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2007年7月30日 土豆、木耳和小葱儿


前几天,妈妈带着明明回家的路上,问明:“你猜,爸爸给咱们做了什么好吃的?”明明想都没想,回答:“土豆片。”

不是老爸喜欢做土豆片,而是因为明明最近爱上了吃土豆。今天晚上,主菜还是红烧鸡翅土豆块,明明很是欢呼雀跃,其它菜还没有上桌,明明已经按捺不住嘴馋,要妈妈先盛几块到自己的碗里,提前开吃了。

吃着吃着,明明想起了什么,问:“妈妈爱不爱吃土豆?”

妈:“爱吃!妈妈最爱吃土豆了。”

“那,阿咪姐姐(注,是指明明的堂姐聪聪)爱不爱吃呢?”

“也爱吃啊,所以,奶奶家里总是有特别好吃的土豆。”

“奶奶是不是也爱吃?”

“对呀,我们家都爱吃土豆。”

“太好啦!我们家都爱吃土豆。明明和阿咪姐姐是小土豆,妈妈和爸爸是大土豆,爷爷和奶奶是老土豆,哈哈哈……”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有这么给自己取外号的吗?

老爸又炒了一个木耳鸡蛋摆上了桌:“这是明明今天点的菜。”爸介绍说。

明明赶紧向妈妈解释:“因为明明是沐沐么,所以,明明爱吃木耳。”

爱吃木耳需要理由吗?那阿咪姐姐叫“聪聪”,是不是就得爱吃小葱儿啊?

哦,对了,我们家的一道名菜,舅奶奶早就给定了:“小葱儿拌木耳”。

发布于2007年07月31日 21:53 | 评论数(19) 阅读数(2111)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7月29日 天使之选


两个月前,在好友小乔妈妈的题为《天使之选》的博文中看到下面这段话:

昨天晚上,看了一个短片《天使之音》,情节有些荒诞,说的是一个女孩素素从未来打电话给自己的爸爸,告诉他去阻止自己的妈妈将要发生的车祸,最后当然是大团圆的结局:这一对纯情男女就相识相恋相知,继而成为女孩素素的爸爸妈妈。

早晨上班的路上堵车,我仰望灰蒙蒙的天空,想象着有无数的小天使在天上俯瞰着人间,精心为自己挑选着未来的爸爸妈妈。心里突然不可抑制地暖暖地涌动着感动。我的小乔就是这样经过精挑细选后选择了并不完美的我们做她的爸爸妈妈。她不在乎我们并不富裕,无法给她提供更好的成长环境,因为她看得出来我们会把所有的爱都给她;她不在乎我们时而出现的不耐烦,经常借着烦心就“教育”她一顿,因为她体会得到一家人的乐趣就在于相互包容和理解。让这么小的孩子包容理解我们,是不是有点过了?可是,我的宝贝她一点也不觉得过,不仅如此,她还经常找乐子讨我们的欢心,想法子笼络我们。

我的天使,妈妈被你选中,也会像你一样努力,我们一起来让你的选择充满快乐地延续……”

小乔妈妈和明妈在同一个机关大楼里共事,但在怀孕之前,彼此并不认识。正是因为怀了宝宝,被共同熟悉的同事说起,于是,某一天,大肚子的明妈在机关食堂里看到了一个同样大肚子的准妈妈,凭直觉,明妈直接坐到了对面……两个还没有出世的宝贝就是有这种神奇的力量,使两个乘同一部电梯若干年都没有相识的女人瞬间成了朋友。由于乔妈孕后期提前休息,等到明妈再得到乔妈的短信,小乔和明明都已经破壳,两个宝贝相继被医生从妈妈的肚子里提拉出来,小乔比明明早破壳两天。两个妈妈又相继出现在机关大楼里,成天打头碰脸,经常餐桌上婆婆妈妈,遗憾的是,两个小宝贝至今都没有见过面。但由于妈妈之间的友谊,在明明的过程成长中,一直有一个小乔姐姐。

明妈当时在看到乔妈的这篇博文时,留言道:“难不成俺也是天使之选?那么,小乔和明明在做天使的时候,就一定是好朋友,要不然,怎么选择一对相识的母亲呢?”

今天,明妈再次想起这篇博文,完全出于这个周末明明的可爱表现:

昨天晚上,爹妈共事出现了差错。妈妈在玉楠家里给明明洗了澡,交还给爸爸后,在玉楠家多停留了片刻。回到家时,爸爸已经给明明穿上了睡裤。妈妈伺候明明入睡。谁知明半夜醒来大哭,妈妈询问了半天才发现,明明没有穿纸尿裤。原来,小丫头知道自己没有穿尿纸裤,被尿憋醒了,又苦于迷迷糊糊不知如何表达,所以大哭。等到妈妈发现,提醒了一句“明是不是有哗哗了?”明明才回答:“是的,是的!”然后,在妈妈还来不及采取措施时,如释重负地放松了自己,“哗哗哗”地尿了一床。

爹妈手忙脚乱地先给明明洗了屁屁,穿好了纸尿裤,转移到爸爸的大床上,小丫头马上就安稳香甜地自顾睡去。这一夜,一家三口挤在了爸爸的大床上。早晨,明明第一个醒来,高高地举起脚丫和腿,让妈妈看被蚊子咬了好几个包。妈妈恍惚印象中,昨夜确实听到了蚊子的叫声,但由于夜里折腾,睡得过死,还以为是梦中,让蚊子趁机“饱餐”了一顿。

明明醒了,妈妈还在贪睡。小妞儿一点儿也不恼,叫了几声“妈妈”没得逞,自己主动要求爸爸给放光盘,慵懒地窝在沙发里看动画片,任由妈妈赖床赖到近午时分。由于家里的热水器还没有修好,而明明已经养成了每次小便之后必要水洗的卫生习惯,没有妈妈帮忙,小丫头也就将就着让爸爸抱着用凉水冲洗,每次都咬牙切齿、呲牙咧嘴地忍着。

妈妈下午要值班。起床之后匆匆吃午饭,说好可以带明明的,催明明快吃。小丫头三下五除二,自己掌勺,把妈妈和好的饭菜全部大口大口生吞下去,然后一抹嘴:“我吃饱了。”比妈妈还快。结果,临近出门了,明明要拉臭臭,一看时间来不及,妈妈自己匆忙走了,明明听见妈妈开门的声音,还不忘在卫生间里大着声音向妈妈喊“妈妈,拜拜”。

值班中的妈妈打电话回家询问父女两什么时候可以出门,爹回电话:“丫头睡了。”真省心!

值班时间快结束了,小丫头才跟着爸爸来到值班室,很听话地坐在妈妈的怀里,让妈妈从网上下载歌曲来听。网速奇慢,小丫头十分耐心地等待,同时跟着妈妈学习“下载中……3%,,,10%,,,45%……”并用自己仅能认识的几个字“小”、“爸爸”、“我”、“妈妈”猜测那些歌曲的名字:《小燕子》、《好爸爸坏爸爸》、《我的好妈妈》……

终于可以离开值班室了,小丫头申请去吃“汉宝宝”。虽然爹妈答应了,但小丫头知道妈妈说过“汉宝宝对健康不好”,车在行进时,小丫头不时地问:“我们去哪里啊?”她知道爹妈随时变褂也是可能的,直到看到她熟悉的“Quick”标志,小脸才绽开笑容,开始讲笑话给爸妈听:(指着开车的爸爸)“这是老爸。”再指着妈:“这是老妈。”老妈刚把手碰到她的鼻子尖,她已经心领神会地说:“这是老明。”然后,继续:“奶奶是老奶,爷爷是老爷……不对,明有姥爷了,爷爷只能是爷爷了,还有姥姥,明也有了,不能是老姥姥。”哈哈,简直就是绕口令。妈夸明:“真聪明。”明还会自己加上一个注解:“阿咪姐姐是‘聪’,我是明——聪明,聪明的‘明’”。

吃完了“汉宝宝”,又去了红篱笆和布鲁塞尔公园,户外活动了三个多小时,走在路上的明明先以试探的口气说:“好累啊,累死我了!”再看爸爸妈妈的脸色,发现爹妈神清气爽,才伸手向妈妈求抱。老妈够狠:“我可抱不动你了,你太重了。”可怜的小家伙又转向爸爸。老爸一抱起来,小丫头立马笑脸盈盈地搂住了老爸的脖子,小脸贴在了老爸的脸上,不由她老爸脚步不轻快。

回到家,妈妈宣布“果粒多多(注:酸奶)时间到!”明明申请:“我要一个樱桃味儿的!”老妈冰箱里翻了个遍:“没有樱桃味儿的了。鲜桃味儿的有,将就吧。”鲜桃味儿就鲜桃味儿的,小丫头就是这么通融,早被老妈的“画蘑菇”给磨练出来了,坐在沙发上,自己把一盒鲜桃味儿的酸奶吃得干干净净。

还有最后一个月的“自由时间”,明明就要上幼儿园了。老妈有意从现在开始培养明明早睡习惯。洗完澡,喝完奶,精神还相当好的明明被妈妈按在了床上,关了灯,道了晚安,妈妈离开前,明明还第一次破例申请“亲妈妈一下”,小声说了句“晚安”。躺在床上的明明百无聊赖,又无计可施,东翻西滚地搬她那几个枕头,终于搬累了,十几分钟之后,悄没声息地睡着了。

明明的乖巧、随和、包容、甚至忍耐,常常让妈妈怀疑:这是一个还不满3岁的孩子所能承受的吗?也许正如小乔妈妈所说:小天使在天上俯瞰着人间,精心为自己挑选着未来的爸爸妈妈。越是完美的小天使,越是挑选了那些并不完美的人作为自己的父母,她们用自身的光环完美着这些人的人生。如果是,那明明一定是一个聪明的小天使,她早就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父母,所以,早已天生了与我们相契合的品质:她有乖巧,可以包容我们的懒散;她有聪颖,可以填补我们的混沌;她有幽默,可以调和我们的木讷;她有耐心,可以迁就我们的随性;她有通融,可以担待我们的固执&h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