一早上,起床看到新买的剑,凡凡似乎又在想什么。

    妈妈:“凡凡,妈妈知道你很喜欢武术课,但是因为跟不上大班的步伐,心里有些着急,所以有些畏难情绪对不对?”

    凡凡:“嗯。”

    妈妈:“凡凡,妈妈还是想跟你说一个人一旦做出选择,就应该坚持下去,坚持就一定会迎来胜利,你可以跟教练说--教练,因为我年龄小可能暂时跟不上,但是我会很努力的。妈妈也会跟教练沟通的。

    出门前,小子坐在地板上自己穿上鞋,躺到地板上:看,妈妈我躺下就很长了。

    呵呵,我的凡凡你站起来也一样很高呀!

    凡凡又背着书包上幼儿园了,楼下广场上老人们在练太极,放着屠洪纲的《中国功夫》,小子兴奋的摆起来架势,一面跑一面喊:“妈妈,我们上武术课就有这样的音乐!”

    看着快乐的凡凡,凡妈想:我的坚持也许是对的!我的凡凡其实内心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中国功夫,只是,我的凡凡现在遇到了小小的挫折,他需要妈妈给他分析,给他鼓励。

    妈妈让他知道了:其实每个人都曾经很弱小,包括在他心里无所不能的妈妈和爸爸也曾经很弱小,但是只要懂得坚持,付出努力,这种弱小就不会一直是弱小……

    孩子,妈妈知道就如同学武术的过程一样,小小的你在以后的人生路上还会遇到很多挫折,即使是你很喜欢、很擅长的,做起来也不会总是一帆风顺的。

    这时候,妈妈希望你很坚强,记住妈妈说的话:别人不如自己的时候,不要骄傲;自己暂时不如别人的时候,也不要灰心。

    孩子,妈妈也曾经很弱小!

    但是只要你懂得坚持,付出努力,妈妈相信你一定是最棒的!

后记:

    昨晚回到家,凡妈告诉凡凡已经跟教练沟通过了:教练一直很喜欢凡凡,因为凡凡学的很认真、很努力。

    凡凡:妈妈,你还告诉我每个人也不是一出生就什么都会,对不对?

    妈妈:是啊,每个人并不是一出生就什么都会,每个人都要经过努力才能变得更强大!

    凡凡:我自己喜欢武术,做了选择就要坚持,我还是要上喜欢的武术课!

    喔,凡凡记住了妈妈的话,在心里也一直在想妈妈的话吧。

    亲爱的凡凡,妈妈的孩子,只要你懂得坚持、付出努力,在妈妈心里你永远是最棒的!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发布于2009年10月27日 09:05 | 评论数(140) 阅读数(1823) 凡妈育儿

我也需要共情


 

     
 

    凡妈上班也算清闲,倒是每天从下了公交车开始,就忙起来了。

    凡爸时间自由,接凡凡的任务一般由他负责,遇到恶劣天气或者凡妈身体不适,凡爸会先来接着凡妈,然后一起去接凡凡回家或者直接出去吃饭了。

    凡妈若不适,是不能指望在家里有饭吃的,除非凡妈愿意吃那种烂烂的“凡爸牌”西红柿酱面。

    凡爸一般没事儿也会送凡妈上班,但是下班就得凡妈自己挤公交车了。

    从下公交车的那一刻起,凡妈一天的工作也真正开始了。

    前些日子一般俩男人早早回家换好衣服后,就在车站痴痴的等着他们的“衣食父母”--凡妈下班了,那时候凡妈下车后还有凡凡的拥抱可以甜蜜好久。

    现在天凉了,不让凡凡来等妈妈下班了。下了车直奔菜市场,买菜、回家、跟凡凡拥抱、换换衣服,喝口水、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就直接一头扎进厨房了。

    大约45分钟,一荤一素一汤或者一热一凉一汤就出炉了,一家三口简简单单的晚餐,大概只有到周末的时候才会丰盛些。

    吃完饭,大男人洗碗是结婚之初人家就自己主动承担的唯一的家务,现在这个家务也被小男人全权接手了。

    于是大男人给小男人打打下手,凡妈开始清理三个人需要换洗的衣服,除非大件衣服或者床单被罩,凡妈一般不愿用洗衣机,因为要考虑到掉色、内外衣、大人孩子衣服的不同分类,不宜放在一起洗,详细分类后又不值得用洗衣机了,更有很多衣服不允许用洗衣机。

    哎,洗个衣服都要左思右想、反复斟酌,咋活的这么累呢?!

    嘟囔归嘟囔,手底下的活儿还得干,边看电视,边洗衣服,还要应对洗完碗的凡屁屁层出不穷的问题。

    洗完衣服,用最后一道水拖拖地,哎,你瞧这两个男人又练上武术了,一个拿“长虹剑”(晾衣撑),一个拿“星月剑”(木制衣架),客厅对打呢,一会儿抱拳,一会儿马步,一会单膝跪地,一会儿索性席地而卧了。不天天拖地?就得天天洗外衣了!

    拖完地,大男人上网去了,小男人自己玩会儿没意思,又来“十万个为什么”了。

    等到全家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听着一左一右两个男人相继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凡妈想:今天的工作圆满完成了!

    月复一月,日复一日,凡妈也越来越爱唠叨了。

    昨天恰好身体不适,一家人在外面吃完饭回到家,想起昨晚睡下后小子喝水太急呛到了,一阵咳嗽竟然吐了些,急急忙忙换下小子的睡衣和小被套,还没洗呢。

    实在没有力气手洗了,打开洗衣机,大男人听到动静跑来说:“老婆,我干点什么?”

    哎,态度倒是挺好的,可是煮个方便面都闹不明白先烧水还是先放面的你,能干什么呢?

    任凭洗衣机自己工作,到屋里整理一下衣橱,天冷了,有些不穿的衣服要收起来,有些正当季的衣服和应对突然降温的衣服要拿出来。哎,总有干不完的事儿啊。可是这些你能干点啥呢?

    家里刚换了新电脑,原来电脑里的文件需要倒出来。看着的确没什么能插上手的,大男人知趣的说:“我把移动硬盘带回来了,要不我去把旧电脑的文件倒出来吧?”

    哎,去吧,去鼓捣电脑吧,这个你比我强。

    大男人走开了,一会儿回来了:“老婆,有没有电脑维护小毛的电话?旧电脑的主机电池不好了,断了电源重启时需要有个什么操作来着,他昨天告诉我,我忘了。”

    哎,怎么总是高估你的智商呢,“老年痴呆者”不能光靠脑子记,得拿个笔记下来才行。

    给他找来毛毛的电话,打发走了。

    一会儿又回来了:“老婆,有没有多功能电源插座?”

    放下正在整理的衣服,到阳台的储物柜找来插座,打发走了。

 

    一会儿又回来了:“老婆,你的文件是不是都在E盘里?D盘都没有?”

    哎,我也记不清啊,你看看嘛。

    一会儿,“老婆……”

    哎,你怎么就不能独立完成点什么呢?要是哪天我走了,你是一天也活不下去了,只能跟我一起走了。

    嬉皮笑脸的又走了,一会儿,“老婆……”

    还没喊完大概想起了凡妈的训诫,“喔喔,我独立解决。”

    小男人也来掺和,“妈妈,你看我都独立解决。我今天棒不棒?你今天开不开心?”

    哎,还好家里只有一个“老年痴呆”,要不然我真要疯了。

    早上送下凡凡,上班的路上忍不住跟大男人抱怨:

    我每天上班就是休息,一到家就开始上班了,从进门开始就没有一点空闲,跟个陀螺似的转个不停。只有等你们两个都睡着了,我一天的工作也就算结束了,我才能有点自己的时间……”

    大男人嘟囔:跟你说别要求那么高,差不多就行了,我看家里到处都很干净,地可以两三天一拖嘛,衣服也不用天天洗。

    给他两个“卫生球”:行了吧你,你是猪,别人就都是猪啊?到处都很干净?你没看见电视柜上两天不擦就一层灰?不拖地?你跟凡凡一天到晚席地而坐,我不拖地就得天天洗衣服。换下的衣服不及时洗,攒一个星期都臭了。

    大男人:我洗。

    呸!结婚到现在你洗过几次衣服?十个手指头都用不了!马桶、油烟机你清洗过一次吗?

    大男人嘟囔:你嫌我干的不好嘛,我说请个保姆,你又不肯。

    哎,你洗个衣服,我得多花三倍的时间清理卫生间。请保姆?多少跟我们一样的上班族三口之家,也没见家家请保姆!

    大男人很无奈:那你说怎么办吗?

    哎,其实也没什么怎么办?我跟你唠叨也不是要抱怨什么,也不需要你给我出什么“请保姆”的烂招数,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过了,我这个性格凡事都要求比较高,大概不适合请保姆。跟你说就是希望你理解我嘛,我也需要共情嘛。

    “共情?不是凡凡要共情吗?怎么你也要共情?”

    “共情是心理学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方法,人人都需要共情,我当然也需要共情,你跟我共情了,我就知道你理解我了。女人嘛,其实要求很简单,只要有人理解和心疼就行了,其实很好哄的,几句甜言蜜语就打发了。”

    大男人笑笑,从方向盘上拿开一只手拍拍我的头,“呵呵,我老婆也要共情。哎,老婆你真不容易啊,你看我都被你喂胖了很多。”

    “就是嘛,我的青春全都奉献给你们老曾家了。看看我每天素面朝天、破衣烂衫的,从头到脚没什么首饰。”

    “呵呵,我老婆破衣烂衫、素面朝天也有种掩饰不住的气质,一看就不俗!”

    “呸!一天到晚给我灌迷魂汤,难不成你老婆就配破衣烂衫?”

    “嘿嘿,喜欢什么就买嘛。”

    “哎,我对化妆品、首饰那些好像不怎么感兴趣,倒是喜欢些好玩的工艺品。跟你叨叨两句就是因为你一天到晚不关心我!”

    呵呵,几句甜言蜜语,轻轻摸摸头发,不快就烟消云散了?

    俊妈说:凡妈你好像一天到晚都很快乐?就没什么烦心事儿吗?

    怎么没有呢,就像悠悠奶奶说的“每个家庭都有快乐和幸福”,其实一样的“每个家庭也都有烦恼和不快”,重要的是烦恼和不快如何去化解,凡妈不喜欢沉默,不喜欢“不解释”,凡妈喜欢一吐为快,凡妈喜欢“有事儿说事儿”。

    公交车里摇晃半天,下车看见凡爸百年不遇买次菜,就一把油菜、一个大头菜,咋办?凡妈苦笑:你当我们全家都是羊呢?!

    说完自己也笑了,一家三口重新奔赴菜市场呗,其实,看到的一刹那凡妈也有短暂的不快,笑了,就变“不快”为“快乐”呗。

    昨晚到楼下,凡妈和凡凡先下车,路边等凡爸时,走过来一个白发苍苍的爷爷,旁边一个阿姨问:大哥怎么不练了(老人们在广场健身呢)?”

    大爷笑呵呵地说:“不行啊,老伴儿布置任务了,有家务活儿要干呢,干不完就拿巴掌呼呢。”

    一面还学着扇耳光的样子。

    凡妈在一边看了也笑,好可爱的爷爷,跟那个“负责扇巴掌”的奶奶该是怎样的一对“老顽童”啊?!

    回到家学给凡爸听,这人一直认为在外面吃饭时间晚了给老婆打个电话是件很丢人的事儿,看人家老大爷多么诙谐幽默的语言。

    呵呵,心情又很好了!

    共情,记住哈,我们都需要共情,如果老公不理解你,没有时常哄哄你,就跟他要“甜言蜜语”,没什么难为情的!

    我也需要共情,我喊得理直气壮!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发布于2009年10月22日 15:24 | 评论数(144) 阅读数(1637) 心情随笔

告诉孩子:用感恩的心欣然接受别人的帮助


 

     
 

    凡妈单位上班比较自由,五点下班,一般早早的都开溜了。

    下班路上正是孩子们放学回家的高峰期,凡妈乘坐的221路车所经路线上的学校又比较多,常常看到一个个小学生背着重重的大书包,很吃力的样子。不是一直在提倡“素质教育”吗?怎么孩子们的书包还是这么重?!

    或许在这样一个以文凭看水平的社会,素质教育永远都要被应试教育所压制了。

    车行至青医附院站,车内已经站满了人,门开了,随着挤车的行列上来一个大概十二三岁的男孩,手上拿着一个类似画板的东西,肩上还背着重重的双肩包。

    男孩站在打卡机处,画板和身后的书包,将过道堵死了,也让男孩在拥挤的车厢里站立不稳。

    凡妈坐在司机后面靠窗的位置,这大概上221车上坐着最累的一个位置了,稍稍富态的人,坐在这个座位上,腿都要顶到肚子了。在拥挤的车厢里想要让座,都不容易换出来,凡妈想:是否帮这个孩子把东西拿一下?

    司机也在提醒男孩将画板靠边放或者请旁边的哪位乘客帮忙拿一下,凡妈接过话:“来,我帮你拿着吧?”

    男孩却不愿接受我的帮助:“不用了,我自己拿着行了。”

    司机回头看看凡妈,确定是位阿姨。然后跟男孩说:“让阿姨帮你拿着吧。”凡妈也说:“我帮你拿着吧,要不然你不方便扶,刹车的话有点危险。”

    男孩才勉强把画板递给凡妈,这时才看清不是画板,是一个简易象棋盘上粘了一个手工制作的飞机模型,应该是男孩的作品,制作的很精细,若任凭男孩拿着站在过道里很容易损毁。

    男孩的书包也很重,凡妈说:“书包也给我吧,你们现在的书包太重了。”

    谁知男孩坚持不肯,还说:“书包我就自己背吧,我总不能什么都依靠别人吧!”

    紧挨着凡妈坐在靠近过道位置的大姐说:“你得好好谢谢这个阿姨呢。”然后跟他攀谈起来:上几年级了?在哪里下车?

    男孩上六年级了,说了个站名,还有很长的距离。

    大姐说:“这么远?你早上得几点出门啊?”

    男孩说:“平时都是我妈开车接送我的。”

    男孩还是没有说“谢谢”,大姐说:“你真得好好谢谢这个阿姨呢。”司机也附和着。

    凡妈一面说着“没关系的”,一边小声的制止身旁的这位大姐:“孩子挺要强的。”

    靠近上车门的一个阿姨快到站了,跟男孩说:“一会儿我就下车了,你过来坐吧。”

    男孩还没坐下就跟凡妈说:“我自己拿吧。”

    到处在修路、下管道,车身摇晃的厉害,凡妈说:“你坐稳了,再递给你。”

    男孩坐稳,接过自己的东西,然后凡妈和男孩间隔了过道,隔了些乘客。

    男孩一直没有说出那声“谢谢”,也没有喊一声“阿姨”。凡妈在意的不是一句感谢,只是觉得自己的帮助,到底是对还是错呢?是否无意中伤害了孩子的自尊心?

    或许要强的孩子其实内心里并不情愿接受凡妈的帮助,在他看来接受别人的帮助或许是有损男子汉形象的“无能表现”吧?

    其实,凡妈多想跟男孩说一句:孩子,有时候欣然接受别人的帮助,大声的说一句“谢谢您”,也是为美德的传承做了一份贡献!这无损男子汉形象!

    美德需要代代传承,也需要给美德释放和传承的机会,孩子,凡妈的帮助是因为你手拿肩背的重负使你行动不便,如果仅仅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子汉,凡妈不会给你让座,会尊重你“男子汉的面子”。

    男孩一定坚信:男子汉要独立,要有所担当!

    这个没有一丝一毫的错误,只是,如果是凡凡,我想我在教给他坚强和独立的同时,我还要告诉他:孩子,爱与被爱同样重要!

    当我们需要帮助时,用感恩的心欣然接受别人的帮助,大声的说“谢谢您!”

    当我们有能力为别人提供帮助时,不要吝啬自己的帮助,爱心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昨天下班,又到了青医附院站,上来一对操着外地口音的夫妻,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还牵了两个女孩,大的八九岁,小的四五岁。其实后面还有座,只是爸爸携带行李还没上车。妈妈说:“靠边站好了,等等爸爸。”

    凡妈伸手抱过小一点的孩子:“来阿姨这里坐吧。”孩子的妈妈一时间没法过来照顾孩子,索性凡妈就说:“阿姨抱着你吧。”

    妈妈说:“快谢谢阿姨。”

    孩子也很乖的坐在凡妈腿上,甜甜的说了声:“谢谢阿姨!”

    孩子不用摇晃在车厢里,妈妈可以专心帮爸爸拿行李,凡妈也因为自己的丁点儿爱心为人接受,一路暖暖的。

    其实这样不是很好吗?

题外话:再说让座的困惑

    大概是从谦仔妈妈的一篇《座位,让不让》的文章开始,引发了凡妈关于让座的困惑,认真起来,让座还真是有数不清的困惑。

    有同事曾经好心给一位大爷让座,却遭到大爷的一通抢白“我不用你们让座,我有那么老吗?”

    难为人啊,让座也要前思后想了。

    前些日子,凡妈上班的路上,到了一站上来一位女性,第一眼感觉有点像孕妇,但是不确定,凡妈没敢贸然让座。因为凡妈曾经在同学聚会上冒冒失失的问一个颇显富态的女同学“快生了吧?”,结果同学白我一眼“什么呀,我女儿都快两岁了。”

    细看,却发现眼前这位脚穿一双高跟鞋,按凡妈的常识“怀孕是不会穿高跟鞋的”,所以凡妈反倒庆幸没有贸然让座了。

    但是车行了几站后,最前排就是司机后面那个最难坐的位子,有人下车空出来了,坐在凡妈前面的一位老人,赶紧说“哎,那个孕妇你赶紧去坐下。”说话的同时,还使劲儿的瞪了凡妈两眼,似乎凡妈就是那个脸皮厚的赖着座位不懂传统美德的人。

    凡妈眼里的疑似孕妇也真的去坐下了,还真是孕妇。

    只是接下来的路程,虽然凡妈问心无愧,却还是有些不自在。

    哎,这小小的让座,若要做到自然而然竟也这么难!

 
   

 

发布于2009年10月21日 14:36 | 评论数(86) 阅读数(3124) 心情随笔

(私密文章)


该文章已被作者设置为私密文章

发布于2009年10月16日 10:37 | 评论数(144) 阅读数(1655) 心情随笔

    1 2 3     尾页  页码:1/3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