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家有顽童 | 凡妈育儿 | 爱上幸福 | 真爱无声 | 心情随笔 | 文章分类目录

这就是团结的力量啊!


     
 

    亲们,过去的总要过去的,未来的还要继续,我的文字从来都是很浅显的白话,此时,我不知该如何准确表达我的心情,只是,谢谢你们的关怀、安慰和鼓励,从此,继续快乐生活下去,这个很重要,是吗?!

    无论我是快乐的,还是忧伤的,凡凡每天都在成长,我遗漏了好多,不能继续懒惰下去了。

这就是团结的力量啊!

    某日凡爸单位聚餐,我和凡凡作为嘉宾受邀参加,而我更兼具凡爸的酒后代驾之重任。

    席间,凡爸要说两句:……2010年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公司业绩取得了较大进展……2011年我们已经迎来开门红,相信只要我们大家齐心协力,公司的业务一定会日渐壮大……

    貌似就是此类套话吧,倒也不是敷衍之词,而的确是人家老曾同志的肺腑之言。

    话毕,举杯共饮之,有片刻安静。

    低头饬勺子的凡凡慢悠悠说了一句:就是团结的力量啊!

    众人一愣,旋即大惊:点睛之笔啊,总结的很到位很贴切嘛。

泰始皇兵马桶、闹居贼、健华体验

    跟凡凡一起换名画,小家伙念念叨叨‘-----’,大不解,定睛一看,原来是‘-----’,两字之差何止千里?!

    又有‘--’,更是匪夷所思,再看,原是‘--’,本就像孪生,何况手写体。

    可爱的相似,把小家伙搞糊涂了。

    加油站里母子俩安坐车内等待加油,小家伙望着窗外念道‘---’,顺着看出去,其实‘---’。

    可爱的联想,‘健康’‘检验’二词在第一时间唤起小家伙的记忆,却不能迅速搜索出究竟是‘健康’的‘健’?还是‘健康’的‘康’?到底是‘检验’的‘检’?还是‘检验’的‘验’?

    小家伙爱上了自主阅读,喜欢上追在你身后,非常热情的‘妈妈,我现在可以有很多时间给你讲故事’,所以追到厨房,追到卧室,追到洗手间……无比热情,让你无法拒绝。

我可不可以享受一下?

    最近翻找出几年前的碟子,就是加菲猫与欧弟还有老姜和丽莎的那张,貌似是我和凡爸还双飞的时候买的,我喜欢动画片,一直都喜欢。

    凡凡看的入迷,不厌其烦的看了一遍又一遍,当然,每次只看半小时,休息之后继续看,每天只看一遍。

    周日一早,我正在厨房准备早餐,小家伙挪到我身边,异常的温顺:妈妈,我可不可以享受一下?

    享受一下?你要享受什么呀?

    小家伙笑的很温柔:妈妈,我可不可以吃着红枣味的饼干,喝着旺仔牛奶,看着加菲猫的碟子,那样我就很享受了。

    呵呵,这个小家伙,原本一早起床我是不乐意让他看电视的,可如此一番提出一个很享受的要求,就让人不忍拒绝了。

    于是,笑呵呵的允诺,于是,看到小家伙笑的很灿烂,然后,又听到小家伙不时传来很欢快的笑声。

    由此,享受其实很简单,幸福快乐亦简单。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发布于2011年02月22日 11:40 | 评论数(61) 阅读数(1330) 家有顽童

有些事,忘不掉


 

     
 

 

    心痛,是的,是心痛,不仅仅是心疼,其实也不仅仅是心痛,是那种心一下子被硬生生的撕开,仿佛那一刹感受到的不是疼痛,而是失去知觉。

    有些痛,猝不及防;有些事儿,想忘忘不掉。

    201121日,农历腊月二十九,当所有人都在为新年忙碌的时候,我也在忙碌。

    起床,穿衣,准备早餐,然后,接下来会陪同婆婆去医院打针,婆婆因缺血性肠炎已住院六天,那天是第七天,肠炎的问题得到积极有效的治疗,已好转,我们计划春节后遵从婆婆的意愿,将婆婆送回湖北安享晚年。

 

    从厨房经过客厅,我想拿几个鸡蛋。穿戴整齐的婆婆在卫生间门口唤我:燕儿,燕儿

    我停住、转身:怎么了妈?

    我头有点发晕,婆婆答。

    走到婆婆面前,搂住婆婆的肩膀,让她将头靠在我身上。

    我以为婆婆或许是起床起急了,高血压、低血糖,所以暂时的头晕……

    似乎就是一瞬,婆婆身体开始下滑,我已经无法支撑,唤来凡爸:老公,快过来,妈身体往下滑,我一个人力气不够。

    将婆婆平躺在沙发上,枕着我的腿,轻抚她的胸口,婆婆说:胸口闷的慌。

    我以为,真的,我以为,我只是以为婆婆胸口发闷,缓缓就会好的!

 

    对着站在一边的凡爸,我说:别愣着了,赶紧穿衣服,马上去医院。

    又是瞬间的感觉,婆婆还是在说胸口闷。

    凡爸说:打120吧?

    婆婆说:别打120,一会儿就好了。

    我以为一会儿一定会好的,真的,一定会好的。

    一会儿过去了,真的,只一会儿,一小会儿,或许半分钟?

    我们拨通了120120急救车最近的驻扎医院,离我家非常近,五分钟车程,我以为五分钟很短。

 

    等待120的过程中,婆婆似有目光斜视,手脚开始用力的捶打能够捶打到的一切,瞬间口中唇间开始有白色泡沫,我以为,真的,我又以为,我从来没有这么愚蠢的自以为是过,我以为:这个是中风的前兆吗?

    又拨通120急救中心的电话,将眼前的情况描述并询问我们能采取什么急救措施?

    120问:家里有否氧气袋?

    没有,似乎没有几个普通家庭是常备氧气袋的。婆婆虽有高血压,但其余一切正常,住院期间因为做肠镜的需要,对身体做了全面检查,一切良好!

    120指示:按人中。

    按人中,仿佛有所缓解,我以为,是的,我又以为,婆婆缓过劲儿来了。

    我真愚蠢!竟还让婆婆枕在我的腿上,竟不知道,应该将头尽量放低的!

 

    听到120救护车的声音了,凡爸下去接车,婆婆拉住我的手:燕儿,燕儿……医生,医生啊,你快点来,快来救救我的命啊……

    我安慰着婆婆:妈,您别着急,医生马上来了,伟已经下去接了,您别着急。

    我真愚蠢,竟不知道,生命是不等待的!

    急救医生来了,抬担架的来了,吸氧,注射肾上腺激素,测血压,将我们隔在了婆婆身外。

    女医生说:不必测量血压,血压肯定不好。

    男医生说:测不到血压了。

    我仿佛看到婆婆的手垂下来,我仍旧什么也没想,什么也没想,因为婆婆不会有事儿!甚至什么可能性都没有!

    男医生说:老人不太好,家属做好心理准备。

    很平静的语气。我以为:医生都是这样的喜欢危言耸听吗?!

    医生说:拿床被子,你们收拾好,去医院。

    我说:喔,我们本来就在东部市立住院的。

    医生说:东部市立肯定是来不及的,去海慈吧。

 

    好!拿了被子,穿了外套,跟着担架簇拥着出去了,带上门,才想起没带钥匙,甚至燃气灶上还炖着给婆婆喝的粥!

    一路上,我们拥挤在狭窄的救护车里,看不到婆婆的脸,两个医生一直在忙碌着。

    到了医院,迅速转移至急救室,我们等在门外。

    我仍旧以为:没事儿,一会儿医生会告诉我‘好了’转到病房观察吧,甚至妈会自己走出来!

 

    等待中......此时8:00,又或者8:05?看着凡凡,我想起包里还有小饼干,拿出来给凡凡吃,又转身到医院门口给凡凡买了一杯小米粥。我竟然还如此冷静的给凡凡计划早餐?!我真蠢!

    护士进进出出,表情平静,毫无异常。我以为,一切都会好!

    大概过了五分钟?或者八分钟?又或者十分钟?

    护士喊家属,凡爸进去了,我隐约听到‘……还有什么亲属,通知下准备老人的后事……’

    凡爸出来了,很平静,我问:医生怎么说?

    凡爸说:医生没说什么,还在继续抢救。

    我以为,之前是我听错了,一定是我听错了!

 

    又过去五分钟?或者八分钟?还是十分钟?

    所有的医生都出来了,让家属进去了:老人已经走了!

    我听错了!我一定是听错了!这件事儿,医生嘴里这句话,多可笑!多可笑!

    我冲进去,不,我是走进去的,我觉得这一切很可笑!很离谱!错的很可笑!很离谱!

    我看到婆婆睡着了,我摸摸婆婆的脸,温暖的,我喊着:妈,你起来,妈,你快点起来啊,起来咱们回家啊……

    我拍着婆婆的脸,我捏着她的胳膊,我摇晃着她的身体,我想她一定是睡的太沉了:妈,你起来,你别睡了,你快点起来啊……

    眼泪早已模糊了我的脸,我朦胧中看着监护仪,看着已经撤下了的监护仪,不,监护仪屏幕上一定会突然又出现一条直线,然后这条直线慢慢的有节奏的跳动起来……一定是这样的,然后我喊医生进来,然后,妈妈真的又回来了:燕儿,我刚才睡着了,要过年了,咱们不在医院待着,妈妈不喜欢在医院待着,咱们回家吧……

    是的,我看过很多电视剧,电视剧里充满了奇迹,奇迹都是这样的!

 

    ‘老人已经走了,我们采取了很多抢救措施……老人送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心跳……再继续折腾老人就不人道了……’

    我听不清医生在说什么,我恍恍惚惚掏出手机拨通了二姐的电话,然后,电话通了,我喊了一声‘二姐’,然后只剩哭。

    那时候,凡爸倚靠在墙上低沉的哭声,近似于吼。

    那时候凡凡在干吗,凡凡是何种表情?那时候,我似乎已经忘记了还有凡凡。

 

    有人来帮着将婆婆推到相邻的房间,抢救室要腾空随时备用。

    凡爸出去了,他在跟湖北的亲属通话,我,陪着婆婆,然后,有人来问我是否准备了寿衣。怎么会!婆婆那么好好地一个人,我何以要提前备下寿衣!

    稀里糊涂的跟着那人去买寿衣、棺椁,凡凡一路跟着我,看到我不停的在哭,脚步机械的跟着那人。凡凡不停的说:妈妈,你别哭了,你别哭了……妈妈,你哭的我都不想喝粥了……

    然后,我看到小小的凡凡脸上也挂满了泪水,可怜的孩子,小小年纪,短短不足两年,已经跟着妈妈送走了三位老人,他从来就没有姥姥,他已经没有姥爷,没有爷爷,从此,他也没有奶奶了!

    又回到婆婆身旁,先前那人又问是否需要找人穿衣服,我想自己给婆婆穿寿衣,我想最后再为婆婆做点事儿。可是,所有的人都告诉我:你穿不了,去世了的人,跟活着的人不同。

    我退出来,有人喊我去,指着婆婆佩戴的戒指和耳环,让我摘下来,婆婆的手指还是温热的,耳垂还是温热的,婆婆分明是睡着了,但是,我知道,这一觉她要睡很久,很久,永远不会醒来了,奇迹永远只出现在电视剧里!而我却生活在没有奇迹的现实中!

    我为婆婆穿上袜子,鞋子,我想起出门时我们都没带钥匙,而婆婆是习惯随身携带钥匙的,我翻找着婆婆换下来的衣服,我想,我真是冷酷,居然还想到找钥匙!

    那天,婆婆竟然也没带钥匙,她知道她从此不再回来了吗?!

    婆婆被转到太平间了,我们需要办理死亡医学证明,交纳之前的相关抢救费用,忙完了,十一点了吧?其实,我一点都不坚强,但是,我不想在凡爸无助的时候,让他更无助。

    我说:还有许多事情要办,东部市立还未办理出院手续,还要联系老家那边安排人过来,还要开具火化证明,先回家吧,先找开锁公司开锁……

    回家了,开锁公司的人来了,需要问邻居借根铅笔,邻居家的老夫妇出来了,老阿姨问:你妈身体好点没?

    我说不出话,凡爸说:我妈去世了。

    阿姨目瞪口呆:怎么会!

    是的,刚刚,今天早上!

    阿姨喃喃:怎么会?多好的一个人啊?前两天我们还一起在诊所打吊瓶,我们还聊天,你妈说你们对她很好,但是她不习惯青岛的生活,享不来这个福分,说过完年要回老家。怎么会呢!

    是啊,怎么会呢?!

    婉言谢过了阿姨要煮面给我们吃的好意,家里还有煮给奶奶的粥,凡爸临出门前竟将打火灶关了。

    默默的吃了‘早饭’,又赶往东部市立,我不能让凡爸一个人开车出去,我必须跟他在一起。

    住院部到了,看到我们,护士喊:52床的什么时候打针?

    凡爸说:不用打了。

    护士问:为什么?

    凡爸径直去了医生办公室,我缓缓的说:我妈已经走了。

    年轻的护士问:去了哪里?

    我说:去世了。

    护士目瞪口呆:怎么会?!

    是啊,怎么会呢!

    住院医师说:心脏的问题,有时候谁都没有办法,就算是在医院里,可能都来不及。

    就算是一种安慰吧,这句话会让凡爸不那么内疚,他之前一直在说:真不应该让妈晚上回家来住!可是,马上要过年了,医院里没有几个病人,妈想回家的意愿非常强烈,肠炎又得到有效缓解,我们没有坚持......

    两个姐夫坐飞机过来,然后又去医院太平间看了婆婆。

    大年三十,婆婆火化的日子。

    姐姐们打电话来叮嘱:骨灰盒不能放在家里。

    我坚持,到后来我甚至很生气了:我不相信那些,我这里百无禁忌。如果一定要相信,一定有灵魂,那么妈妈一定会希望我们更好,而且,过年了,所有的人都回家过年了,为什么要将妈妈一个人放在外面!

    将妈妈的骨灰抱回家,其实,如果人死后有灵魂,妈妈一定希望多看看我们,看看她曾经生活过的这个家。

    凡凡不懂,他知道他从此看不到奶奶了,但是,在他心里‘死亡’这个词,只是一个词汇。

    凡凡仰起小脸看着我:妈妈,我要是有真正的魔法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把奶奶变回来!

    按照老家的安排,我们初四启程回湖北,初五到达,初七下葬,我一遍遍诉说着婆婆离开的那个早上,那短短的三十分钟,如祥林嫂一般,一遍遍的说,一遍遍的哭……

    我喃喃自语,我们太自私了,我们真的不应该把妈接到青岛去……我以为那就是孝顺了……

    姐姐们劝着我:你们尽孝了,妈住院你一直请假照顾,妈说‘燕儿是难得的好媳妇,燕儿半夜起来烧茶给我;我不舒服,燕儿做好了饭端到床前给我吃’,妈总在电话里夸你……倒是我们几个做女儿的,什么都没做……

    妈,那么的容易满足,一点点好,她可以记住一辈子,半夜起来烧开水给妈喝,我只做过一次,可是,竟然人人都知道了!

    她要的很少,而我们做的更少吧?!

         ……

    我无法忘掉很多事情:

    要炒菜了,看着升腾着热气的电饭煲,我想起婆婆说:燕儿,可以开始炒菜了,米饭在上汽了。

    整理着婆婆的衣物,我看到崭新的皮鞋,崭新的内衣,我想起婆婆说:燕儿,别给我买鞋买衣服了,买这么多衣服,穿不了,等我不在了,谁穿啊。

    我想起,婆婆住院的头几天,因为禁食,每每看到我吃饭,婆婆都如小孩子一般不眨眼,我笑她:妈,是不是挺眼馋的啊?妈,我给您夹一口菜,您嚼一下再吐出来,让嘴里有点味道?

    然后,婆婆眉开眼笑的,真的很听话的嚼一嚼,尝点味,又吐出来……

    还有,婆婆最拿手的锅巴粥和手擀面,从此,再也尝不到了!

    ……

 

    是的,我记录的很详细,因为,那么多,那么多事儿,在我心里,在我眼前,在我手边,在我梦里,我无法忘记。

    其实,我早应该记录下来,我希望记录下来,为心里装的这些事儿,找个地方放下来,可以让我不那么想念。只是,我知道,有很多姐妹在关心着我,关注着我,而春节应该是个欢乐的日子,我的记录会让关心我的人为我担心……

    并非毫无承受能力,只是,很多事儿,忘不掉。

    2009年4月9日,父亲辞世;2009年12月12日,公公离世;2011年2月1日,婆婆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去机场的路上,凡爸幽幽地说:老婆,从此,只有我们三个相依为命了!

    我心里好酸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发布于2011年02月18日 15:34 | 评论数(132) 阅读数(2604) 真爱无声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