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家有顽童 | 凡妈育儿 | 爱上幸福 | 真爱无声 | 心情随笔 | 文章分类目录

【过年啦】我的新年,有点郁闷,非常“宅”!


 

     
 

   

    自从嫁为人妇,咱的每个农历春节就交给公婆了,若他们不来青岛,我们是一定要回湖北的。过年嘛,中国人最看重的团圆日,而且咱没有小年轻们娘家、夫家的左右为难。恰巧娘家讲究“出了嫁的姑娘不能看娘家除夕夜的灯火”,夫家讲究“公公婆婆儿子媳妇孙子齐守岁”,俺们讲究“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所以每年的除夕夜陪公婆一起过成了不需要约定的“规矩”。

有点郁闷—一票难求

    往年,或者我们提早订票回湖北,或者公婆赶在春运前来青岛,结婚至今历经八个农历春节,过年的所在基本是青岛、湖北各半。

    今年是公公去世第一年,按婆家的规矩我们似乎一定要回湖北过年,又加上近两年婆婆极度晕车,所以尽管天气恶劣,尽管春运一票难求,尽管历险后惊魂未定,我们还是踏上了回家的征程。

    腊月二十八起程,正遇青岛几年难遇的大雪,路上积雪很深,出租车难觅踪影。青岛的道路多上下坡和弯道,不敢劳动车技平平的朋友们开车相送。20分钟的路程,提前两小时我们就出门了,做好了万不得已坐公交车的准备(倒不是凡妈一家有多牛气和娇气,只是行李有点多,坐公交车有些不便)。

    到了站点才发现,公交车身影也稀缺,幸运的是等了10分钟后竟然来了一辆出租车,不打表一口价30元一个人,罢了,这时候大概100元一个人也是要走的,归期不等人啊!

    因为提前一天才买票,只买到硬座,十五个小时的车程,想想就有些打怵。上车后不久补到一张硬卧上铺,有喜有忧,我带着凡凡要上下于上铺,何其困难,晚上若我要起身方便,都要担心小子会不会掉下来;在列车员的“指导”下,凡爸给列车长当了三个小时的“贴身保镖”后,终于又补到一张中铺,虽没有下铺的方便,但至少可以多个人照应,比起很多连坐票都没有的乘客,我们何其幸运了。

    不过极少如此“低声下气”求人的凡爸,还是对自己三个小时的“保镖生涯”颇多感慨,算是亲身体验何谓“一票难求”了。

    虽然踏上开往湖北的列车伊始,就托老家亲友买返程票,可是依然未能如愿购得卧铺,甚至连硬座都没有,各代售点车票都已售罄,购票大军却已经排到马路上,又拐了几个弯。

    托了关系仍旧未果,告知要买票只能到火车站。无奈凡爸大年初一就去火车站售票口排队,几趟返青列车从初一查到初十,只查到初五晚上的两张站票。

    买了站票,凡爸立即联系该列车段铁路局的好友,幸运的找到相关人员知会了相应列车长(第六感告诉我还是凡爸当保镖的那个列车长),告知可以上车补票。等车时,看着站台上的人头攒动,我还在跟凡爸打趣“不知道有没有在这站买到卧铺的牛人”!

    要说“打了招呼”跟“没有招呼”的待遇就是不一样,早早的列车长就安排副车长在某车厢的门口迎接我们,呵呵,我的预感颇灵,当真是来时的那个列车长。

    副车长喊了补票员“上门服务”,顺利的补了卧铺,还有张下铺。次日凌晨,听同一节车厢的一位下铺旅客牛气哄哄的说“要知道能坐这节车厢下铺的都是什么人!”,言下之意都“不一般”,这才明白原来自己也稀里糊涂的当了回“牛人”!

    话说以前回湖北过年的时候,虽说也是春运紧张,一票难求,但是只需稍稍想些办法,倒也没有难到这个地步,今年,真是结结实实的体验了把!

有点郁闷—可怜的年夜饭

    我一直调侃凡爸“莫非你们是外国人”?!

    这全国人民(为了强调他们的不同,此说法不准确,别较真儿)腊月二十三过小年,他们二十四;全国人民年三十晚上吃年夜饭看春晚包饺子,他们二十九吃顿团圆饭,年夜饭纯粹是凑合,更别提饺子了,人家过年不吃饺子,吃肉糕(鱼肉泥、猪肉泥、薯粉混合制成锅饼形状,上屉蒸熟,吃时切片放入沸水中煮开)。

    于是,我的年夜饭就是一碗清汤面,大年初一一大早一碗肉糕、炖猪脚、炖肉,油水超足,足的让你还没入口,就已经腻到嗓子眼。

非常“宅“!

    这个春节,凡妈当了回十足的“宅女“。

    因为节前的那个小手术,坐了一夜火车回到婆家后,很是疲惫,一向喜欢整洁的我,大扫除的事儿也不爱插手了,婆婆看到我的满脸倦容,询问凡爸,凡爸无奈招供了。

    孰料,这竟然成了我的“紧箍咒“。

    按照婆婆家乡的风俗,“小月子”也是月子,不出满月是不能出门的,更不能到别人家串门,否则对自己和别人都不吉利!

    哎!要命的风俗,要说这“入乡随俗”真是有些“小门户主义”,论起来我们老家的习俗,若家里有直系亲属去世,三年之内或者最起码当年是不能出门拜年的,到他们这里反倒不论;我这个小小的手术,居然他们又讲究起来。

    于是,大年初一,凡爸忙着挨门挨户的拜年,初二、初三、初四、初五,四个姐姐和凡爸凡凡就成群结队的在四个姐姐家轮番的吃,而我就跟婆婆做“宅女”,初五,婆婆也回自个儿的娘家了,就剩我一个人坚守“宅女”岗位。

    腊月二十九回去,直到初五晚上返程,七天时间,俺除了去趟步行街给自己买双棉鞋,就剩“大门不出二门不入”的在三层楼间活动了。

    这湖北的气温比青岛高,可是最难过的就是室内没什么有效的取暖设施,家家户户一盆炭火,可是这对于层高4米,五六十个平米的大客厅而言无异于“杯水车薪”,我穿着棉衣寸步不离的守着炭火,还是外热内冷啊!

还是郁闷—过年回家为哪般?!

    “宅女”的时光,我开始沉思,也不听的求问老公:如此恶劣的气候,如此艰难的归程,经历了生死一线,经历了一票难求,忍受已知和未知的诸多不适应,我们还是义无反顾的踏上归途,究竟为了什么?!

    回家过年,回家陪伴婆婆过个热闹的新年!

    可是,每次,每个短短的假期,我们却在几个姐姐和姑妈间疲于应付,往年还有公公与婆婆相守,今年恰逢我不能走亲访友,若我也毫无禁忌,可以出去串门的话,岂不只有婆婆一人在家孤零零留守。

    那我们历经辛苦回家的初衷何在?我们岂不是本末倒置?我们的归来还有什么意义?!

    老公苦笑,婆婆也苦笑:哎,没办法这边就是这个乡俗,你们若没回来也就罢了,回来了不去各家拜年,人家会埋怨的。

    我还是有些不甘心:那么四个姐姐家呢,我们那边初二或初三是铁定的女儿回娘家或婆家的日子,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多欢喜啊。而且既是最亲密的姐姐们,又何必拘泥于形式呢,为何不都聚到婆婆身边来呢?!

    这就是我的新年,有点郁闷的“宅年”。

    感动于数千次到访,感动于姐妹们暖心的关切之语和一条条祝福的短信,凡妈归来,其实人已然回到青岛,只是一直没有回归博客,今日报到,给大家拜个晚年,祝福大家新年快乐,幸福安康!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发布于2010年02月25日 14:08 | 评论数(110) 阅读数(1816) 心情随笔

惊魂未定--与死神擦肩而过


 

   
 

    很早就决定开车回湖北过年,因为每年返回时一票难求,还因为拖家带口,又给亲朋好友准备了诸多礼物,而且这次有老乡同行可以跟老公轮流开车……

    很多原因,促成了自驾车之行。

    凌晨四点就出发了,因为路途遥远,而且天气预报山东境内今日上午有大雪。

    归家心切,又希望可以在大雪来临前进入江苏境内,老公脚下油门不知不觉加大,和老乡一起聊天,大家放松了应有的警惕。

    是的,我们都麻痹大意了,我们都没有这样的天气出行的经历,我们有点初生牛犊不知险了。

    等到发现车子开始蛇行,方向盘已经很难掌控,副驾驶上的同乡拼命地喊“减速、减速”,与此同时老公也本能的踩刹车,后排的我抱着凡凡感觉不到恐惧,只是看到车子在高速路上“飘移”,撞到中间的隔离墩上,弹回来,又撞上,不知道转了一圈还是两圈,或者一圈半,等到车子终于停下来,我们已经在逆行的方位,旁边就是一道沟。

    老公下车检查情况,同乡惊魂未定,我居然很冷静很沉着,一面安抚他,一面帮着老公向保险公司和交警报案。

    这时才知道其实路面早已结冰,人都很难自如行走,只是因为光线不好,我们并没有觉察到。

    两分钟后,身后接连来了几辆货车,那时还没有恐惧,只有庆幸:真是万幸!若我们在高速路上“飘移”的时候,后面有车紧随而至,几乎可以确定我们的车一定会被撞飞;若老公刹车过急,或者同乡情急之下拉了手刹,可以想见我们的车十有八九会侧翻。无论是哪种情况,轻者伤,重者,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车子还能开,交警拍照后,匆匆走了,我们慢慢滑行下高速,此时才发现,前方对行过来的方向,有连环的车辆相撞事故,大客与大货相撞,后面的相继追尾,还有两辆大客整个转了90度,横亘在高速路上。

    事故发生在离开青岛约80公里的同三高速胶南路段,我们回到青岛已是下午一点,等到4S店和保险公司定损后,已是三点过。

    此时此刻回想起当时的种种,才开始体会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与死神擦肩而过,我说,这样的说法是否有点过?

    不为过,那时那刻真的是与死神擦肩而过,有时候阴阳相隔就在一线间,又回来,恍若隔世,真希望只是梦一场。

    我是那种遇到事情反而比平时更冷静的人,而且也不希望将负面的情绪传达给老公,所以回青岛的路上,我一直话语轻松:我们是幸运的,我们应该庆幸后面没有紧随而至的汽车;没有急刹车导致侧翻;我们离开青岛还不算很远;即使我们没有事故,前方还有很多的事故发生,或者因恶劣天气,我们被阻断在高速路上,情况会更加复杂……

    其实,我心里也是怕的,只是此时的老公需要妻子镇静。

    打电话告诉所有计划自驾车回家的亲朋好友,可能的话,不要开车了,一定要开车的话,请千万不要夜行,请千万放慢车速,家中的父母期盼你平安回家,身边的爱人和孩子需要你珍爱自己!

    归家心切,可是请你放慢脚步,安全才是回家最近的路!

    祝您,祝我,祝愿所有在路上的人,回家的人,一路平安!

    请您,一定一定慢一点,再慢一点,安全些,再安全些!

    还是要回湖北过年,买了明天下午的火车票,婆婆浑然不知(我们告知山东这边的高速因雪封闭),还在期盼我们回去。

    后来听有经验的驾驶员说,遇到此类情况较为妥当的处理方法应该是紧握住方向盘的同时,采用点刹(轻踩刹车松开轻踩松开……),慢慢减速,切忌急速刹车!

 
   

发布于2010年02月10日 18:55 | 评论数(150) 阅读数(3627) 心情随笔

凡屁屁的感情纠纷


 

   
 

    周一交托儿费,园长笑说:呵呵,不得了啊,萱萱前两天哭着不上幼儿园了,问问咋回事儿,萱萱说“凡凡说不喜欢我了,不跟我结婚了,要跟安安结婚,以后也不跟我玩了”。

    结果,萱萱哭了两天,第一天硬是没上幼儿园,第二天哭着被送来了,直到第三天搞清楚原因,丁老师做了凡凡的思想工作,凡凡答应继续跟萱萱玩,小姑娘才破涕为笑。

    萱萱比凡凡大三天,俩人从蹒跚学步时就在一起玩,直到入园,起先俩小人各自去了不同的幼儿园,入园20天,萱萱哭了20天,最后转到凡凡的幼儿园才作罢。

    原先安安对小子而言有点可望不可即的意思,远没有天天在眼前晃的萱萱感觉真实亲切。可是从樱珠开始,小子生命中有了个安安,葡萄节开始,小子眼里安安跟葡萄和蛋糕有了联系,后来的周末小聚,再后来的画板和学习机,终于彻底把小子俘获。

    小子在家里就扬言:我要跟安安结婚,我只能跟一个人结婚啊,我不能跟萱萱结婚了。

    一夫一妻制,这个倒是不容置疑。可是一者,安安那里其实大多数时候还是俺这个婆婆一厢情愿,小子还没有正式求婚,未征得安安的应允呢;二者,曾经小子深情款款的问萱萱:长大了我们结婚好吗?萱萱呢也羞答答的答应了:好!这大概就算是求婚了。

    如今,小子正式移情别恋,可想而知萱萱心里甚是失落。

    只是这场感情风波,小子没有觉察到,小子不知道萱萱为何会哭,为何会突然不愿去幼儿园了。

    要说萱萱心里还真是很在意凡小子,有时凡爸接了小子回家,楼下没地儿停车了,就开出去停到萱萱家门外的马路边上。这时候,小子一般会要求去萱萱家玩一会儿。

    每次回来凡爸都对萱萱的贴心唏嘘不已:嗯,这个萱萱对凡凡还真是好啊。

    怎么个好法?周末去萱萱家还照片光盘,凡妈终于亲眼得见。

    院门外先遇到萱妈,说了几句话,就看到萱萱从里屋跑出来,拉着凡凡的手:凡凡你来了。往里屋走,进的屋内,小姑娘帮凡凡把帽子摘下,外套脱下,又拿了盒牛奶插上吸管:凡凡你喝牛奶吧。等到要离开时,小姑娘又给凡凡把外套穿上,帽子戴上,这待遇!

    其实萱萱从一岁多就喊凡爸凡妈为“爸爸妈妈”,说起来也喊了两年多了,只是凡小子却一直喊萱爸萱妈为“叔叔阿姨”。

    这次萱妈又提起前两日的“不结婚风波”,小子答应继续跟萱萱玩。临走了,萱妈把早就准备好的牛奶和乳酸菌拎上,凡妈着实有些不好意思。萱妈问小子:长大后可别不要我们萱萱了哈。然后又逗着小子喊“妈妈”,小子羞答答的竟然真的喊了。

    难道就这么轻易被牛奶和乳酸菌俘获了?!

    正遇到凡爸来接,回家的路上,听到小子问爸爸:为什么萱妈让我叫她“妈妈”,我不是有妈妈吗?

    赶着去买菜,没听到凡爸怎么解释的,只是,回到家后却听小子说:妈妈,我以后就有两个妈妈了。

    哎!这小子哪知老妈的苦心啊,再者,这妈妈岂是可以随便出口的?!

    看来,若要迎的如意儿媳,凡妈我还要继续努力制造机会让小子常往安妈家跑啊!

    这小子,将来准是个情种。凡爸酸溜溜的说。

    唉,老妈我就看好安安了,你小子得给我用情专一!

    放假了,领导出去过年了,我也就早早的溜了。明天就回湖北了,姐妹们新年快乐,节后见喽!

    对了,还有一句:过节注意减肥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发布于2010年02月09日 14:54 | 评论数(33) 阅读数(1172) 家有顽童

父亲的眼泪


 

   
 

    写给朋友的一封信,《女人请你自私一点》被同事惠看到,颇多感慨,倚在凡妈的办公桌旁聊了许久。

    惠是跟凡妈一样容易落泪的女人,不是因为软弱,不是因为困难,只是因为感动,或者说凡妈跟惠都是易感动的女人。

    惠不能释怀的是信中男主角Z在女儿因病住在医院走廊上时(床位紧张)还可以去学二胡,还可以去弟弟的租屋看电影,竟不愿给妻子和女儿好好的送顿饭,而这对于拥有自己的公司,年收入逾百万的他,是那么轻而易举。

    因为轻易可以做到却没有做,所以让人无法置若罔闻,无法无动于衷,凡妈信里有些气急败坏,惠看了心情也无法平静。

    惠的儿子过敏性鼻炎伴有腺样体肥大,遇到季节交替、气候变化,孩子就有类似感冒的症状,严重时影响到睡眠质量,两个月前,几个医院都说应该做手术了,腺样体切除手术。

    入院的那天下午,下着小雨,惠和老公L还有双方父母都来了,没地方停车,L待在车上,计划今天只做检查,看是否具备手术的条件。

    L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中层,每天忙忙碌碌,今天也是请假,五点还有个会议,晚上还有场酒宴。说好了,惠和长辈们一起带孩子检查,视检查情况决定是否住院,同时跟L电话联系,决定他的去留。

    医院总那么繁忙,忙碌半天,检查下来第二天可以手术,于是办理住院手续,挂上点滴,此时惠才想起老公还等在外面。

    打个电话告诉孩子已经住院,没什么事儿,先去忙吧。

    再转身,L却已经站在身后。

    看到挂着点滴躺在病床上的儿子,L只是笑笑,大大的手拍拍儿子小小的肩膀,这就是男人间的交流吧,父亲的大手传递给儿子不仅仅是爱,还有勇敢、坚强、鼓励和如山一样厚重的支持!

    惠说,没什么事儿,问过医生今晚不一定要住在这里,一会儿打完针,我们先回家。你去忙吧,该应酬还是要应酬。

    L答应着,转过头的一瞬间,有泪珠滑落。惠捕捉到了,自己的眼泪也蓄满眼眶,送送你吧,跟老公一起走出病房后眼泪已止不住。

    外面下着雨,L说车留给你们,我打车走吧。

    消失在雨中,雨可以让他放心的流泪了,这句话是我想的,我想男人也是有柔情的,就像那时那刻的L,他其实也想泪流满面的,这个小雨可以成全他,让他流泪也很体面。

    其实,谁说男人不能流泪呢,流泪的男人很男人!

 
   

 

发布于2010年02月08日 11:07 | 评论数(60) 阅读数(1632) 心情随笔

【转】忙年,别忘了看好你的宝贝!


原文标题:我女儿差一点就被人给抢走了!

    我现在还在后怕,已经好多天没有带女儿出去散步,我儿子我都不让出去,十几分钟没有见到,我就感到害怕。就算家人陪着我带孩子出去,我都还是害怕。

    本来不想提了,但是还是要写出来,给大家提醒下,特别是现在进入春运了。可能有些语无伦次,请大家见谅吧。

    131号,我带女儿从娘家去婆婆家。本来说好是等着9号老公回我妈家然后我们一起去的。但是儿子有些发烧,不舒服,在电话里可怜兮兮的说想我。女儿又太小了,不可能扔到妈妈家。想着就6个小时的火车,自己带着也无所谓。本来想做卧铺的,但是没有买到,上车也没有补到卧铺票。

    9点多上车的,还好是靠窗。旁边是一个看起来有60多岁的老婆婆,带着一个78岁的小孙子。一路上对我很是照顾,不停和我聊天,还帮我打下手。火车上人很多,老婆婆很帮忙,还不停的提醒我小心坏人注意保管物品。那个小孙子还不时的和我女儿玩,我女儿还差几天1岁,对一切都特别有兴趣,时不时的就揪老婆婆的头发或者衣服。老婆婆就无意思的和我聊天。问了很多关于宝宝的问题,什么我女儿多大哪天生的,在哪个医院生的,生的时候多少斤多长啊等等,然后就说她孙子是哪天生的生的时候多少斤。我就当是一般的聊天。我们当妈妈的都有个习惯,如果遇到都带小孩子的,就通常很有话题的。老婆婆还问我女儿每天喝多少奶啊,喝什么牌子的啊等等。我本来也没有在意,都如实的回答了。后来竟然还问我是几时生的,我觉得这个还是不要告诉的好,我就说我自己也不记得了。然后老婆婆问我女儿全名叫什么,我女儿有小名叫贝贝。我当时就有些奇怪,为什么要问全名呢?但是心里又觉得告诉她了也没有什么问题啊。但是心里还是留意了一点,告诉的是我儿子的名字。

    在车上我要去洗手间,老婆婆说我帮你带孩子吧,我心里不放心,还是自己背着去的。老婆婆就送我到洗手间,然后在外面等着我再送我回来。周围的人都说老婆婆人很好,我也觉得自己和女儿命还不错。下车的时候,老婆婆和我一起下车的,还帮我拿行李。我们就一起往出站口走,老婆婆问我是否有人接啊这么多行李。我说没有,我打车就到了很近的。

    走出出站口后,老婆婆突然就要抱我女儿。然后嘴里面说:谢谢你帮我抱我孙女,要到出站口了,我自己抱了。我当时就一惊,我说阿姨你在说什么呢。然后她身边的小孙子就喊着对我说:你是坏蛋,干什么抱着我妹妹不放松。我当时就蒙了。然后很多人看过来,都很怀疑的看着我。然后有个女的就跑过来了,叫我女儿的名字(其实是我儿子的名字),并且说:贝贝,想死妈妈了。就很客气的让我把我女儿给她。然后周围就突然出现很多人指指点点说我想拐别人的孩子,然后还好心的提醒刚刚来的那个女的要看好孩子。

    我看到这样,就想着赶紧打车走了,不理他们。但是指指点点的那些人把我的路都给挡住了,然后那个后来的女的就上来抢抱我的女儿。很多路人看到了,都以为真的是那个女的女儿,也没有说话。我这个时候才意思到问题的严重。我就着急的说:怎么是你女儿,明明就是我的啊。然后那个小孙子对我说:阿姨,你快把我妹妹给妈妈吧,我们要回家了。眼看着老婆婆和那个女的一起就要把我女儿抢走了,还好我用的是背带,那种交叉很难拿下来的背带。我就喊了:你们就这样明目张胆的抢孩子吗?

    路过的人都是看一下,然后就听到周围一直围着之前指指点点的人说:这个抱孩子的女的精神有问题(说的是我),抱着别人的孩子不松手,还说别人抢她的孩子。很多路人听了后就走了,也不管了。我当时真的害怕了开始发抖,我没命的抱住我女儿,我女儿也许感受到我的紧张了,就开始大哭起来。然后我就听到有人叫我,原来是我公公和大姑姐来车站接我,没有找到我,听到有小孩子哭,我大姑姐看了一眼,一看是我女儿才过来的。

    我公公都过来了,他们还不打算放手呢,还很猖狂的说我抢他们的孩子。还和我们争执呢。我公公说明明是我孙女,怎么变成你们的了。然后旁边就开始围人了,那个女的就说我女儿是哪年哪月生的,叫什么,吃什么奶粉,有什么习惯等等。我当时立刻愣住了,这些都是在火车上那个老婆婆问我的。但好在我当时一念之差告诉她我儿子的名字。我公公就很疑惑,然后问她:你女儿叫什么?她又说了一遍我儿子的名字。我就对她喊到:放屁,我女儿叫***,我在车上告诉那个老太婆的是我儿子的名字。那个女的和老太婆当时就傻了。我就指着他们对他们喊:你们到底有没有良心啊,让一个那么小的小孩子和你一起说谎啊。你们这帮人贩子,就都应该枪毙了。

    我喊完他们就愣住了,然后公公和大姑姐就立刻带着我离开上车回家了。在车上我都感觉自己的浑身都颤抖,摸摸我自己的脸,我发现我都哭了。我就死死的抱住我女儿,好像一松手她就没了一样。

    回家安定后,我公公就去派出所报案了。我公公回来说,已经这样被抢走了几个孩子呢。我真是后怕,幸亏我用的是那种很复杂的背带,幸亏我当时一念之差没有给他们我女儿的真名字。

    后来我回想,他们有几个特点:

    第一,麻痹我们的思想,带着个小孩子,谁都不会想着是人贩啊。而且小孩子收拾得很干净。

    第二,很热情,什么都帮助你。

    第三,询问孩子的事情很详细。

    第四,下车帮你拿行李,然后出站后给你带到站前相对人少的地方。

    第五,很多合伙人,我后来想想旁边指点的人估计都是同伙。这样让想要帮忙的人放弃想法,以为真的是我神经有问题。

    我一直以为抢孩子的事情离我很远,现在想想,那天如果没有公公突然想过来接站,我都不知道我和我女儿会怎么样。我每次一想到都害怕,不仅仅是害怕,真是说不出来到底什么感觉。

    很多人都说我为什么不当时就报警呢,根本没有机会的,你根本没有机会拿手机。他们的手一直在跟你抢孩子,你一松手,可能孩子立刻就被他们抢走了啊。我当时就想着要抱住我女儿,不能给他们抢走了。
    而且,那些周围的同伙人都把你的视线都挡住了,也看不到站前的巡警和周围什么状况。再加上你当时一时着急,什么都不知道了,后来我上车了,才看到,离我不到20步就有个保安呢,但是我当时什么都看不到。报警都还是我回家后,大家静下心来了,才想到应该报警的。

    注:上午这篇文章在管理员中传阅,看后不免有些悚然,如今的恶人无孔不入,就连原本最易信任的老人和孩子也被拉来当了帮凶。惊愕之余,转载在此,希望可以给更多的妈妈提个醒:过年了,忙忙碌碌的你,别忘看好自家的宝贝!

发布于2010年02月05日 15:35 | 评论数(73) 阅读数(1634) 心情随笔

    1 2     尾页  页码:1/2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