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2007年7月30日 土豆、木耳和小葱儿


前几天,妈妈带着明明回家的路上,问明:“你猜,爸爸给咱们做了什么好吃的?”明明想都没想,回答:“土豆片。”

不是老爸喜欢做土豆片,而是因为明明最近爱上了吃土豆。今天晚上,主菜还是红烧鸡翅土豆块,明明很是欢呼雀跃,其它菜还没有上桌,明明已经按捺不住嘴馋,要妈妈先盛几块到自己的碗里,提前开吃了。

吃着吃着,明明想起了什么,问:“妈妈爱不爱吃土豆?”

妈:“爱吃!妈妈最爱吃土豆了。”

“那,阿咪姐姐(注,是指明明的堂姐聪聪)爱不爱吃呢?”

“也爱吃啊,所以,奶奶家里总是有特别好吃的土豆。”

“奶奶是不是也爱吃?”

“对呀,我们家都爱吃土豆。”

“太好啦!我们家都爱吃土豆。明明和阿咪姐姐是小土豆,妈妈和爸爸是大土豆,爷爷和奶奶是老土豆,哈哈哈……”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有这么给自己取外号的吗?

老爸又炒了一个木耳鸡蛋摆上了桌:“这是明明今天点的菜。”爸介绍说。

明明赶紧向妈妈解释:“因为明明是沐沐么,所以,明明爱吃木耳。”

爱吃木耳需要理由吗?那阿咪姐姐叫“聪聪”,是不是就得爱吃小葱儿啊?

哦,对了,我们家的一道名菜,舅奶奶早就给定了:“小葱儿拌木耳”。

发布于2007年07月31日 21:53 | 评论数(19) 阅读数(2103)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7月29日 天使之选


两个月前,在好友小乔妈妈的题为《天使之选》的博文中看到下面这段话:

昨天晚上,看了一个短片《天使之音》,情节有些荒诞,说的是一个女孩素素从未来打电话给自己的爸爸,告诉他去阻止自己的妈妈将要发生的车祸,最后当然是大团圆的结局:这一对纯情男女就相识相恋相知,继而成为女孩素素的爸爸妈妈。

早晨上班的路上堵车,我仰望灰蒙蒙的天空,想象着有无数的小天使在天上俯瞰着人间,精心为自己挑选着未来的爸爸妈妈。心里突然不可抑制地暖暖地涌动着感动。我的小乔就是这样经过精挑细选后选择了并不完美的我们做她的爸爸妈妈。她不在乎我们并不富裕,无法给她提供更好的成长环境,因为她看得出来我们会把所有的爱都给她;她不在乎我们时而出现的不耐烦,经常借着烦心就“教育”她一顿,因为她体会得到一家人的乐趣就在于相互包容和理解。让这么小的孩子包容理解我们,是不是有点过了?可是,我的宝贝她一点也不觉得过,不仅如此,她还经常找乐子讨我们的欢心,想法子笼络我们。

我的天使,妈妈被你选中,也会像你一样努力,我们一起来让你的选择充满快乐地延续……”

小乔妈妈和明妈在同一个机关大楼里共事,但在怀孕之前,彼此并不认识。正是因为怀了宝宝,被共同熟悉的同事说起,于是,某一天,大肚子的明妈在机关食堂里看到了一个同样大肚子的准妈妈,凭直觉,明妈直接坐到了对面……两个还没有出世的宝贝就是有这种神奇的力量,使两个乘同一部电梯若干年都没有相识的女人瞬间成了朋友。由于乔妈孕后期提前休息,等到明妈再得到乔妈的短信,小乔和明明都已经破壳,两个宝贝相继被医生从妈妈的肚子里提拉出来,小乔比明明早破壳两天。两个妈妈又相继出现在机关大楼里,成天打头碰脸,经常餐桌上婆婆妈妈,遗憾的是,两个小宝贝至今都没有见过面。但由于妈妈之间的友谊,在明明的过程成长中,一直有一个小乔姐姐。

明妈当时在看到乔妈的这篇博文时,留言道:“难不成俺也是天使之选?那么,小乔和明明在做天使的时候,就一定是好朋友,要不然,怎么选择一对相识的母亲呢?”

今天,明妈再次想起这篇博文,完全出于这个周末明明的可爱表现:

昨天晚上,爹妈共事出现了差错。妈妈在玉楠家里给明明洗了澡,交还给爸爸后,在玉楠家多停留了片刻。回到家时,爸爸已经给明明穿上了睡裤。妈妈伺候明明入睡。谁知明半夜醒来大哭,妈妈询问了半天才发现,明明没有穿纸尿裤。原来,小丫头知道自己没有穿尿纸裤,被尿憋醒了,又苦于迷迷糊糊不知如何表达,所以大哭。等到妈妈发现,提醒了一句“明是不是有哗哗了?”明明才回答:“是的,是的!”然后,在妈妈还来不及采取措施时,如释重负地放松了自己,“哗哗哗”地尿了一床。

爹妈手忙脚乱地先给明明洗了屁屁,穿好了纸尿裤,转移到爸爸的大床上,小丫头马上就安稳香甜地自顾睡去。这一夜,一家三口挤在了爸爸的大床上。早晨,明明第一个醒来,高高地举起脚丫和腿,让妈妈看被蚊子咬了好几个包。妈妈恍惚印象中,昨夜确实听到了蚊子的叫声,但由于夜里折腾,睡得过死,还以为是梦中,让蚊子趁机“饱餐”了一顿。

明明醒了,妈妈还在贪睡。小妞儿一点儿也不恼,叫了几声“妈妈”没得逞,自己主动要求爸爸给放光盘,慵懒地窝在沙发里看动画片,任由妈妈赖床赖到近午时分。由于家里的热水器还没有修好,而明明已经养成了每次小便之后必要水洗的卫生习惯,没有妈妈帮忙,小丫头也就将就着让爸爸抱着用凉水冲洗,每次都咬牙切齿、呲牙咧嘴地忍着。

妈妈下午要值班。起床之后匆匆吃午饭,说好可以带明明的,催明明快吃。小丫头三下五除二,自己掌勺,把妈妈和好的饭菜全部大口大口生吞下去,然后一抹嘴:“我吃饱了。”比妈妈还快。结果,临近出门了,明明要拉臭臭,一看时间来不及,妈妈自己匆忙走了,明明听见妈妈开门的声音,还不忘在卫生间里大着声音向妈妈喊“妈妈,拜拜”。

值班中的妈妈打电话回家询问父女两什么时候可以出门,爹回电话:“丫头睡了。”真省心!

值班时间快结束了,小丫头才跟着爸爸来到值班室,很听话地坐在妈妈的怀里,让妈妈从网上下载歌曲来听。网速奇慢,小丫头十分耐心地等待,同时跟着妈妈学习“下载中……3%,,,10%,,,45%……”并用自己仅能认识的几个字“小”、“爸爸”、“我”、“妈妈”猜测那些歌曲的名字:《小燕子》、《好爸爸坏爸爸》、《我的好妈妈》……

终于可以离开值班室了,小丫头申请去吃“汉宝宝”。虽然爹妈答应了,但小丫头知道妈妈说过“汉宝宝对健康不好”,车在行进时,小丫头不时地问:“我们去哪里啊?”她知道爹妈随时变褂也是可能的,直到看到她熟悉的“Quick”标志,小脸才绽开笑容,开始讲笑话给爸妈听:(指着开车的爸爸)“这是老爸。”再指着妈:“这是老妈。”老妈刚把手碰到她的鼻子尖,她已经心领神会地说:“这是老明。”然后,继续:“奶奶是老奶,爷爷是老爷……不对,明有姥爷了,爷爷只能是爷爷了,还有姥姥,明也有了,不能是老姥姥。”哈哈,简直就是绕口令。妈夸明:“真聪明。”明还会自己加上一个注解:“阿咪姐姐是‘聪’,我是明——聪明,聪明的‘明’”。

吃完了“汉宝宝”,又去了红篱笆和布鲁塞尔公园,户外活动了三个多小时,走在路上的明明先以试探的口气说:“好累啊,累死我了!”再看爸爸妈妈的脸色,发现爹妈神清气爽,才伸手向妈妈求抱。老妈够狠:“我可抱不动你了,你太重了。”可怜的小家伙又转向爸爸。老爸一抱起来,小丫头立马笑脸盈盈地搂住了老爸的脖子,小脸贴在了老爸的脸上,不由她老爸脚步不轻快。

回到家,妈妈宣布“果粒多多(注:酸奶)时间到!”明明申请:“我要一个樱桃味儿的!”老妈冰箱里翻了个遍:“没有樱桃味儿的了。鲜桃味儿的有,将就吧。”鲜桃味儿就鲜桃味儿的,小丫头就是这么通融,早被老妈的“画蘑菇”给磨练出来了,坐在沙发上,自己把一盒鲜桃味儿的酸奶吃得干干净净。

还有最后一个月的“自由时间”,明明就要上幼儿园了。老妈有意从现在开始培养明明早睡习惯。洗完澡,喝完奶,精神还相当好的明明被妈妈按在了床上,关了灯,道了晚安,妈妈离开前,明明还第一次破例申请“亲妈妈一下”,小声说了句“晚安”。躺在床上的明明百无聊赖,又无计可施,东翻西滚地搬她那几个枕头,终于搬累了,十几分钟之后,悄没声息地睡着了。

明明的乖巧、随和、包容、甚至忍耐,常常让妈妈怀疑:这是一个还不满3岁的孩子所能承受的吗?也许正如小乔妈妈所说:小天使在天上俯瞰着人间,精心为自己挑选着未来的爸爸妈妈。越是完美的小天使,越是挑选了那些并不完美的人作为自己的父母,她们用自身的光环完美着这些人的人生。如果是,那明明一定是一个聪明的小天使,她早就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父母,所以,早已天生了与我们相契合的品质:她有乖巧,可以包容我们的懒散;她有聪颖,可以填补我们的混沌;她有幽默,可以调和我们的木讷;她有耐心,可以迁就我们的随性;她有通融,可以担待我们的固执……总之,是她,而不是我们,构建着我们一家的和谐,也是她,以无数变化和惊喜,让我们的日子活色生香;更是她,用她日新月异的成长,带给我们无限憧憬和希望。

“我的天使,妈妈被你选中,也会像你一样努力,我们一起来让你的选择充满快乐地延续……”

      

发布于2007年07月30日 09:18 | 评论数(34) 阅读数(2303)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7月28日 自己哄自己


夏季打折已经接近尾声了,可我们还没什么都没买。不是不需要,只是,有个明明小尾巴,逛街实在不方便。

下午,以冰淇淋为诱惑,终于说服明明陪妈妈逛W Shopping Center。在明明享受美味冰淇淋的空当,妈妈抓紧时间试了两件衣服。一看价签:唉,看得上眼的,都不打折。原来,天下乌鸦一般黑,买的没有卖的精!

回家路上,明明指示开车的爸爸:“爸爸,开点音乐吧。”嘿!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发现的,竟然知道车上的收音机可以放音乐。爸爸随意打开了收音机,碰巧正是一段音乐。跟明明并排坐的妈妈注意到:明明很舒服地坐在自己的小椅子上,头靠着椅背,很陶醉地听着收音机里的音乐,眼神渐渐迷离,没一会儿功夫,小姑娘就在音乐声中闭上了眼睛,手里拿着的玩具从手指间滑落。小家伙在音乐声中陶醉地睡着了。

原来,人家是困了,申请一段催眠曲,自己哄着自己睡觉了。

发布于2007年07月29日 05:37 | 评论数(16) 阅读数(1940)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7月27日 游泳


家里的热水器还没有修好,洗澡始终是个问题。老妈想出了一个主意:带明明去游泳。

早就听说这里的游泳馆配套设施设置不太方便,更衣室是男女混用,进门上锁,换完出来,再去存衣柜存放衣物。所以,在家里先给明明换好了游泳衣,外面再穿上外套。到了游泳馆发现这个决定确实是正确的。游泳馆的更衣间确是男女混用,就象公共卫生间一样的一个一个的小隔间,里面有一个简单的长椅和一些挂钩。换好泳衣出来,存衣柜区域也是男女混用,自行存放衣物。只是进入泳池的入口是男女分别入口,而在入口的拐角处,就是冲淋的区域,没有门,也没有遮拦,完全依靠建筑物自动的转弯,区间是开放的,只是视线有阻挡。所以,冲淋的女士们都是穿着泳衣的。看来也只是冲一冲清水,不适合沐浴。而且,开关的设置更是为了节水,需要施压给水,用力按着才有水出来,放手就停水,十分不便。妈妈看过自家的水费单,知道布鲁塞尔的水费很贵:每吨生活用水1.8欧元。

因为只有妈妈一个人带着明明,妈妈没敢带明明进入大游泳池,而只是带着明明在儿童池玩。儿童池的水温较适合,入水一点也不感觉凉,水深也不过50cm,明明在这个环境下,简直如鱼得水。间或有几个不同肤色的家长带着孩子来玩儿一会儿,但多数时间,儿童池里只有明明和妈妈两个人。

泡了有四十几分钟的水,明明听话地跟着妈妈离开了游泳池,在冲淋区域,勉强洗了洗,权且把今天洗澡的程序算是对付过去了。

生活中的许多细节,我们都习以为常,比如热水,向来都是打开水龙头就自来,从来也没觉得有这么重要。突然失去它了,才发现它有多么重要。

发布于2007年07月29日 05:37 | 评论数(7) 阅读数(1863)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7月26日 以德报怨


关于家里的车,很有趣。像大白菜一样买回来的欧宝车,成了明妈的坐骑,价格便宜,皮实耐用,磕磕碰碰也不心疼,随便停放在马路边上,风吹日晒,每天早出晚归,吃苦耐劳,又很省油,保险费也只保了强制险的第三者责任险,只保别人牺牲自己,将来还逃脱不了被“抛弃”的命运,很像它的主人——明妈;而那辆价格不菲的Volvo,像温室里的花朵一样,干干净净、漂漂亮亮、装备齐全地珍藏在车库里,偶尔出行,也是各处揽胜,游山玩水,油耗惊人不说,保险费还保着全险,将来自然还会当宝贝一样,一直留在家里。当然,说它的命运像它的主人明爸,似乎有损明爸的光辉形象,但这车的分工还真跟人的分工有些关联,但愿人的命运不要跟车的命运一样罢?幸好,明明一直坚称:“最爱欧宝!”只要在这两辆车之中选择一个,她必选欧宝。

今天回家路上,明坐在妈妈的后排车座上,妈妈一边开车一边跟明明聊天。

妈:“明明,妈妈有没有打过明明的屁屁?”

明:“有,好疼呀,疼死我了。”

妈:“明记不记得,妈妈为什么打明明的屁屁呢?”

明:“因为明明淘气呗。”

妈:“那妈妈打明明,明明生不生妈妈的气呢?”

明:“明明不生气。”

妈:“为什么?”

明:“因为明明喜欢妈妈嘛。”

老妈感动得眼圈发红:丫头,你不是忽悠你老妈吧?

发布于2007年07月29日 05:35 | 评论数(6) 阅读数(1867)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7月25日 借“浴”


家里的热水器突然出了问题,点火之后,热水不出,暖气发热。

到了洗澡时间,还没等妈妈提醒,明明已经自己脱光了衣服,赤条条地在家里跑来跑去了。不想破坏明明的生活规律,于是,妈妈决定带明明到邻居玉楠家里去洗,这个提议让明明很兴奋——生活中的一点点变化对于孩子来说,都是一件新奇的事。

穿上了“米菲”的小浴衣,明明马上恢复了淑女形象,牵着妈妈的手,敲响了玉楠姐姐的门。玉楠现在的房子正是明家刚到比利时时住的周转房,明明对这里的一切十分熟悉,所以,见过玉楠姐姐,明明径直进了洗手间。熟悉归熟悉,明明内心里已经知道这不再是自己的家,所以,对浴室里的东西一动不动,很乖在让妈妈脱掉浴衣,抱进浴缸。整个淋浴过程也很听话,不敢擅自关掉水龙头,十分钟,清清爽爽的明明就出浴了。

发布于2007年07月26日 19:56 | 评论数(19) 阅读数(1914)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7月24日 存钱罐


明明的金钱观,始于保姆小刘阿姨的教育和动画片的影响。保姆小刘一直梦想发大财,回四川老家买地盖房养孩子,带明明的时候,难免经常提到钱的话题,因而,在妈妈的记忆中,明明还不到两岁,一旦手中握着几分钱,就会高喊“明明发大财啦”。明明最早接触的动画片《我们的家园》里,也有许多关于“发大财”“中大奖”的情节,对明明自然也有许多潜移默化的影响。到比利时之后,家中没有了保姆和老人帮忙,家中购物收支打理银行谈论钱财,爹妈也难于回避明明,于是,明明对“钱”有了更加直观的印象。特别是每次去购物,妈妈定了“明明每次只能买一件东西”、“交了钱才能打开包装”的规矩,更让小人儿对金钱也有了切身体会。于是,有一次去宜家,明明执意选了一个小猪造型的存钱罐,开始了自己的“理财生涯”,一旦拿到手几个叮叮当当的零钱,明明就会跑去塞进自己的“小猪”里。经过几个月的不懈努力,现在,“小猪”已经沉甸甸的了。

今天,公寓信箱里收到了一封写给“Zhang Mu”小朋友的信,是去年年底注册过的Ecole Ste-Jeanne de Chantal学校发来的。由于是法文信,妈妈请来邻居玉楠姐姐帮忙。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明明已经把“玉楠”列入好朋友名单。看到玉楠姐姐来了,明明摇着“小猪”说要拿明明的钱给玉楠买个好东西,妈妈问:“买什么呢?”明说:“买QQ糖吧。”玉楠姐姐说:“姐姐长大了,不吃QQ糖了。”明明很理解地点点头说:“那就买大白菜吧。”

哈哈,歪打正着,玉楠姐姐最爱吃的蔬菜,就是大白菜。

发布于2007年07月26日 19:54 | 评论数(8) 阅读数(1788)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7月23日 诚信


明明爱上了挖耳朵,可能挖耳朵的感觉很舒服。当然不敢让她自己亲自操作,每次都是老妈操刀。

昨天发现了明明的指甲有些长,老妈拿出指甲刀要给她剪。人家不乐意。于是,妈妈答应:“剪完指甲,洗完澡,妈可以给你挖耳朵。”

“真的么?好吧。”答应得十分痛快。

剪完指甲洗完澡的明明在自己的床上玩儿起她的大小7个枕头——大枕头2只、灰姑娘2只、花姐姐1只、兔妈妈2只,都是有名有姓的。妈妈在卫生间洗刷,瞥见她把七个枕头加上被子叠放成滑梯状,然后叫来了老爸。

明明:“爸爸,这是我的滑梯。你从上面滑下来吧。”

爸爸有一搭无一搭地应付:“我可不敢滑你的滑梯。”

明明:“别怕,勇敢点儿,爸爸。妈说了,勇敢才会有奖励,不勇敢就没有奖励了。”

——老妈的权威由此可见一斑:小丫头动不动就搬出老妈来说事,“妈说了”相当于真理。

老妈忙活完了,回到房间拿了本书:“来,先讲一个故事,然后就喝奶睡觉,好不好?”

“好!”乖乖地躺下听故事。刚听了个开头,一骨碌爬起来:“妈妈,还是挖耳朵吧。

——这记性怎么这么好啊!

得,对女儿,当妈的也得讲诚信——挖耳勺伺候。

 

发布于2007年07月24日 22:47 | 评论数(24) 阅读数(1959)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7月22日 根特访友


因为昨天睡得晚,明明早晨在床上赖到十二点才起床。起床后,妈妈宣布今天的活动安排:两点出发到自由比利时大学接上李叔叔,然后一起去根特拜访高叔叔一家;在高叔叔家吃晚饭,跟高叔叔一家一起去看根特节活动;晚上十点半,机场迎接北京的邻居。

曾经陪着爷爷奶奶拜访过根特。根特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城市,距离布鲁塞尔60公里左右,位于斯凯尔特河和莱斯河汇合处 以教堂集中而著名。大凡有河的城市,都显得有灵气。在短短的40分钟的行程中,明明竟也能偎在妈怀里睡了一小觉,真是一点儿亏也不吃。到根特下了车,明明先看见了草坪上的儿童游乐设施,自顾自跑过去,开始爬滑梯。高叔叔从楼上下来接我们,妈妈叫回了明明,明明竟也意外地向高叔叔伸开手让高叔叔抱起来。回到高叔叔家,见到了8岁的乔依姐姐,更是高兴得不得了,跟着姐姐爬上了楼玩儿去了。大人们谈天说地已经与两个孩子无关。

       

该吃饭了,明明饿了,坐上饭桌就想抓吃的,被妈妈制止:“阿姨在厨房忙活一下午了,都还没有坐下,明明先吃是不礼貌的。”“听人劝,吃饱饭”这句话用在明明身上十分恰当。虽然明明手中拿着饭勺饭碗,眼前摆着美味的饭菜,小丫头愣是坚持着没有动一下。等到女主人坐上饭桌,明明小声问:“阿姨已经坐下了,我可以吃了吗?”于是,在大家共同举杯,明明甜嘴巴地问候“阿姨辛苦了”当中,一顿美味的家庭聚餐开始了。

吃过晚饭,应高叔叔一家盛情邀请,大家又一起出门去市中心观看根特节的活动。这所谓根特节,就是这个城市的市节,持续十天,市政府组织市民开展各种各样的庆祝活动,主要是各种各样的露天演出,当然在现场还有各种商品食品出售。担心市中心没有停车的地方,我们跟着高叔叔一家决定乘公交车去市中心,这样,明明就有了第一次乘坐公共汽车的经历。问她“公共汽车好不好?”答曰:“好。”“为什么?”“因为大。”

市中心也称得上是人山人海了。比利时人的自娱自乐在这里发挥到了极致。临时搭起来的演出舞台有好几处,台下没有坐位,游人可以驻足观看,也可以流动着倾听。我们先听了一会儿交响乐演出,又边走边吃边听流行音乐演唱,随着河岸上的人潮一起流动着。市中心的街道多是青石路,石缝有些宽,经常陷住了明明的脚,所以,明明一路上几乎都是要爸爸妈妈抱着,直到看到冰淇淋,明明才下来边吃边走。

       

逛到晚上九点半,因为要赶回布鲁塞尔接飞机,我们只好余兴未尽地告别了热情的高叔叔一家,驱车赶赴布鲁塞尔国际机场。结果,汽车刚刚驶上高速路,明明就倦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这一觉醒来,爸爸妈妈早已经完成了机场与北京邻居的会面,回到明明热恋着的家了。

发布于2007年07月24日 22:42 | 评论数(8) 阅读数(1867) 沐儿游记

2007年7月21日 海鲜大餐


海鲜街上有一家叫Vincent的餐馆,Moules的味道不错。今天中午,招待几位重要客人,全家一起到了Vincent。可惜,Moules对于明明的小牙来说,还是有些难嚼,所以,明明也只能吃些薯条、虾球之类的。值得表扬的是,明明在整个就餐期间,已经熟知要“保持安静”,一直很遵守就餐纪律。看来九个月的训练,明明已经渐渐适应西餐环境了。

下午,就像有先知先觉一样,已经废除了午睡习惯的明明,竟然睡起了午觉。傍晚,妈妈接到中学好友杰的电话,他率领一个十几人的考察团,已经从巴黎到达布鲁塞尔。有30年交情的好友到来,自然要全家出迎。赶到杰预定的酒店时,明明正是精神饱满。

在酒店大堂坐着几个亚洲面孔。还没有见到杰,凭老妈的眼力,八九不离十地判断出这就是杰率领的考察团。一问,果然不错。一看衣着,就知道此考察团成员在国内都属于镶金级的人物,看起来随意舒适,看看Logo,个个都是名牌加身。随意聊了几句,得知考察团只在布鲁塞尔停留一晚,而几位团员的愿望就是吃一顿真正的比利时饭,因此,他们已经让导游退掉了已经预定好的中餐。几位在场的人问起了海鲜街,一听妈妈介绍,大家一致通过,就去海鲜街了。老妈已经跟几个聊得火热,杰还没有露面,于是,在没有杰出场的情况下,决定爹妈先开着车载着一拨人去海鲜街。一下子上车好几个热情的生面孔,明明有点儿发懵,等到妈上车把明抱在怀里,明明的眼圈已经红了,搂着妈妈的脖子,扁着嘴,马上就要哭出声来。妈赶紧问:“明怎么了?”明明颤抖着声音说:“明明有点儿紧张。”惹得全车人都笑起来。

一顿丰盛的海鲜大餐,等到杰出场时已经摆上了桌。边吃边聊,听得出,众人对此次出行的旅行社安排不尽满意。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遇上了。一般国内旅行团,多半会委托华人开办的旅行社,主要是为了导游会讲中文。而能够在欧洲当导游的华人,多半在这里生活了多年,不仅能够讲当地语言,还要熟悉当地人文地理历史,虽然还会说中国话,但生活工作习惯已经十分西化,冷漠僵硬刻板,公事公办,死守原则,缺乏灵活性。这些人在态度上有两种不好的倾向:一是由于离开国内多年,不了解国内这些年的变化,还保持着所谓“作欧洲人”的优越感,崇洋媚外,凡“欧洲的规矩”就是好的,就得遵守,因而会抵制国内旅行团组灵活多变的要求,视国内团组的要求为“农民习气”,“无组织无纪律”;另一种则对国内这些年的变化既羡慕又嫉妒,心里极度不平衡:他们在外面吃苦受累挨欺负的劳作竟然还赶不上在国内热热乎乎轻松快乐的人钱包更鼓腰杆更硬。这种不平衡转化成一种态度,就是“一边赚着你的钱,一边视你为冤大头”——在我的地盘你就得听我的。

前些年,听有国外生活经历的人回国讲国外的服务怎么怎么好,而当时国内的服务业确实还有许多缺陷,物质不够丰富,服务理念陈旧,从业人员素质不高,等等。所以,很羡慕那些在国外享受过“上帝”待遇的人。若干年过去了,我们这次出来才知道,“上帝”在中国!这些年国内服务业喊的“顾客就是上帝”的服务理念,虽然某种程度上变了些味儿,有些“金钱就是上帝”之嫌,但它还是极大地促进了服务业的发展,建立了一种特殊的客服关系,服务方千方百计满足客户的要求,而客户也已经习惯于当“上帝”,加上消费者权益保护制度的推广,在国内,做为客户的日子真是“很上帝”。而重新体会那些年听说的所谓“国外服务好”,感受最多的,只不过是他们的从业人员普遍来讲受教育程度比较高,消费者素质也普遍较高,客服双方很容易达成谅解,加上服务设备相对先进,弥补了其它的制度和效率上的缺陷。依拙见,国内第三产业已经经历了一段不小的改革,有了很大的进步,虽然个别领域有些不够健康,但真正的先进还有赖于客服双方人员素质的提高,不仅服务方提高服务质量和水平(而不是一脸值班笑、满嘴拜年话、一味赔不是、一肚子鬼主意),消费者也懂得平等、尊重和感激。唯有消除了“上帝”和“奴仆”的地位矛盾,我们的服务来才能真正健康发展。而中国的服务业才能成为真正的“天堂”,不止是对消费者,也是对服务者。

明明一直坚持坐在餐桌旁,陪着大家吃饭喝酒聊天,等到吃完饭,把酒足饭饱的众人送回他们住的酒店,已经是凌晨一点多。旅行团明天一早将告别布鲁塞尔,相信这一顿丰盛的海鲜大餐,会让他们对布鲁塞尔以及明明一家留下一个深刻印象。

由于今天是比利时国庆日,直到这时,大街上还车水马龙,热闹非常。然而,它只是比利时的节日,与我无关,我明虽然有下午那一觉垫底,但此时也已经少言寡语,蔫头搭脑,目光呆滞,爹妈赶紧带着“应酬”了一天的明明,回家会周公喽。

          

             

发布于2007年07月24日 17:22 | 评论数(11) 阅读数(1944) 沐儿成长进行时

    1 2 3 4     尾页  页码:1/4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