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2006年9月27日 小刘阿姨


忙碌间,妈妈收到一条手机短信:“二姐我很想你们明明她还好吗”。没有标点没有断句,一如她一直以来发手机短信的风格――是小刘,明明的阿姨,更准确地说,是明明过去的阿姨。说过去,是因为从24日开始,小刘阿姨已经离开了明明家,到新雇主家上岗了。

小刘是明明的第一个阿姨,也可以算是明明唯一的阿姨。在明明只有52天的时候,来到明明的家照顾明明。在明明五至九个月的时候,小刘阿姨跟着她的老公离开北京到昆山打工。四个月之后,小刘阿姨又回到北京,重新回来照顾明明,一直把把明明带到现在――满打满算,小刘阿姨跟明明朝夕相处了17个月,521天。如果计算与明明在一起的时间,肯定比妈妈的时间还要长。

说到保姆,在没有明明之前,爸爸妈妈很不能接受家中请保姆。爸妈结婚15年,一直是二人世界。DINK家庭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回到家中,你有绝对的隐私!无论在外面多么光鲜照人衣冠楚楚温文尔雅道貌岸然,回到家中,你可以尽一切丑陋之能事用以抒解外界的压力宣泄心中的郁闷――坐没坐相站没站相蓬头垢面横躺竖卧,开门洗澡赤身裸体涂着绿色面膜满屋子乱窜,打隔放屁剔牙挖鼻孔,随时就地夫妻亲热……习惯这样生活的人,如果屋檐下突然多一个陌生人,不是把人家吓跑了就是把自己憋疯了。

自从怀了明明,不少朋友都提醒明妈:孩子出生之后的第一要务,不是产妇如何保养坐月子,不是婴儿如何护理喂养好,而是选到一个称心如意的保姆。因为前面两条都可以靠主观努力来解决,而这第一要务是你没有办法控制的。换句话说:好保姆可遇不可求。甚至有人危言耸听“找好老公易,找好保姆难。”经常还能听说有父母换了七个八个十个保姆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于是,不少人好心劝明妈:怀孕期间就开始找保姆,一边培训一边考察,要有打车轮大战的准备,云云。明妈一直不以为然。一方面,确实不习惯家中引入陌生人;另一方面,也是高估了明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的实力,以为四个老人目前全部退休在家,虽然年纪偏大了些,轮番上阵,总可以帮忙把明明带大。明明出生之后才发现,加了一个小人儿,家务工作量成指数级地上涨,而四位老人短时间帮忙还可以,时间一长,哪一组也吃不消。明妈必须工作,明爸天生就不是带孩子的料。于是,在明明出生一个月之后,请保姆的事便迫在眉睫。

可心老姨有丰富的“与保姆共舞”的经验,她带着妈妈先去了她熟悉的两家家政公司。正如可心老姨描述的一样,家政市场阴冷的地下室里,从甘肃或安徽刚进城的打工妹(也有一些年纪看起来有五十开外的)因长途旅行而显得满脸疲惫,皮肤粗黑目光呆滞口音怪异间或相貌丑陋。别说可心老姨看不上,就连没有任何请保姆经验的妈妈也没发现一个顺眼的。一直有人跟妈妈讲:孩子是谁带象谁。咱明是女孩儿,一定要找个漂亮阿姨。宁缺毋滥,可心老姨和妈妈第一次出马空手而归。

两天之后,爸爸妈妈带明明去新妈妈月子中心游泳,爸妈临时动议,路过和平家政服务公司的时候,拐了个弯儿,没想到,就把小刘阿姨给“拐”回来了。妈妈现在还记得当时的情景:还是那间阴暗的地下室,小刘阿姨跟另外两个人并排坐在一起。妈妈一进门,就发现小刘与众不同:皮肤白皙,目光从容,神情虽也有些困顿,但明显感觉比其他人多几分自信和明朗。妈妈直接跟小刘进行了短暂交谈,凭着她清秀的相貌和基本标准的普通话,妈妈决定请她回家试试。

小刘性格开朗,快人快语,很快就把自己的经历合盘托出:30岁,初中毕业,四川人。家有一儿一女,托给在老家的父母照顾。象所有的打工者一样,为生活所迫,也为了一个共同的淘金梦,和老公小罗一起出来打工,先在深圳做工厂女工,后经老乡介绍到北京做保姆。一做两年多,直到看护的那个女孩儿龙龙已经上幼儿园,才出来再找工作。在那家家政公司已经停留了三天。据小刘讲,如果再有一个小时还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她就准备离开那里了。就在这一个小时之内,遇上了妈妈。

至于做保姆的经历,小刘只带过龙龙一个宝宝,从龙龙一岁零四天带起,一直带到龙龙上幼儿园。期间,一直跟龙龙的外公外婆住在一起。龙龙的外公是一位著名的历史学家,外婆是一位杂志社编辑。龙龙的母亲更是一位博士后。如此书香门弟培养出来的小刘阿姨,不仅熟谙现代城市生活,对知识分子家庭的生活习惯、价值取向、人际关系等,也略知一二。这让妈妈颇感欣慰。作为保姆的基本技能,小刘也颇得家人喜爱。烧得一手不错的改良川菜。手脚麻利,有很好的卫生习惯。很聪明,学东西很快。短短几天之内,学会了煲各种催奶的汤。

就这样,小刘成为明明的第一个阿姨。

这一次,小刘做了100天。因为明明还小,妈妈也还在休产假,这100天里,小刘的主要工作是做饭和做家务,顺带手帮助妈妈照顾明明。应该说:做饭、做家务、带孩子,小刘都是十分胜任的。唯一的不和谐,来自于小刘过度的自尊心。尽管明妈明爸一直对小刘尊重有加,和颜悦色,但天天生活在一起,难免触及小刘的敏感神经。有一次,小刘在家里看电视,明妈抱着明明从外面回家,看到明妈抱着孩子换鞋,小刘也没有主动去接过明明,明妈为此批评了她几句,就惹得她哭了一夜。第二天明妈起床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准备辞工了。从此,明妈知道她是一个有错说不得的人。这样的阿姨,与老人家相处就会非常难。明姥姥和奶奶经常过来帮助照看小宝宝,对家里看不顺眼的地方,自然要指点阿姨。而小刘一直都认为自己已经尽力了,如果你们还看不顺,那就只有各奔东西了。为这,明妈不得不两头做工作,以维持家庭和谐。这样的事情出过几次之后,明妈感到身心疲惫:请阿姨帮忙带孩子,省力不省心。

随后,小刘跟着老公小罗去了昆山。离开明明家时,她只带走了明家里给她配的眼镜和所做的健康检查报告,连最后一个礼拜的工资,她都悄悄放在了冰箱上面。她甚至要求明爸删除她在家中工作期间的所有照片,而且拒绝明爸明妈用车送她回家政公司的建议,也坚决不吃最后一顿早餐,并坚持要明妈检查她离开家时的行李。说不清她是一种什么心理,似乎她在用拒绝关怀、保持距离的方式维护着一种“不食嗟来之食”的自尊,而本质上,更接近于一种内心深处强烈的自卑导致的没有能力承受信任、盲目自我保护的狭隘。

这期间,妈妈从东北老家请了沾亲带故的二舅和二舅妈照顾了明明四个月。因为沾亲带故,许多话就不好说了。而且,因为二舅夫妇下岗多年,生活拮据,明家的一切在他们眼里都是好东西。临走时,把一切他们认为可以拿走的东西都拿走了。这一段经历,明妈总结出三条:1.请保姆不要请沾亲带故的;2.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请保姆不要请太穷的。3.请保姆不能请没文化的。无法交流和沟通的人际关系是痛苦的。

四个月之后,小刘历经周折,又回到北京。是小罗给明妈打电话告诉这一切消息的。按照小刘的脾气,无论多么艰难,她是绝对不会向任何人伸手求援的。在回到明明家之前,她在几家人家做过保姆,但时间都不长。在明明不满十个月的时候,小刘又回来了。

这一次回来,情况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明妈已经休完了产假,开始上班。小刘带着明明住在明明的爷爷奶奶家里。退休前,明爷爷是一位德高望重、被称为“主席”的官员,明奶奶是基础教育专家,到现在,当地小学教材上,还有明奶奶的名字。与这样两位受人尊敬的老人家相处,对小刘来说,既是福气,也是考验。福气在于:两位老人都十分通情达理,敦厚仁爱;考验在于:与书香门弟比起来,明爷爷家更增加了些许端正庄重、中规中矩的感觉。明明的日常起居全部由小刘照料,明爷爷奶奶负责调理明明的一日三餐。明爸明妈白天上班,晚上回爷爷奶奶家里吃晚饭看望明明,等明明睡了,爸妈再回自己的家。

巧合的是:在小刘回到明明家之前,曾经在明明爷爷家同一个小区的另外一家做过几天保姆,由于雇主发现小刘有灰指甲感染,没有继续雇佣她。听小刘陈述的口气,那家人家肯定家道殷实,给小刘开出的工资不低。而回到明明家,妈妈给小刘开出的工资基本上是随行就市的。明妈对小刘用特殊的口气陈述的情况所表达的内涵置以漠然的态度。而后,和明爸跑了很多家药店,终于找到了“斯皮仁诺”――一种治疗灰指甲的特效药,配合“亮甲”,开始了对小刘灰指甲的治疗。两个疗程先后七个月,从童年时代就开始感染的的灰指甲终于从小刘白净的手指上消失了。――至今,这件事,不知道小刘心中是怎么想的。明妈认为:受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给小刘钱,她永远也舍不得花上千元钱去治这不疼不痒的灰指甲。而治好了她的灰指甲,她下次就不会因此失去她认为收入很好的工作。这之间的辩证法,小刘能懂么?恐怕不能!如果现在问小刘,凭明妈对她的了解,她肯定还会选择把这一千多块钱装进她的腰包――她有她认为比治疗灰指甲更重要的事情。从这件事上,明妈总结出一条:你的价值观可能影响保姆的生存状态,但改变不了保姆本人。

到明家不久,小刘的老公小罗就失去了原来的工作,转到一家餐馆打工。看到他瘦弱的身体抬着大大的泔水桶,听着小刘埋怨他一事无成,明妈动了侧隐之心,求原来的老战友帮忙,给小罗安排了工作省力收入不菲的工作,也算是解决小刘的后顾之忧吧。

明妈工作很忙。多亏了小刘,毕竟是明妈手把手教出来的,有前面100天的基础,带明明可谓得心应手。连园子里的妈妈们都悄悄告诉明妈:你家阿姨真不错,待明明真好。为了鼓励小刘继续发扬光大,明妈带明明出席各种场合的活动,都会带上小刘阿姨,既增加了小刘的见识,也让小刘享受到了许多想象不到的东西。并且,应小刘的要求,给小刘配了手机。

2006年的春节,明妈明爸安排带15个月的明明去海南,这样可以给小刘放假回四川老家。小刘说,已经很多年没有回老家过年了,因此特别开心。为了帮助小刘买回又好又便宜的礼物,明爸开车带着小刘到木樨园的服装批发市场,明妈亲自出马跟服装商贩讨价还价;北京的春运期间火车票一向是一票难求,明妈动用了所有的关系,安排了去回的火车票;回程实在买不到硬座票,知道小刘舍不得花钱坐卧铺,明妈就出钱买了回程的卧铺。这边由明爸开车送上火车,转车地安排了朋友车接车送还带安排旅馆过夜,总之,让小刘很舒服地衣锦还乡,满足了多年以来回家过年的愿望。小刘说:出门打工这么多年,从来没这么安心舒服地旅行过。乘卧铺也是第一次。

夏天到了。换上了夏装的明明在园子里知名度日升,为阿姨赢得了不少赞誉。一方面,明明身体好,胖乎乎的模样招得见到的人都想捏一把,因此,经常听到别人问:阿姨怎么把明明喂得这么好啊?阿姨会说:是爷爷做的饭好吃啊。但心里一定也是美滋滋的。另一方面,得益于阿姨开朗活泼的性格,明明也很活泼开朗,嘴巴很甜,见人知道叫人问好,经常得到别人的夸奖。为此,园子里的妈妈们都向明妈表扬小刘带孩子的手法好。

最让妈妈记忆深刻的,是一次游泳之后,明明累坏了,发烧嗓子肿,不吃不喝两天多。懒叽叽地闹人。这时候的明明最依赖的人不是妈妈,而是口口声声喊“阿姨”。小丫头哼哼叽叽,但赖在阿姨怀里明显地感觉到安慰。两天多的时间,小刘没日没夜地守着明明,直到明明好转。这时候,妈妈感到了真正的欣慰:妈妈没有选错人。平时阿姨对孩子的用心,在这种时候最能体现。孩子是不会说慌的。

自从明妈决定带明明到国外开始,明妈就一直为小刘的将来做打算。有意带小刘一起去欧洲,查了有关文件,政策不允许。征求了她本人的意见,她愿意继续带孩子。明妈知道,小刘有一块心病,那就是老家的老房子。常言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明妈说句不厚道的话:小刘属于嫁错郎的。老公小罗其貌不扬倒也罢了,不求上进得过且过的农民劣根性是他致命的弱点。偏偏小刘就是不甘心。老家的老房子快塌了,小刘拚死非要重新置一处可以留给儿子的房产。为此,小刘会一直打工打下去,直到攒下足够的钱。于是,明妈在周围的朋友圈里力荐,也上网发了贴子。在联络的几个妈妈中,经双向选择,多方面考查,最后选定了小谢――小刘现在的雇主。熟悉明妈的朋友目睹了这几个月明妈帮小刘找工作的过程,都问:你是帮保姆找工作,还是嫁妹妹啊?

说实话,明妈嫁妹妹也没这么操心过。一方面,明妈感激小刘这500多天的劳动,眼看着明明一天天长大。单说明明这500多天中,光洗澡,恐怕也有1000次,更不消说日常琐碎。当妈的都知道其中的辛苦,小刘确实不容易!另一方面,想到小刘的一双儿女,远离千里万里,自己的妈妈在照顾别人的宝宝,而那一对宝宝却远离母爱,明妈更希望小刘能有个好去处,有一份好收入,尽快实现自己的愿望,尽快回到自己的儿女身边。

500多天,就在大家共同关注明明成长的主题下过去了。期间也有些磕磕绊绊,但总体来说,还算和谐。更多的日子,平平凡凡。平凡的日子乏善可陈。细想起来,乏善可陈的日子,其实就是最幸福的日子。老少平安,和谐家庭,对于忙于工作的明妈明爸来说,不就是一种幸福么?

924,小刘离开了明明家。25日,小谢从小罗工作的地方接走了小刘。今天,是小刘新工作的第二天。

忙里偷闲,妈妈给小刘回复了短信:“小刘,明明很好,就是不时念叨阿姨。明明自己会说‘阿姨回四川看宝宝去了’。我们也很想念你。国庆假期快到了,我们会在假期抽空去看你。”

发布于2006年09月28日 17:25 | 评论数(16) 阅读数(2870)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6年9月25日 识数儿


晚上,明明玩电话机。

妈妈对明明说:“我们给爷爷奶奶打个电话吧?”

明明高度赞成,但不肯把电话机交给妈妈。于是,妈妈试着让明明拨电话号码:

8,明明,8在哪里?”妈妈问。

明明手指犹豫了一下,按向了“8”键。

“对啦!明明很棒!再找2,‘2’键在哪里?”

受到了妈妈的表扬,明明这次很准确地找到了“2”,并且按了下去。

看来,不是蒙的,明明是真地认识了一些数字。接下来是“9”,明明也准确无误地找到了。再接下来是“1”,妈妈没注意,习惯性地把“1”读成了“腰”。这次明明有点晕,小手指在电话键盘上划起了圈圈儿,不知该按哪一个。妈妈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立即改成了“一”,果然,明明马上找到了“1”键。

接下来的四个数字包括“5”、“0”,明明也都准确地找到了对应的键。

    从没刻意教她,自觉不自觉地,明明已经开始自学认字了。
 

备注:谢谢球妈和当妈的提醒,明妈对明爷爷家的电话号码进行了技术处理。

    另外,球妈和当妈的提醒确实十分必要。明妈在此也提醒各位妈妈:为了防止不法分子伺机敲诈,有孩子的家庭确实要对自己的电话号码等私人信息注意保密。为了安全,即便“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也不为过。)

发布于2006年09月27日 01:32 | 评论数(14) 阅读数(2266) 沐儿成长进行时

称呼的演变(2006-09-26)


不曾注意的时候,觉得“称呼”是一个挺当然的事情,除了亲情关系、社会关系决定的称呼外,名字就是“称呼”。

有了明明之后才发现,对同一个人,竟会有这么多称呼:

小东西――是明妈怀孕早期对肚子里的明明的称呼。因为不知男孩女孩,甚至还不能称为“小人儿”,因此,“小东西”最贴切。

宝宝――原本明妈一直认为这个称呼有些“酸”。在明明出生之后,明妈自觉不自觉地也开始称“明明”为“宝宝”,并因此带动了一批人称明明为“宝宝”。当时,一点儿也不觉得酸。

臭宝――妈妈休产假期间,对明明用得最多的称呼。没什么理由,就是觉得叫起来很带劲儿。

明宝――同臭宝,妈妈用在不需要特别带劲儿的时候。

明明――多数人对“明明”的称呼。详见“名字的来历”。

小臭臭――小姨对明明的专用称呼。老姨极喜欢孩子,这个称呼特别符合小姨的东北人性格,越是喜欢的,越要给个孬名儿,据说小孩子取孬名好养活。

小宝儿――明明小的时候,姥姥喜欢这么叫明明。

小孩儿――姥爷的专利,而且,要改变声调,发音全部变成一声。明明自己也知道这是个特别的称呼,所以,每次姥爷逗明明:“姥爷怎么叫你?”明明都会学着姥爷的腔调叫自己“肖嗨儿”。

乖娃――阿姨是四川人。偶尔,妈妈会学着阿姨的口音,用四川话逗明明:“谁是乖娃儿?”明明就会接茬儿说:“明是乖娃儿。”于是,妈妈对明又多了一个称呼:乖娃儿。

儿子――不知道四川人是不是偶尔也会把女孩儿叫成“儿子”,反正阿姨就是这么叫明明的。

妹妹――也不知道阿姨根据什么原则确定称呼,反正对明明的称呼,阿姨经常“儿子”“妹妹”地来回转换。

我明――妈妈对别人提起明明的时候,最常用的称呼。祥见“从‘我毛’到‘我明’”(http://blog.ci123.com/zhang_moon/entry/43571

沐儿――妈妈跟明明两个人的时候,妈妈喜欢用这个称呼。

张沐――在正式的社交场合,陌生人对明明的称呼。

沐沐――明明对自己的称呼。

发布于2006年09月26日 17:33 | 评论数(8) 阅读数(3400) 明妈的心灵沐场

2005年9月24日 23个月语录——语言是一种武器


(一)说给你听!

阿姨:“明明,你怎么又尿啦?都快两岁了还尿裤子,丢不丢人?”

明明:“不丢人!”

阿姨:“还说不丢人?这么一会儿已经尿了三条裤子了。教过你多少遍了,要尿哗哗的时候,要告诉阿姨,说‘哗哗’,你怎么就学不会呢?”

明明停顿了一下,一字一顿、斩钉截铁、十分清楚地大声说:“哗-哗!”――谁说我学不会?!

(二)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有一段时间,明明动不动就举起小手称“打”。每每这时,妈妈都接住明明的小手,耐心地告诉明明:“是好朋友,不打。”

早晨,明明吃饱了,开始调皮,从妈妈那里要一口牛奶,吐在了地上,爸爸赶过来擦干净,明明得意地说:“干干净净!”又要了一口,又吐在地上,要求爸爸继续“干干净净!”重演了几次之后,妈妈生气了:“明明,不要再吐了。再吐,妈妈打明明屁屁喽。”

“是好朋友,不打”明明理直气壮地回敬妈妈。

(三)如此安慰

小鼓对陌生的环境很抗拒。昨天晚上去酒店吃饭的时候,小鼓吊在妈妈的脖子上,狂哭。谁哄也不行。明阿姨试图利用小朋友之间的交流,转移小鼓的注意力,就对明明说:“明明,快去劝劝鼓哥哥,别哭啦,我们去吃好吃吃啦。”

明明一本正经、表情严肃地对小鼓喊到:“小鼓,别哭了啊。丢人!羞羞!”还用手指刮自己的脸蛋――得!更哭了!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

    (四)不好意思!

周末,爸爸妈妈带明明、阿姨去郊区度周末。晚上,阿姨在卫生间洗澡,明明好奇,推门进了卫生间,大声宣布:“阿姨光身子啦!”阿姨用浴巾挡着自己说:“明明快出去,阿姨不好意思了。”明明回头又大声向妈妈宣布:“阿姨不好意思呐。”

    今天晚上,妈妈给明明洗澡,姥爷走进来。明明用玩儿水的小水桶挡着自己的小肚皮,着急地说:“姥爷不进来!明明不好意思。”

 

 

发布于2006年09月25日 02:05 | 评论数(16) 阅读数(2445) 明明妙语

2006年9月23日 再次相约水世界


去过几个以“嬉水”为主题的游乐场所之后,几位妈妈一致认为摩锐水世界是目前最适应孩子玩儿的地方。于是,今天,在明妈的召集下,上次摩锐水世界的原班人马――瞳瞳、维维、小鼓和明明四位小朋友再次相约摩锐水世界(http://blog.ci123.com/zhang_moon/entry/24870)。接受上次泡水时间过长而生病的教训,这次,无论明明如何欢呼雀跃,妈妈和阿姨都坚持没有让明明由着性子玩儿,适时地把她拎出水,玩些别的项目。

玩儿划船时,航道有一段是穿越假山山洞。没想到,明明对黑咕隆咚的航道表示了坚决的抗拒,死死搂着阿姨的脖子闹着不进山洞。可是,划船是条“不归路”,进了航道就必须全程走远,不得逆行。妈妈划船,阿姨搂着明明,在明明的“哇哇”大哭中,走完了全程。下了船,明明还心有余悸地搂着妈妈的脖子,恳切地对妈妈说:“明游泳,不划船了啊。”妈妈观察了一下,分不清明明脸上的水珠是泪水还是过水帘洞时溅上的水珠,但从下了船明明的哭声就嘎然而止来看,明明的所谓大哭其实也只是一种态度,与伤心无关。

在玩儿石板浴时,明明对明阿姨及鼓阿姨蒸桑拿的事,表现了浓厚的兴趣。看到玻璃房子里两位阿姨汗水淋漓的样子,一个劲儿问妈妈:“阿姨在干什么呢?”得到妈妈回答后,一直喃喃重复“明阿姨蒸桑拿,鼓阿姨蒸桑拿。”这“蒸桑拿”三个字组合起来,还真是挺不好读的,明明读的时候,使劲收着下巴,表现出很用力的样子。为了让明明理解“蒸桑拿”究竟是怎么回事,妈妈试着抱明明进入桑拿浴房,结果,刚刚打开门,明明就转身扑到妈妈肩头上:“热!”――这丫头,一点儿亏都不吃。

傍晚回到城里,全体成员共进晚餐。四个小伙伴经过两次的集体活动,已经消除了陌生感,成为热热闹闹的小集体。在餐厅,大人们可以尽情享用美食,而小家伙们吃饱喝足之后,围着餐桌疯玩儿起来。一个要尿哗哗,全体都得出动去厕所;一个要跳台阶,全体都去跳台阶;一个摔倒在地哈哈大笑,满地毯都是打滚儿的小家伙……原来一直觉得养一个孩子已经够累了,不知道长辈养一群孩子会累成什么样,看到这个场景,就明白了“一个也是养,一群也是放”的理论――养一个孩子和养多个孩子,工作量符合累进递减规律。某种程度说,照看一个孩子是用手用心的,养一群孩子就主要靠眼睛了。

发布于2006年09月25日 01:44 | 评论数(5) 阅读数(2795)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6年9月20日 双脚起跳


海南的闫阿姨回北京公务,并为明明一家送行。今天晚上,海南游同行的当当爸爸、瞳瞳一家和明明一家与闫阿姨聚会,同时共庆双节。

闫阿姨是一个从外表让人看不出年龄的人。从经历上判断,应该有五十开外,但略施粉黛,乌发如云,漫舒罗裙,步履轻盈,让妈妈无从猜测她的年龄。由于妈妈一向是素面朝天的,所以,明明对化妆的女性特别关注。在海南时,每次闫阿姨抱明明,明明都会仔仔细细地看闫阿姨化过妆的脸,然后指着闫阿姨化过妆的眼睛表示她的疑惑:闫阿姨用的是浅棕色的眼影,大概在明明的小脑袋瓜里,眼皮不应该是这种颜色的吧?回来以后,妈妈一提起闫阿姨,明明就说“眼睛”--闫阿姨成了“眼睛”阿姨。

乍见闫阿姨,小丫头还是有些认生。可等到全体坐定,特别是品尝了美味的南非鲍之后,小丫头的脸色立马变得笑逐颜开。当爸表演起在海南游途中经常表演的各种口技,“嘎嘎嘎”的青蛙叫声是当爸的当家绝活,几声“嘎嘎嘎”唤回了明明的海南记忆,小丫头已经变得欢呼雀跃了。瞳瞳自从一个月前上了幼儿园,也变得开朗了许多。两个小家伙吃饱喝足之后,又唱又跳,尽情玩耍,特别是明明的舞蹈“健康歌”,摇头摆尾,挤眉弄眼,逗得大家笑翻了天。在瞳瞳的带领下,明明学习青蛙跳,妈妈发现,虽然明明的青蛙跳还不能十分准确地完成,但双脚起跳的意识已经从动作上明显显现出来,双脚起跳的动作也已经呼之欲出了。

育儿书上讲,幼儿的双脚起跳应该在两岁 左右实现。明明再有二十天就满两岁了。看来,这孩子真是照着书长啊。

发布于2006年09月21日 18:12 | 评论数(7) 阅读数(2183)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6年9月9日 童年的舞伴


    熟悉明明的人,必然熟悉小鼓。

    照片中这位伴随明明起舞的红衣少年,就是传说中的小鼓!

发布于2006年09月20日 01:31 | 评论数(9) 阅读数(2313)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6年9月9日 明明的舞蹈


    妈妈出差期间,明爸带着明明到北京郊外寻找秋天。在难得空旷的一处郊外院落,明明开心地跳起了自编的舞蹈。

发布于2006年09月20日 01:12 | 评论数(10) 阅读数(2282) 沐儿成长进行时

从“我毛”到“我明”(2006-09-19)


我明,是明妈对明明的爱称。这个称呼慢慢被许多人所接受,并被许多人所使用,包括可心老姨。

这个称呼源于明妈的一位领导对自己女儿的爱称――我毛。

这位领导是明妈的顶头上司,是一位出类拔萃的女性领导。顺便说一句,明妈今生命中注定有女性领导缘。调入中央部委,得益于女性领导的赏识;从处长到司长到部长,全部受女性领导者领导,至今连中央分管领导,也是位杰出的女性。下步出任的中国驻比利时使馆,大使又是一位女性――原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命这东西,你信是不信?

言归正传。明妈的两位直接领导,处长和司长,是两位非常令人尊敬的杰出女性。前文中提到的顶头上司――明妈说一句不知深浅的话――也可以算是明妈的好朋友,有一个很奇特的名字――波尔――跟一种南非山羊的中文译名一模一样。在四十年代未出生的孩子拥有这样一个奇特的名字,至少说明她的父母不同凡响。拥有这样一个奇特名字的她,同样拥有一个奇特的人生――随着时代的潮流在东北兵团学会了制造枪支;为了爱情从东北兵团调到了内蒙;工农兵学员的帽子戴到了今天不管她有多么优秀;人高马大的她怀着她的小毛竟然需要保胎数月;生下的小毛体重只有四斤多小毛出生时接产的护士们还在谈论当时的热映电影《大蓬车》;小毛出生时家中恰巧有一窝小猫出生因此取名小毛;小毛爸爸虽为高干子弟却不甘工农兵学员的帽子终于考上了名牌大学的研究生;正当事业如日中天时小毛爸爸竟由于一起离奇的车祸抛妻弃女命赴黄泉;这个坚强的女性担起了既当爹又当娘的重任;当年只有十七岁的毛至今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海外学成归来与她心爱的印度小伙举行了隆重的中国婚礼;不管经历多少磨难承担多少生活的重压女儿如何已经长大成人,她对女儿一直有一个令明妈感动的称呼――我毛。

每每提起爱女,毛妈都充满深情地说“我毛”如何如何;每次毛妈跟朋友聚会稍晚一点,毛妈的电话必然响起然后在毛妈接通电话的一瞬间全体在场的人都会异口同声地跟毛妈一起叫:“我毛”,即使毛在海外求学之时也不例外;“我毛”更是时刻离不开毛妈,包括在英国学习期间,竟会娘俩挂着国际长途,由毛妈指导毛在英国的厨房里做红烧肉;说起毛成长过程的点点滴滴,毛妈永远如数家珍――如此舔犊情深,没有孩子的人,是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的。还没有明明时,明妈就经常被这种母女深情深深感染。最令明妈感动的是,在毛的婚礼上,漂亮的新娘毛在致辞时,动情地说:“妈妈,我一直认为,我们是一家人,我们之间互相关爱,不需要说感激的话。可是,今天,我要当着全体宾朋的面,对您说一声:谢谢您,妈妈!”穿着洁白婚纱的女儿向母亲深深地鞠了一躬,而后,泣不成声。坐在席间的妈妈依然保持着特有的矜持,微笑着看着女儿,然而,矜持挡不住泪水横流。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当时,明妈作为婚礼主持人,已经顾不得主婚人的职责,哽咽得说不出话。

已经有了明明的明妈深刻体会了毛妈与毛之间的这份感情。潜移默化之间,明妈也不知不觉地称明明为“我明”。每每在朋友聚会时提起明明,相熟的朋友已经开始把异口同声地叫“我毛”改为叫“我明”了。一个“我”字,道不尽娘与儿之间血脉相连的骨肉深情;诉不完母亲对儿的丝丝牵挂;任凭儿行千里,无论女嫁何方,儿女永远珍藏在母亲的心中,与生命同在。

发布于2006年09月20日 00:10 | 评论数(14) 阅读数(2549) 明妈的心灵沐场

可心专栏之--久违了,我明


   

    亲爱的明明,刚看了日期,最后一次给你发文章,是530。三个多月后,老姨又重出江湖,你不会怪老姨这么久都不露面吧?一百天了。

    一百天,在漫漫的人生长河里,可能只是弹指一挥间;
    一百天,对于一个孩子的成长,可能每一天都有新的惊喜与期盼;
    一百天,可以发生很多很多故事;
    一百天,也可以每一分种都平淡无奇……
    一百天,久违了,我明!老姨想你。
    老姨有很多话要对你说,但又不知从何说起。这一百天,老姨发现很多,改变很多,感慨很多;这一百天,对老姨真的不同寻常,甚至对老姨的一生都具有格外重要的意义。现在对你说,你无从理解。所以,老姨希望你快快长大,总有一天,我明会从哑哑学语的小胖丫头变成花儿一样娇羞,我明会从少女初长成出落得婷婷玉立,我明会恋爱会成家,我明将为人妻为人母……然而,老姨又希望你永远不要长大,永远保持这份童贞与纯洁,永远不要经受人间的沧桑与阴暗,永远沐浴在幸福的阳光下。
    一百天里,老姨感动着姐姐又为你留下很多宝贵的记录,字里行间流露着无可替代的母爱;老姨感动着你蝶子小姨为了给自己喜爱的歌手拉票竟然奔走街头,要知道她得到的不仅是一张选票,而是直到现在都没有放弃为缩短现实与梦想的距离而努力;老姨感动着未曾谋面的蝶子小姨的妈妈竟然鼓励蝶子小姨主动承担抚养顺溜的重任……
    一百天前,老姨还写了两篇文章,因为你搬家没来得及发表,现在,老姨已经决定不再发那两篇文章,因为生活已经改头换面。
    亲爱的明明,时间可以改变一切。但是,只有当你的心境改变以后,你看待世界的目光才会跟着一起改变。

   

发布于2006年09月19日 00:04 | 评论数(4) 阅读数(2258) 可心专栏

    1 2 3     尾页  页码:1/3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