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2007年5月18日 送别大舅


下午,大舅将取道维也纳回北京。明明跟着爸爸妈妈一起去机场为大舅送行。

六个多月前,明明就是从布鲁塞尔国际机场登陆欧洲大陆的。但相信她对布鲁塞尔机场已经全然没有了印象。为外交车辆设置的CD专用停车场就在出港厅旁边。爸爸和大舅照应行李,明明就牵着妈妈的手一路小跑。办好了一切手续,大舅要从出关口进入候机厅,在出关口,大舅跟一家人告别。明明很乖地跟大舅挥手再见。可当大舅的身影刚刚过了出关口的闸门,明明似乎才意识到大舅真地要走了,马上挣脱了妈妈的手,喊着“大舅”就要往闸门里面冲。妈妈及时拦住了明明。走过了闸门的大舅可能是听到了明明的叫声,回转身,看到了挣扎着的明明。想必大舅心情也很不舍,又走了回来。就在这一瞬间,明明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嘴里喊着:“我要进去,我要进去,明要跟大舅进去。”小手却紧紧地搂住了妈妈的脖子。大舅站在出关的闸门口,明明站在关口外,一个依依不舍不忍离去,一个泪流满面立志相随……“娘舅亲,娘舅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妈妈心中热流翻涌。为了不让自己失态,也为了让大舅安心离开,妈妈向大舅挥了挥手,抱起明明,先回转了身……

看不见大舅的身影了,明明止住了哭泣,有些不好意思地告诉妈妈:“明明流眼泪了。”妈问:“明明为什么流眼泪了啊?”明说:“明想大舅了。”——哦,这还没走呢,就开始想了呀?不是你没大没小直呼“小波”的时候啦?

我们的车刚刚离开机场,还没有起飞的大舅就把电话打进了妈妈的手机——宝贝儿,大舅也想你了!

   

              与大舅依依惜别

发布于2007年05月31日 22:45 | 评论数(26) 阅读数(2123)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5月17日 第一次见到真老鼠


白天,为了带大舅多转几个城市,明明被留在了家中,由爷爷奶奶照顾。爸爸则带着大舅,接连转了安特卫普、根特、布鲁日和Oostende

爷爷奶奶对明明一天表现的评价是:一点儿都不闹,乖着呢!

晚上,全家又一起外出吃饭。吃饭间,明明有些闷,于是,妈妈带着明明出门去走一走,透透气,不意间发现了餐厅外面有一只老鼠在停放的汽车底下跑来跑去。明明很是兴奋,不停地追着看,对老鼠一点儿没有反感的表现,嘴里还不停地唱着“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喵—喵-喵-,猫来了,叽里骨碌滚下来。”听她唱,似乎这小老鼠还特别可爱。可能在孩子的天性里,厌恶和丑恶原本就是不存在的。都是因为利益的争夺、伤害和破坏,才在小小的心灵上打下了阴暗的烙印。

发布于2007年05月31日 22:44 | 评论数(13) 阅读数(2472)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5月16日 大舅、天线宝宝与小钢琴


上午,大舅转道慕尼黑来到布鲁塞尔。

由于昨天已经做了充分的铺垫,明明对大舅的到来已经有了足够的精神准备。大舅一进门,她就用疑惑地声音问:“是大舅么?是小波?天线宝宝?”——大舅的小名叫小波。而对于明明来说,小波跟天线宝宝有着天然的联系,大舅固然是大舅,而叫小波的大舅,就不得不委曲地跟天线宝宝相提并论了。

一会儿功夫,明明就跟大舅热络起来。谁也没注意,明明打开了自己的玩具柜,撅着屁股掏呀掏,终于从玩具柜里翻出了她要找的东西——只有八个键的玩具小钢琴,高兴地递到大舅的手里。这只小钢琴是明明离开北京的当天,大舅买来送给明明的。这也是我们从北京带出来的唯一玩具。快七个月了,大人们已经淡忘了,而明明竟然还记得清清楚楚。大舅手捧小钢琴,喜笑颜开。对于送礼物的人来说,这大概是最快乐的事了——礼物受到重视和珍惜。

小丫头,算你会表现!如此乖巧,想要什么礼物大舅不得给你买啊?

下午,妈妈照常上班,明明陪着爸爸带着大舅浏览了布鲁塞尔市。来自国内的游客对于布鲁塞尔旅游有个顺口溜:“一个土包九个球,小孩撒尿水长流”。所谓一个土包,指的就是滑铁卢古战场的人工狮子山,九个球指的是原子球博物馆的铁原子造型,而小孩撒尿自然就是指于连像了。布鲁塞尔之小,仅一个下午,不止是“一个土包九个球,小孩撒尿水长流”,连被雨果誉为最美丽的大广场也就都转完了。难怪国内旅游团组织的欧洲旅游,到比利时一般只是住一晚就离开。时间再长,比利时人该说了: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游客?

   

                 陪大舅游滑铁卢古战场

   

          陪大舅游市政厅大广场

发布于2007年05月31日 22:43 | 评论数(10) 阅读数(2139)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5月15日 迎接大舅


大舅正在奥地利公干,可以抽出两天时间来布鲁塞尔看我们,明天上午抵达。

晚上,开始为迎接大舅做准备,在客厅里安装沙发床。这种事儿最兴奋的是明明。她比谁都忙,从拆开沙发床的包装开始,到拧各种螺丝钉,她都要积极参与。爸爸和爷爷工作中,妈妈和奶奶的任务就是要看住小丫头,避免她把组件丢得到处都是。

还没有明明的时候,妈妈最喜欢的一项家务,就是不断地变换家里家具的摆放和组合,以增加“家”的新鲜感。那时候,不管家具有多重,妈妈都能设法把它们搬来搬去,以至于有时候,爸爸进门后,会有走错家门的疑惑。自从有了明明,家具摆放一切从安全角度考虑,并要随着明明的成长,运动能力和身高的变化,不断调整。似乎明明对这种调整也颇感到新鲜,特别是沙发,调整位置之后,她总要抢先坐上去试一试,体验一下新角度带来的新鲜感。给大舅准备的新沙发床自然也未能幸免。

发布于2007年05月31日 22:43 | 评论数(7) 阅读数(2059) 沐儿成长进行时

可心专栏之——借我借我一双“慧手”吧


深夜,几杯淡茶打消了明妈的睡意(许是人上了点儿年纪,就经不起这么点儿刺激)。于是,在邮箱中收到了可心写给明明的这篇文章。看着看着,从淡淡的微笑,到强忍着以免笑出声吵到熟睡的全家,直忍到腮帮子发酸,最后,明妈老泪纵横……

   

我有很多理想。曾经。

象明这么大时,老姨就开始语出惊人。

据传,两岁,穿一身雪白的绒乎乎的睡衣,学着爸爸平时入睡前的样子,翘着一副小二郎腿躺在床上,象模象样地端张报纸。一旁备课的妈妈忍俊不禁地问:“你看得懂吗?”我非常认真地说:“看得懂!”妈妈说:“那你给我念念上边写的什么啊?”老姨黑亮的小眼睛(那时的老姨就是单眼皮的小眼睛)盯着每一个泛着油墨香的黑色方块,用手一丝不苟地挨个指着,慢吞吞地“念”道:“上边写的是:字,字,字,字,字……”这或许暗示了我和文字之间的某种关系……

又据传,老姨说话很晚,还嗓音低沉,同龄女孩子们都开始叽叽喳喳娇情时,老姨还停留在只言片语阶段。姥姥五个孩子,逢年过节时全在姥姥家团聚。那时还没实行“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家家户户至少两个孩子,所以每次聚会少不了东家表姐西家表哥地议论。吃完饭所有孩子站一排,轮番表演节目或汇报学习成绩。也是明这么大,那年的问题是:我的理想。我是姥家最小的女孩儿,从大表姐到小表哥,个个壮志凌云,有的激昂地说,我当工人!有的高亢地说,我要当解放军!有的扯着脖子喊,我当科学家!有的红着脸叫,我当医生!……没一个重样儿的,姨妈舅舅们全都欣慰地笑,自个儿家孩子都挺给自己露脸的啊。最后轮到我,老姨慢吞吞又哑哑地说了四个字:坐—小—卧—车—。全家哑然。

还据传,老姨的妈妈年轻时有两个理想:学医或学音乐。但她化学成绩不好,只好选文科,所以学医不成;那就走另一条路吧,妈妈歌唱得是真好,曾拜在著名歌唱家姜嘉锵门下,考上了中央民族乐团,但同时大学录取通知书也到了。姥姥左思右想,全家就出了这么一个大学生,还是决定让妈妈上大学。于是妈妈两个理想都流产了,所以她想,以后有了孩子,就让孩子继承她那未遂的事业。

后来,妈妈嫁给爸爸,生了三个孩子,老姨排行第二,还有一兄一弟。哥哥小时候很有个性,到点儿准开始“吊嗓子”,而且音量极大,妈妈每天离院门还三分钟路程时便能听到动静,三步并两步地走近一看,哥哥虽然满脸通红,压根一滴眼泪都没有,不过是光打雷不下雨,天天如此!习惯以后,一到妈妈快下班,奶奶就会说哥哥,你又该开始唱歌了。就这么日复一日,现在,哥哥便成了音乐家。(明妈注:这个音乐家就是著名音乐人王哲。明妈远离音乐界,因而,在明妈眼里,王哲更接近“弟弟”。)

老姨小时候就大不一样了,很蔫儿,属于给小半片树叶就能玩大半天的孩子。等到家人想起我,老姨早已默默无语两眼泪,哭得尿布都湿了。这也反映了老姨从小就不象哥哥那样空喊口号,从小就懂得要做实事,凡事都落到实(湿)处的优良品格。

既然哥哥一出生就立志搞音乐,父母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他身上,我和弟弟相对很是自由发展。哥哥学钢琴,我也跟着扒拉扒拉;爸爸去学校上课,就把我扔美术组。什么都是学两下,但从没吃过棍棒之苦,自然不会成器。几乎所有的老师都跟爸爸说过,这丫头挺有悟性,好好学能学出来,但是爸爸再没有象管治哥哥那样管治过我。所以日后老姨常埋怨老爸浪费了一个国家人材,老爸总是白我一眼。

06,父母去昆明过冬,春节时我们前去探望。因为坐飞机起了大早,进门不久,贪睡的老姨就跑到二楼睡觉,其它人在楼下聊天。爸爸跟哥哥的女友讲我们三人的成长和趣事,最后说,“所有精力都放在老大身上了,弟弟妹妹没再管,其实,可心小时候学什么都快,画画最好,有天份,不用橡皮,画什么都是一笔,要是当时好好培养,现在肯定能成气候,也是让我们给耽误了……”老姨根本没睡着,一直支着耳朵,听到这儿,老姨竟然哭了。

其实老姨从不是真的埋怨父母,都是没心没肺的说笑,老姨也一直深深感激着父母,因为他们给予我的教育是足够的。但那次,老姨不在现场,老爸亲口说了这些话,老姨不知是心酸还是欣慰。后又想,如果我在,可能老爸永远不会这么说。这里的微妙是否人人都能明了。这个春节,老姨印象很深。

认识老姨夫以后,老姨始终不能下定决心是否真要远嫁日本,两人每天晚上都象中日谈判一样对话,区别是中间隔的不是谈判桌,而是横跨了千山万水的因特网。别人都是花前月下花言巧语地“谈恋爱”,我们是大电脑前大米小豆地“谈生活”。老姨夫当时目的很明确,就是一定要迅速把老姨拿下,捉拿到东洋,先既成婚姻的事实,再留着时间慢慢地恋爱。因为现实不允许他火热地谈一场浪漫的跨国恋爱,所以我们只好清醒地谈一些真实的未来生活。有一天老姨夫问我,喜欢过什么样的日子,我说出了内心一直深深向往却又不敢奢望的日子——相夫教子,写字画画。老姨夫充满信心地说,好,来日本以后,咱们就相夫教子,写字画画。于是,老姨就范了。

真的来日本以后,跟碟子小姨网上聊天时,我们常会这样说话:她问我干什么呢,我回答:“当作家呢!”(写些零七八碎的东西),或者“我当书法家呢!”(练毛笔字),或者“我当画家呢!”(涂鸦)蝶子说,“那你就慢慢当着吧,以后出名了送我张字。”我说,“送张字算什么,以后我出名了天天给你写字,要多少有多少,咱家墙纸窗户纸,都是我的书法糊的,白用,一点不心疼!厕所里都放一大摞!噢,不过肯定没人用,用完还得洗屁屁……”要不就是我问她,“你说,下面的时间我干什么呢,我是当作家呢,还是当画家呢,还是当书法家呢?”蝶子说,“你已经是了。”我强调:“我要当著名的,知道么,就是那种随便在纸上划拉两笔,那张纸就能换好多好多钱的那种,而不是一大摞纸放厕所都没人敢用那种……”于是蝶子会挑其中一样,我就做她挑的那样。

然后,我边写字边问老姨夫,你说,我能当著名书法家么?老姨夫说,能。我说那好吧,你先养我十年,十年以后你退休了,我就卖字养活你。老姨夫说,好!那我将来就指望你了。我说对,你将来就指望我了。不过你真有眼光,你现在给我买纸买笔买墨买颜料都只是投资。投资,知道么,就是你现在花很少很少的钱,将来能收回很多很多的钱。我是你的潜力股!你将来坐家里不干别的,就光收钱了!

听起来可笑么,不象成年人之间的对话。

然而,这给我现在的生活带来很大快乐,也许,这就是我永远的希望——快乐地活着,象孩子一样。

现在,无业的老姨每天忙得不亦乐乎,完成两件人生大事、吃饭睡觉之外,一会儿当作家,一会儿当画家,一会儿当书法家,不是把自己弄得满手颜料,就是把电脑弄得墨点横飞。目前为止,还喜获丰收了自己的体重——在一片和谐社会的春风沐浴下,以三个月净值增长五公斤的势头不可阻挡地迅猛发展着,发展着,发展着……

给明的那张画像,很早之前就画好了。先用MSN传给小辉姑姑。传的时候是小图片,看不真切,小辉姑姑说,嗯,还挺好看的。打开之后,小辉姑姑惊呼:妈呀!我们家明明挺漂亮一孩子,让你给画成小鬼儿似的(之后的话省略……);随后又传给蝶子小姨,快人快语的蝶子小姨礼貌地保持沉默;老姨只好等晚上拿给老姨夫看,老姨夫态度最好,很认真很认真地看半天,问:谁呀这是?

于是,这张画像被我窝藏在地毯下(那里埋藏着很多未来的名画),没人的时候就拿出来自己欣赏欣赏,还别说,每次都发现比以前又好了——越压越平了。

四月中旬,老姨随老姨夫回国,临行前,终于把这张压得倍儿平倍儿平的画像发给了姐姐。

再上网已是二十天之后。这期间,蝶子小姨把我的几幅画给一个美院的专业人士过目,婉转地传达了老师的意见。老姨虽然画画不好,但对语言的穿透力多强啊!一下就抓住了中心思想:老姨画功很差,基本功都不扎实就开始祸祸颜料,属异想天开之流。老姨应该先闭门三个月苦练素描,等把土豆鸡蛋枇杷乖(明说的,枇杷改叫枇杷乖)画好了,再武弄大刷子小刷子扁刷子。那时再给明明画像,没准才能画得象!

然而,这张画像竟然已被姐姐上传到阳光沐童,这回真是让老姨献丑了献丑了!老姨真想大声唱,借我借我一双慧手吧,借我借我一双慧手吧,我可以画出很多美丽的图画,美丽的世界,美丽的生活,美丽的心愿,美丽的明明。但同时我也深信,即使现在,姐姐也丝毫不会笑话我拙劣的技法,因为,一个心中有爱的人会读懂另一份任何形式的爱。

                              

                      2007-5-19 于东京) 

                 
               这就是可心老姨的明明

 

发布于2007年05月20日 08:06 | 评论数(82) 阅读数(3292) 可心专栏

2007年5月14日 复述梦境


早晨,妈妈照常上班去了。

九点多,明明如往常一样醒来。天气阴霾,窗帘缝隙透过来的光线也是湿漉漉的。外面在下雨。连明明自己都会说:还是在床上赖着吧。赖着赖着,明明又迷迷糊糊陷入浅睡状态。突然,爸爸听见明明大哭,赶过来问原委。明明哭着说:明是做梦了。爸问:梦见什么了?明说:梦见了许多小动物,来抢我的呼拉圈。既然知道是梦,就起床吧。清醒过来,翻身起床,梦中的委曲自然也就随之而去了。

晚上下班回到家,爸爸把这件事告诉了妈妈。爸爸很欣喜明明的新进步:她能复述她的梦境了。妈再一次问:明明,是什么小动物抢你的呼拉圈呢?明说,有小猫小狗,还有狮子。关键就是这狮子,明明强调了好几次。看来,就是这狮子把明明吓哭了。

妈妈笑明明:“真是个胆小鬼。”明明很不甘心地反驳:“我不是胆小鬼。真的是太可怕了!”

发布于2007年05月15日 23:26 | 评论数(31) 阅读数(2596)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5月13日 再访安特卫普


布鲁塞尔人真会自娱自乐。今天,Tervurem大街举行110周年庆祝活动,据说当地居民在大街上组织了以手工艺品、美食和旧货等为主的街市。由于有雨,我们又走错了地方,等到我们知道正确的活动地点时,听去过的人说已经快收市了。索性,我们直接去了公寓附近的跳蚤市场。

这个跳蚤市场有点儿好玩儿。这个小区是个以独栋和连排别墅为主的小区,所住人家基本属于中产阶级,所谓跳市,基本上是打开自家门,把家中一些剩余物资和旧物直接摆在自家门口,用来出售。虽为旧物,东西多半看起来还不错。在一家摊位前,主妇英文讲得不太好,但她家的玩具,特别是一些拼图,都保存得相当整洁完好。她说她家里正有一个4岁和一个2岁的孩子。妈妈翻看了几件,发现了其中的一个图形游戏很有趣,就让明明参与玩了一下,小丫头一玩就上了瘾,抓着玩具不放手了。于是,4个欧元,我们买下了我们的第一件跳市商品。很快,妈妈又看中了一个饼铛,5个欧元又买下了。哈哈,我们终于开始接受跳市了。

回到家,稍事休整,发现天空放睛,太阳出来了。于是,我们又出了门,带着爷爷奶奶去游安特卫普。由于已经有了一次旅游经历,这一次算是轻车熟路,很快,我们就见到了上次见过的“贝壳”,沿着斯海尔德河上熟悉的场景——河面上的大型集装箱拖船、港口边大片的仓库,我们再次来到上次停车的Steen城堡旁边的停车场。这一次,停车场停得满满的,等了一会儿,也不见有车离开,只好让爸爸继续留在停车场等车位,由妈妈做向导,带着爷爷奶奶和明明再一次登临Steen城堡和观光码头。返回停车场的路上,一位老人牵着狗,站在路边一直冲着我们微笑。妈妈开口用中文打招呼,果然是一位侨居于此多年的华人。热情攀谈了几句之后,发现爸爸竟然还是没有等到车位,没辙,我们驱车离开了。这一转,就在城中转了有半个多小时,最后,终于在市政厅大广场处找到了停车位。可是,遗憾的是,找车位的半个多小时时间浪费,还是让我们错过了圣母大教堂的开放时间。等我们赶到圣母大教堂,入口处已经关闭,游人正从出口处零零散散地出来。我们只能在出口处走进去,隔着玻璃感受了一下这个以鲁本斯的藏画而闻名的大教堂的庄严气氛。

   

            快乐的中国祖孙颇为引人注目(Steen城堡)

   

               身后是一艘挂着德国国旗的游船

教堂的广场边上,坐满了当街唱咖啡的人们;广场中央,一个街头艺人正在表演玩儿火;教堂出口处,一个行为艺术家把自己装扮得有如一具石灰雕塑,偶尔变换一下姿式,另一个摄影师正在变换着各种角度为他拍照。在他面前,也摆着一个收钱的瓦罐。妈妈找了些零钱鼓动明明投进瓦罐里去,结果,明明略略思考了一下,把叮叮当当的银两一个不剩地全装进了自己的小兜兜。

   

        祖孙俩站在出租车停靠站,不打的光招手

离开圣母大教堂,爸爸又试图去找寻钻石博物馆。终因路线不熟,到达时,钻石博物馆也已经铜门铁窗了。爷爷奶奶一直说:不看不看,反正我们也不买,看它何用?于是乎,我们的第二次安特卫普之旅,又以若干遗憾而告结束,为我们第三次再访安特卫普留下了足够的理由。

发布于2007年05月14日 22:43 | 评论数(24) 阅读数(2563) 沐儿游记

2007年5月12日 小的学大的


今年比利时的春天气候异常。自从爷爷奶奶来了以后,连续近一个月没有降雨,天天阳光普照。也正因为如此,由于空气干燥,今年空气中的花粉浓度比往年高了3倍,使馆不少人出现了过敏症状。不过,不得不承认,布鲁塞尔清洁的空气,使得奶奶的慢性气管炎以及干眼症都不治而愈,睡眠质量也大大提高,大概是负氧离子浓度的作用吧。近日,天气开始恢复正常:气温降到18度左右,天气也阴阳怪气起来,时而小雨沥沥,时而阳光灿烂。据说,这才是真正的比利时。

昨天天气预报预告今天有雨,所以,我们取消了去卢森堡的计划。奶奶用碎布给明明和若依两个孩子缝制了两个大沙包。傍晚,沙包又使明明和若依两个小朋友凑在了一起。只要两个孩子在一起,明明就有了指路明灯:若依姐姐干什么她就干什么:若依画画,明明就会弄得满手满身都是水彩;若依玩球,明明就撅着屁股满世界拣球;若依唱歌,明明扯着嗓门比人家声音还大;若依蹦蹦跳,明明也光着脚丫跟着“咚咚咚”。若依擅长自己编故事,虽然编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儿,明明竟也能十分专注地听着若依把故事讲完。期间,妈妈发现,明明对学过的东西能够很好掌握。比如背歌谣,若依背了一首“除禾日当午”,明明马上能接上“鹅鹅鹅,曲项向天歌”;若依唱“小白兔”,明明会接着背“小斑马”;若依唱“小松树,快长大”,明明唱“小树叶,飘呀飘”……不知道明明是根据什么来分类的,但她能够很快根据若依表演的内容,找出她所掌握的东西来对应。明明的表演欲望也随着表达能力的提高而膨胀起来,唱歌时,根据歌曲内容,时不时地翻动小手儿,比比划划,眉飞色舞。不知道是不是当妈的偏心眼儿,小丫头们毫无艺术性的表演和动作,在妈妈眼里,却是无比的优美、可爱。

记得小时候,小朋友之间,如果谁老是跟在别人后边学,就会被起哄:“跟人学,变黄狗。黄狗上大街,变成大土鳖。”也不知道这童谣是怎么来的,但可以想见,这小的学大的,由来已久啊。

发布于2007年05月14日 22:42 | 评论数(8) 阅读数(2041)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5月11日 奶奶的小拐棍儿


自从爷爷奶奶到来之后,明家的三口之家变成了五口之家,老少三代,其乐融融。明宝贝对这种组合颇感自在。于是,不管去哪儿,明明都喜欢叫着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一起走,一个也不能少。

昨天夜里家里发现了蚊子,明明的小手、后背都被咬了包,当然,4只蚊子都当场毙命。于是,今天全家的头等大事,就是采购灭蚊用品。吃过晚饭,明明又招呼大家一起去商场买苍蝇拍。本来爷爷奶奶是不打算一起去的,最后,经不住小孙女的热情邀请,奶奶还是跟着我们一起去了CORA。出门进门时,有几级台阶,每次都是明明积极主动地跑到奶奶身边,牵着奶奶的手,说:“奶奶,我扶着你。慢一点儿啊!”上台阶的时候,还使劲儿撑着小肩膀鼓励奶奶说:“奶奶加油!”并对登上台阶的奶奶表达由衷地赞叹:“奶奶真棒!”有了明明这个小拐棍儿,奶奶也变得格外有精神儿了。

满超市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苍蝇拍。咨询收银员,勤快的收银员跑步到Information,回来后,竟带着我们到了宠物用品货柜,指明灭蚊蝇用品是在这个货架出售的。又找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我们所要的苍蝇拍,结果,买了相当于人民币700多块钱的东西,我们此行的真正目的——苍蝇拍还是没有买到。

今天,明明满31个月。测得体重17.8公斤,身高99厘米。都说五月份是孩子长身高的季节,但在明明身上没有特别体现,大概是因为气温还比较低吧。

发布于2007年05月14日 22:41 | 评论数(6) 阅读数(2141) 沐儿成长进行时

可心专栏之--你的世界只有我最懂


现在,我是所有大人里最理解明明的人。因为,也只有我这种大人才能理解明明。因为,真正的理解,是要设身处地站在对方的位置和角度去思考对方的一言一行和所作所为。这点哪个大人都做不到,我却能做到。因为,我现在和明明没区别——

在异国他乡,可心老姨从伶牙俐齿变得默默无语,从极善表达变得欲说无词,从自作主张变得服从管制,人说什么咱听不懂,连蒙带猜也不见得对;我说什么人更不懂,连说带比划还是蛮拧。临走前,老爸在北京交待给俺三件事,还特意嘱咐这是让俺受益终生的三件事——好好学日语,好好练书法,好好练太极;现如今,这三件事演变成——傻笑,傻吃,傻睡。那没办法,真的没办法。

先说这第一件事——傻笑。日本人实在太有礼貌了,礼貌得让人有些受不了,最明显的一个表现就是鞠躬:早起和人一见面就鞠躬,分手时再鞠躬,进家门还鞠躬。初次见面鞠躬,混得特熟了仍鞠躬,咱们讲饭前便后要洗手,到这儿变成饭前便后都鞠躬,大概鞠躬尽瘁就是这么来的。人家一边鞠躬一边嘴里念念有词,估计是道谢一类的客套话,咱听不懂就只好跟着点头哈腰,有几次反应不过来,是被老姨夫按着后脖梗子强行向前弯腰四十五度以上。婚礼后,据不完全统计,两小时之间,我可能鞠躬三百次以上……同时,为了表现咱中华民族也是礼仪之邦,我顽强地做到了面带笑容,就像嘴角被缝在脸坝子上一样,一直咧着,你想想能好看得了么,可不就是傻笑么?

再说这第二件事——傻吃。日本好吃的实在太多了,不吃光看都能流哈拉子。商场里的包装个个精美雅致,饭桌上的菜品道道清淡新鲜。日本妇女之所以是世界上最长寿的人种,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她们长期食用鲜鱼。明要是来了,看见那什么QQQQ棒的,保管走不动道!说到吃,咱是当仁不让,什么时候都一马当先!再加上本来就语言不通,席上大家有说有笑之间,便是咱闷头猛吃之时。一直以来,我都保持着吃上一顿美味寿司便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这种淳朴的想法,就像明总在商场里留恋她那QQ糖。老姨夫总是半开玩笑地说我比他还能吃,我会说,我背井离乡地到这儿也没别的乐趣,再不让我吃痛快了,就连这唯一的乐趣都没有了……听着还怪委屈的,老姨夫便更加纵容我吃。这找理由的妙方也是从明这得来的启示。久而久之可不就成了傻吃了。噢,对,我学会的第一句日本话,就是:偶一细~(好吃)。

最后说这第三件事——傻睡。老姨到日本后除了语言 ,很不适应的就是居住。在北京咱都住乡下,夜深人静万籁俱寂,在日本,楼房都建在交通要道,暴走族不分时段地狂飙。他们还都把摩托车的消音器拆掉,马路上你追我赶,十分嚣张。老姨一向睡眠不佳,好不容易睡着后会被突然的一阵摩托噪声吵醒,很多次都做梦睡在马路上的高架桥上,耳边是隆隆的铁轨和呼啸的车笛……后来,渐渐养成习惯,基本上四五点钟开始真正入睡,也就保持着几近中午才能睡醒的作息。别人吃午饭时我才吃早饭,不是傻睡是什么,若真去布鲁塞尔找明,我就不用倒时差了。

所以,我不理解明谁理解明啊?我现在跟明一样,象个学说话的孩子,而语言是一个国家思维方式和文化的最直接表现,没有语言,哪能思想。从某种程度上说,我还不如明,明已能说成句的话,我现在连往外蹦词儿都困难,常常是我一张嘴,旁人大笑;很多事自己拿不了主意,也不用拿主意,因为根本拿不着主意,上哪儿,不知道,哪儿也不认识,吃什么,不知道,调料都不一样,想吃这个,做出来是那个;姐姐上班会说去给明挣大饼,老姨夫每天也这样说:上班喽,给你挣钱去……明啊,你老姨又重活了一次,越活越回来了越活越抽抽了,你说这是幸福呢还是啥呢?

                                           (2007-04-18 于东京

   

                可心老姨近照(未经本人审阅)

发布于2007年05月14日 17:31 | 评论数(12) 阅读数(3122) 可心专栏

    1 2 3     尾页  页码:1/3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