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心情点滴 | 我和老公 | 孕路历程 | 成长故事 | 博采众长 | 磕牙灌水 | 成长档案

宝贝生日快乐!


宝贝生日快乐!


我最亲爱的宝贝,

今天你六岁了,

生日快乐!

 

在这一年里,

不停的化疗,

你都坚持下来,

你是我最坚强的宝贝!

 

在这一年里,

不停的骨穿、腰穿,

你会抹去妈妈脸上的泪水,

你是我最贴心的宝贝!

 

在这一年里,

不停的吃药,

你都笑着塞进嘴里,

你是我最心疼的宝贝!

 

我最亲爱的宝贝,

这样的日子还要继续,

不论如何,

妈妈会牵着你的手!


 


 


发布于2013年12月09日 13:12 | 评论数(11) 阅读数(695) 成长故事

随 笔


随  笔

    最近很累,所有的兴奋都随着周五晚上的列车带给了那个在梦中常常相遇的小东西,一直持续到周日返程。而剩下的,那种由内而外散发的出来的如考拉般的懒散,弥漫了我周一到周五的整个神经。

    夫又临时出差了,这次出差能换回在家过年,想想利弊,忍了。一个人麻木的游走于单位与家的城铁,翻翻包里随身携带的小说,还能勾起我嘴角的一抹微笑。借用一句名言,姐看的不是小说,是寂寞。

    昨日不必加班,抓狂的心终于可以平静一下,甚至有些不习惯的开始琢磨,这么大把的时间该如何浪费。好久没有去SPA了,一个电话打过去,六点半还有空位,抓起书包开跋。

    美容师一脸堆笑的向我抱怨着怎么这么久没来,我说了一堆的忙啊忙啊,那架势简直就是地球离我转不了。

    我趴在床上,享受着美容师的蹂躏,虽然有点疼,但我坚信痛则不通,所以当她问我力度如何,我硬挺着说不错不错。没几下,美容师惊呼着,“胡姐,你的火气好大啊,我用手都推出痧了。”是么,看来最近感觉不舒服还是有些原因的。我的耳朵过滤了她接下来的注意喝水、活动肩颈云云,开始迷糊着进入睡眠状态。

    两个半小时竟一睡而过,再起身时,酸痛的感觉遍身袭来。这人一旦放松下来,感觉会比之前更累。而美容师此时的一句:“胡姐,感觉累了就到这放松一下,别挺着。”听起来竟如此暖心。是啊,我不能总这么挺着了,工作想努力做到十全十美,陪孩子想陪得干脆、绝对,两个人的时候想装的淑女般温柔如水,一个人的时候还想如小资般过的有滋有味。这样好不好,好,但是太累。

    常常奢望着可以过像猪一样的生活,吃饱了睡,睡醒了吃。太累的时候,不必顾忌着还没洗澡,躺下就睡,而且是想什么姿势就什么姿势。有美食的时候,不必担心是否会增肥,只管张嘴,而且是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小胡,把这个文件…”领导的一声令下打断了我的遐想。我摆上标志性的微笑,拿出含糖量极高的声音回答着:“哎,好的。”

    遐想基本等于瞎想,应了那句有点带色的广告语,作为女人,我还得继续挺着。。。。

 

 

 

 

发布于2010年02月04日 18:01 | 评论数(35) 阅读数(1225) 心情点滴

胡胡的困惑


胡胡的困惑

    话说权权同学进入反抗期以来,胡胡是小心对待,不敢一律高压政策进行镇压,又不能一味忍让的逆来顺受,我是不断的在这种尺度间纠结啊纠结。这边还没理顺,现在又有新状况出现。

    权权同学已经从“不”先生一跃成为了“攻击性”的小刺猬。

胡胡正在饭桌上大快朵颐,权权跑来拉着我的衣服:“妈妈陪我去玩汽车。”

我和颜悦色道:“妈妈正在吃饭,吃完马上陪你去哈!”小东西不依不饶,继续拽着没有一丝退让的意思。

我堆出一付笑靥如花般的尊容,也未退让:“妈妈的肚子真饿啊,没有吃饭没有力气,拿不动汽车!”说完还“哎呦哎呦”地做出费劲的样子。

我自忖着听者应该为之动容,却不料小东西竟如点着的爆竹,怒了。

    “打饭!打饭!”咆哮着如一头困兽。

    我急忙一手将盛着热粥的碗推往桌子中央,一手挡开了小野兽挥来的进攻。好家伙,差点酿成一碗热粥引发的惨案。慌乱之中我竟鬼使神差般牵着他的手检阅了客厅沙发上的一排汽车。刚才还暴跳如雷的小人儿转眼就笑容可掬的自我表扬着:“这汽车摆的可真整齐啊!” I 服了U!这心情转换都不需要过渡。

    这就是近期权权的新口头语,只要是哪个人哪样东西有碍于他,张嘴就是“打XX!”幸好,“打妈妈”还没冒出来,但是“打姥爷”“打姥姥”已经伤透了一干人等的心。更有甚者,这一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社交。由于权权说话早,而且是让说什么说什么,所以在小区溜达的时候常常是一群老太太的开心果。张嘴“姥姥好”闭嘴“姥姥再见”,那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但是现在,他见到生人就子哇乱叫,要是让他说:“姥姥好”,他马上跟一句:“打姥姥”。弄的我们的脸上不只是红一阵白一阵,那简直是赤橙黄绿青蓝紫。嘴上虽训斥着,心里头却不知道翻起的是啥滋味。

    我很困惑,困惑的有点不知所措,这也是反抗期的一项内容么?这反抗期里的行为会逐步升级么?到底该怎么疏导孩子顺利过渡?有经验的家长们,恳请赐教。。。

 

 

发布于2010年01月27日 13:36 | 评论数(13) 阅读数(1237) 成长故事

两岁生日感言(胡胡出品)


两岁生日感言

(千呼万唤,终于拿到了权权同学两岁的照片,补上这篇两岁生日的感言)

 

亲爱的宝贝

你已经两岁

从咿呀学语到诗歌满嘴

你的每一句童言

都如同天籁之音

让我沉醉

 

亲爱的宝贝

你已经两岁

从蹒跚学步到健步如飞

你的每一次跌倒

都如同一记重拳

击打着我的心扉

 

亲爱的宝贝

你已经两岁

从听话懂事到 no way no way

你的每一种反抗期行为

都让我疲于应对

 

亲爱的宝贝

你已经两岁

从无心之过到故意捣鬼

你的每一次坏笑

都让我高度戒备

 

亲爱的宝贝

你已经两岁

每次的离别

无论你哭闹还是无所谓

都让我心碎

 

亲爱的宝贝

你已经两岁

每次的怒发冲冠

都被你一句柔柔的“别生气了”

化入骨髓

 

亲爱的宝贝

我最亲爱的宝贝

当我无法陪你心生愧疚时

“我的好妈妈”就会从你嘴里唱起

当我担心分离心生犹疑时

每次相逢的拥抱却那么迫切而有力

 

亲爱的宝贝

我最亲爱的宝贝

你在这一年中

给了我那么多惊喜与欢乐

也曾耍着小性子不断犯错

但妈妈非常高兴

因为那是你最纯真的自我

 

亲爱的宝贝

我最亲爱的宝贝

在这个日子里

送上我香喷喷儿的大吻

亲亲我的宝贝

 

 

 

发布于2010年01月25日 17:26 | 评论数(10) 阅读数(2310) 心情点滴

破坏分子(胡胡出品)


破坏分子

    权权同学最近的破坏欲极强。而且破坏等级已经从撕卫生纸这些小儿科逐步升级。

    先是小警车模型被他活活摔散,姥姥作为家里的修理专家,给小汽车做了个大的缝合手术,用透明胶仔细的缠了好几圈。

    紧接着就是可怜的烟灰缸,由于家里来客人后,忘记将烟灰缸收好,终于被权权逮到机会,站在沙发上给烟灰缸做了个自由落体运动,那么漂漂的烟灰缸就在沙发靠背与墙的缝隙中坠落,害的妈妈和姥姥是弯腰跪地的往外打扫,生怕碎玻璃碴扎到喜欢满地爬的权权。

    买来的新书也难逃厄运。《我喜欢游泳》里有一个可以转动的圆纸片,当纸片围着固定的圆心转起来时,就好像泳池里的小动物在一圈圈的游泳。权权对转圈的东西一直很感兴趣,转的不亦乐乎。就当我沉浸在他的笑容中时,“刺啦”一声,权权已将纸片从书中撕下。权权看着我的脸色从吃惊转到愤怒,连忙说:“哎呀,书坏了!怎么办?”我控制不住的低吼了一声:“你说怎么办?”权权媚笑着用手抚摸着我的胸口说:“妈妈别生气了,别生气了!”然后就迅速逃离。

    我忍,我忍,我正在运气平息怒气,就听外面传来稚嫩的声音:“哎呀,小汽车怎么又坏了!” 权权同学皱着眉站在客厅,一手拿着撕开的透明胶,一手拿着重新散架的小警车,一脸无辜。。

    终于,在昨日中午,胡胡的翻盖手机在破坏分子的手中变成了两半。权权同学在翻盖的边缘留下代表“到此一游”的整齐的小牙印后,两手各执一半,冲到胡胡面前,郑重其事的宣布:“这个好硬啊!”

    哇呀呀!胡胡崩溃。。。。

发布于2009年12月28日 15:02 | 评论数(14) 阅读数(1251) 成长故事

宝贝生日快乐!


亲爱的宝贝,今天是你两岁的生日,可是妈妈加班刚回来,太累了,实在没脑力再构思文章了。先占个地,祝你生日快乐,内容以后补上!(连着三天加班到十点了,要一直到周五估计能忙完,卖糕的!要崩溃了)

发布于2009年12月09日 21:58 | 评论数(13) 阅读数(1176) 成长故事

对仗工整(胡胡出品)


对仗工整

    权权同学虽然早就健步如飞,但似乎他仍然钟爱爬行(为此,客厅的地垫一直铺着)。而且,最近权权同学甚是喜欢爬进大沙发底下,在里面小憩一会儿。每每看到,姥姥都是连拉带骗的给哄出来,毕竟木质的沙发磕到小脑袋上还是很疼的。

    周末,胡胡回姥姥家看权权。权权兴奋之下,玩着玩着就爬进沙发底下,老妈看到开始跟我抱怨:“瞅瞅你儿子,瞅瞅你儿子,太皮了!!”

    胡胡瞅见权权在沙发下滴溜溜转着小眼睛坏笑,也开始耍宝,边往里屋走边喊:“我儿子在哪呢?我儿子在哪呢?哎呀,这么好吃的糖只好我吃了。”

    话音刚落,沙发下的娃娃匍匐着快速冲了出来,还大声喊着:“我妈妈在哪呢?我妈妈在哪呢?好吃的糖权权吃。”

    嘿嘿,小东西,这两句对的还挺工整。。。。

发布于2009年12月06日 13:25 | 评论数(15) 阅读数(1292) 成长故事

冬日暖阳(胡胡出品)


冬日暖阳

    昨日,出差在外的权权姥爷忙完了手头的工作,连夜赶到北京,来接权权和姥姥今天一起回河北。从感恩节到今日,满打满算的7天。不知为何,这次的即将分离,让我对权权万分留恋。

    昨日吃罢晚饭,我坐在书房的电脑桌前,桌上的台灯散发着柔柔的光,暖暖的。权权爬上我的膝头,又开始例行的对着我的眼睛、鼻子、耳朵、嘴一通指挥。我任其小手在脸上比划着,在划过我的头发时,忽然间他的手轻柔了起来,嘴里还轻轻的念叨着:“妈妈的头发要慢慢的摸。”我的心头一热,是那次挨打的记忆吧。权权曾对着我的头发爆发了一次野蛮性撕扯运动,而后是我对着权权的屁股爆发了一次更野蛮的报复性还击,还有一句狮吼:“妈妈的头发要慢慢的摸!”后来,嫩嫩屁股上五个红红的印长时间的萦绕在我的眼前,让我内疚。听着同样的一句话从他嘴里轻轻的说出,我不自觉的收紧了手臂,将权权抱进怀里。权权不明所以的双手搂着我的脖子,而我的心里却开始泛滥起一股难以名状的情绪。

    压制了许久,我松开怀抱,望着权权的眼睛问道:“权权,你明天要回任丘了,妈妈下班回来就不能看到你了,怎么办?”我把这样一个困扰着自己的问题抛给了2岁的娃娃。2岁娃娃困惑的除了这个问题,还有妈妈脸上流下的两行泪。权权用有些惊异的眼神看着我的泪流过脸颊,流入了嘴里。他一边描述着看到的景象:“流到嘴里边了。”一边抽出了桌上的纸巾:“给妈妈擦一擦。”殊不知这动作却牵扯起心中隐忍了许久的那股情绪,泪如泉涌。

    每到冬季,电采暖的问题就如约而至,权权就要随姥姥回河北,享受姥姥家集体供暖的温暖冬季,而我就要和权权做起周末母子。以前离开也会难过,不过,那只是从关上房门到火车站的距离。而这次的难过,却是丝丝缕缕的,每一下,都会让心一颤,都会让心有被掏空的感觉。

    越擦越多的泪水终于让权权开始使出全身的力气,我的脸好疼。我止住眼泪,权权也终于露出了完成任务的笑容。继而开始对着那一堆潮乎乎的纸进行蹂躏。他还不明白为什么妈妈会流那么多眼泪,只是边玩边对我笑着说:“这么多纸啊!”我笑了,在一个寒冷的冬夜,陪着儿子,看他玩耍,这对我来说,是种多么奢侈的幸福啊!

    早晨出门前,儿子还在梦里,我盯着他胖乎乎的小脸,亲了亲,他动了一下又睡过去。

    冬日里,寒风透骨,而嘴边,竟还似留有带着儿子奶香味的余温。而当我坐在电脑前,带着思念敲下这些字时,耳边响起的是儿子在临睡前终于想出的答案:“妈妈看不到我可以打电话!”还有说完后,露出的那一抹最灿烂的笑容。就如同冬日里的暖阳,柔柔的在我的心中漫开,温暖着我的冬天。。。。

 

发布于2009年12月02日 16:51 | 评论数(14) 阅读数(1120) 心情点滴

【感谢有你】亲耐滴妈咪(胡胡出品)


【感谢有你】亲耐滴妈咪

    2009年11月26,11月的第四个星期四,美国人的节日——感恩节。似乎于我,没什么太大关系。因为我没什么兴趣吃火鸡(貌似是没什么机会),也没什么兴趣吃南瓜派(怎么听怎么像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于是乎,在这个既不是中国的法定假日,又不是周末的尴尬日子,我和夫约好了下班后一起逛街购物。

    当我被地铁2号线的人浪送入地铁5号线,再从5号线的罐头车厢中钻出的时候,已经6点半了。没一会儿,木头老公从13号线转5号线也一路杀过来。640,我俩准备再爬上公交奔往目的地时,老妈的电话打来。在一片嘈杂声中,我终于听明白了,老妈是为了给我个惊喜,没告诉我们带着权权回北京了,等回家才发现我俩都没在。嘿嘿,虽然没有达到“开门见喜”般的惊喜,但老妈却在她并不知晓的感恩节里送给我一件最好的礼物——全家的团圆。

    等我们赶到家里,已经八点多了,权权已经熬不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老妈坐在旁边守着权权,眼里流露的柔情无限。

    但在老爸眼里,老妈是个缺少点女人味的女人(我自己的感觉,没征询老爸的意见)。因为她不会用撒娇表达她的不满,而是近乎暴跳如雷;她不会去花精力区分这活儿是该男人干还是女人干,而会咬着牙将煤气罐扛到五层楼的家;她不会花心思定期做SPA,每日施粉黛,而是常常素面朝天;她不会热衷于逛街购物,而是常说:“我穿什么衣服得是你爸说了算,索性由你爸和我一起买就行了”。

    然而在我眼里,老妈是个很牛很牛的女人。因为她总是创意无限,家里什么东西坏了,老妈鼓捣鼓捣就能弄好(例如被权权拆散的汽车模型,我家在墙上总也固定不住的花洒),这些创意总能让我和权权小姨瞠目结舌。因为她的千层饼总能让吃过的人念念不忘,她的手擀面总能让病痛中的我力量倍增。因为她虽然不花心思捯饬自己,却将小院里的花花草草们伺候的娇艳欲滴,丝瓜南瓜们硕果累累。因为她虽然在教育我时严厉多于耐心,但在学生和同事那里,却是一致的好口碑。

    就是这样一个在我心目中像超人一样的老妈,在感恩节的夜里,面带微笑的瞅着外孙,和我细说着权权的趣事,柔情无限。

    妈妈鬓角上的白发又露出来了,想必是要日夜照顾权权,顾不上染发了吧。妈妈额头上的皱纹越发明显了,想必是权权的调皮让老妈更加操心了吧。妈妈的眼角又有些分泌物了,想必是要给权权每夜把尿,休息不好,让老妈的眼疾又犯了吧。妈妈说话的声音有些嘶哑,想必是每日教权权诗歌乐曲,让老妈的嗓子更加疲惫了吧。妈妈从沙发上起身时,已显迟缓,想必是每日要陪权权嬉戏玩耍,让老妈的腰身不那么挺拔了吧。

    原来妈妈已经老了,原来我心目中的那个超人妈妈也已年近六旬了。原来我是这样的自私,在妈妈为我们这一代操心受累后,还要让第三代去耗费妈妈的晚年。原来我是这样的不懂事,理所当然地享受着父母的恩泽,却未存感激。原来,在这个日子里家人团聚,是要点化于我的天意。

    还记得小时候,妈妈出差回来,带给我飞机上发的蛋黄月饼。那时候市面上鲜有这样的月饼,但妈妈舍不得吃,带回来给我。而此时,权权爱吃的东西,老妈也是舍不得动一下,都留给他。其实母爱可以如大海般惊天动地、荡气回肠,就像地震中那条用生命书写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活着,记得我爱你”!但更多的似一泓清泉,一条小溪,无声却滋润,婉转却深情,就像妈妈留给我的那块月饼。

    谢谢你,妈妈。。。。。

 

 

 

看着权权喂姥姥吃橘子的一幕,我很欣慰

发布于2009年11月30日 16:32 | 评论数(16) 阅读数(1057) 心情点滴

吃不着


吃不着

    权权的冬天又要在河北的姥姥家度过,所以胡胡又开始了周末飞人。平时只能靠着电话一解相思。

    吃罢晚饭,胡胡又把电话拨了过去,听老妈在电话那边说着今天的趣事。过了一会,老妈喊权权来接电话,权权凑过来喊着“妈妈”,不过声音含糊不清。

    胡胡问:“权权在吃什么呢?”

    权权答:“权权在吃苹果。”(小家伙现在说话主谓宾都很全)

    胡胡又问:“给妈妈吃一口吧?”

    权权很认真滴回答:“你在里头吃不着!”

    (话外音:可不是我不给你哈!)

发布于2009年11月27日 14:24 | 评论数(7) 阅读数(971) 成长故事

打电话


打电话

    权权不知道啥时候学会了打电话(这妈当的,够迷糊的)。

    权权的小汽车坏了,让姥姥修修,姥姥忙乎着手里的活儿,顾不上他,顺口说了句:“去打电话让人来修吧。”

    权权同学屁颠屁颠的跑到电话前,抓起电话开始打:“喂,我的汽车坏了,快来给修修吧。”一脸着急的样子。

    我在旁边正想感慨一下儿子的成长,话还未说出口,就听到了权权的结束语:“好咧好咧!”然后带着一脸满意的微笑挂掉电话。

    嘿嘿,小东西,您这是模仿的谁啊?

发布于2009年11月26日 12:26 | 评论数(5) 阅读数(896) 成长故事

不配合的结果


不配合的结果

    权权同学最近喜欢问:“这是什么呀?”而且,作为被问者,需要配合性的回答:“这是XX。”权权会很高兴的重复一句:“这是XX。”其实很多都是权权认识的东西,但是小不点对这一问一答颇感兴趣。

    这日,姥姥正从箱子里往外拿苹果准备去洗,旁边玩汽车的权权同学听见了声音,回头一看,马上大喊了声:“苹果!”

    而后,紧接着又开始习惯性的问:“姥姥那是什么呀?”

    姥姥没抬头,回了一句:“你说是什么呀?”

    权权同学一脸的不高兴,马上说了句:“不认识!不认识!”

    这个小东西,不配合你,你也不配合别人么,哼哼。。。。。

发布于2009年11月23日 15:38 | 评论数(5) 阅读数(843) 成长故事

第一次回答“为什么?”


第一次回答“为什么?”

    胡胡的屁屁还隐约作痛,所以每天还需要坐浴。胡胡正在厕所享受,权权闯了进来,看到妈妈的这副姿态,对胡胡说:“妈妈的屁股脏了,要洗一洗。”

     呵呵,小不点你挺明白啊,胡胡附和着:“对啊,对啊。”

     接下来,权权又开始下命令了,看着地上的一瓶沐浴露说,“妈妈用这瓶洗。”

     我一愣,转而笑眯眯的问:“为什么呀?”

     这次权权同学没当复读机,而是沉思2秒后用同样笑眯眯的表情晃着小脑袋告诉胡胡:“因为可以保护自己!”

     小东西,你从哪知道的?长能耐了啊。。。。

     【第一次开始自我思考,对为什么作答,纪念一下】

 

 

发布于2009年11月23日 15:30 | 评论数(6) 阅读数(887) 成长故事

圈套


圈  套

    姥姥在厨房切菜,权权拿着他的宝贝赛车奔到门口,

   “姥姥这是什么车呀?” 

    姥姥回头看了一眼告诉权权:“是赛车。”

    权权转身离去,不一会又奔了过来,“姥姥这是什么车呀?”

    姥姥回头一看,还是那辆赛车,又告诉权权:“权权,是赛车。”

    权权又一阵风似地跑了。

    没一会这阵风又刮了回来:“姥姥这是什么车呀?”

    姥姥以为他又拿着赛车过来捣乱,头也不回的说:“是赛车!”

    权权同学大声的纠正着:“是警车!”姥姥回头一看,权权拿着他的小警车模型,一脸坏笑。。。

发布于2009年11月23日 15:17 | 评论数(3) 阅读数(879) 成长故事

屁股那点事(胡胡出品)


屁股那点事(胡胡出品)

    又隐匿了许久,除了每日没完没了的加班等一堆工作事,权权小姨结婚等一堆家务事,我还在父亲的极力鼓励下,做了一件大事。其实这所谓的大事,就是屁股那点事。

    屁股那点事,说实话,无论于男于女,都是羞于启齿(话说到这里,您可千万别以为胡胡是一肚子黄水的流氓女青年,嘿嘿)。但是屁股那点事,又确确实实在现实生活中普遍存在,因为俗话说:“十人九痔”。作为一名有痔青年,胡胡在其影响下,度过无数水深火热的日子。尤其是在怀孕后,更是愈演愈烈,终于在生产后,演变成了我从医生口中才得知的专业名词——环状混合痔。

    由于老妈曾经得了非常严重的痔疮,后来手术切除,老妈卧床休养了40天,所以照顾老妈40天的父亲对于这种病是深恶痛绝,同时又有着丰富的照顾经验。因此当他看到我那副撅起屁股走路,趴在床上哼哼唧唧的赖皮样子,毅然决然的替我做了决定,一定要把痔疮消灭掉。本来还对这点隐私一直犹豫不决的我,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被带到了医院,而大夫看过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都这样了你还忍着呢?明天手术。”我从医生办公室的图片手册上看到了环状混合痔的病例图片,才明白了木头老公嘴里说的“跟朵花似的”是啥意思(这个大木头形容起这个竟然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哼哼)!

    手术在第二天的早上进行。术前,医生告知了一堆术中或术后会出现的意外,告诉我外痔如何如何处置,内痔如何如何处置,我还知道了好多新名词,皮桥、肉赘等等。反正一通云里雾里后,我在手术通知单上签上了我的大名。除了生孩子,我这是第一次手术,第一次打麻药,心里多多少少还有点突突。两个大夫怕我有心理压力紧张,开始主动和我聊天,不过直到两针麻药过后,屁股成了摆设,我才发现手术过程还是相当轻松的,在毫无疼痛感觉下,我开始神侃,从北京交通到工作压力,从孩子选专业到心理素质培养…两个多小时不知不觉过去,我的嘴有点累,主刀大夫说他的手有点累,助理大夫说我的疮面太多,把手术线都用光了,她跑腿跑的也很累。不过她还补充了一句,说和我聊天学到很多东西,让我臭美了半天。人生的第一次手术在轻松中完成。

    真正的考验在术后。术后48小时不能大便,我除了每天500毫升的葡萄糖,我几乎没吃什么东西。而且由于屁股里塞了一堆的纱布,让小便也变的异常困难,那种别扭的感觉比疼痛更难受。可是大夫告诉我严峻的考验还没到,额滴神啊~~~

    大夫说的严峻考验是指即使会很疼,也要在术后第三天必须大便,而且最好是软便。这玩意是想来就来的么,我在一堆炒白菜、炒菠菜、韭菜馅包子、茴香馅饺子的填鸭下,开始到厕所培养情绪。我使使劲,感觉到太疼就赶紧把屁股泡的热水盆里放松放松,然后再起来使劲。在无数次交替后,终于出恭成功。不过真的是很疼,豆大的汗珠哗哗的。

    手术到现在已近一个月,但是疮口仍未愈合,因此每日一便成就了我每日都要与疼痛作伴(有时候一日两便或者三便,简直是折磨);疮面的水肿让我在上班时不得不练习单臀着椅的技巧;原本走路风风火火的我不得不习惯一步一挪的稳扎稳打走法;喜欢麻辣香锅的我不得不咽下口水,吃着清一色的蔬菜。不过想想以后再不用躲在厕所面红耳赤的哼哼哈嘿使劲,不用撅起屁股摇摇摆摆走路,不用趴在床上哼哼唧唧的放松,我的内心就膨胀起一股股强大的力量。况且,在这些与疼痛作伴的日子里,木头老公每日的关心,老爸老妈的尽心尽力,权权同学的:“嘘,别吵,妈妈屁股疼”都会在胡胡心底激起一层一层的涟漪。

    屁股那点事儿,说大不大,因为还有很多有痔青年仍能隐忍着面带微笑,但说小不小,就如我,隐忍过后的结果是病灶加重,恢复期延长。说到底,毕竟那是一种病。因此,我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很负责任的说,别拿屁股那点事儿不当回事!。。。。

 

发布于2009年11月12日 14:47 | 评论数(5) 阅读数(1017) 心情点滴

    1 2 3 4 5 6  >>    尾页  页码:1/9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