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家有顽童 | 凡妈育儿 | 爱上幸福 | 真爱无声 | 心情随笔 | 文章分类目录

国象,考验了谁?


     
 

    凡凡的国际象棋课正式开始了。

    自610号开始,每周五、周六晚间各一节课。

    1830-200020分钟左右休息一次,再去除维持课堂秩序的时间,真正上课时间并不长,但是对于这些顽皮的孩子们而言,显然并不那么好玩。

    凡凡所在的初级班(约三个月后升中级班)共五个孩子,分别叫陶陶、小雨(女)、丁丁、翔翔,还有一个就是凡凡。从年龄段来看,四个05年的,凡凡06年的。最大的陶陶比凡凡大一岁两个月,小的翔翔比凡凡大四个月。

    每次上课,第一排坐五个小朋友,第二排坐五个家长,很是热闹。上面老师在讲,下面‘大学生’‘小学生’并不怎么安静。小的坐不住,大的就坐不住,总有妈妈在‘帮忙’维持秩序。我属于看似无动于衷定力蛮强的妈妈,但是,注意力并不集中的凡凡一直在挑战我的耐性!

    有必要介绍下凡凡同学的情况。

    陶陶最大,而且似稍有国象基础,所以属于五个孩子中学的最快最好的,但偶有骄傲自满情绪,喜欢说:这个问题,很简单嘛。

    小雨是个特别安静听话的女孩,比四个淘小子晚来,耽误了三节课,因此有些跟不上进度。再者,或许从普遍意义上来讲男孩和女孩的思维方式还是有一定区别的,而国象的学习或许男孩的先天优势也非毫无根据的无稽之谈。小雨听的很吃力,而且这孩子的思想似乎极不自由。小雨的爸爸妈妈工作或许很繁忙,一直是姥姥陪同上课。讲到棋盘上格子名称时,即将升入小学的小雨并不认识从ah的英文字母,小雨姥姥又戳着小雨的头准备数落,我缓声拦下。课间休息时,我询问小雨是否没学过26个英文字母,而是学了汉语拼音,得到小雨肯定的答复。小雨姥姥也解释说,小雨幼儿园的头两年总是断断续续的生病,因而很多内容没有学。先安慰小雨:每个人都是通过学习才知道一些知识的,小雨没有学过,不会很正常,不着急,阿姨先教小雨这八个英文字母,因为小雨学国象要用,剩下的咱们慢慢学……小雨姥姥感慨道:这孩子啊,还是得爸爸妈妈教!于是,第二天的国象课,听陪学的凡爸讲,小雨的妈妈去了。

    丁丁自尊心极强,老师提问一圈,然后说句:大家都答对了,只有丁丁回答错了。丁丁同学就扭头看着窗外了,丁丁妈妈在后面忙不迭的数落更让小男子汉脸面上挂不住。我轻声的跟丁丁妈妈说:小家伙自尊心蛮强的,其实心里知道错了,但是嘴上不愿意承认,别着急,给他点时间,他慢慢就好了。过会儿子,丁丁又很投入的抢答去了。

    翔翔每次一上课,先有一个问题:老师,我有一个问题,什么时候下课?这小家伙思维非常敏锐,老师讲:一盘棋里如果‘王’被吃掉了,这盘棋就输了,就像打仗的时候,如果司令被抓了,那些兵就没法打仗了。翔翔立马问:那为什么不再选一个司令呢?!翔翔有时候看似不专心,但棋路却很清晰,回答问题准确率极高。

    凡凡看似不像丁丁和翔翔那般外露顽皮,但也绝不会正襟危坐的认真听课。一会儿功夫就跟翔翔头顶头的顶起牛来,抑或低头掰着手指头抠桌子遐想,远不是看动画片或阅读时心无旁骛的状态。

    前四节课从最基本的识棋、摆棋开始,又分别讲了每个棋子的走法。我和凡爸对国象也是一无所知,凡爸是一忙人,但总得有人在接下来的学习中给凡凡以指导,或者最起码可以跟他对弈。于是,我责无旁贷一直跟着学。

    坦率的讲,国象的确不易学。与中国象棋比,国象规则更为灵活,譬如‘兵’直走斜吃,首步棋‘兵’可进一格,亦可进两格,吃‘过路兵’,以及到达对方底线的‘兵’可以换做除‘王’之外任何一个棋子使用;又如‘马’的走法,像极了中国象棋的‘马走日字’,但又灵活很多,无‘别马腿’之说;或如,中国象棋里的‘帅’是固守老巢不外出的,而国象里的‘王’却是要出来参战的,用老师的话说‘人家外国比较民主,当了大王也要参战’;再如,国象中还有个‘王车易位’的特殊走法……

    第一节课,认识棋盘上的横线、竖线、斜线及每个棋子的名称和摆放位置,然后学了‘车’的走法,类似中国象棋里‘车’的走法,直来直去,相对简单;又学‘象’的走法,斜来斜去,也还不算难。凡凡饶有兴趣,回到家竟还主动给缺课的凡爸当起老师来。

    不得不佩服孩子的记忆力,一节课结束后,我不会摆棋,总是困扰在‘王’和‘后’的位置上,但是小家伙们却记得很清楚。

    于是,第二节课我开始做课堂笔记了。无论如何,我希望可以将基础的东西学牢固,陪伴凡凡入门这一程;更重要的是,我希望给凡凡传递一种认真的态度!

    第二节课,学习了‘后’和‘王’的走法,‘后’结合了‘车’和‘象’的走法,更为灵活,战斗力也更强;‘王’呢,与‘后’的走法一致,但是一步只能走一格,老师的讲法是:做到‘王’年纪就大了,走不动了,一步只能走一格了……倒也生动。

    第三节课学习‘马’的走法,中国象棋‘马走日字’,国象里‘马’的走法与此类似,只是,应该说走‘目’字,或者说走‘六格里的对角线’。同时,国象的‘马’没有‘别马腿’之说。因为‘马’拐了些弯儿,便硬生生把孩子们给难住了!旁听的妈妈们也着实要多费些脑筋才能转过弯来。日常练习里对‘马’关注最多。

    第四节课,学了‘兵’的走法,这‘小兵’也是极难的……

    此时,几个孩子接受能力的不同开始有所显现。按我的观察,陶陶居第一,丁丁其次,然后是翔翔,接下来是凡凡和小雨。

    陶陶的接受能力最强,与其年龄优势不无关系,而让我惊奇的是翔翔,翔翔仅比凡凡大四个月,但是思维非常清晰,单就国象的学习和接受能力来看,稍逊于陶陶,与丁丁其实不相上下,甚至偶有超过丁丁的迹象。凡凡的表现差强人意,有一定的年龄关系,也与其学习态度息息相关。若他认真听讲,则某一时间段内回答问题准确率会提高;反之,则颇显混乱,或者一步棋分了四五步才达到目的,或者直接就是错误的。

    我的承受能力和虚荣心开始受到冲击!我需要不断地安抚自己,才能使情绪稍稍缓和些。我不断地安慰自己:他还小,他需要慢慢来,他回答问题很积极主动,且声音洪亮吐字清晰……

    第五节课将开始‘无王拼杀’,针对凡凡的熟练程度,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空档儿里,每天晚上20分钟左右的国象练习,主要围绕‘马’和‘兵’的走法进行。

    第五节课开始,老师先摆几道‘几步吃兵’的题目,给孩子们温习下‘马’的走法。起初,凡凡接连回答对了两道题,得到一个小牌牌的奖励。后来,小家伙思想开始游离,许多次都是在老师点了名之后才开始思索,错误百出!

    我的耐心收紧,眼看就要到极限,课间休息时,我把凡凡喊到教室外,希望让他和我都清醒一下:妈妈希望你以一个认真的态度对待国象的学习,不认真,任何人都无法取得成功!你以为你很聪明,不学就会吗?不!每个小朋友的智力都是差不多的,没有谁比谁更聪明多少?那么就看谁更认真更努力,谁就能取得成功……

    然后,换了凡爸旁听,我真的需要冷静一下!

    20分钟后,第五节课正式结束。走出教室的凡爸脸色极其难看,一出俱乐部大门,就开始大声斥责凡凡:你看你下的什么棋!啊?!人家的棋就在你嘴边你都不知道吃,把自己的棋送到人家嘴里去!啊?!你学了些什么!爸爸在后面看着你和那个翔翔对棋,简直要气爆……

    凡爸如此激动的情况真的极少见,一者他一直给人一种好脾气的印象,二者他陪伴凡凡的时间少,起冲突的机会少。

    看起来,我的忍耐力还不是最弱的!

    凡凡开始哭,我说:咱们先上车,上车后凡凡来跟妈妈讲讲是怎么回事儿好吗?爸爸从来不这样发脾气,今天怎么这么生气?

    凡爸怒气难平,走在前面还在数落,小家伙很委屈的拉着我的手跟在后面。凡爸的絮叨我已明白大意,应该是最后20分钟正式开始‘无王拼杀’,凡凡与翔翔对弈,凡凡频频送棋给对方,最终被杀的落花流水!坐在后面观战的凡爸,怒不可遏,于是有了课后的失态。

    其实,在凡凡国象学习所出现的一些问题上,我很矛盾:国象是凡凡的选择,且经过了试听,凡凡很热切的要求报名。虽然我反复讲解任何事情在经历了最初的兴趣之后和实现成功之前,都会有一个非常困难的过程,但是,显然这些困难在没有亲身经历时,是不足以抵挡他报名的兴趣的。

    车上我只是揽住凡凡,并没有说什么。或许今晚我不该叫凡爸来,往日里我和凡凡坐公交车上课,下课后吃点加餐手牵手溜达回家,边走边聊,自然而然的温习一遍刚刚学过的内容,甚好。

    回到家,我将他抱在身边,先向他申明我对国象学习的态度:国象学习不会仅仅像你想的那样简单好玩,一开始你觉得没有接触过,很好玩,很有趣,你很好奇。但是真正开始学习,就不能仅仅是玩的心理了,是学习就一定会有压力,会有一段很困难的时期,妈妈认为一旦选择了就应该坚持,坚持才会有所收获。但是,妈妈不希望你因为爸爸妈妈的强迫才坚持,妈妈想知道关于国象你是怎么想的,是否真的是喜欢,愿意主动去学习?如果你并不喜欢,那么妈妈也不想强迫你去学。但是,如果你决定了去学,就必须要坚持!即使会经历很长一段时间的困难!

    凡凡说:妈妈,我觉得真正的国象学习不像我玩电脑游戏上的国象那么好玩,那么有乐趣。

    我:玩游戏没有任何压力,所以你觉得很好玩,有乐趣。但是,人不可能永远不承受压力,人也不可能玩着过一辈子。你告诉妈妈你有很多理想,你想成为一名警察,你想成为第二个比尔.盖茨,你想做一个世界上最好的爸爸,但是,玩着就可以实现你的这些理想吗?

    凡凡:不能实现。

    我:妈妈想告诉你的是,国象的学习会有段时间很难,但是,如果克服这段困难,坚持下去,当你可以与对手真的坐下来下一盘完整的棋,当你运用自己的智谋战胜了对手,或者即使你输了一盘棋,却仍然从这盘棋里学到了很多东西时,你就会感受到一种比玩游戏更大的乐趣。如果你在最初遇到困难的时候,就选择了放弃,那么你将永远无法体会那种乐趣。这个不仅仅是对国象而言,任何事情都是这样的,要有所收获,就需要坚持,坚持,就一定会有所收获!妈妈现在想知道,你是否真的喜欢国象,愿意去学习?

    凡凡:我喜欢国象。

    我:凡凡,妈妈其实很矛盾,看到你上课注意力不集中,妈妈觉得不能放任,妈妈应该提醒你认真对待。但是,妈妈又担心如果对你批评过多,会使你对国象产生抵触心理,反倒使你不喜欢国象了。可是,看到你原本应该会的东西,只是因为自己的不认真而不会,妈妈又很难保持冷静。爸爸也一样,爸爸今天晚上的态度过激,但是爸爸的心情可以理解……

    此时,小家伙又忍不住委屈的落泪。凡爸过来跟他道歉:对不起,爸爸刚才的态度不好。

    小家伙拿了张面巾纸擦眼泪:妈妈,我们来‘无王拼杀’吧。

    突然有些心疼他。其实,我又何尝不希望他可以无忧无虑毫无压力的漫天疯跑,只体会快乐,永远没有压力和一丝一毫的不情愿?可是,我可以那样做吗?

    躺在床上,隔壁房间里小家伙已经安稳的睡着了,我却难以成眠:老公,或许我们都太着急了,我们应该给他更多的时间和耐心。‘马’的走法的确很难,‘无王拼杀’又需要全局观念,这些对我们来说或许不难,但是,我们毕竟不能以我们的理解和接受能力去要求一个五岁的孩子。国象的规则那么灵活,走法多变,或许对他而言真的很难。

    其实,国象的学习,在考验孩子,更是在考验我们。才上了几节课,你我就如此不冷静,慢慢的学下去,当孩子们的水平差异越来越大,我们又该如何?或许,我们一直认为我们的孩子很棒,他语言理解能力和表达能力很强,他自主阅读能力不俗,他的逻辑思维能力不错……我们认为他要学便一定会学的很好,因为我们从来没想过,他会学不好?可是,我们的孩子他并不是神童,当某一天,一起学棋的孩子,譬如翔翔站在了领奖台上,而我们的孩子成绩平平,那时候,我们能否战胜自己的虚荣心,能不能平静的接受我们有一个成绩并不突出的孩子?这或许才是我们真正需要面对的问题。

    第二天,我和凡凡手牵手去‘蒲公英读书馆’,一路上小家伙很开心的又唱又跳,他们在迎接幼儿园大班的毕业典礼,最近一直在排练舞蹈。小家伙扬起小脸说:妈妈,你觉得我跳的好不好?

    我:凡凡跳的很棒喔。

    凡凡:可是,我们老师说,我们这些男孩就是没有那些女孩跳的好。

    我:喔,女孩和男孩不同,女孩可能主要体现一种柔美,而男孩可以体现力量。妈妈觉得只要凡凡认真、尽力了,就是最棒的。

    小家伙又说:妈妈,我觉得跳舞还有个好处,就是可以让别的那些没选上跳舞的小朋友很羡慕。

    我:是啊,就像学国象一样,当凡凡经过长时间的认真学习走上领奖台的那一刻,也会赢得别人的羡慕,你看俱乐部墙上贴的那些小朋友们捧着奖杯的照片,那都是努力的结果。但是,如果不认真学习,或者在刚刚感受到困难的时候就放弃了,那就连参赛的机会都没有了,更无法体会站在领奖台上的自豪感。妈妈并不要求凡凡的国象学习达到什么结果,拿奖杯?成为国际大师?妈妈没有想那么多,妈妈只希望凡凡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有一个认真做事的态度,这样当凡凡长大后,不会后悔。

    我知道,我一直在跟凡凡,跟所有人,甚至跟我自己说:我不要求凡凡有多大的成就!或许其实就是潜意识里希望他有所成就!

    傍晚跟凡凡练习‘无王拼杀’,只因第五节课的最后20分钟没旁听,我的棋竟然很慌乱,有时也送了棋子到凡凡口中。我恍然!国象真的很难!或许并不是他不认真,而是对他而言,真的很难!

    一盘棋终了,我看着他:凡凡,国象还真是挺难的,你跟翔翔下棋不是不认真,你是不是真的觉得对你来说挺难的?

    小家伙眼睛里一下子含了泪水,一面扯了面巾纸擦拭,一面说:嗯,妈妈,我觉得国象对我来说挺难的。

    我:昨天晚上你睡了以后,爸爸妈妈沟通了很多,爸爸妈妈太着急了,凡凡还小,国象的基础知识,爸爸妈妈或许觉得很容易,但是凡凡毕竟只有五岁,爸爸妈妈不能以自己的理解程度来要求凡凡,应该给凡凡更多的时间和耐心,陪着凡凡一起慢慢学,一遍不会咱们就学两遍,两遍不会咱们就学三遍,直到学会学牢固了为止……爸爸妈妈只希望凡凡养成认真做事的的态度和习惯,好吗?

    凡凡:嗯,三遍不行就学四遍,四遍不行就学五遍。爸爸跟我说他高考的时候想考同济大学,结果因为他学知识不牢固,最后没考上……

    当晚的第六节课,凡爸陪同,回来后,小家伙很开心:妈妈,我这节课进步很大,跟丁丁对棋的时候,也不再把棋子送到他嘴里吃了……

    跟凡爸说起那篇《家有中等生》(又名《我想成为坐在路边鼓掌的人》,我给凡凡取名‘一凡’,是希望他做事‘一心一意,持之以恒’,又希望他‘心平常,始终保有一颗平常人的平凡心’。可是,我还希望他‘心平常,自非凡’,其实,我仍旧是希望他非凡的?!

    如果,我家也有中等生,如果我需要看着凡凡的同学们一个个站在领奖台上,一个个头戴光环,而凡凡始终坐在台下为他们鼓掌,我可以心态平和的跟他一起为别人喝彩吗?!

    国象,考验了凡凡的毅力,也考验了我的虚荣心。不是吗?!

昨晚对弈,他开始‘叫吃’了,这是一大进步!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发布于2011年06月29日 14:31 | 评论数(39) 阅读数(3207) 凡妈育儿

六一趣味运动会


看看博客,好似总在倒叙。

今天抽空整理下凡凡幼儿园六一儿童节趣味运动会的片片。

这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嘿嘿,进入小学生作文时代。

孩子们的趣味运动会,家长可参观,偶背单反前往,有幸被邀为摄影师---熙熙说:八错,证明园长肯定了你的摄影技术。

呜呜呜,错,园长看上的不是俺,是俺的单反。

废话一箩筐,上片片喽

这是运动会上漂亮的赵副园长开场白中......

凡凡的幼儿园很小,拢共约100个孩子,收费在青岛更是属低廉行列,所以在硬件设施上差强人意,但是,令人欣慰的是,老师们很爱孩子,园长的办园理念也是以孩子们的健康快乐成长为宗旨。

 

大班的姑娘小伙子们,即将毕业成为小学生喽

中班的小屁孩们。

今天孩子们的着装是园里送给孩子们的六一儿童节礼物,顺做园服。这质量还真不错,大班的一套大概八十几,中班小班小托班的大概一套六十几,均价约70元,这一百个孩子,也得七八千了,我跟园长说:貌似方圆百里少有你这么干滴......

大班的趣味障碍赛。

中班的青蛙跳跳跳比赛准备中,看俺家这凡屁屁,咋就不长个涅?!另:穿了双黑袜子,这长裤子时没觉得不妥,七分裤时,咋看咋别扭!

得,这队伍前面的小姑娘就是凡小子给自己选的媳妇(一生气就‘我跟萱萱说长大了不跟她结婚了’),这不小姑娘站在自己的队伍前头,还回头望着曾一凡呢,真滴!

青蛙跳跳跳的比赛规则要求跳着过去,跑着回到队伍的后面,再来一次。貌似只有凡屁屁同学是按规定做滴,其余孩子们都是跳着过来跳着回去。这说明:1、曾一凡同学认真听老师话了;2、曾一凡同学的理解能力蛮强;3、曾一凡同学很懒,知道跳着回去不如跑着回去省劲儿!

小班的套圈比赛。

这姑娘俊吧?据说是园花啊。我跟园长说,要不划拉俺家去存着?!哈哈,再生个小子给她配!

小班的穿衣服比赛。

这小姑娘很有计划,看似不紧不慢,却是极讲究步骤滴。

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

右侧这小姑娘跟貌似跟先前那个小姑娘一起穿好,赵副园长正待将俩人的手同时举起,宣布个并列第一,结果,先前那小姑娘敏锐的发觉右侧小姑娘穿反了!呵呵,于是,笑翻一群人!

最可爱的小托班的娃娃们上场了,这是爬行比赛。

这小家伙冲着我的镜头爬过来,哈哈哈哈哈哈,乐不可支......

大班的拔河比赛,猜猜,哪方胜利了?

呵呵,答案就是:看哪方撅着小屁屁最卖力!

中班和大班的拔河比赛,中班的小小伙儿们全上,大班人数虽少,但都是精兵强将啊!

天,中班开始耍赖皮,老师也上了,小姑娘们一旁呐喊助威。

于是赵副园长踊跃加入到大班队伍中。

熟料,为时已晚,哈哈,中班胜出!虽胜之不武,但收获欢声笑语一操场。

中班的运球比赛。

嗯,这个环节有个小插曲,按老师的分配,萱萱跟凡凡不在一组,于是,萱萱小姑娘几次三番喊着凡凡的名字跑过来,又被与萱萱一组的小伙子给‘抱’回去了!那小伙子便往回掳,边嘟囔‘你跟我是一组的’!

看,姑娘小伙儿们运的多卖力!

这跟凡凡搭档的小姑娘,偶不认识,但是貌似不在凡凡常嘟囔的几个女孩之中?

另:凡凡身边女孩太多,男孩太少。

大班姑娘们这个节目名称,俺不记得了,蛮有趣,只是遇上稍胖胖点的小姑娘,这球要弹起来真不那么容易。

这不,看见这胖胖滴小姑娘屁股底下的球了没?有点不堪重负涅。

中班的踩高跷比赛。

看似简单,稍不留神可能就出现这种情况了。

凡凡第一个上场,顺利完成,看来小家伙大动作方面虽有欠缺,但协调和平衡能力还不错。

到后来,乐成一团,场面开始失控......

狂拍了两三百张照片,传到幼儿园的空间里,第一次往空间传照片,异常的方便快捷,暗喜,把原片全部删除了。

结果,呜呜呜,等我试图从空间下载下来转到博客时,才发现空间原来是有自动压缩功能滴,两三兆的大照片全部成了一百K左右的小图片!

马上七一了,才上六一的,越发的懒惰了......

发布于2011年06月27日 10:04 | 评论数(40) 阅读数(1430) 家有顽童

端午行之上海科技馆


时间:6月6日

这天,我们将取道上海,经虹桥机场返回青岛。

青岛出发前,我在网上搜到上海科技馆,因为青岛这小城市没有这样的高科技地方,所以,异常向往,于是,对凡凡也有了番不自觉的言语上的诱惑。

六号下午四点半的飞机,早饭在园外楼吃罢,设了导航,直奔上海科技馆。喔,忘了说了,感谢同事老公的友情支持,他是某集团驻苏州片区办事处滴,端午行的几天里,他是我们的义务司机。

上海,太大了,怪不得人家都叫‘大上海’。设了导航,还有点摸不着北,偶有绕路,所幸地球是圆的,又幸强大的导航,终于还是在十一点将我们送到了上海科技馆。

时间紧迫,恐交通堵塞,我们预计一点钟离开科技馆前往虹桥机场,所以,留给上海科技馆的时间只有两小时,我酝酿良久的与桐妈相聚上海滩,不得不放弃。

上海科技馆,我来了!这个是奥特曼的经典造型吗?

媛妈送的衣衣,帅气吧!

进门左拐,直接进了一个展区,名字好像叫‘动物王国’?话说,挺逼真的,只是,人山人海,很不容易拍照。

另:我记得有位大师告诉我尽量不用闪光灯,于是,我把ISO调到最大,狮子就是这样滴。正常吗?

我忍无可忍开了闪光灯,就这样滴了,貌似像一幅图画。真不好意思,给人家凡屁屁就留了半张脸在画面上。

觉得闪光灯给出的画面太假,又弃用了。

览后,我们得出一致结论:动物王国当属科技馆里比较好的展馆了。只是,其时,我和凡凡都对认为这个不属于科技,科技馆当有更高科技的才算数,于是,我们一门心思在宇航天地和机器人那里!

或许你总以为风景在前面,其实,眼前的就是风景!

宇航天地的展馆门口,小家伙很热情的给了我N多动作,只可惜,老娘我一激动居然大部分都虚了!

跟火箭(是火箭吧?这个不是宇宙飞船吧?)的合影,小家伙的破丝竟有几分历史书上法国别动队的感觉?!

话 说,宇航天地,我以为,一定可以有些近距离的体验,或是更直观的展现,或是......总之,不应该仅仅是几个宇宙飞船或是火箭的模型摆摆样子吧?!坦率的说,失望,那是相当的失望。倒是有三两个模拟什么失重的活动区,只可惜要求20岁以上,且处处排起长队伍......

机器人时代?貌似这个展区是叫这个名字。

这是机器人在组装汽车零部件,旁边有触摸屏,可以通过触摸屏要求机器人执行你的指令,还有点意思。隔壁还有机场行李提取处的机器人,可以语音发出指令,只可惜就像段誉的什么指?不是总好用滴。

其他有科技含量的展馆也是如此,或者可以体验的区域就人潮人海,偶有体验区无人问津,你欣欣然前往,必发现故障中!

弹钢琴的机器人,毕竟冷冰冰的金属人,没有真人那么赏心悦目。

这个是什么展馆来着,不记得了。胰岛素的分子结构模型。

类似的模型还有许多,不一而足。

最后去的彩虹儿童乐园,停留约二十分钟,此处亦人满为患。不过,这里是令凡小子最为满意的地方。直叹该第一个来这里!

不倒翁似地蛋壳里,小家伙摇摇晃晃,甚是欢喜。

本草纲目,我对中国几千年的东西,总是难舍情愫。

匆匆忙忙的上海科技馆之行,或者时间更宽裕些,我们会领略到更多的神奇和科技?网上说上海科技馆你需要准备至少六个小时。而上海科技馆也非常人性化的,准许中途离馆就餐。只需要离馆时在几个指定的出口扫描下门票即可,若不准备返馆,则另有直接出口,这样出来之后,似乎是不允许再次凭借同一张票入馆的?

他说,科技馆也没什么科技啊?!

还不如这候机大厅的地好玩!

暂时无缘迪斯尼乐园,抱个米奇也算解解馋,只是,背景光太亮了!这不破坏我水平吗!

米妮,如果我家房子再大点,我再小点,我一定把她抱回家!--凡妈说。

东方既白吃了午餐,我们赶往登机口,我的天,大上海,连机场都比青岛的机场大出好多,而我们又在最远的一个登机口登机!

我决定用这张结束本次端午行,咋样?!

不知咋滴,机场候机大厅里的一系列照片都有点糊,用大师们的话说,好像是‘噪点高’?

我,正在计划国庆节的出游,酝酿春节的出游,咋样,想的远吧?若那时再觅得一合适镜头,更美!

旅游,定焦是很会让人郁闷的,而套机镜头,效果着实一般。该换个啥镜头?问问专家们去!

发布于2011年06月20日 15:58 | 评论数(30) 阅读数(1510) 家有顽童

端午江南行(三)


今天该记录6月5日了。

淅淅沥沥的江南小雨,一扫我想象中的炎热,带来几条平日里难得一穿的裙子,准备在陌生的他乡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结果未能得逞!

今天的第一站是:虎丘。

他极难得的要求我给他照相,结果,给了我一串双手插进裤腰的镜头!

谁要抢谁的镜头?

他喜欢通往虎丘塔的石桥上这石狮,这狮子貌似一脸爱恋的看着这个骚扰它的小屁孩?

我却喜欢透过树叶间,看这木船的影影绰绰......

这地儿最受欢迎,排着队留影,给三个憨憨的汲水者留下几张背景单纯的酣泉取水图,实属不易。

据说这里是莫邪试剑的那块‘试剑石’?臭美的俩小人在此处搔首弄姿,引来观众无数。

人人都忙着在虎丘塔前排队照相,他却对一根枯树枝情有独钟。

偷听到一个导游说这里是拍照最好的地方,身后就是虎丘塔,乌压压的人,我只有将镜头冲天,才能避免‘大合影’。蒙蒙细雨,塔顶高耸入云,多了几分仙气,人人趋之若鹜,只有他,忘不了秀秀他的枯树枝。

丢了枯树枝,又捡了竹叶。这狮子,这小屁孩,咋表情雷同的如同哥俩好?

这就是虎丘塔,只可远观不可亲近喽。据说是国家第一批一级保护文物,又说当年在塔顶发现一个什么箱子,箱子里有个什么碗,目前陈列在苏州博物馆里,价值几个亿来着?很不幸,我对数字一向很糊涂。

他说他很爱我,抱住我搂的紧紧的,我我我,我都快透不过气来啦!

托着一颗棉花糖,他乐成这样!

林间小憩,他说:我要飞了。

他,充满了好奇。

我总喜欢这样的立意:真正的主角,让你不知道它是主角。

虎丘塔出来,时间尚早,决意直奔拙政园,下午可放心的睡,晚上去观七里山塘夜景。

入门出一处茅草屋,过于精致了些,依着我的意,似应再潦草些才好。

目前,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可能就是他了。

但是,因为他差点让同事春光乍泄,我还是批评了他。再合影,他告诉我:妈妈,你让我生气了。

老好人,凡一爸--这是俺家的独门称号--凡一凡、凡一妈、凡一爸。

苏州的枇杷,个头较小,却极甜,而且据说是少有的多食无虞的水果,又可清热润肺。那三天,我们一行人吃了约20斤,合300元。咽炎中的同事拿它当枇杷膏使!

处处有景,处处人,我喜欢换个角度,去寻找我眼中的风景。

蹭导游,据说,拙政园春兰夏荷秋菊,这里是观荷花的一处所在。

另:苏州的各处景点不仅有独立揽活的导游,每个景区还配有免费导游,不过,免费导游就如班车是按一定的时间表出发的,若不带小儿,当可选择免费导游,而且,免费导游着古装,还蛮漂亮喔。

疏影横斜水清浅......打出这串字后,我才发现我竟记错了,以为是‘树影’,只是这水浅则浅了,却并不清澈。

过滤掉午睡那段,还有在园外楼嬉戏打闹那节,直转傍晚的七里山塘夜景行。

傍晚时分的七里山塘,熙熙攘攘的游人中,我却觅得一处静谧的所在。

中国红,映出中国人对红的情有独钟,还有中国人令世界叹为观止的智慧!

 

这大概是手绘的七里山塘,苏州古街吧?

一家店铺正准备开门,凡爸说:你来拍这个灯吧。端着相机忍不住拍了下来,又看到屋内店家很警觉的看了看我和我手上的相机。抬眼看看橱窗左侧,才看到一个‘禁止拍照’的牌牌,贼一样赶紧离开,想删除却又没舍得,希望没有侵权?

正紧张时,看到一家店的橱窗上有这样一告示,禁不住哑然。

灯火通明了,这是什么州?

苏州艺人做的‘丝加车’让凡凡驻足良久,走出来一段,小家伙还是忍不住了:妈妈,我真的很喜欢那个车。好吧,折回去给小家伙买个权作苏州行的纪念吧。小家伙竟一眼看好了所有车模里最贵的一辆摩托车--280元。同事老公说:80还差不多。我很有些难为情,我不是富翁,但,对于这种手工制作而非流水线出来的产品,我一直羞于砍价。同事老公走远了,我对凡爸说:如果感觉贵了,咱们就不买,如果喜欢,就买了,手工制作的东西其实可以无价,不是流水线产品可以比的,讲价似乎都透着对人家这份手艺的不尊重。

那艺人感慨道:就冲你这话,就让人感动。我的车从来不砍价的,但我还从来没见过一个小孩子这么坚持自己的选择,不论别人怎么引导他都能坚持自己的选择,而且不会拿起这个放下那个乱了方寸。我再给孩子送两个玩具,给孩子现场做一把冲锋枪。

我不知道我是否有点傻,但是,面对一个手工工艺品,我真的无法去砍价。而且,小家伙,真的喜欢车!

这算是七里山塘的夜景吗?闪光灯无法给我夜景的感觉,我将ISO调到最大,得到这幅景象。不知道换做大师如何去诠释呢?

明天,我们将取道上海,经虹桥机场返回青岛。而,还有我们期待中的上海科技馆......

发布于2011年06月17日 11:53 | 评论数(34) 阅读数(1006) 家有顽童

甜点时间到


     
 

 伟哥的困惑

    从小区的百姓世纪阳光药房门前过。

    凡屁屁问:妈妈,为什么世纪阳光大药房门前写着‘伟哥’两个字?

    我平静依旧:喔,‘伟哥’是一种药(是吧?)。

    凡屁屁恍然大悟:啊,我还以为是说爸爸呢。

    忍住笑,继续很平静的解释:喔,爸爸一般人家喊他‘曾哥’,不喊‘伟哥’。

谁的历史更久远?

    凡屁屁问凡爸:爸爸,我和萱萱谁更有历史?

    凡爸很迷糊:什么意思?谁更有历史?

    凡屁屁解释:我和萱萱谁的历史更久远?

    我笑说:你们俩小屁孩,还谁的历史更久远?

    凡爸只能尽力搜罗答案:嗯,再过几百年,你和萱萱的历史一样久远!

钱重要?糖重要?

    上幼儿园的路上。

    凡屁屁问:妈妈,对我来说是钱重要,还是糖重要?

    我:呵,你觉得呢?

    凡屁屁:我觉得钱和糖一样重要,因为钱可以买糖,而糖可以直接吃。妈妈,对你来说钱重要,还是糖重要?

    我笑笑:嗯,在妈妈看来是钱重要些,因为妈妈不喜欢吃糖,但是,钱可以买到很多其他的东西。如果一颗糖跟可以买的很多糖的钱比,你觉得哪个重要?

    凡屁屁:当然是钱重要了,就算是我最爱吃的一颗糖跟可以买到很多糖的钱比,也还是钱更重要些,如果是我最不喜欢吃的一颗糖,那就更是钱重要些了。

我以为我是个怪物呢

    凡凡:妈妈,男人可不可以怀孕生孩子?

    我:嗯,男人不能怀孕生孩子。

    凡凡:那为什么爸爸说我小时候有一部分是在他肚子里的?

    我:嗯,妈妈体内有卵子,爸爸体内有精子,一颗卵子跟一颗精子相结合,产生一个细胞,然后这个细胞慢慢长大就成了凡凡。凡凡由爸爸的一颗精子和妈妈的一颗卵子组成,在出生之前,凡凡一直住在妈妈体内一个叫做子宫的地方,而男人没有子宫这样一个地方给出生前的小宝宝住。所以爸爸说凡凡小时候有一部分在他体内,只是说精子是爸爸提供的,并不是说凡凡小时候曾经在爸爸肚子里待过。

    凡凡:喔,我还以为我曾经是个怪物呢,一半在爸爸肚子里,一半在妈妈肚子里。爸爸的表述不清楚,妈妈的表述更清楚些。

妈妈发脾气的时候最丑,笑的样子最漂亮

    凡凡:妈妈,你知道你什么时候最漂亮吗?

    我:嗯?妈妈什么时候最漂亮?

    凡凡:妈妈你笑的时候最漂亮。

    我:那妈妈什么时候不漂亮?

    凡凡:你发脾气的时候最丑,你戴眼镜笑的样子最漂亮,我不喜欢你发脾气。

    我:嗯,妈妈说过,妈妈就是凡凡的一面镜子,如果凡凡发脾气了,妈妈就容易用发脾气的方式去解决问题,如果凡凡用平静的方式解决问题,妈妈也不喜欢用发脾气的方式,那样我们就都很开心的笑,妈妈就会很漂亮了。

妈妈,我也爱上你了!

    看电视,明显的女主角对男主角流露出爱意。

    凡凡:妈妈,那个女的为什么要找那个针(针灸用的)?

    我:那个针是男的给女的治病时留下的,这个女的把它看做了信物,这个女的大概爱上这个男的了。

    凡凡:妈妈,我也爱上你了!

妈妈你辛苦了!

    凡凡跟我一起炒菜。

    凡凡:妈妈,我站在这里炒菜觉得还挺热的。

    我:是啊,现在还不是最热的时候,等过两天更热,每天晚上妈妈做完饭都热得不舒服。

    凡凡把手放到我背上,扯扯衣服,想让一些凉风进来:妈妈,你还热不热了?妈妈你辛苦了!

    我:嗯,妈妈舒服多了。

    凡凡:妈妈,等我学会了做饭,我每天早上起床做好饭再叫你和爸爸起床--‘爸爸妈妈,早饭做好了,你们起来吃饭吧!’

    多美的憧憬!

你不是说上厕所的时候看书不好吗?

    早上,如厕,顺手拿了本书翻看。

    凡凡走过来:妈妈,你不是说上厕所的时候看书不好吗?怎么你看书了?

    我:妈妈觉得无聊就拿了本书,妈妈这个习惯不好,要改正。

    凡凡:妈妈,我给你讲故事吧。

    拿了小凳子和书过来。

    凡凡:……农夫阿乐法、铁匠黑煤球、裁缝针线飞、杂货猫、妈妈、小屁孩,都要工作……妈妈,我就是小屁孩……

我也有隐私吗?

    晚间,卫生间,我正在洗漱,凡屁屁推门进来。

    我:凡凡,请出去,妈妈正在洗漱,请尊重妈妈的隐私。

    小家伙退出去,待我洗漱完毕走出来。

    凡凡:妈妈,我也有隐私吗?

    我:当然啊,每个人都可以有隐私。

    凡凡:那我的隐私是什么?

    我:隐私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或者看到的。

    凡凡:喔,我哭的时候不想让别人看到,因为我觉得哭挺不好意思的。

    我:喔,凡凡哭的时候不想让别人看到,那别人就应该尊重凡凡的这个想法。不过,哭其实并不丢人,哭只是表达情绪的一种方式,人人都可以哭喔。

    注:关于隐私,在孩子最初表现出对爸爸妈妈身体的好奇心时,不必遮遮掩掩,客观平静的告诉他,可以适度的给他看并告知男女生理结构的不同,甚至可以结合孩子的认知能力适时引入生命传承以及感恩教育。但是,在凡凡这个年龄(五岁),在我已经给凡凡讲过类似的知识之后,我感觉需要告诉他关于‘隐私’的概念了。--以上仅代表个人观点。

 

 

他,总是很好奇......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发布于2011年06月16日 12:46 | 评论数(33) 阅读数(1108) 家有顽童

    1 2     尾页  页码:1/2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