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回家之旅——自贡灯会篇


     去自贡看灯会是我们回老家前就已经做出的决定,因为川妈在毕业前曾去看过灯会,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想趁这次回去无论如何也得带川川去看一下,又正好这次川川的伯伯伯妈也来内江,正好大家一起去。

     自贡是阿婆的故乡,自贡与内江是相邻的两个城市,坐车只要两小时的车程。小时候我跟着阿公阿婆去过几趟自贡亲戚家里,但始终没有去看过自贡灯会。爸爸妈妈是结婚那年去看过灯会,不过27年前的灯会跟现在是没法比的,但那时的他们是幸福的,爸爸骑着自行车带着新婚的妈妈去看灯会,两个人也有很多浪漫的故事,只是如今的他们,已经不再拥有这种幸福。

     自贡依山傍水,环境优美宜人,以“千年盐都”、“恐龙之乡”、“南国灯城”而闻名遐迩。著名的大山铺恐龙化石现场,已建成世界三大恐龙博物馆之一的自贡恐龙博物馆。传统的自贡灯会名噪海内外,彩灯博物馆别具特色。各种质地、色彩、大小不同的纸,绢、绸,都是自贡的灯材,还有玻璃、药瓶、瓷器、蚕茧、竹编、扎染布料等独具地方风情和行业特色的制灯原料。自贡灯会尤以品种众多、灯景交融取胜。千姿百态的龙灯、走马灯、座灯、系列灯、工艺灯、动物灯、人物灯、花鸟灯……五花八门,璀璨夺目。每逢灯会,园林山水中万灯齐展,灯中有景,景中有灯,灯景交织,形、色、光、声、动有机融合,层次迷离,气势磅礴。

     初四下午,我们一大家子已经迫不及待地出发去自贡。川妈是毕业那年和同学们一起坐火车去看的,所以对自贡的地理位置也不是很熟悉。还好的是川外公对自贡还算熟悉,有他带路,这一路我们比较顺利就到了目的地。到了自贡,看看离天黑还早,这灯会自然要晚上才好看。于是先找住的地方,找了一家宾馆住下,然后就准备去买票。买票的时候听说如果是自贡本地人的身份证有优惠,于是赶忙托自贡的亲戚帮忙,结果是春节期间这项优惠取消了。但是自贡的亲戚们非常热情,虽然取消了这项优惠政策,他们还是帮我们买好了六张门票,给我们送过来。晚上大家又聚在一起吃饭,聊天,等着天黑。吃完饭,自贡的亲戚们带着我们去了看灯会的地方,这样我们少走了很多弯路。与自贡亲戚们告别后,我们就开始一路看起灯会来。

     今年的自贡灯会与往年不同的是以奥运为主题,一直要办到奥运圣火来到自贡为止。自贡灯会一共有112个景点,只是当晚我们带着孩子,走走停停,有好多地方都没能去看到。不多说了,先上片片吧:

      一走进大门,迎面而来的是用五颜六色的灯组成的圣火门,川川小同学走在这个拱形的圣火门下,别提有多开心了。

     

      圣火门的近景:

     

      从圣火门走过去,映入眼帘的是时代火炬:

     

      时代火炬的旁边就是以灯组再现的曾经办过奥运会的城市,只是不知道川爸怎么没有拍下来,所以很遗憾不能跟大家分享了。

       俺记不太清这是什么地方了,555,但是非常漂亮。

      

       湖中央旋转的福娃,这次灯会,随便你走到哪里,都能看到可爱的福娃,川川小同学盯着福娃就不愿意走了,人家可是福娃最忠实的fans。

      

       各种彩灯组成的长廊,这在灯会上能见到很多:

      

      

      

       最令俺惊讶的是园明园的大水法也被搬到了湖中央,我们去北京的时候,在园明园的大水法前只看到几根石柱子,只能凭脑中的想象来构想当时的美妙景象,没想到在灯会上居然看到了彩灯组成的大水法,只是川爸拍得不好,亲临现场看到的效果非常好!

      

      

       湖中央的音乐喷泉,让爱看喷泉的川川也过了一回瘾:

     

      楼兰古堡(还有很多比如负荆请罪、论语等):

     

      看灯会的一大家子:

     

      这次灯会外公扛着川川的时间最多,嘻嘻,谁让外公是第一次见川川呢?不过那天晚上扛下来,外公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喊手发疼:

     

     川川与外公外婆,川妈是衷心地希望外公外婆都能有一个幸福的晚年。

     

      

发布于2008年02月28日 16:24 | 评论数(45) 阅读数(2082) 我的文章

回家之旅——内江亲人团聚篇1


    正月初三一大早,我们就起床了。川妈的心情抑制不住地兴奋,终于要回到自己从小长大的家了。已经三年多没有回去了,不知道家里有没有什么变化,家里的那帮小伙子、小Y头们是不是都长成大帅哥、大姑娘了。早上八点,我们就从重庆出发,伯伯开车送我们回内江。

     从重庆到内江一直都走高速也差不多走了五个小时,再加上我们一路走走停停,用了差不多六个小时。还好是自己开车,如果是去坐车,那就更麻烦,差不多要一天的时间。川川的另一位大伯也搭我们的车回重庆,他们一家三口都感冒了,川妈的感冒在大年三十那天刚好,结果又在回去当天被他们传染了,回到内江全身都难受得不行。这一趟回去我们一家三口除了感冒还长冻疮,川妈是双脚长冻疮,川爸是两只耳朵长冻疮,两手开裂,川川小同学则是肠胃不适,大小便失禁,饱尝了生病的痛苦。

     下午两点,我们终于到了内江。弟弟从上午就一直在不停地给我打电话,发短信,爸爸则是吃了午饭就到路口等着我们。到了内江,自然俺是主人,川川的伯伯伯妈是客人,俺请他们吃内江正宗的球溪鲶鱼。呵呵,这鲶鱼还是六年前我和川爸以及我最好的姐妹三个人在这里吃过,只是现在这个最好的姐妹已不在人世,否则这次回来她一定又是做了一大桌好吃的来迎接我们,一想到这里,难免有点伤感,再看看我们的学校,曾经她在这个学校是那么受欢迎,在这个学校,留下了我们很多美好的回忆。球溪鲶鱼馆对面就是我第一份工作的地方,又想起那时同事们经常在旁边的小店里吃午餐时的情景,在这里有太多熟悉的人,太多熟悉的景,回到家那种熟悉的感觉让人有种想落泪的感觉。伯伯和伯妈对这球溪鲶鱼的味道赞不绝口,称这非常正宗。呵呵,主要是这麻味正宗,在深圳那么多年,买的花椒大多不麻,吃不出那种正宗的麻味。

     川川小同学回到内江的第一份礼物是拉了一大堆臭大便在裤子里,大家都在笑他回家给外婆送这么大一包礼。吃完饭后,伯伯开车,俺当导游,匆匆地逛了一下内江城,弟弟的电话是一个催一个,想着爸爸已经等了很久,赶快开车回家。从内江走高速回家里很快,只要十多分钟便到家了。见到爸爸的那一瞬间,觉得爸爸还是老了。曾经意气风发的他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如今也已走入沧老的行列。川川因为太累了,所以一直都还在睡觉。爸爸带路,伯伯将车开到村里的大坝,由于昨天刚下过雨,非常不凑巧,路特别难走,最后还是爸爸和老公下来一起推的车。好不容易将车开到村里的大坝,川川小同学就醒了。估计是刚醒的原因,小家伙还没反应过来,情绪也不好,有点哭闹。外公是第一次见到川川,他想来抱川川,但被川川拒绝了,小家伙也拒绝叫外公。呵呵,谁让爸爸长得那么严肃,让小孩子见了都怕呢。我们小时候最怕的就是他,表哥表姐们一提起我爸都怕。

      我们刚下车,迎面走来一小伙子,我看着觉得挺像儿时的一个伙伴(说伙伴好像不太准确,应该说是儿时同村的一个小弟弟),我正准备叫他,结果对方先开声了:“老姐,我估计你就没把我认出来。”当时俺那惊讶劲,天啦,这是俺的亲弟弟啊!三年不见,俺这当姐姐的竟然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不认识了。不过这也不怪我,主要是弟弟的变化太大了,三年前的一个小男孩如今已经是个大小伙了,酷酷的发型,还戴着个黑眼镜,呵呵,还有那象征青春的一脸青春痘。

     三年前的弟弟还在读高中:

    

     如今是长安大学的一名大学生:

    

      我们扛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一起往家走,还没到家,妈妈已经出来迎接川川了,妈妈满心欢喜地抱过川川,我心里正想着才隔半年没见,川川不可能就生疏吧。结果正应了我的想法,川川的身体使劲朝我扑过来,嚷着要妈妈抱,不要外婆抱,把妈妈给失落得不行。妈妈只好接过我手中的包,让我抱着川川轻松一些。还没到家,我先抱着川川去看我的阿公(爷爷)阿婆(奶奶),两个老人都是八十多岁高龄的老人了,尤其是阿婆,那背更驼了,这是劳累了一辈子的印迹啊!还有那满头的白发以及爬满整张脸的皱纹,让我看得心酸酸的。去年就传出阿婆的肚子里长了肿瘤,医生说年纪大了,不敢动手术,也只能拖,大家都很担心怕他挨不到08年,但是阿婆还是坚强地迎来了08年,希望阿婆能长寿。阿公的身体很硬朗,就连川川的伯伯和伯妈都说80多岁的老人精神头还能这么好很少见了。阿公阿婆看到川川都非常开心,老人家赶忙抓了一大堆糖果给川川,川川表现得还算不错,非常有礼貌地谢谢了阿公。

     劳累了一辈子的阿公阿婆,养育着六个子女,其中二儿子最有出息,是博士生,现为内江师范学院的教授。小儿子也在深圳打拼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番事业。

     

      担心家里人等我们太久了,我只好匆匆地跟阿公阿婆告别,反正晚上他们要过来一起吃饭的。回到家,爸爸和弟弟想方设法逗川川,但川川小同学始终粘在妈妈的身上不肯下来,一旦爸爸和弟弟靠近,他就哼哼哈哈地叫。妈妈特地把弟弟小时候玩过的枪洗得干干净净,等着川川回来给他玩,哪知道川川碰都不碰一下。爸爸拿出好吃的糖还有水果,小家伙平时就不吃零食,所以糖果根本就诱惑不了他。还好,过了一会儿就吃晚饭了。小家伙晚饭吃得很好,一碗白米饭加酥肉汤,吃得特别香。但是晚上又拉了两次干的大便,而且都拉到裤子里。呵呵,第一天来外婆家里,就给外婆送来七条脏裤子,这真的是一份特殊的“大礼”。

      爸爸妈妈见川川怕生,也就没再逗他,我也告诉他们等川川熟悉环境就好了。所以晚上吃完晚饭,聊了一会儿天,他们就自顾自地打起了麻将,伯妈有点累,我感冒了也不舒服,于是我和伯妈就躺在床上跟川川一起读书。家里的灯光实在是非常昏暗,我自己都看不清楚书上的字,更怕对川川的眼睛不好(嘻嘻,俺的近视眼就是长期在这种昏暗的灯光下看书造成的),不过对于小家伙来说,来到陌生的环境,书是他唯一的安慰剂,于是一直读了一个多小时小家伙才睡着了。我怎么也睡不着,让川爸帮我熬了点姜汤,估计是太辣了,一喝下去就出了一阵大汗,感觉全身舒服多了,但是肚子却痛得不行,起来跑了两趟厕所才好一些。

      初四是阿公请客的日子,每年的初四,阿公的儿女们都会回来,一般没有特殊原因,大家都会同聚一堂。今年幺叔一家因为广州车站停售票没能回来,表哥表姐都分别于去年12月份和今年1月份提前回来了,所以这次过年也没回来。初四一大早川川就醒了,真是难得能这么早醒来,关键是一改在重庆的赖床,自己主动要求起床,起床就笑嘻嘻地对妈妈说:“妈妈早上好!”呵呵,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看来小家伙今天的心情非常好喔!给小家伙穿好衣服,出去,外婆已经做了一大桌的饭菜在等着我们,昨天还不让外婆抱的川川早上竟然也很热情地跟外婆打招呼:“外婆早上好!”哈,看来小家伙的适应能力比我想象的要强,过了一晚上小家伙就熟悉了。只是对于外公和舅舅小家伙还存在着明显的戒心。

      川川和外婆以及小宇姐姐(川妈表姐的女儿):

     

     外婆看到川川的笑容,可开心了,一扫昨日的不愉快,赶忙拿出了她专门给川川买的糖。吃完早饭,又跑到村里去给川川找了两个小姐姐跟他一起玩。因为外婆听我们说在重庆有姐姐陪川川玩,为了让川川能快点适应新环境,所以特意去给他找小伙伴。川川就是这样,有了小伙伴陪他玩,小家伙一下子就放开了,很快地跟小姐姐们玩起来。

     十点多的时候,亲戚朋友们都陆陆续续地到了。川川还是不太愿意主动跟别人打招呼,虽然告诉他这是谁,那是谁。但是别人问他叫什么名字,几岁啦,小家伙还是回答得非常好。不过回答完后就又跑去和小姐姐们玩去了。

     姑姑和叔叔们变化都不是很大,变化最大的是他们的孩子,也就是我的表弟表妹们,一个个都变成大小伙和大姑娘了。尤其是二叔的女儿,三年前回来看起来还是个小孩子,这次回来见到她和见到弟弟一样的惊讶,虽然我把她认出来了,可我惊讶的是她竟然长得这么快,才14岁就已经是身高171厘米,这些孩子真是长得好快啊。两个表妹一个读高二,一个读初二,站起来都比我高,两个表弟也都是1米7几的个头,弟弟也有175厘米,让俺这当姐的有点无地自容了,怎么就俺那么矮嘛,才160厘米。伯妈戏言,呵呵,你们家的人怎么个个都这么高。

     川妈与大表妹(读高二)和小表妹(读初二),嘻嘻,川妈还有个小表弟,读小学二年级,只是今年因为大雪而没能回来。她们俩都比川妈高,所以只好让俺站在高一点的斜坡上,嘻嘻!

    

     我们家的三大“帅”,都是170以上的个头(左一:川妈的大表弟,中间:川妈的弟弟,右一:川妈的小表弟):

    

     川妈与表弟表妹们合影,两个小家伙也来凑热闹:

    

     在重庆,川爸与他的表哥表弟表妹们一起聊天,玩耍,俺负责照看川川,回到内江,川爸就成了“贤内助”了,负责看着川川,川妈则跑前跑后地与亲戚朋友们聊天去了。中午的午餐是最热闹的,坐了四桌,亲戚朋友们在饭桌上尽情地畅言,敬酒。

     吃完饭后大家来了个大合影,难得这次回来得这么齐。合完影之后自贡的亲戚朋友们都先回家了,因为伯伯伯妈难得来一趟内江,所以自然我是盛情邀请他们留下来,一起去自贡看灯会。伯妈早就听说自贡的灯会闻名世界,所以很想去看。姑爷告诉我今年电力紧张,自贡灯会停办了,我们都非常失望。不死心的俺赶紧又让爸爸给自贡的亲戚们打电话确认到底是否有在办灯会,结果是今年还在办。我们都非常开心,伯伯伯妈总算没有白来内江一回。下午三点多,我们就出发去自贡,准备晚上在自贡看灯会,明天再回内江,去各个亲戚家看望亲戚朋友。

     嘻嘻,偶们这一大家人比川爸家的人还多(还没到齐,要到齐了还得再站一排才行):

   

    阿婆与他最小的弟弟,也是仅在世的一个弟弟(其他的兄弟姐妹都已经过世了):

   

发布于2008年02月27日 17:28 | 评论数(32) 阅读数(1715) 我的文章

回家之旅——重庆杂记篇2


     继续接上一篇:

     一、大年三十过年吃团年饭:

     大年三十,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到大姑婆家里过年,忙坏了大姑婆和奶奶,以及两个伯伯。呵呵,偶们这些就是闲人了,俺因为得随时看着川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忙而无从帮忙,最最主要的还是俺的厨艺太差,怕吓坏了大家,所以还是只能吃现成。

     回家天天都是大鱼大肉,于是年三十的饭桌上被大家一抢而空的竟然是择耳根(鱼腥草),这择耳根可不是买的,而是川川的另一位大伯亲自到田埂上去挖的,真的是野生的,没有添加任何肥料,吃在嘴里那才真叫一个香啊,于是一上桌,这道菜便成了大家的抢手菜。

     俺长这么大第一次喝到煮啤酒,将橙子、枸杞、红枣、米酒、冰糖和啤酒一起煮,听说那可以治感冒的,后来在内江吃火锅的时候也吃到这种煮啤酒,煮好的啤酒让你尝不到酒的味道,非常好喝,结果俺竟然因为没有酒味而贪杯导致喝醉。

     先上几道特色菜跟大家一起尝尝吧。嘻嘻,被一抢而空的就是这盘野生的择耳根:

    

     腊肉是大姑婆家自制的,今年大姑婆和奶奶家分别买了半只猪,用来做腊肉和香肠,我们回柳州的时候,奶奶给我们带上了一大包,呵呵,够我们吃半个月了。这可是原汁原味的川菜喔!

    

     这是板鸭,也是大姑婆自己养的鸭子杀了以后腌制的,特别香。

    

     呵呵,酥肉几乎是四川家家户户都有的,一到过年,每家都榨很多来放着,可以干吃,也可以煮汤吃,煮汤吃味道可鲜了。

    

     一大家子人围坐在桌前吃饭,才真正有了团圆的感觉。尤其像我们这种长年在外漂泊的人,更想念这种感觉。

    

    吃完饭后一大家子的合影(呵呵,今年人还没回来齐呢,要回来齐了,还得再站两排):

         

     二、给祖爷爷、祖奶奶上坟:

     在农村,都有这个习惯,每年的大年初一,都要去给已逝的老人上坟(扫墓),无论是大人小孩,大家都一起扛着鞭炮、钱纸、香蜡,在祖先的坟前许下自己真诚的愿望以及自己对老祖先最真诚的祝福。这对川妈来说并不陌生,还是孩子的时候就经常跟着爷爷奶奶爸爸叔叔们一起去上坟,记得每次上坟的时候,俺那头磕得是最响的,撕钱纸俺是最积极的,放鞭炮的时候俺是溜的最快的。在川爸他们那里上坟跟我们那里不太一样,他们不为祖先准备吃的,我们那里一般要为祖先准备刀头肉、还有糖和水果,敬完祖先后这些就分给小孩子们吃了,大意就是孩子会受到祖先们的庇护,健康快乐的成长。这是人们的一番美好心愿吧。

     大家在祖爷爷的坟前烧纸、点蜡烛,忙个不停。祖爷爷的坟是后来伯伯重新修过的,嘻嘻,俺竟然在碑上发现了自己和川川的名字。这一大家子每个人的名字都在上面。

    

     看“搞怪”表叔多虔诚:

    

     看这火燃得多旺:

    

     三、年三十晚上放烟花:

     年三十的晚上,两个伯伯都买了很多烟花,无论是大人孩子都过了一把烟花的瘾。川川专放那种小孩子放的烟花,小家伙一看见烟花飞上天就兴奋地又是大叫又是跺脚的。可真等到大人们放烟花的时候,估计是声音太小了,川川刚开始看着还挺兴奋,后来竟一下子吓哭了。妈妈只好把他抱到屋里躲起来,毕竟还是孩子,尽管还是害怕,但小家伙还是忍不住好奇又跑出来看。这下子小家伙没哭了,而是很认真地站的远远的看,边看边说烟花像什么,有像龙的,有像棉花糖的,小家伙还非常形象地说:“这里总是鞭炮轰轰轰轰轰。”

      川川说这是火箭:

     

      川川最喜欢这个烟花,可能是漂亮声音又不大:

     

      还有这个烟花,也非常漂亮:

     

     四、红包趣事:

     发生在川川小同学身上最有趣的事莫过于红包。我们很小的时候,总是盼望着过年过节,因为那样就能得到亲戚朋友们给的红包。虽然在回家前就教川川做过恭喜发财的手势,但真回到了家,真到了过年,别人给他红包时他还反应不过来。大年初一一大早,川川刚起床,呵呵,亲戚朋友们就一个接一个地发红包了,其他小孩子都高兴地直乐,只有川川小同学一脸地不开心,人家如果直接给他钱,他不要,并且还要还给别人,说这不是川川的,如果别人将钱包在红包里,小家伙就乐了,然后拆开红包,将里面的钱给妈妈,自己拿着红包翻来翻去地看稀奇。到最后是小人儿将妈妈包里的空红包全拿了去玩,至于钱嘛,呵呵,只好交给妈妈暂时保管了。

     

发布于2008年02月26日 15:57 | 评论数(29) 阅读数(1262) 我的文章

回家之旅——重庆杂记篇1


    这次回家在重庆待的时间最长,将近10天左右,自然在重庆也发生了很多故事:

    一、与爷爷奶奶的相处:

     回重庆,当然得提到川川的爷爷奶奶。2007年7月份爷爷六十大寿的时候,川川回过一趟重庆,不过那一趟很折腾,川川认生,不肯让爷爷奶奶抱,甚至连爷爷奶奶看他一眼都会抗拒,整天都哭哭嘀嘀的。虽然两个老人没有说什么,但是看得出来他们很难过,还有一点伤心。

     事隔半年,川川小同学回家与爷爷奶奶到底会相处得怎么样,会不会接受两个老人,对于川妈来说也是个问号,也一直是很担心的事情。不过一切的顾虑在川川到了重庆后都打消了,到底是大了半岁了,川川虽然回去还是有点不适应,但是比起半年前那真是进步了很多。

     回到奶奶家时,家里只有奶奶一人,爷爷出去打牌还没回来。奶奶一看川川回来了很开心,但奶奶知道川川的脾气,所以这次她没有急着抱川川,只是乐呵呵地看着川川跟燕子玩。这次与上次不一样的是,川川一回家就能碰到燕子姐姐,与燕子姐姐一起玩,所以在奶奶家小家伙竟然一点都不拘束,把奶奶家当成自己家了。爷爷回来时,让川川跟爷爷打招呼,小家伙还是有点腼腆,没有跟爷爷打招呼,只是友好地笑了笑。

     整个一晚上,爷爷奶奶都开心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川川跟燕子玩耍,大家一起聊着家常。在爸爸妈妈的提醒下,小家伙给爷爷奶奶以在场的每个人递糖,晚上睡觉的时候,川川能主动地跟爷爷奶奶道晚安。第二天我们去玩雪,奶奶说地上太脏了,要背川川,小家伙也没有抗拒,没有哭闹,没有闹着一定要妈妈抱。小家伙还跟爷爷一起玩雪。晚上小家伙拿出自己的书,有模有样地读起来,爷爷看着觉得好玩,这么丁点大的孩子也会读书,便凑上去,出乎意料的是,川川也没有抗拒,而是像个小老师一样告诉爷爷书上有什么。川川和燕子玩拼图,爷爷也跟他们一起玩,爷爷是第一次玩拼图,还不太熟悉,拼了很久才拼好,只是川川特调皮,爷爷刚拼好他就去捣乱,把爷爷拼好的图全部又拆了,祖孙俩只好对着拆了的拼图大笑。爷爷还买烟花给川川放,给川川和燕子买了电动手枪,总之是把川川宠得不行。

      看着川川能够跟爷爷奶奶友好相处,看到爷爷奶奶露出的笑容,川妈真的是非常开心。川川长大了,懂事了,相信下次回来小家伙一定能有更好的表现。

      二、“不”先生的毛病又犯了:

      在川川刚满两岁的时候,小家伙有一段时间狂爱用“不”,而且是到处滥用,从早到晚都是“不”,让川妈整天头痛不己。花了大概半个月的时间,这位“不”先生终于停止他的滥用行为,总算不会整天都把“不”挂在嘴边了。可是这一次回家,因为川川已经能熟练地跟大人交流,自然大人们总有很多问他的话,可是这些问话大多是回答是还是不是的,所以俺家这位不先生又开始狂用“不”了,无论是别人问他还是别人在陈述,他总是说“不”,一天到晚都是“不”,而且最麻烦的是发展成不仅乱用“不”,而且使用“不”来做借口,来看看这位“不”先生的“不”言“不”语吧:

      “川川是乖宝宝吗?”“川川不乖。”

       “天亮了,川川该起床了。”“天不亮,川川不起床。”

       “大家都吃饭了,川川没有饭吃了。”“大家不吃饭,川川也不吃饭。”

        “川川快穿上衣服,等一下感冒了要打针。”“川川不感冒打针。”

        “川川,给我玩一下,要不要得嘛?”“不要得(这种乱放“不”的位置的句型很多,川妈实在想不起来了)”

         “妈妈累了,想休息了。”“妈妈不累嘛,妈妈不要休息,陪川川玩。”

   “外面下雨了。”“外面不下雨(外面明明在下雨,小人儿就说不下雨)。”

         “妈妈打针好痛的。”“妈妈不痛的,川川痛。”

   “你不要抱川川嘛。”

   “你不要抢嘛。”

   “不跟你玩了,讨厌。”

   三、脾气日益渐长:

  两岁以后,本来川川的脾气就很大,但还好的是川爸和我始终能保持统一战线,所以在家里川川无理取闹的机会很少,因为他知道他如果乱闹,我们也不会理他。可是回家以后,小家伙知道大家会在乎他的眼泪,于是动不动就哇哇大哭,他一哭,一帮大人就慌了手脚,爷爷奶奶根本就看不得川川哭,全围在他的身边哄着过去,哄着过来,这一哄啊,小家伙哭得更厉害了,一哭就没个止,边哭还边瞧瞧大家的神情。这家伙知道妈妈不会当众修理他,所以他是拼命地哭,哭到最后几乎是没见眼泪,全是假哭。现在不止是哭,还加上他的N多抗拒的“不”,让你不想发火都难。终于在一次忍了N久之后,俺当众把川川给批评了一番,仅止于批评,结果小人儿竟然哭着说:“妈妈不乖,妈妈你不要闹了。”偶吸了吸气:“好,妈妈不闹了,那川川也不准闹了,不要再哭了。”小人儿可能也意识到妈妈是认真的了,所以立马停住了他的哭泣,看得一旁的爷爷奶奶还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趟回家之后,川川的大脾气继续延续,回到柳州已经差不多有一个星期了,小人儿始终都折腾得不行。

   四、不要起床:

  川川小同学以前从来不赖床,每次一醒来就一骨碌翻身起来要穿衣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家里的气温太冷,被窝里太暖和,小人儿竟然不愿意起床。每天早上的起床变成了特别难的事情。无论是哄,还是硬命令,还是做游戏,小家伙就是不愿意起床。你说他是小懒虫,人家会说:“不小懒虫。”他不起床就算了吧,还要拉着妈妈陪着他窝在被窝里,每天早上一大家子人都得等着我们起床吃早饭,最后没办法,只好他们先吃,等我们起床的时候,奶奶又得去热饭,弄得俺天天都脸发烧,不好意思啊。有两天需要早起,把他硬从床上拉起来,结果小人儿一天情绪都不好,总是哭闹。这种赖床的行为也延续回来了,川妈现在正在想方设法帮助他改掉这个坏习惯。

   五、水土不服:

   在重庆的10天里,川川小同学瘦了一大圈,一个原因是出发前我们一家三口就集体感冒,川川差不多到过年那天才好。因为感冒了,川川的肠胃也不好,再加上水土不服,以及家里的菜都很油,所以川川小同学竟然大小便失禁。那些天里,大家真是谈“便”失色,一看到川川尿裤子或是大便在裤子里就慌了手脚。在柳州几天都不用换裤子的小家伙回家竟然一天要尿湿或者拉脏七八条裤子,每天都是用取暖器把洗了的裤子一条一条地烘干,要不然第二天就没得穿。有一天早上小家伙没得裤子穿,等着裤子烘干,竟然在被窝里硬憋了两个小时才起床。小家伙每顿饭吃完就会往外排泄,又不是拉肚子,但就是一天排个三四次,而且次次排在裤子里,真是气得没法。还好的是回家后这种状况就差不多消失了,很少尿裤子或是大便了。不过唯一比较好的是回家后戒掉了半夜的奶,半夜除了起来尿尿以外,不用再起来冲奶粉了。

   六、学说四川话:

   川川从开始学说话起,我就一直跟他说普通话,所以小家伙回家也说普通话。刚开始回家的时候小家伙听四川话还有点难,不过毕竟四川话跟普通话接近,小家伙很快就能听懂四川话了。更为好玩的是,在四川话氛围的影响下,小家伙竟然还学会了很多四川话,有时候冒两句四川话出来特别好玩:“你咋子嘛?”“你个mang子”。“不要得嘛。”小家伙还跟着爸爸学说四川话的儿歌:“鸭子didi,走路拐拐,莫哭weiwei,各自回来。”

   七、跟妈妈结婚:

   一天晚上,一家子八口人围坐在电视机面前,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川川与燕子在玩。不知道怎么回事,估计是看到电视里有结婚的情节,小家伙竟然忸忸怩怩地走到妈妈面前,对妈妈说:“川川喜欢妈妈,川川要跟妈妈结婚。”一说完,全家所有的人都大笑起来。爷爷奶奶怎么也没想到川川会这么说,奶奶立马说:“川川说mang话(傻话的意思)”,看到大家笑起来,川川小同学反而更加大胆地表达他的爱意,亲热地搂着妈妈的脖子,还当众在妈妈脸上猛亲了两口:“川川就是喜欢妈妈嘛,川川就要跟妈妈结婚,不跟爸爸结婚。”弄得俺这脸啊,烧得不行。

   、爬山路:

  大年三十吃完午饭,奶奶和爷爷想下山去老家背点桔子上来,川爸在打牌,川妈又不会打牌,只能陪着川川玩,干脆就跟着爷爷奶奶一起下山去摘桔子。于是一行五人便下山去摘桔子。山路是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的时候特别容易摔倒,况且俺还穿着高跟鞋,川川拉着俺的手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跑,跑得我心眼儿都跳出来了。小家伙一点都不怕摔跤,还觉得好玩,在窄窄的小路上跟燕子姐姐赛跑。还记得第一次来川爸家的时候,我们晚上爬到山顶上去大姑婆家,然后又下山。下山的时候黑乎乎的,俺特别害怕,川爸怕有蛇,硬是背着我下山,弄得俺感动了好半天。只可惜这种待遇现在已经绝迹了,呵呵,婚前婚后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扯着扯着有点扯远了,小家伙最终累了,还是坐在奶奶的背篓里背着下山的。上山的时候川川睡着了,俺和奶奶轮流抱着川川上山,当天晚上回来后竟然发现脚痛得抬都抬不起来,第二天大家都笑我是瘸子了。

   走在山路上的祖孙四人:

   

   奶奶背着川川往前走:

   

   小家伙顽皮得不行,奶奶背着他,他竟然在背篓里又蹦又跳的,差点把奶奶给摔倒了:

   

   川川和搞怪表叔,这个表叔川川在深圳的时候见过的,这次是特地回来接大姑婆去广州玩,这个表叔刚一回来的时候,最喜欢逗川川了,总是强抱川川和强吻川川,弄得川川哭了好几次。不过后来玩熟了,小家伙竟然喜欢上了这个调皮的表叔,还给表叔起了个名字,叫搞怪表叔。

   

   走在田间小道上的父子俩:

   

   这次过年,大姑也从深圳赶回来了,川川在深圳的时候,大姑最喜欢来陪川川玩,不仅给川川买好吃的,好玩的,还有衣服等,大姑特别会逗孩子,所以孩子们都能与她玩得很好。

   

         

发布于2008年02月25日 12:57 | 评论数(35) 阅读数(2267) 我的文章

回家之旅——乡村风景篇


    下面这些风景都是川爸老家的风景,川妈老家的风景也不赖,只是在内江待的时间太短,赶的太急,亲戚们是走了一拨又来一拨,没有时间拍风景了。

    大年初一,按照川爸老家的风俗,爷爷带着一大家子将近二十来人去给祖爷爷上坟,上完坟,俺那三十天爬了山路的腿都快抬不起来了,只好带着川川回去休息,川爸同学则悠哉游哉地拍起了风景。呵呵,大家来给他捧捧场喔!

     俺刚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觉得怪怪的,川川说是大虫,俺也不知道这是啥。

     

     很喜欢这张照片,只可惜川妈才疏学浅,没办法用文字来形容这种感觉。

     

      川爸小时候和小伙伴们嬉戏玩耍的山洞。

      

      看着这张照片,也许是冬天最真实的写照了,有点凄凉的感觉。

     

      这只蝉的壳最先是川妈发现的,川爸拍完后就成了川川最新式的玩具。突然让我想起小时候自己经常满山遍野地去找这种蝉的壳,通常是找了一大包后拿去卖了换零花钱。

     

      呵呵,看着这屋梁下的玉米,就知道大姑婆家去年一定是大丰收了。

     

      半山腰的农家房屋,只可惜这里基本上已经很少有人住了,大部分都是空房。即使有人,也是那么几个孤零零的老人,年轻人都已经全部外出打工挣钱去了。

     

      看着被野草覆盖的石磨,仿佛闻到了石磨豆浆的香味和那满口香辣的豆花饭,回到了妈妈推磨我加水加黄豆的时候。我们那里也有这种石磨,不过已经是很久远的了,现在估计也没人用这种石磨了,大家都用榨汁机,只是怎么都榨不出那种石磨豆浆的香味了。这次回重庆一直就想尝尝山城豆花,只可惜每次我们去人家都卖完了。

      

       呵呵,一枝独秀,特别有意思。

      

       回到老家本来想过一把摘桔子的瘾,只是奶奶家的桔子树上的桔子已经摘得差不多了。呵呵,看这满树的桔子是南妈家的,他们家没有人摘桔子,南南外婆去深圳帮南妈照顾翔翔了,所以他们家树上还是硕果累累。

      

       我们一路走去,地里的麦苗都被霜冻得奄奄一息,只有这块地里,竟然有难得的一抹新绿,着实让我们兴奋了好半天。

      

       这是川爸小时候经常去游泳的小池塘。

      

       弯弯曲曲的山路,正应了鲁迅先生那句话:“路是人走出来的”。别看这山路好像不陡,走起来特别难走,特别费劲。

      

发布于2008年02月24日 16:28 | 评论数(32) 阅读数(1772) 我的文章

    1 2 3     尾页  页码:1/3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