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家有顽童 | 凡妈育儿 | 爱上幸福 | 真爱无声 | 心情随笔 | 文章分类目录

心情


今天是2012年10月24日 曾一凡6岁6个月8天  小语44天

   
 

    孕六月,开始记录孕育里程。

    产后44天上传,像是倒叙。

    先记录下局里局外‘人们’的二胎心情。

    我,喜欢孩子,只要看到孩子心情就莫名的大好,无论何时何地,只要遇见孩子,一定要停下脚步逗引一番,然后带着怎样都掩饰不住的笑靥如花,一路走一路开心。

    但是,真的再要一个宝贝,需要极大的勇气。且不说经济上的投入,没有老人的帮衬,还有个马上面临小学的凡凡,我能否轻松应对?请保姆?先不论称心如意的保姆是否好找,即使找到了,能代劳的也只是日常保洁或饮食等杂事,孩子的教育无人可以代劳。生儿容易养儿难,多一个孩子,何止多一个怀胎十月?

    要二宝,至少三年,甚至从此以后我都要远离职场,我,如何定位?我真的可以全心投入,相夫教子,献身家庭,而无怨无悔吗?三年,五年,十年之后,我与凡爸是否开始有了差距?凡爸工作一天,回到家,大的吵,小的闹,他会不会心烦,家不再是那个可以让他放松的港湾?而我面对两个宝贝日复一日,耐心也日渐消磨,是否会抱怨,还能如现在这样跟凡爸讨论他的工作,他的事业,为他献计献策,为他抚平烦恼忧愁?日子久了,我们的感情会否开始疲劳?

    我的顾虑很多,最欣喜的就是:可以弥补孕凡凡时未能留下大肚照的遗憾!

    凡凡呢,他原本似乎无所谓的样子。

    问他:到底要不要再生一个宝宝呢?

    答曰:生或不生,是你的事儿,应该由你来决定(这话在理,生或不生的确对我的影响尤甚)。至于我嘛,既想生,又不想生。想生呢,是因为这样就有人陪我玩了;不想生呢,是因为那样妈妈就太累了。

    等到小语真的在我肚子里安家落户之后,凡凡哥哥还是蛮有感觉的:睡前躺在床上,凡凡哥哥搬来一摞书,拍拍我的肚皮:小语,哥哥给你讲故事哈,首先让哥哥给你讲下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依着凡凡哥哥的意思是要坚持每天讲一个故事,只是,因为分房睡,以及这样那样的事儿,没有坚持,现在想来,其实,如果可以还是应该坚持,一者培养凡凡哥哥对小语的感情,二者也是对小语最好的胎教。

    凡凡哥哥常常轻拍我的肚皮,然后细声细语的说:小语,我是哥哥。当然也不排除有时候,很大声的喊:小--语!我--是--哥哥!不知道正遨游在羊水中的小语会不会吓的哆嗦?

    等到小语稍大些,在我肚子里开始伸胳膊伸腿儿,做睡间操时,有时候会让我有点不适,干呕或吐出一口,不待我发话,凡凡哥哥先跑过来,拍拍肚皮:小语,你要乖一点,不要让妈妈不舒服。

    甚至商量午饭晚饭吃啥,新房买在哪里,家庭会议投票,凡凡哥哥都要算小语一票,暂时由妈妈代为行使投票权,这样一来,凡需要投票的事项,妈妈的发言权显著提高。

    如今,更是逢人便说:我有一个妹妹!

    凡爸呢?综合考虑我的身体、精力以及家里的经济、凡凡的成长等各方面情况,属于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既然小语有缘成为家里的一份子,那就欣然接受吧,唯一担心的是我的身体和精力是否吃得消。剩下的就是撅腚使劲儿挣钱吧!

    还有不能不提的朋友们的心情,整个一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架势。

    小语的胎龄还不足仨月,早有朋友给准备了爬爬服、小床、护肚……然后避免重复,我挨个告知:别急,等我列了单子,你等照单子采购。这就是朋友,管你如何的张狂,他们一律笑纳:算你狠!

    到小语七个月的时候我仍旧不知是男孩还是女孩(直至小语诞生的那一刻方知),三五个有门路的朋友都拉我去做B超看看,看那架势比我心急,反倒是我无所谓。朋友说:真服了你,咋那么淡定?我答:男孩女孩已成定局,早知道一天晚知道一天,有何用?朋友很‘不满意’:可以提前准备婴儿用品,提前取名字啊。

    这个山人自有妙计:婴儿用品一律买男女通用的,名字嘛一个搞定--刘/曾语含(女孩)、刘/曾宇涵(男孩),只是相较于凡凡的学名,这小语的学名笔画甚多,担心这小家伙将来会抱怨--妈妈,为何给哥哥起个那么简单好写的名字,给我起个这么难写的名字,偏心!

    本是产前记录的二胎孕育心情,这时候,已然生了也该顺道记录下两个孩子的妈妈每天的‘工作安排’。

    一儿一女的我毫无疑问得全职了,月子里大姐来照顾,出了月子我便需要自力更生了。

    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吃罢早饭打发走上班的、上学的之后,家里就剩俩女人依依呀呀了。小语一般会在七点半到九点半睡觉,这空挡我便收拾卫生,洗衣拖地,然后上网或者看会儿电视,十点左右为自己这奶牛加加餐,午餐过后搂着小语睡一觉,下午利用小语睡觉的空挡,将晚餐需要的菜品洗净切好,只待下锅。

    五点凡凡由幼儿园老师从校车点接了送回家,小子少量加餐后便开始写作业,而我便抽空辅导、签字。凡爸下班买些第二天的蔬菜瓜果,不出差的情况下约六点到家,接班照顾小的或者跟大的疯闹一阵,我进厨房约半小时后两菜一汤或三菜一汤端上桌,便可吃晚饭了。

    晚饭中,若小语乖便自己躺着玩会儿,若需要爱了,就得妈妈或者爸爸抱着吃饭,或者干脆轮流吃饭。晚饭过后,凡凡自告奋勇负责收拾餐桌和洗碗,我安抚小语,待凡凡洗完后继续辅导他未完成的作业,聊天,看电视,洗漱,铺床伸被,睡觉……夜里,做过妈妈的人都知道哦,睡觉都睁着一只眼!好在,小语还蛮乖的,除了睡前闹觉一会儿,整个晚间还算安稳。

    凡爸,还有不少朋友都说是否请保姆。可是,左右看看,保姆对我而言,没有稍显忙碌,有了则颇为浪费。我一人带小语,洗衣做饭收拾卫生,家里依然窗明几净,中午还可小憩一会儿,照顾一家四口的生活忙则忙亦,倒也不成问题。保姆来了要做什么呢?

    原先最为担心的凡凡放学回家问题既已解决,则目前看来其它都不是问题,所以保姆之事暂不予考虑。

    有个小语,时间总是很零散,博文也是几经中断方可成文,凌乱可知,只做记录,无法顾及太多了。

    汇报下小语的成长:41天时体重5.2kg,身高55.5cm,最近面部湿疹(据医生说这大概是我的体质问题,凡凡小时候湿疹更甚,而我同样并未食用辛辣刺激食物),所以少有拍照,只有月子里兄妹俩的合影,来几张姐妹们瞧瞧。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发布于2012年10月24日 09:44 | 评论数(69) 阅读数(2072) 心情随笔

顺产经历


今天是2012年10月11日 曾一凡6岁5个月25天  小语31天

   
 

    2006年4月16日,儿子凡凡诞生,我,成为一个妈妈!

    2012年9月10日,女儿小语诞生,我,成为两个孩子的妈妈!

    因了这一儿一女,关于生孩子这事儿,我也勉强算个过来人了。况且,两次怀胎十月,两次彻骨疼痛,怎能不记录下我的两次顺产经历。

    怀凡凡那时候,我还年轻--26岁那年的7月怀孕,27岁那年的4月生产。--打岔说下关于怀孕时间的事儿,两次怀孕经历让我感觉以山东这片的气候来讲7月份左右怀孕,4月份生产比较适宜。7月份怀孕,最热的7、8、9三个月孕周还短,炎热影响较小,到了4月份生产,不冷不热温度适宜,这样无论是孕期还是产后,无论是孕妇、产妇还是婴儿都比较舒适。而我怀小语是在12月,最热的7、8、9月我正处于孕晚期,按说青岛的气候还不算太恶劣,已经让我颇为难过了,若是内地恐怕会更难熬,9月份的产期倒是不冷不热蛮舒适。时间这事儿可以计划,但也有计划不如变化快的情况,其实我两次都属于计划外的意外收获,所以,说说而已,不必较真儿。

    接着说我的两次顺产经历。

    先说生老大那事儿。4月23日的预产期,4月8日产检时,正逢中午,因为我饿了,胎心监护、胎动不咋好。医生说‘你骨盆条件不太好(临界最低值,比较窄),孩子对你来说有点大,反正已经足月了,干脆住院剖腹产吧’,还给我开了住院单。我给准凡爸打个电话汇报下情况,自我感觉良好无需住院,径直找个地儿吃了一大盘水饺,回家了。

    4月15日到家乐福溜达购物半天,下午还进行了一番大扫除。晚上6点多吃晚饭时,有点腹痛伴随腰部不适,就似轻度痛经的感觉,准凡奶奶说‘去医院吧’。我还颇觉不好意思‘算了吧,离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星期呢,这就去医院让人笑话--就你积极,就你没生过孩子’。8点开始有规律的疼痛,准凡奶奶还是经验丰富坚持带我们去医院。到了医院一检查,医生很平静的说‘去办住院手续吧,已经开了一指了,最迟明天早上,快的话今天晚上就生了’!

    难道生孩子真的这么容易?!之前那谁谁谁都跟我说‘就你这小体格赶紧的剖腹产吧,别像我似的,打了催产针疼了一天最后还是剖腹产,遭两茬罪!’都是危言耸听?!

    凡爸去办住院手续,然后回家拿待产包(这个得另辟一文,专门写写)。我呢,遵医嘱在待产室外溜达,听见有医生指着我对一孕妇说‘看人家,啥也不知道呢,就开了一指了’。期间,还帮待产室里的两个孕妇当邮递员,一会儿跑出来问问‘哪个是谁谁谁的老公,你老婆要喝水’,一会儿又跑出来问问‘哪个是谁谁谁的老公,你老婆要卫生纸’。(那时候公立医院没有老公陪产这业务)

    11点,检查开了五指,助产士说‘别溜达了,我帮帮你下半夜就好生了’。然后开始那些也不知道是不是叫做扩宫的‘帮忙’,又给我捅破了羊水。约莫凌晨1点吧,据说开了七八指了,于是进了产房上了产床,真正的炼狱开始了。

    是谁跟我说生孩子疼则疼矣,但是完全可以忍受,绝不像电视上演的那样哭爹喊娘的?!怎么不疼?!反正我是哭爹喊娘了!反正后来待产室里一个妈妈说我喊的有点惊天动地了,吓得她莫名其妙的妊娠高血压都好了。

    真正的疼痛开始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宫缩,让我疼痛异常,如果可以半途而废,如果不是骑虎难下……谁还继续生啊!

    躺在产床上,如待宰羔羊一般的我,脑海里迅速闪过一个又一个英雄形象--不开玩笑哈,真滴!江姐、刘胡兰……我在想‘不当叛徒真难啊,真的疼啊……要是一男一女接受同样的酷刑,一准女的更坚强--生孩子多疼啊,女人都挺过来了!’

    实在忍不住了,我哀求助产士‘给我打一针吧’。

    助产士说‘给你打什么针啊?’

    我说‘止疼的针啊’。

    ‘不疼你怎么能知道什么时候该使劲儿呢’助产士说。

    ‘给我剖腹产吧’我又哀求。

    这个助产士真好!整个产程她一直在鼓励我,帮助我。

    她说‘你呀,多少人想顺产都没法顺产,你看你多好啊,开了五指都没有感觉。再说,你不符合剖腹产的指征,我们也不能给你剖腹产。都说母亲伟大,母爱伟大,伟大哪里是那么容易得来的,坚持一下听话,好好使劲儿……’

    3:08,仿佛一下子被掏空了肚子,然后我听到凡屁屁的哭声。看到这个曾与我血脉相连,今后将与我密不可分的小家伙的那一刹那,所有的疼痛都值了!从此我是一个母亲了!没有经历过那种彻骨的疼痛,我如何能体味从一个女人到一个母亲的蜕变呢!

    其实,据说我的第一次生产已属比较短暂且顺利的。以我的身材,凡凡出生体重6.88斤,而且凡凡遗传了曾家大脑门凸脑勺的特点,出生时头比较大,对我而言的确不算小了。那么总结下整个孕期,或许如下几点是有助于顺产的:

    1、爬楼一类的提臀运动有助于顺产。怀凡凡时,我们家在两层网点之上的六楼,相当于九楼或十楼的高度,没有电梯,我每天上午下午上下各两趟。小区里的小山,每天上午上下一趟。大概是有些作用的。

    2、爬高就低处处溜达,一直没闲着。孕三个月,我开始在家休息待产,期间除了每天小山上溜达,爬九楼,还有隔三差五去图书馆,至于洗衣做饭打扫卫生之类的家务自然是亲力亲为,甚至孕八个月了还椅子上摞凳子摘下窗帘拖了洗衣机(那时家里的卫生间很小,平时洗衣机放在阳台上,用时要经过小卧室拖到卫生间门口)洗完,又踩高跷一样挂上去。不过,这个是不可取的!当时凡爸出差桂林,我一人在家,若发生意外,真是肠子都要悔青了!

    其它的,也想不出什么了,总归是多运动,多做适当运动是没错的,至于有些什么科学的顺产操之类的,我就一无所知了。

    到了怀小语时,我33岁嫣然一个准高龄产妇了。不过人家都说,第一胎是顺产,第二胎大都可以顺产。

    孕29周辞职回家待产,之前每天开车上下班,中午在单位附近的市场买上新鲜的蔬菜和水果,下班接了凡凡回家做饭,然后洗衣服拖地,每个周末带凡凡上兴趣班,很忙碌也很充实。欣慰的是,两次怀孕都没有明显的孕期反应,偶有孕吐,一口了事。

    回家待产后,正是凡凡的暑假,每天跟凡凡到小区的小山公园玩半天,买了蔬菜水果,吃罢午饭,为了让凡凡适应升入小学后没有午睡的作息时刻表,任他自己搬了书在床上看,我则小睡一会儿,有时候一觉醒来,才发现凡凡也躺在我旁边睡着了。

    在家待产的两个月,还忙活换房子,在看了众多楼盘后,终于觅得一处一家四口(瞧我们家多民主,小语还没出生呢,都算她一票)都满意的所在。接下来办理各种手续,因为以我的名义购买,我又带着凡凡在售楼处、银行、房产交易中心间忙活的不亦乐乎。

    就这么忙忙叨叨的到了9月份,凡凡表姐来青上学,我又开始忙活着为她准备杂七杂八的生活用品,送她报到。

    9月10日,开车跟朋友逛文化市场、小商品市场,给凡凡表姐买零食,给凡凡买小主持人课需要的快板,开车送朋友回家。3:30回到家,4:50校车点接了凡凡,5:30凡爸下班接了我们去给凡凡表姐送些零食、牛奶和水果(学校在郊区,离我家约1小时车程)。

    在学校吃罢晚饭,回家的路上大约8点,肚子开始疼。起初我以为是白天溜达时间长了,把小家伙累着了,她闹意见呢,心想到了家赶紧洗漱睡觉就好了。

    9点到家,疼痛开始规律起来,因为离预产期还有17天,并不以为要生了,但还是给苗苗打了电话,让她赶过来,万一晚上要生,凡凡需要有人照看。

    等不及苗苗赶来,已经疼痛难忍了,于是跟凡凡商量自己先上床睡觉等苗苗姐姐来,并把我的手机留个他。千叮咛万嘱咐‘就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睡觉等着’,小子问‘可不可以哭一下?’我说‘如果觉得需要哭一下,那就哭两声吧’。

    9:50到医院,在大门口把钥匙交接给赶过来的苗苗,叮嘱几句便让苗苗赶快回家看看凡凡(后来苗苗说,到家时凡凡已睡了)。

    到了产科值班室,医生一检查,‘办住院手续吧,已经开了三指了’--我说我咋那么不经疼呢!

    10点上了产床,助产士问要不要家属陪着生产,自愿,只是要多交300元。

    行!记得在一位朋友的空间里看到一则带图片的女人生孩子的文章,最后有一句话‘如果一个女人愿意为你怀胎十月,你一定要好好爱她!’看到之后,我曾经跟凡爸说‘如果一个女人愿意为一个男人两次怀胎十月,这个男人该如何好好爱这个女人呢?!’

    但是看不知道谁的文章、不知道谁的图片毕竟太过抽象,如果300元可以让那男人接受下真实版爱妻主义教育,值得!太值得!

    于是,凡爸有幸亲眼目睹了我又一段炼狱般的经历,虽然,它只有一个半小时!

    凡爸为我要求了无痛分娩,但是无痛针打了之后,因为要顺产,要有痛感才能知道何时该用力(我是这样理解的,不知是不是这么回事儿),护士并未将止痛泵开的很大,我的痛感似乎毫无减弱的迹象。而且,因为有了一次顺产经历,这一次仿佛更痛。真的,第一次生产,你并不知道一次的疼痛之后,下一次会有多疼,有点无知者无畏的意思。但是,第二次你知道阵痛一次更甚于一次,还未及来到,你便先开始在心里胆怯起来,预先疼痛起来。

    开始,护士和医生并不管我,而是忙着询问、记录我的一些个人信息,一方面是医院的规定,另一方面可能也是分散我的注意力,减轻疼痛的一种方式吧。不过,当你疼的要死要活的时候,她还要问东问西,着实很烦人。

    11:00,医生说‘好,现在开始每次感觉到疼的时候就好好用劲儿,咱们争取半个小时内把她生下来’。我也暗暗想‘我一定得赶在12:00前把她生下来,坚决不能生在911’。--真佩服我无处不在的幽默细胞!不过这是真实滴!

    于是,每次疼痛到来时,一个在下面为我扩宫,一个胳膊肘压在我肚子上,然后仿佛整个身体都跳着压在了我的身上。而我,据凡爸说疼的似乎脸都变形了,他都没有勇气看下去了。

    疼!死去活来的疼!每次,医生跳着压在我的肚子上时,我就想‘你俩快把我杀了吧!’只是,这次我没想那么多的英雄人物,想什么都不顶用啊,也不喊了,什么都不如攒足了劲儿,在每次阵痛来到时,配合医生和助产士争取赶紧把那小东西生出来!我还赶时间呢!

    ‘用力,我已经看到二分之一头了……用力,我都看到三分之二头了……’医生的话,当时我并不相信,我以为这家伙一定是为了鼓励我所以在糊弄我呢!

    11:36,呼一下,肚子空了,小语呱呱坠地,6.54斤。助产士第一句话是‘这孩子,真干净!’第二句是‘跟爸爸长得真像!’

    听到第二句话,我心里哇凉哇凉啊,完蛋了,长成她爸爸那样,得多难看啊。(呵呵,希望将来长大了的小语看到这句话时,别生气。)

    等到助产士把她抱到我身边,问我男孩女孩时,看到这个肉呼呼的小家伙的第一眼,那多余的担心没有了,健康最重要!从此又一个曾经跟我血脉相连的小家伙要与我密不可分了,我又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总结这次顺产经历,适度的活动还是最重要的吧。别的,没有研究,没有发言权。

    捎带说下产后的事儿,因为两次都是顺产,且家里人手不足,所以我都是在产后几个小时便下地该忙啥忙啥了。以至于医生和护士看见我却到处找‘孩子妈妈呢?’,及至得知我便是产妇,表示惊奇之后对我好一通表扬。

    只是,需要申明的是:无论顺产还是剖腹产,医生都鼓励尽快下地,但是,尽快下地应该并不意味着忙活啥。如我这样实属无奈,我觉得并不可取,不管外国人产后如何做,中国人数百年来产后坐月子的做法,我觉得应该是有道理的。而我虽然产后几个小时便自己照顾孩子,除了洗衣做饭一切事务自理,但是绝不沾凉水。

    还有一句,顺产疼吗?疼!真的疼!让你要死要活般的疼!但是,值得!当年看到那个与你血脉相连、密不可分的小家伙时,当你真真切切的成为一个母亲时,你会觉得--所有的疼痛都值得!而且从医学角度讲,顺产对产妇的产后恢复,以及新生儿的各方面生理发育都是大有裨益的。所以,如果符合顺产的各项指征,我个人建议选择顺产。当然,如果因某些原因需要剖腹产,还应遵医嘱。

    好吧,洋洋洒洒,仿佛沉寂了月余,乍一开笔有点刹不住车了。等着我的超级实用待产包和迟来的孕期日记喔。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发布于2012年10月11日 09:34 | 评论数(123) 阅读数(5607) 爱上幸福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