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2007年8月30日 与幼儿园作息时间同步训练


早晨8点,妈妈就开始没话找话地跟睡着的明明聊天,目的是进一步提前明明的早起时间。果然,10分钟左右,明明彻底清醒了,申请喝奶起床。8点半,明明已经完全可以跟着爸妈出门了。离开学还有三天,如果每天再提前十分钟,保证8点半到幼儿园应该是很从容的。

今天馆里有事,爸妈没有带着明明去幼儿园,而是直接去了400号。明明今天的模拟“幼儿园生活”上午就在400号度过的。中午12点回家吃过午饭,1点整,明明又被妈妈按在床上。幼儿园这个时间是要午睡的。明明已经放弃午睡习惯很久了,原因是每天不到11点明明是不会起床的,哪里还会有午睡?所以,今天明明的午睡有点困难。妈妈翻出了一直尘封着的卡带录音机,放在明明的床边,播放上儿童歌曲,妈妈躺到另一张床上。幼儿园老师是不可能逐个哄着孩子睡觉的,所以,明明应该学会自己入睡。果然,这招还蛮灵,在轻柔的童谣歌声中,明明的眼皮开始打架,140分,明明正式入睡。虽然比幼儿园的时间晚了40分钟,但毕竟她开始午睡了。这一觉,睡到了340。按照幼儿园的作息时间,这个时间,明明应该被接回家来了。

这些天,虽然姥姥姥爷在,妈妈一直坚持让明明自己掌勺吃饭。除了面条以外,明明用勺子吃饭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包括吃酸奶和冰淇淋。反正这鬼佬的学校也没有筷子,暂时就不培养她用筷子了,以后有机会再慢慢练吧。

发布于2007年08月31日 06:33 | 评论数(27) 阅读数(2250)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8月29日 继续为小米找学校


小米妈妈不甘心放弃让小米跟明明上同一所幼儿园的努力,今天又独自带着小米去了Schuman学校,得到的答复是同样的:所有班级已满,学校无能为力。无论妈妈怎么帮忙解释,学校都没有改变态度的意向,但热心的推荐了另外一所幼儿园,距离小米家更近一些。于是,明一家带着小米母女去了那所幼儿园。两个孩子留在幼儿园的活动室玩耍,妈妈陪着小米妈去见校长。没一会儿,明明跑来叫妈妈“明要尿哗哗”,妈提醒明应该说法语“BiBi”,明明很乖地改口“BiBi”,然后,一路忍着跟妈妈找到学校的卫生间。看来,明明这个大事小事,上幼儿园之后应该不成问题了。没一会儿,小米也跑来叫要“嘘嘘”,于是,妈妈对明明说:“快带着妹妹去卫生间。”想不到,明明很勇敢地说:“妹妹,快跟我来,我带你去尿哗哗。” 明明记路还蛮准的。虽然要拐两道弯,明明很准确地找到了卫生间的位置。最逗的是:明明径直打开了刚刚自己进去的那个卫生间隔间,前面路过的几个隔间她停都没停。大概是觉得这个她更熟悉吧?进去了之后,等着妈妈帮小米裉裤子解手,明明就站在冲水按钮旁,手按着冲水按钮,只等着妹妹方便之后她来冲水。冲完水,妈妈去丢手纸,发现明明带着小米去了洗手池,两个小朋友自觉地洗了手,再一前一手地跑出来,等着妈妈用纸巾擦手。

——妈妈越来越对明明适应幼儿园生活有信心了。

发布于2007年08月30日 06:19 | 评论数(15) 阅读数(1830)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8月28日 带姥姥姥爷逛非洲公园


昨天晚上,景文大大送来一份寄给明明的明信片:是可心老姨这次回国之前从东京寄给明明的。可心老姨说:明信片,是明着写的信,也是写给明的信——真不愧是作家,玩文字就是高!

景文大大提醒我们可以带姥姥姥爷到非洲公园去看看。于是,今天,全家就一起来到了非洲公园。由于是工作日,公园里游人很少,非常安静。明明对这里已经相当熟悉,甚至熟知哪条路是通往儿童游戏场的。

姥姥姥爷到了10天了。明明跟姥姥姥爷的感情进一步火热。尤其是姥姥,明明一会儿不见就要问:“姥姥呢?我想姥姥了。”姥姥对外孙女的感情更是无话可说,虽然也年近古稀,却时刻想把小外孙抱在手上,40来斤的小胖墩儿,没点儿体力还真是抱不动啊!在妈妈记忆中,向来严格要求、极少夸赞孩子的姥姥,说起小外孙女来,也是“聪明、漂亮、可爱、懂事”……赞不绝口,绝不吝溢美之词。难怪说隔辈亲,在妈妈看来,这隔辈不是一般地“亲”,甚至是没有原则地盲目宠爱!

发布于2007年08月30日 06:18 | 评论数(12) 阅读数(1894)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8月27日 幼儿园倒计时


还剩最后一周时间,比利时的学校就要开始新学期了,这也意味着明明“无组织”的时间只剩最后七天。为了为明明开始幼儿园生活进行全面准备,妈妈从今天开始休假一周,全家开始明明的幼儿园倒计时。

今天早晨八点半,明明还没有完全睡醒,妈妈就开始故意跟明明说话,让她从半睡半醒中完全清醒过来,然后喝奶起床,收拾停当之后,将近九点,爸爸妈妈就牵着明明的手出了门,直接走向幼儿园。从家走到幼儿园,差不多用了十五分钟的时间。然后,爸爸带着明明进幼儿园的操场玩耍,妈妈直接进了教学秘书的办公室。教学秘书从一叠卡片中找出了明明的入学卡,告诉妈妈明明编在一年级一班,班主任是Murielle Kauffmanne女士。下周一(93号)早晨八点半,学校门前会有人迎接新生入学,并会引导孩子到指定的班级,等等。问清了明明的入学事宜,妈妈又询问关于小米上学的情况。两周前,妈妈曾经打过电话,咨询学校是否还有位置接收小米,当时的电话答复是“没有问题”。可是,今天,教学秘书却肯定地说:“所有的班级已经全满了。是否能够接收新生,需要请示校长。”于是,妈妈跟着教学秘书去面见了校长。校长翻出厚厚的登记册,翻看的结果,跟教学秘书的答复一样:“班级全满,甚至有的班级已经超员,不能再接受新生入学了。”

下午,接上小米妈和小米,决定再去试试运气。遗憾学校老师下午却不上班。于是,妈妈建议再到附近的Ecole ste-Jeanne de Chantal幼儿园去看看。运气不错!校长在,并且很痛快地答应如果本周五之内小米妈如果能够填好一切文件,可以接收小米到这家幼儿园上学。随后,明一家又陪小米妈去了一趟她工作的地方,小米妈去公司办事,把小米留给了明家。于是,爹妈带着两个孩子在这个号称布鲁塞尔的“硅谷”的地方玩耍了一个多小时。

两个小朋友进一步熟悉起来。小米也跟着明明把明爸明妈叫成了“爸爸,妈妈”。远远地,明明伸着手喊着“妈妈”扑向妈妈的同时,小米必会伸着手喊着“爸爸”扑向明爸。

       

                     左拥右抱,妈妈有了两个宝贝

       

                      明明欢呼着扑向妈妈

       

                    小米欢呼着扑向“爸爸”

发布于2007年08月30日 06:14 | 评论数(10) 阅读数(2009)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8月26日 又见荷兰风车


421是今年的荷兰郁金香花车节,我们带着爷爷奶奶去探访了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春天。今天,西欧的天空已经充满了天高云淡的秋天气息,我们再一次踏上荷兰之旅,只是这一次不同的是,爷爷奶奶换成了姥姥姥爷。——能够在老人家体力无碍的情况下,带着老人逛逛西洋景,也是爸妈决定到欧洲工作的愿望之一。

今天的行程不赶时间,所以,直到将近11点,我们才出门。爸爸已经轻车熟路,选择了一些可以沿途观光的路线,包括一些别致小镇,首先让姥姥姥爷透过车窗饱览了比利时的田园风情和小镇景致,不知不觉中,路上标志有NL的黄色车牌多起来,提示我们已经进入荷兰境内。比利时的古朴素净被荷兰的鲜亮明快所代替。至此,姥爷已经大为感慨了:这里哪有什么国界啊?完全是大同嘛!

很快,我们到达了我们今天旅行的第一站——海牙。海牙是荷兰的第三大城市,19世纪前的荷兰首都,但它为人所知的,大概还数海牙国际法庭——和平宫(Vredespaleis)。

和平宫是第一次大战后成立的国际常设法庭所在地,现在是联合国国际法院所在地。1899年第一次海牙和平大会决定建立仲裁常设法庭,和平宫就是为仲裁常设法庭而建。由美国企业巨头安德鲁捐助150万美元作为建设经费。1907年奠基,1913年竣工。为四方形两层建筑,带有两座尖耸的高塔。周围有茂密的林木,环境清幽。在建设过程中,各国政府都捐献了建筑材料和内部陈列的工艺品,象征各国协力缔造和平之意。和平宫建成的第二年,就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后国际联盟将它的仲裁常设法庭设在和平宫内。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联合国代替了国际联盟,仲裁常设法庭于1946年解散。现在设在这里的国际法院是联合国的一个司法机构。是联合国六个主要机构之一。尽管海牙城市很美,但要找到一个核心景点的话,非这里莫属。

        

                    国际法庭大门前留念

离开和平宫,我们来到了斯赫维宁根(Scheveningen)。斯赫维宁根原来是个独立的市镇,现归海牙。1904年建成渔港,后来逐渐发展成为荷兰最大的海滨旅游胜地。站上海滩上,最显眼的建筑就是荷兰大赌场(Holland Casino),整个建筑的造型像个巨大的轮船。沿北海的海滩长3公里的沙滩旁是无数的餐馆。今天天气很好,海难上人潮涌动。虽然天气预报今天最高气温只有22度,沙滩上还是不乏穿着泳装晒太阳的人们,更有勇者依旧在海水中嬉戏。明明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地说:“这样的天气,明明不能下海游泳,太冷了。”可不是么,海风吹过,妈妈不得不把外衣脱下来裹在明明的身上,以抵御海风的凉意。

       

       

       

                     斯赫维宁根海滩

在海滩上玩儿了一会儿,小憩片刻,我们继续赶路,驱车赶赴阿姆斯特丹。对于阿姆斯特丹,除了著名的红灯区之外,景点多半零零碎碎,做为初次旅行,似乎都不值得花费太多的时间去看,索性我们就在街上开着车,走马观花地看了阿姆斯特丹运河、水坝广场等景点之后,就直接去了赞丹风车村(De Zaanse Schans)。

       

                   阿姆斯特丹街头

       

                      漫步运河边

在我们的旅游概念中,没有看到正宗的荷兰风车,就不能算是真正到过荷兰旅游。传统的风车主要是在古代,借助风力用来提水、磨面、榨油、磨染料等。工业革命后有了蒸汽机、电动机后,风车仅作为一种荷兰传统的风景保留下来,并无实用的价值。而著名的赞丹风车村就是最著名的民俗旅游点之一,位于荷兰Zaan河畔,距阿姆斯特丹10公里。这里展示荷兰的传统民俗文化,有保留了荷兰著名的风车、传统民居,并现场表演荷兰木鞋、青花瓷及奶酪的制作过程,还出售具有荷兰风格的纪念品。

       

                      沐童遥指风车村

       

                   大木屐可以当船用喽

       

                       姥姥姥爷很开心

       

         只有姥爷最乖,肯配合拍照。其他人都是见了镜头就闪!

也许今天是借了天气的光,赞丹风车村看起来确实很美,连一直声称没有多少旅游兴致的姥姥也情不自禁地感叹:真象童话世界!

这一程,明明最大的收获,是彻底区分了什么是大风车,什么是风力发电机。风力发电在我们行程的高速公里边随时可见。第一次来荷兰的时候,明明一看到高高耸立的风力发电机上旋转的叶片,就会高呼“看,大风车!”而这一次,她不仅很明确地说出“风力发电机”,还不时指出妈妈把“发电机”误说成是“发动机”的口误。不知道在她眼里,这“风力发电机”和“荷兰大风车”有什么异同,反正银光闪闪三个角的,就是“风力发电机”,色彩斑斓(斑驳)四个羽毛翅的,就是大风车。

发布于2007年08月28日 09:37 | 评论数(38) 阅读数(2362) 沐儿游记

2007年8月25日 与小米相见


早晨9点多,爸妈就带着明明出了门,直奔小米家。

昨天看了小米的新家,房子很大,位置绝佳,只是生活用品还需要添置一些。小米妈带着小米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又没有车子,困难可想而之。那种生活和精神所要面对的双重压力,10个月前,我们亲身经历过,因此,我们深知这个时候朋友的帮助和支持有多么重要。更何况,我们一家三口始终在一起,我们彼此可以互相支持,而小米妈妈却是只身带着不谙世事的小米,肯定比我们要承受更重的心理负担。昨天离开小米家的时候,妈妈已经注意到了小米妈妈眼圈里的眼泪。所以,今天一天,我们全部计划给了小米家,就连姥姥姥爷也热心地表示:如果需要,我们也过去帮着打扫收拾。

按照约定的“接头暗号”,妈妈拨通了小米妈的国际漫游电话之后,挂机等待小米妈开门。没想到小米妈把电话又打了过来:原来,娘俩已经在Woluwe公园里了。听声音,小米妈的情绪比昨天好多了。于是,约好公园里见。

初次见面的明明和小米表现完全不同。小米大方热情地迎上前去问候明明,主动去牵明明的手。而明明虽身为姐姐,却丢人地把头埋进妈妈的肩头,又成了“哼哼叽叽”的鸵鸟!幸好是在户外,几分钟之后,大概明明判断出形势不可更改,于是,也算识时务地接受了现实,跟小米一起在公园的轮滑场地上玩儿起那些轮滑障碍来。

明明比小米大112天。相对来说,小米也是一个长得既结实又高佻的聪明宝贝,但跟明明比起来,明明还是要重很多,个头也明显高一些,语言表达也更清楚一些。但小米的运动能力可比明明强多了,胆子也大,性格更开朗随和。唉,明明还是养得太娇了!

接下来的时间,一起去考察幼儿园,一起去明明的“小木马”游戏场,一起去吃快餐,一起去宜家购物,一起去Euro 2000和玩具店采购儿童玩具,一起去五十年宫广场试小米妈看中的一款二手车,等等,丰富多彩、收获大大的一天:小米家采购了半车的生活用品,小米妈给小米和明明选购了一些益智玩具,也如买“白菜”一样,小米妈订购了那辆中国留学生转让的二手车,最后,一起回到明家,进门就吃上了姥姥已经准备好的猪肉白菜馅水饺。最重要的是,明明和小米的相处渐入佳境,临告别时,小米已经有些依依不舍,而明明在小米离开之后,不停地问:“小米妹妹呢?”

     

             跟小米的天真无邪比起来,明明显得相当“老谋深算”

发布于2007年08月28日 09:34 | 评论数(16) 阅读数(1832)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8月24日 迎接小米


小米是谁?故事要从20天前说起。

妈妈的育儿网站内信箱收到一封主题为“求助,紧急!!”的邮件。明妈常以“没有孩子的时候全身心为了事业;有了孩子之后孩子就是事业!”自居,所以,每当收到这种邮件,从不敢怠慢,赶紧打开。一看就知道发件人是为了给妈妈写邮件才注册的,“小米的博客”还只字皆无。邮件称小米妈将带着小米来布鲁塞尔工作,看到明明将上幼儿园,于是,紧急咨询有关幼儿园的事情。于是,两个妈妈开始了邮件往来。20天的时间这么快就过去了,今天,小米妈带着刚刚两岁半的小米取道巴黎到了布鲁塞尔。

下午3点,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打进了妈妈的手机,还没接妈妈已经猜到是小米妈了。电话里简单询问了小米母女的情况,答应一下班马上来看望她们。马上连线明爸,才知道明爸趁天气好带着姥姥姥爷和明明去游览滑铁卢古战场和小日内瓦湖。说明情况之后,明爸带着老少立刻赶回城里。

几天前,妈妈已经向明明隆重地推出了小米,明明也知道将会有一个小米妹妹来做朋友,说得好好的,将会跟小米如何如何,但真到眼前了,明明却以“明明累了,明明要回家休息一会儿了”为由,拒绝出席这么重要的见面仪式。妈妈知道明明那不想见生人的心理在继续作祟。考虑到小米母女刚刚到,可能确实有许多需要我们帮助处理的事情,带着明明也是麻烦,万一再心情不好与小米不睦,将来更加难办,不去就不去吧,反正来日方长。于是,把明明丢给了姥姥姥爷,爸妈二人赶往小米家。

虽然还没有见面,明明在布鲁塞尔又多了一个新伙伴——小米妹妹。

发布于2007年08月28日 09:29 | 评论数(12) 阅读数(1763)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8月23日 跟可心老姨视频


今天明明到400号的时候,正好可心老姨也在线。听说明明剪了头发,可心老姨要看一看,于是,明明跟可心老姨通过MSN开始了视频对话。

虽然明明的成长过程一直离不开这个可心老姨,但明明跟可心老姨没见过几次面,最初的几次见面,明明都还小,而就在明明整两岁那一天,可心老姨远嫁东京。半个月之后,我们又来了欧洲。所以,明明只是在爸爸妈妈的口中,一直知道有个可心老姨。说来也奇怪,尽管常闻其名鲜见其人,明明在计算机屏幕上一见到可心老姨,竟一见如故。随着“可心老姨好”的问候,明明手扶耳机,面对屏幕,开始了跟可心老姨长达20分钟的对话。听不见可心老姨那边说什么,只能听见明明在这边边点头边应承:“嗯”、“啊”、“是的”、“还有么”、“喜欢”……两人还真聊得挺亲热。被赶到一边儿的妈妈闲着无聊,拿起了照相机,拍下了几个明明富于表情的镜头。不用知道两个人聊天的内容,看明明的表情,就知道跟可心老姨聊得十分开心。

等到两人聊完了,妈妈去关机时,发现原来明明一直盯着屏幕看的,是可心老姨发来的各种动漫图片。难怪明明能老老实实地站着聊了那么长时间,原来可心老姨在给明明放“动画片”呢。

这个秀外慧中的可心老姨啊,虽然还没有自己的宝宝,哄孩子的招术倒是会因材施教、花样翻新呢。

                                    

                                     微笑着聆听 

                                      

                                  愉快地交谈

发布于2007年08月24日 06:53 | 评论数(36) 阅读数(2948)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8月22日 小孩也藏心事?


已经入睡一个多小时的明明突然大哭着坐起来。陪明明睡觉的姥姥立刻翻身起床,安抚明明。本以为会像前几夜一样,明明因为睡梦或者憋尿或者被子过热,哭闹几声也就没事儿了,不想越哭越伤心,没完没了,妈妈不得不赶到现场“救火”。妈妈的惯用手段是跟明明说说白天发生的事情,让短期比较深刻的记忆把明明从混沌中唤醒。一旦清醒,明明就会回归乖巧。但今天这招也失灵了。明明分明很清醒,但还是不停地哭,使劲儿地哭,甚至躺倒在床上打滚蹬腿地哭,就像心里有多少委曲一样。即便妈妈讲的话她听见了,一时分神过来听几耳朵,但末了还是继续委曲扁嘴继续哭。最后妈妈问:“明明是不是就是想哭啊?”明明边哭边应:“是的,是的,明就是想哭。”“想哭就哭吧。小点声儿啊,别人都睡觉了。”老妈也只有顺水推舟了。

哭了半个多小时,明明的哭声才开始由“嚎啕”转为“呜呜”,坐起身,向妈妈伸出双手,这是明明向妈妈请求安慰的举动——搂着妈妈的脖子,要妈妈抱一抱,同时,渴望妈妈用手轻轻拍拍明明的后背。拍了一会儿,明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停止了“嘤嘤”,从妈妈怀里挣脱出来,将头又扎到床上,申请睡觉了。

明明一直都是一个极不爱哭的孩子,平时几乎从来不哭。而今天这场大哭,虽然是从睡梦中哭起来,但让妈妈的感觉,好像明明心中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但又无法表达一样,非要大声哭出来才会痛快,所以,明明也是借机哭了个痛快。

难道,没心没肺的明明已经有了心事了?

发布于2007年08月23日 06:19 | 评论数(26) 阅读数(2017)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07年8月21日 剪头发


从出生到七个月,明明才理了第一次发,把一头黑亮的小胎毛剃掉了。也许是那次理发的电动推子的“嗡嗡”声吓着了明明,从那以后,明明一听见“嗡嗡”声就吓得大叫,也因此保住了她的一头长发。保姆小刘自作主张地给明明剪了几次头发,最后由妈妈发话:明明的头发要留起来扎小辫儿,不要再剪了。从此,明明的头发除了刘海儿再没剪过,至今已经长过肩背,给虎背熊腰的小肥妞平添了几份妩媚。

可是,快上幼儿园了。妈妈常常看着明明一头乱蓬蓬的长发发愁:明明是个护头的孩子,特别不喜欢别人摸她的头,当然也不喜欢梳头发扎小辫儿。虽然每天洗澡洗头,但由于她不愿意梳理,老是喊疼,所以,尽管发质不错,比较柔顺,但还是难免粘连打结。每次给她扎小辫儿她都要开出各种条件,还要磨磨蹭蹭,浪费很多时间。这要是上幼儿园了,每天早晨哪有那么多时间打理头发呀?因此,今天狠了狠心,决定把她的长头发剪短。

几天前,明明跟爸爸逛超市的时候,自己选中了一款含薰衣草精油的沐浴液,妈妈无意中说了一句“薰衣草能催眠”,被明明听到了耳朵里,因此,今天,她特意跟妈妈说:“我要薰衣草的泡泡浴,因为薰衣草能‘开棉’。”——她根本没搞懂妈妈说的“催眠”是什么意思,估计是个好词,就照猫画虎地学走样儿了。

于是,就在薰衣草幽幽的香气中,明明自顾玩儿着雪白雪白的“开棉”,妈妈趁机拿起了“罪恶”的剪刀,十几公分的发稍无声坠落…… 

新发型(老妈的剪刀功夫有点儿差,左右不对称)

发布于2007年08月22日 06:25 | 评论数(35) 阅读数(2481) 沐儿成长进行时

    1 2 3 4     尾页  页码:1/4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