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家有顽童 | 凡妈育儿 | 爱上幸福 | 真爱无声 | 心情随笔 | 文章分类目录

坐不住的座位


 

     
 

    今天坐公交车上班。

    过了一辆,又来一辆,空一点,就连我这惯抢不到座位的也觅到一处,司机后面一个靠窗的脚部高高踮起腿弓至胸前的座位,一个坐着无味,不坐可惜的位子。

    只是,穿着细细的高跟鞋,委实没有勇气在即将越来越拥挤的车厢里晃荡一个小时。

    终于还是坐下来,坐在外面的是一位老人家,我辈惯称阿姨。

    过了三两站,人已是摩肩接踵,前后门处要关门都要格外的小心了。

    听到一声“敬老卡”,隔着些人尚不见身影,我欲起身相让,身边的阿姨说:你坐着吧,你别让,这个座位只能你们年轻人或者小孩子才能坐,我们年纪大了的人,坐不了,蜷着腿,一会儿都不能坐。

    这个话很是中肯又贴心,我所坐的这个座位的确让人不舒服,成人要坐上来,须蜷起腿至膝盖接近顶着肚子时方可勉强坐下,尤其不适合孕妇和老年人。

    要让座也不是惺惺作态,只是将心比心,如今凡奶奶出行是不必挤公交车了,可是也想奶奶在外可以得到更多如我一样的年轻人的关怀和帮助才略放心。

    许久不见老人的身影,想是门口过于拥挤,要挤到车厢里来也是万难,于是又坐着,只是心里有些不安。

    又走过两站,车厢内稍见松动,才看到两位老人家隔着司机座位与乘客座位间的栏杆站到跟前来,我又欲起身相让,亦被身旁的老人拦住,理由同上。

    于是又坐下,心里却是有些忐忑了。

    眼前的两位老人离我如此的近,我却如何能安稳的坐着?

    两位老人中那个阿姨看起来富态却更显孱弱,随着车身晃动,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有些摆动,陪伴的叔叔终于瞅见了一直“稳如泰山”的我:哎,这个年轻人,你给老年人让个座吧。

    大,赶紧又站起来:阿姨,您过来坐吧,只是这个位置可能有点蜷得慌,您看看能不能坐下?

    身旁的阿姨和这位站着的阿姨其实对我所‘占住’的这个座位看的清楚明白,老年人漫说坐一路,就是坐上五分钟恐怕再想起身就难了。两位阿姨连声说‘不能坐,不能坐,这个座位就是孩子和年轻人还能坐坐,我们老人不能坐’,一面又把我按下了。

    只是,再次落座,当真是如坐针毡。

    这趟公交车路过著名的青医附院,很多老人早起去排队挂号,沿途幼儿园和小学又颇多,常见带着孩子的老人挤公交车。车厢容积又小,常是拥挤不堪,若不是始发站上车,上下班路上总是一座难求。

    这一路上每每听到读卡器中传出‘敬老卡’的声音,心就开始不安,忍不住看看那位老人,心想若老人流露出半点不嫌弃这个座位的意思,我定当马上起身相让。

    身边的阿姨甚是贴心,恐是看出了我的坐立不安,慈爱的说:你安生坐着,别看了,这个位子老人没法做的,也就是你们年轻人和孩子能坐,我带着小孙女坐车,总是她坐里面,我坐外面。

    期间之前那位阿姨已蒙后面的年轻人相让落座,只是陪同的叔叔还站在一旁,身旁的阿姨又向这位叔叔解释:人家这位姑娘,你们一上车,她就要让座了,可是这个座位咱们老人没法坐啊。

    我感激的看看阿姨,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看那位叔叔,真谢谢他们的体谅和宽慰。

    只是,就这么忐忑不安如坐针毡的熬到了下车。

    暗想:以后,情愿站着也不坐这个位子了,把这份左右不是给别人去?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发布于2010年06月29日 10:17 | 评论数(45) 阅读数(1213) 心情随笔

家有俩宝


     
 

凡屁屁的杀手锏

    奶奶、凡凡,一老一小,家有两宝。

    青岛的数字电视,若不是内置机顶盒的电视机,要收看节目需要一个机顶盒来转换,这样就有了两个遥控器。

    电视遥控器仅存开关功能和音量调节辅助功能了。

    最关键在机顶盒的遥控器:选台、预约……都在这里了。

    奶奶有些不明白,凡凡却轻车熟路—都是喜羊羊惹的祸啊。

    于是,每日晨间,上班的走了,上学的这个临走前会帮奶奶把电视预先调到戏曲频道上。

    这日早上,上班的还没走呢,听到奶奶喊上学的洗手。

    这小子的手,之前不小心靠到电饭煲的出气孔处,及时涂了俊妈给寄来的油,没起泡,但是小子唏嘘矫情了一阵子。

    这会儿,大概不想洗手呢。

    奶奶不明白小子的‘顾虑’,讲了番讲卫生、不生病的道理。

    小子起初坚持不洗手,看讲不过奶奶的道理,拿出杀手锏:

    你再让我洗手,我不给你调台了哈。

    全家被雷倒!

让奶奶开心,奶奶就觉得幸福了

    一日下班后,奶奶笑眯眯的说:凡凡说话会看人哈。今天早上送他去幼儿园的时候,问他‘第一爱谁啊?’他说‘第一爱妈妈,第二爱奶奶’,我装着不高兴了。下午接他的时候,再问,就说“第一爱奶奶,第二爱妈妈,第三爱爸爸”

    笑呵呵的,奶奶开心,我也高兴:呵呵,这个小家伙,是不是我要问的话,就成了‘第一爱妈妈了?’

    奶奶也笑眯眯的。

    晚上,看着光屁屁的小家伙,爱煞他。拥抱着,疯了一会儿:嗨,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妈妈怎么这么爱他呢!妈妈好爱他啊!

    小家伙咯咯笑着。

    凡妈:你是不是最爱妈妈啊?

    凡凡:不是。

    凡妈:呜呜呜,妈妈伤心了。

    凡凡:我第一爱的是奶奶,第二爱的是你,第三爱的是爸爸。

    呵呵,看起来小家伙是真心的喔,不是为了哄奶奶开心呢。

    凡妈:嗯,第一爱奶奶,奶奶每天给你洗的衣服好干净,还给你做好吃的(奶奶拿手的手擀面和肉丸子),要好好爱奶奶喔。

    凡凡:那妈妈你第一爱的是谁?

    凡妈:嗯,这样,我们都第一爱奶奶好吗?

    凡凡很欢快的声音:好啊,我们都第一爱奶奶。

    凡妈:奶奶年纪大了,爷爷又不在了,奶奶的身体健康是我们的福气,奶奶本来不适应青岛的生活,可是为了照顾你,接送你,奶奶还是坚持住下来了,你要常常陪奶奶玩,让奶奶开心,奶奶就不会那么想念湖北了,好吗?

    凡凡:嗯,妈妈!让奶奶开心,奶奶就觉得幸福了。

    凡妈:可是,妈妈觉得你在礼貌和尊重方面还要注意呢,奶奶有时候跟你说话,几遍都听不到你回答,这样是不是不太合适?

    凡凡:嗯,不合适。

    凡妈:妈妈相信凡凡知道不合适,就知道以后应该怎么做了。

喜燕花生油

    奶奶说:带他走在小区里,看到‘喜燕花生油’的牌子,他就念出来了,他怎么认识这些字?

    我说,兴许他认识其中几个字,又听我们说过‘喜燕花生油’这个词,然后就这么顺下来了。

    凡凡:妈妈,喜—喜羊羊的喜,燕—妈妈你名字那个燕,花—送花的花,生—生活嘛,油—我就顺下来的呀。

    呵呵,小家伙的智慧,凡凡粗识些字,大概就是这样我们无意,他却有心的时候学会的吧。

小肚能容,容小屁孩之事

    这日,我下班后正在厨房准备一家人的晚餐,凡凡和奶奶从小区的坛顶山公园回来--这个小山海拔不足百米,是天赐我们小区的快乐所在,老人孩子们每日登上几回,乐此不疲。

    还未进家门,就听到小家伙喊:妈妈,我们回来了。

    每天都这样的快乐,隔着老远就听到欢快的脚步声和呼喊声。

    进的屋内,小家伙说:妈妈,我今天在山顶上遇到一个小朋友,我们还交换和分享了。

    凡妈:喔,分享了,一个快乐变成两个快乐,小快乐变成了大快乐。

    凡凡:嗯,小朋友玩我的大车,我玩他的小车。

    凡妈:真棒啊!这样每个人都可以玩到两个车了。

    凡凡:嗯,只是妈妈,小朋友把我的车玩坏了。

    然后跑去客厅把那个损坏了的车拿过来给我看,整个前发动机盖已经完全断裂下来。

    凡妈:喔,小朋友也不是故意的哈,要不然我们一起来粘一下好吗?

    凡凡:……嗯,妈妈要不然也不用粘了,这样玩也行。

    凡妈:呵呵,是呢,正好我们可以顺便研究一下这辆车的内部构造。

    小家伙跑回客厅研究起来,喃喃自语,煞有其事。

    可爱的小家伙,小肚子里面装下好多呢,不仅仅有好吃的喔。

远方华衣寄来跟彤彤一样的哥俩装(一白一黄),一直没秀呢,跟小家伙说‘秀一下给阿姨们看看’,竟破天荒如此配合!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发布于2010年06月28日 08:51 | 评论数(63) 阅读数(1783) 爱上幸福

给你一点,受益一生


     
 

认错比犯错更难,所以可贵。

    端午小假首日跟安妈一家相聚于平度大泽山,下午五点多返家路上,凡爸有些困意,我们将车停在路边的非机动车道上,正好凡凡和奶奶也下车活动下。

    路边的草丛中有艾蒿,怀抱着戏水打湿了裤子的光屁股凡凡,我喊奶奶:妈妈,这里有艾蒿,我们拔几棵带回去插到门上吧。

    凡爸在车上假寐。

    一阵撞击声,吓了我一跳。

    一对母女骑着电动车从旁经过,电动车上绑了些用尼龙袋子装好的雨伞,这个母亲可能有些紧张,歪歪扭扭的竟然挂擦到我们车上,左前门和保险杠左前侧留下几道明显的刮痕。

    其实,我们车旁宽阔的可以任由农用车和轿车通过。

    怎么办?月前凡爸停车时,车左侧被冬青划了长长的几道,刚刚自费900元烤漆(划痕险没保)。那母女下车来查看、道歉,可是,这的确不是仅仅道歉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啊。诚然双方都不喜欢出现这样的不愉快,但问题出了总归是要找个解决办法的。对方没有投保,协商后我们驾车随这对母女到距此十几里的村庄取钱。

    事后想想,此举颇为冒险,若我们到了此人村里,却被反诬刮擦致使这母女受伤?我们真是百口莫辩了。而且我们停车的位置是非机动车道,我们是否有错也未可知。

    到了村里,的确这对位母亲的口径和语气大变,但是好在还是承认她们刮擦了我们的车,只是赔偿数额上分歧很大。看着路过的村人一个个加入讨论的队伍,婆婆直觉这些人都是过来帮亲不帮理的,气不过几次下车欲跟这些人理论,更让我担心:婆婆高血压,万一因此气病了,就不值得了。

    后来,勉强赔偿200元了事,临走了,我很诚恳的跟那个母亲说:大姐,我很遗憾,我信错了人,更遗憾,你的女儿就在这里,你却没有考虑到她的感受。

    整个过程,凡凡一直光屁股待在车上摆弄我的单反,回想起来,或许在我们心里真的是人之初性本善吧,我们毫无设防的选择信任和互相尊重。其实,这样的思想或许有些天真,有点危险。

    去高速公路途中,因为来时跟随这对母女行驶的土路有些泥泞,我们拦住了一辆对开来的轿车,求问如何上青银高速。驾驶员很热心的描述之后,担心我们还是找不到,就开车带我们过去。人和人之间若总是这样,该多好。

    车上,凡凡似乎对刚刚过去的事情毫无知觉,或许真的是太过专注于我的单反了,他对车外的事情一无所知?

    但是,我还是想让凡凡知道刚刚过去的那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爸爸妈妈在跟人争论什么?他是这个家的一员,他有权利知道一些事情。

    凡妈:凡凡,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吗?知道我们为什么来到这里,爸爸妈妈为什么跟他们争论吗?

    凡凡:妈妈,她们刮了我们的车。

    凡妈:是的,她们刮了我们的车,承诺赔偿,爸爸妈妈看到她们很诚实,选择了相信她们,但是来到她们村里,她们却想逃避责任。妈妈觉得一个人做错了事情没关系,但是一定要勇于承担责任,不能逃避,也不能推卸。

    凡凡:妈妈,我们自己有钱,我们不要她们的钱。

    凡妈:妈妈在乎的不是钱,而是既然她们做错了,把我们的车刮伤了,就应该承担责任,而且既然承诺了要赔偿,就应说到做到,言而有信!

    凡凡:妈妈,我做错了事情,我勇敢承认。

    是啊,今天妈妈或许有点珠锱必究了,但是人做错了事情不是应该付出代价,承担责任吗?即使我较真了,我也希望凡凡能够明白: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勇于认错,比犯错更需要勇气,勇于认错,比逃避要高尚一百倍、一千倍!记住了这一点,可以让他受益一生!

观察、分析、推理和判断,一样都不能少。

    行驶在高速路上,凡凡看着路边的信息牌说:妈妈,距离青岛还有55公里。

    我不奇怪,虽然他也许并不认识“青岛”这两个字,但是他在观察、分析、推理和判断。

    上午从青岛去平度的路上,我曾看着一个信息牌说:离平度还有67公里。

    到了下一个信息牌,凡凡说:妈妈,到平度还有56公里。

    第一瞬,我心里很奇怪:他肯定不认识“平度”这两个字,可是为什么他能从信息牌上下三个里程指示中读出这个信息?

又到了一个信息牌,凡凡说:到烟台还有100公里(数字记不清了),到平度还有45公里。

    我恍然大悟:凡凡的确不认识“平度”,更不认识“烟台”这几个字,但是,当我第一次,看见“67”,告诉凡爸“距离平度还有67公里”时,他虽不识“平度”二字,却认得“67”,于是他将数字“67”与前面的“平度”二字联系在一起,就知道了那两个字代表“平度”,他将这两个字符画在心里,等到再看到“平度  56公里”的时候,这两个字符被唤醒并迅速与56相联系,于是他读出了“距离平度还有56公里”这一信息。

    烟台、北京、东营……他都不认识,但是他从妈妈的话里建立起自己的“字符间关系”,并瞬间在脑海中进行了数以千万亿次计的“运算”。

    当返程中听到凡凡读出“距离青岛还有55公里”这一信息时,我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甚至为之动容,话语中读得出无法掩饰的激动:授之以鱼莫如授之以渔,教给孩子观察、分析、推理和判断,远比直接告诉他结果更有意义,这足以让他受益终生!

世界杯来了

    凡爸不是铁杆球迷(除了国米的比赛),充其量每天关注早间体育新闻的赛事报道。

    晨间,我在厨房准备早饭,听到爷俩的一番对话:

    凡凡:爸爸,那个白衣服的队是哪个队?

    凡爸:朝鲜队,你看朝鲜队踢得,让人家踢了个7:0

    我在厨房嘀咕:7:0人家也去世界杯走了一遭,中国队连进世界杯的资格都没有,还好意思笑话人家朝鲜!

    凡凡:爸爸,那个红衣服的队是哪个队?

    凡爸:葡萄牙

    凡凡:那那个穿黄颜色衣服的队,是哪个队?

    我暗自嘀咕:那肯定是裁判员,赛场上哪里来的三个队!

    凡爸:那是裁判,他不是踢球的,他管他们两个队。

    凡凡:爸爸,爸爸,我发现了,其实我们只要看看他们衣服背后有没有画上号码就知道是不是踢球的了。画着数字的就是踢球的,没画数字的不是踢球的。

    凡爸:嗯,你说的很对。

    凡凡:还有,要是穿黄衣服、黑裤子的就不是踢球的。

    凡爸:嗯。

    天哪!我终于忍无可忍,不想再忍,走出厨房,上了厅堂。

    凡妈:凡凡观察出踢球的衣服后面有号码,裁判衣服上没号码,很仔细,也很好。但是,黄色上衣、黑色裤子不是裁判专用的,所以不能说穿黄色上衣和黑色裤子就不是踢球的。这一场比赛里面裁判是穿了黄色上衣,也有的比赛是踢球的穿黄色上衣。

    上班路上凡爸问及昨晚为何执意等着他回家吃饭的事儿,其实,我告知婆婆凡爸回来很晚,让我们先吃,可是婆婆说她不饿,我心领神会,没有忤逆她的意思,正好凡凡写作业呢也没喊饿,就一直等到八点多。

    提及凡凡写作业,凡爸说:以后应该让他一放学先写作业,不要每次等到第二天要上课了才写。

    正好授我以柄,借机教育一下这个大男人:我忙不过来,现在写作业只有我辅导,还要做饭、干家务,有时候靠不上啊。

    凡爸:我来辅导。

    凡妈:得了吧,你辅导,心不在焉的,看都不看,都能在家长签名那里写上孩子的名字,把人家老师笑死。

    凡爸很不好意思,这是事实,这家伙在凡凡英文作业只完成三分之一的情况下,就极不负责任的签了字,而且签的竟然是凡凡的英文名字!

    凡妈:孩子跟你说个什么你心不在焉的,问你什么,几遍都听不到你回答。早上孩子本来自己从球员的衣服上分析出些规律,结果你又没有适时肯定和引导……

    哎!这家伙态度很好,就是屡教不改啊!

    育儿路上任重道远,这周六带他去听孙瑞雪的讲座去!感情,俺把他也当成育儿对象了!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发布于2010年06月25日 09:10 | 评论数(61) 阅读数(1635) 凡妈育儿

平静的,感恩的,就会是快乐的!


     
 

    有人说看见大海,就觉得自己很渺小,烦恼更渺小,我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般女子,却希望自己可以放下尘嚣。

    朋友说:今晚别回家了,去吃海鲜,吹吹风吧。

    婆婆和儿子在家等待我的归来,海鲜留待全家一起去吃吧。

    坐在办公桌前,打开窗,17楼,有海风进来,很清凉,栈桥,大海就在眼前,我应该感恩,感谢浩海从不吝啬它的宽容,波澜壮阔傲视宵小,在她面前,众生平等。

    我,很渺小,我的烦恼,微不足道。

    我希望自己心绪平静,下班路上,用MP3为自己找一份喧嚣中的静谧,放飞心绪随意的游荡在车内车外,不在乎听到了什么音乐,也不在意看到了什么世事纷繁。

    坐在前面的小孩,一岁多,终于耐不住乏味,顽皮的一次次打开车窗,将头和手臂探出去。

    总是改不了瞎操心的毛病,我有些担心,笑着提醒。

    小孩看到了什么?很兴奋的喊着,面向我,笑着,顺着目光追去,我想他看到了大货车。

    孩子的笑容真美!我的心情一下子大好,跟着这个可爱的小家伙一起皱鼻子,撅嘴巴……

    孩子的世界好简单,喜欢就是喜欢,喜欢每个向他微笑的人。

    捉迷藏、扮鬼脸……咯咯笑着,忘记了烦恼,或许所有的烦恼都是庸人自扰。

    像个孩子一样简单,把快乐放大,再放大,把烦恼看淡,再看淡……

    谢谢这个可爱的孩子,带给我一路的欢乐,告诉我日子很短,记住的只有快乐。

    下了车,一转弯就看到婆婆和儿子迎来,牵着手,归家。

    单元楼下,今天又是那位可爱的大爷值班。

    喜欢这个大爷,刚来不久,每逢单日,他值班的日子,门口总是有不知名的野花摇曳,或黄黄的,或粉嫩的,或是白如雪的一簇、两簇……

    每一次,经过,我总要凑上去嗅一下花香。

    “喜欢吗?拿走吧,连瓶子一起拿走吧,那边有很多,我再采来插上,又有了。”

    每一次,大爷慈爱的笑着,诚恳的说。

    每一次,我都笑笑,只是感谢,却不拿走,想着可以让更多从花前走过的人嗅到花香。

    我读到大爷的慈爱,还有真诚。

    今天有两簇,一簇黄的,一个个小太阳一样,温暖熨帖;一簇白的,雪花一样。我喜欢小花,很细小的那种,不知名,也没有太多香气,不张扬,也不在意有没有人关注,只是静静的独自开放,如果有人发现了它的美,带回家,也只是因为想带着美好回家。不像牡丹,高贵自是高贵,却有些张扬了似得,有些霸气了。

    我俯下身去,陶醉于这一小簇白色。

    屋内的大爷捕捉到我的“贪婪”,推开门,笑容慈爱:拿走吧,喜欢就拿走吧,把瓶子一起拿走。

    调皮的看着大爷,“我真的拿走了喔”。

    大爷的笑容足以融化冰雪:拿走吧,真的拿走喔。

    谢谢大爷,您真是个喜欢生活的人呢。

    拿着走到电梯口,等电梯的人皆赞叹这簇白。

    远方的朋友打来电话,她希望我开心快乐,听到我话语轻快,她放心不少:听到你的心情轻松,我就放心了。

    跟朋友聊着那个可爱的孩子,聊着那位慈祥的大爷,聊着这簇不知名的小花,我说:人总是要遇到这样那样的事儿,这样那样的人,生活总是要继续,不能因为一点点困扰就让自己深陷泥潭。

    平静的,感恩的,就会是快乐的。

    太阳不会为一个人升起,阳光普照大地,有我。

    做平静的,感恩的,快乐的自己!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发布于2010年06月23日 20:27 | 评论数(58) 阅读数(1484) 家有顽童

我家的“婆媳矛盾”


 

     
 

    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而婆媳这本经大概是最难念的了!

    说心里话我家这个定义为婆媳矛盾很是有些勉强,因为就算是最为激化的时候,也不是以婆媳矛盾的形式出现滴。

    看过那篇《看看凡妈哄公婆》的姐妹们,先是将我视为天人,几乎要将我树成媳妇们的标杆了。

    等到看了《其实我不是你们想象中那么完美》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凡妈也不是什么神仙,一样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家庭矛盾,而且很彪悍!

    其实就算是多年的乖戾媳妇熬成了如今的乖巧媳妇,我心里也明白得很:所谓远的香,近的臭,我之所以能将婆媳矛盾化为乌有,大概多半是占了不常住在一起的便宜。

    这不,住到一起了,矛盾渐生了。

    那天,我委屈啊,先是在单位痛哭一场,又在群里好一通诉苦,心情才算稍稍平复。

    但是,遇到问题和矛盾置之不理或任其发展下去,不是咱的处事风格啊,我决定分析原因,找准症结,将矛盾扼杀在萌芽状态。

    首先来阐述下矛盾的几点体现,这些都是凡爸从婆婆零零散散的抱怨中总结出来的:

    其一,浪费。佐证是婆婆看见垃圾桶里有几块丢弃鸡肝;

    其二,脾气不好。起因是某天下午凡爸惹我生气了,跟我说话,我说:这会儿不想跟你(指凡爸)说话。

    其三,凡凡穿衣服的风格。起因是端午小假第一天我们要去会亲家,我给凡凡穿了条运动服裤子,婆婆说“要做客,怎么穿条旧裤子”。我说:小孩子嘛,穿着干净舒服就好了,今天要爬山这种裤子方便些。

    其四,家务。至今我和凡爸都没整明白,婆婆是嫌我做的太多了,还是有点少了。

    其五,凡凡的玩具太多了。凡爸说:大都是朋友送的。婆婆言:人家送了,你们不得回嘛。言下之意:总归是要花钱的。

    以上信息,皆从中间人凡爸处得知。

    话说,初闻此言时,我是郁闷外加极度委屈!所以跟同事和姐妹们痛哭加诉苦,一度气愤的扬言:今晚不回家了,去K歌!

    其实,我的委屈不是矫情,是真委屈啊。

    其一,鸡肝的事儿。中午同事买了些鸡肝,知道凡凡爱吃,就装了些在饭盒里让我带回家,结果晚饭时给忘了,次日清晨带饭时,才发现饭盒里还有鸡肝。这东西最容易变质,又何况这季节。于是我就扔了,婆婆勤俭一生,自然觉得我不知疾苦了。你说我那个冤啊,凡爸又丝毫不知道咋回事儿,无从解释。

    其二,要说脾气不好,我是性子急,但对长辈从不顶撞,要是实在接受不了,我顶多缄默不语。可是,任谁都有性格啊,更何况是跟自个儿老公。我跟凡爸说“不想跟你说话”也是为了避免话不投机吵起来,谁承想就这句婆婆也因心疼儿子而无法接受涅。

    其三,凡凡穿衣问题,我喜欢稍稍成人化,同时遵循舒适原则,实不知这个竟违背了婆婆喜欢卡通和板板整整的原则。

    其四,家务的事儿,我是左右为难,要说婆婆做多了,累了,觉得媳妇好吃懒做?也不该啊。婆婆每日里只是接送凡凡,捎带着买点菜。俺每天下班回家先做饭,然后把当天大家换下来的衣服洗洗。有一点值得注意,就是我不主动洗碗。洗碗这事儿从结婚那天起就是凡爸承包了,这也是凡爸做的唯一的家务,其余包括维修电路、修理马桶、清洗油烟机之类大大小小的家务都是我负责。现在婆婆来了,凡爸不洗碗了,婆婆洗,但是大多数时候婆婆洗碗的时候我擦桌子、洗衣服、拖地,也没坐享啊。要不就是我做太多了,婆婆以为自己没用了,或者以为我觉得她做的不好?

    其五,凡凡的玩具和礼尚往来的事儿。凡凡的玩具以车为主,凡是值点钱的大都是朋友送的,的确朋友们送了,一般要适时还礼,但是总不能朋友来家做客提溜着礼物都推出去,然后跟人家说一声:算了,你别给我了,我还得给你回礼?!

    再想想自己平时对婆婆的悉心照料:婆婆要买毛衣,我马上跟她一起选了买回来;不喜欢开衫,我买了暗扣从里面缝上;婆婆要一种网状高筒袜子,我跑了几个市场给买回来;婆婆的内衣我二话不说拿来就洗(婆婆也给我们洗);婆婆喜欢吃辣,我服药期间每种菜炒两个口味……

    越想越委屈,跟婆婆不能说什么,跟凡爸可不客气,上班路上一通哭诉:做你家儿媳妇真难啊,妈对儿媳妇的要求,就跟选衣服一样--不要名牌,也不管贵贱,只要她心里想的那样的……你家就你一个儿子,又没个比较,我做了再多,妈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给我全否定了……昨天我们都洗完澡了,我想家里有老人和孩子,卫生间太湿滑了危险,就想着把卫生间收拾下,如果妈要洗澡我就简单收拾,只把门前马桶周围这块儿收拾好就行了。如果妈不洗呢,我就彻底收拾下。我问‘妈,你今晚上洗澡吗?’妈一句话顶我一跟头‘当然洗澡了,我今天上午去了市场,出了一身汗,你问我洗不洗澡,你说我洗不洗?’我在卫生间低着头,眼泪都下来了,我一句话,怎么就惹来这么句回答?……妈带凡凡出去玩,我问一句‘要不要带水?’妈不说不用,直接说‘带水,带什么水!就一会儿还要带水!’……你几个姐姐也是做人家儿媳妇的,她们是怎么做的?三姐四姐对公婆那态度我都看不惯,妈在旁边一句话也不说。就算是做女儿又能做到如何?……当初我爸身体不好想到青岛的医院来看看,我在电话里就没同意,跟我爸说他的病不是疑难杂症,来青岛的医院花费太高了,一天的费用在家里可以支撑几天。刚放下电话,你爸妈就说‘不能来啊,青岛的医院太贵了’我的眼泪都在眼眶打转,同样是父母,你父母来了,青岛几大医院轮流做检查,请客找人请专家会诊,我爸要来就说贵了……

    说完了,哭完了,可事儿没完,总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还要朝夕相处,生活在一起呢。

    心情平复之后,我分析了这些矛盾点,发现问题不大,不是根本性矛盾,甚至算不上什么婆媳矛盾,只是,我们找了个不称职的调解人!

    凡爸,本该是婆媳间的调解人,目前发现整个一挑事儿的!

    深思熟虑后,我毅然决定把他炒鱿鱼,直接跟婆婆沟通。正好,当天晚上凡爸外出应酬,晚饭后我和婆婆拉起了家常,拉着拉着话题就被我引到婆婆抱怨的那几点上。

    我:妈,您是不是有些想家啊?(我觉得婆婆找的我那些小问题都不算问题,大概是想家了,又加上现在公公不在了,她心情不好,于是呢,就要找点出口宣泄。儿子、孙子都很称心如意,只好找儿媳妇喽)。

    婆婆:是啊,有点想家啊。你爸不在了,白天你们都不在家,有点难熬啊。你几个姐姐呢一直都在我身边,这一下子离开,也是不适应啊。

    我:妈,主要是你晕车啊,要不然我们隔几个月回去看看。

    婆婆:隔几个月回去看看哪里行啊,来回的路费不少啊。

    我:您晕车太厉害,坐一次火车病一场似地,路费是小事?

    ……

    我:妈,你看我的脚这么小,穿旧了的鞋子别人也穿不上,都浪费了。

    婆婆:呵呵,那也没办法,你的脚是小巧啊。

    我:哎,伟的脚也小,3940的脚,在男人当中算小的,他的鞋子别人也很难穿。他的衣服旧了我都带回去,看三哥(姐夫)他们看能不能穿,鞋子就没办法了,三哥他们根本穿不了。(因为之前婆婆对我扔了老公的一双旧鞋很不满)

    婆婆:嗯,鞋子小了一点用都没有啊,不像衣服可以勉强。

    我:妈,我性子急,有时候说话快,您听不懂,可能以为我在发脾气,其实我没有发脾气的,我跟您解释清楚就好了。以后我会注意尽量说话慢点,但是有时候因为工作上的事儿或者凡凡太顽皮,可能我也有忍不住的时候,您别放在心上。您年纪大了,又高血压,不能生气,我们年轻一辈跟你们长辈在很多问题上的看法和处理方式可能会有不同,您别着急上火,我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您尽管指出来,我改。有误会的地方,我一解释,您就明白了,千万别憋在心里,生了气睡眠不好,血压高,人不舒服。

    婆婆:哎,你也是可怜啊,从小也没有个妈妈,现在爸爸又不在了,就跟自己的女儿一样啊。

    ……

    我:妈,您白天别太累了,买菜就在小区的超市里买,天热了别去市场了,那里车多人多的。换下来的衣服也不用着急洗,我下班洗,您每天送了凡凡正好老姐妹们都在外面玩,您也去玩嘛,我给您缝了个垫子,您带着坐坐。(婆婆跟我说看见很多老人都随身带着个棉垫子坐,我就用布制购物袋装上太空棉简单缝了个垫子,还有个提手,给婆婆用,很方便)

    婆婆:累不着,什么也没做,你几个姐总在打电话,我跟她们说很好啊。燕儿总是给我钱,手上从来不缺钱,燕儿也不疼我吃不疼我穿,什么也不让我做,我每天就是玩儿,还有什么不好的呢。

    的确,凡爸也说婆婆称赞我是难得的好媳妇……就是脾气大点,凡爸像小兵,我像领导。

    其实我很冤枉,哪里有领导哼哧哼哧洗衣服拖地,小兵翘着二郎腿看报纸的?!

    只是,我也剖析问题所在了,我吃亏就吃在一张嘴上:说话太快!而且凡爸一天喊一百遍“老婆”,有无数个“这个在哪里?那个在哪里?”我难免有烦躁的时候,这点要注意,以后只要有奶奶在场,我最好学那温顺的小猫。吼吼,需要修炼,估计很难。

    哎,同事们都说我就是吃了这个亏,老太太疼儿子,心里难免不满。

    其实我对婆婆,用凡爸和同事的话说那真是百依百顺,从不顶撞也不忤逆老太太的意思,实在接受不了了,我就沉默。

    要是再能改了对凡爸有时候性子急的毛病,估计就完美了。吼吼,难啊,比登天还难。

    所以,我也不能太勉强自己,我跟婆婆说:尽量。

    跟凡爸说:你不是调解的,你是专门挑事儿的。我和妈跟你说的话应该到你这里变通下,或者干脆到你这里就结束,你却原封不动的学给我听,把我的话曲解了又去批评妈。所以我决定把你炒了,以后我跟妈直接交流。说话是门艺术,妈再跟你说啥,你就说‘妈,家里的事儿我也不知道,你也看到了,在家里燕儿什么都不让我做,我啥也不知道啊。燕儿这个人呢很容易沟通,你有什么意见直接跟她说,她做的不对的,她会改,你有误会的,她跟你一解释就没事儿了。’这话,一者让妈认识到我有多爱你和疼你,在家里啥都不让你做;二者呢,也告诉妈有问题或是误会直接说开了就好,免得闷在心里不舒服。

    凡爸连声称是,我家的婆媳矛盾被扼杀在萌芽状态!

    婆婆说如果身体允许,希望再一起生活十年!呵呵!

    不过呢,不能盲目乐观,生活在一起,一个锅里吃饭,锅铲碰锅沿儿,上牙碰下牙的事儿还会有。我呢,原则是:做一个小辈儿的本分,继续孝顺着婆婆。

    我爱凡爸,就要爱他妈妈,不能让凡爸因为家里女人间的小纠纷而分心,家和万事兴嘛。更何况,四个老人,如今只剩一个了,不珍惜?我不想让自己将来后悔!

    哎,媳妇真是不好当哈!不知道婆婆这会儿是不是在不停的打喷嚏?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发布于2010年06月21日 16:32 | 评论数(108) 阅读数(2571) 心情随笔

    1 2 3     尾页  页码:1/3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