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2011年11月18日 劳动光荣


电梯里有些广告牌。

明明同学发现了一则广告牌这样写:“它负责打理生活,我负责享受生活。”明问妈什么意思。为了简单,妈解释为“让别人干活,他自己享受。”明严正表示:“真可耻!”

发布于2011年11月23日 16:27 | 评论数(4) 阅读数(524)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11年11月17日 校服


昨天放学,学校发了新校服。

要说衣服,小妞儿绝对是全家新衣服最多的。估计有女儿的爹妈都一样:见到漂亮的女孩服装就走不动路。但,甭管爹妈买多少套新衣服,都别想打动女儿的心。而且咱家这丫头,还经常在打开礼物前,双手合十祈祷“上帝保佑,千万别是衣服!”可这次就不一样了,小妞万分珍惜这套新校服,一天都不能等地穿戴起来。

早晨小雨。本来今天家里的车牌限号,爹妈决定冒着罚款100元的危险,开车送丫头上学,以免丫头的新校服被淋湿。

 

发布于2011年11月23日 16:26 | 评论数(3) 阅读数(515)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11年11月15日 关于上学


上学路上,明明突然提起了休斯敦的小朋友,问妈妈:“放寒假的时候,你能不能带我回休斯敦看看,我想楠楠和嘟嘟他们了。”这可不容易,签证手续姑且不论,爸妈也未必有合适的假期啊。由此说起小朋友们回国上学的事,妈妈提到还在纽约的小乔。使领馆的孩子和家长对回国上学多有一份忧虑,担心国内学校压力大,孩子们吃不消。妈妈鼓励明明给小乔写一封信,把自己上学的体会告诉小乔,明明痛快地答应了,并且说:我就告诉小乔,如果她上五一小学,而且上我们一年级7班的话,她会很开心的,作业不多,学习也不紧张,真地挺好的。

发布于2011年11月15日 14:07 | 评论数(5) 阅读数(595)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11年11月14日 备赛状态


对于将在下个月开锣的英语大赛,明明同学越来越进入状态,演讲稿也基本背熟了,近两次上课,小姚老师和DAVOR都毫不吝惜溢美之辞。

由于报名名额有限,当初学校的英语老师特意嘱咐妈妈不要声张,以免没有被推荐的学生家长有意见,所以,妈妈一直在这个问题上保持了低调。不过,今天,明明放学回来之后告诉妈妈:我们英语老师让我们要参加比赛的三个同学到别的班表演我们的演讲稿了。贾天玥特别有意思,在演讲结尾的时候,为了让其他同学记住自己的名字,一直蹦蹦跳跳地说“Harry Harry Harry”。

看来,几个被推荐参赛的同学确实表现不错,老师也就不避嫌了。

妈妈碰巧知道一个同事的女儿也跟明明在同一班,就问起明明对她的印象,明明开心地说:闫禾啊,跟我挺像的,都挺乖的,不过,都有点儿小马虎,哈哈。

发布于2011年11月15日 14:07 | 评论数(2) 阅读数(471)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11年11月10日 老妈犯错


一周前就收到陈老师的短信:孩子开学已经两个月了,相信您一定感受到了孩子的进步,在此请您写写您的体会,可以写您发现孩子进步的故事,也可以写您的感受,还可以写写您开学两个月来辅导孩子的经验等等。通知来得早,老妈工作有点忙,只记得14日之前交,竟然拖着没有写。没想到,这两天,老妈又被派到郊区封闭学习,竟然把这事就忘得干干净净。

傍晚,妈妈收到了明明的电话,小妞在电话中显得有些着急:“张一鸣今天已经交了陈老师要的感想,还得了奖励。奶奶也给我写了一个,我现在念给你听啊。”不管妈妈有没有时间、场合合不合适,小妞便迫不及待地念起来:张沐同学的点滴进步……

发布于2011年11月15日 14:06 | 评论数(2) 阅读数(490)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11年11月8日 设身处地


估计每个“小豆包”的家长见到从学校回来的孩子后,都会有一个共同的问题:“今天学校有什么新鲜事啊?”对于一年级小学生的家长来说,毕竟孩子年纪小,离开自己一整天,或多或少都会有些焦虑。明家也不例外,每天,妈妈都会问明:“今天学校有什么新鲜事啊?”明总是很给妈妈面子,或多或少地讲一些并不一定新鲜的“新鲜事”。

今天,明给妈讲的“新鲜事”是:某同学被音乐老师批评了,原因是该同学的手沾了鼻涕,直接伸手向老师要纸巾。当时,这位同学坐姿不好,没有举手,没有起立,也没有用礼貌用语,所以,挨批评了。明陈述完,没等妈妈问,主动说:如果是我,我会先举手,等老师点名了,再起立告诉老师:我可以拿一张纸巾吗?我的手脏了,需要擦一擦。等老师同意了,我会自己去取纸巾,并向老师说谢谢。

在处理这类事情上,妈妈对明明很放心,而且,妈妈相信,这种能力比考100分还重要。

发布于2011年11月15日 14:04 | 评论数(2) 阅读数(466)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11年11月6日 有错必改


在奶奶的规范下,明明很好地坚持了每晚8点钟关灯睡觉。但不记得从哪天开始,丫头形成了凌晨起夜的习惯,然后,会悄悄爬到妈妈爸爸床上,赖到起床。平时妈妈睡得晚,常常因为早晨明明挤在床上而睡不好。

周末的考前辅导班老师为了调动孩子们的积极性,会在上课过程中奖励一些小星星,下课时,每两颗小星星可以兑换一颗糖果。今天早晨,妈妈抱怨明明吵而没睡好,明明说:那我今天争取多得几颗糖,然后分给你,算做补偿吧。

自从被老师指出上课不够专心开始,明明同学也是知错就改。上周下课后,妈妈就接到班主任姚老师的电话:“明明的程度在这个班显然高出太多,如果时间没问题,希望把明明调到程度高一些的班级去。”因此,今天,明明要跟上午班上课了。而且,下课后,明明还是得了全班最多的糖果。

发布于2011年11月08日 16:17 | 评论数(4) 阅读数(452) 沐儿成长进行时

2011年11月1日 从小爱劳动


关于劳动,爸妈承认对明明培养得不多,只要求她自己要收拾自己的玩具。而事实上,明明铺的摊儿,多半也还是大人收拾的。现在可不一样了,奶奶在培养明明劳动方面有高招。

今天,妈妈下班一进门,就发现明明在厨房里跟爷爷奶奶忙活着呢。等到吃饭的时候,明明自豪地宣布:“今天的蔬菜沙拉是我拌的!”奶奶证明:除了材料准备,其它工序确实是明明做的(当然肯定是在奶奶的指导下了)。因为是自己的劳动成果,明明吃沙拉也格外好。

吃完饭,明明主动地帮大人收拾碗筷,并且刷了所有的碗。

又学本领又培养劳动观念,还吃了很多蔬菜,一举多得。

发布于2011年11月08日 16:16 | 评论数(2) 阅读数(446) 沐儿成长进行时

可心专栏之——和亲人在一起


    明妈按:在明明七岁生日前一个月,可心老姨带着她的悠悠宝贝回到了日本。我们两家在北京有三个月的重叠期。可惜先是可心老姨和悠悠娘儿俩生病,接着就是我们全家轮番感冒。大家为了对方,都忍着咫尺天涯的想念,寻找相见的最佳时机,终于有两个时段可以相见。如今,可心老姨又回到了日本,陪伴老姨夫打拚,抚育小悠悠成长。一岁半的悠悠在老姨和老姨夫的精心养育下,茁壮成长;老姨虽然累得一身病,但依旧阳光灿烂地每天忙碌着。过去,每到明明生日的时候,可心老姨都会献上精心美文。但今年,妈妈深知老姨的生活状态,连想都没想老姨还能腾出时间来为明明的生日撰文。如果问妈妈,妈妈宁愿可心老姨用这个时间多睡一会儿,再多睡一会儿……

和亲人在一起

亲爱的明明,生日快乐!

 

今年夏天,因为不同原因,我们两家分别从美国休期敦和日本东京回到北京。当得知爸爸妈妈和你要来看悠悠时,老姨心里那叫一个激动呀,赶紧在鞋柜里翻找以前专门为你准备的那双小拖鞋。老姨的老妈说:“你怎么这么逗啊,人家明明都多大孩子了,还穿得下那双鞋呀?!”哟,可不是嘛,我们分别得有三年了,虽然经常去博客看你的相片,但还是想象不出你到底有多“大”了。

见面后,还真是吓了一跳,你怎么那么高了啊?要跟那双小拖鞋比,你已经长了一双“大”脚丫了。还有你那个酷劲儿呀,让悠悠妹妹太崇拜了,还在她谁都不愿意接近的月份,竟然想偷偷地摸摸你,还冲你腼腆地笑。一晃,老姨印象中那个粉嘟嘟的小丫头,已经荣升为一名小学生了,开始接受国家义务教育了。对你来说,今年最大的一件事或说变化,应该是你从遥远的大洋彼岸回归到祖国、亲人的怀抱。

 

我知道当初妈妈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一定考虑了很多很多,前思后想、左右全局,回国的一个很大原因,除了工作安排,一定还有回北京可以和家人团聚,全家尽享天伦。明明,老姨多么羡慕你呀,只有身在异乡的人,才无限向往和亲人在一起那种其乐融融,也只有和亲人共历生死磨难之后,才有这么真切的渴望。今年,“有幸”赶上震惊世界的东日本大地震的老姨,如果身旁没有父母,真不知道会不会把魂儿都吓飞了。具体的经过,老姨在博客里已经描述过了,不再啰嗦,但我们回北京的曲折经历一定要和你“分享”。对了,以前的小学课本里描写溃军时会用到“打得敌人屁滚尿流”这个形容,这次老姨终于对这个词有了深刻的体会。

 

话说无巧不成书。很不巧、又太凑巧的是,老姨的父母因为思念悠悠,第二次来日本探亲。他们刚到两天,就赶上了这场世纪性灾难。当时,地震、海啸、核泄露接连发生,形势无疑很严重。短短几天,接连收到来自国内外亲人的慰问电话、邮件。很多都是催促我们赶紧回国避难。可是,镇定自若的日本人,让人不得不佩服的日本国民,每天仍在克服种种困难照常生活、工作。他们自然而然地显露出高度的文明素养,那么安静淡定,那么秩序井然。大地震期间,即使每天发生上百次余震,原定的全日本体操、武术比赛都如期举行了。这种情况下,不管我们一家老小多么需要照顾,不管亲人们多么担心,身为全日本武术联盟总教练的老姨夫是不能停止工作的!当时老姨上有老(七旬父母)下有小(悠悠),又从没有过这种应对严重灾害的经验,真是为难呀:一方面,要绝对保证父母双双身体健康、不出意外,否则回家怎么跟两个兄弟交代呀;另一方面,又担心核泄露危害幼小的悠悠。要从这两点考虑,离开日本是最佳方案;老姨夫也提出让我们都回国。可是,在这危难时刻,老姨又怎能抛下老姨夫一人独守日本呢?老姨绝不能做只跟爱人同甘苦,却不与他共患难的负心人。矛盾中思前想后,老姨决定,让父母先回北京;我们一家三口留在日本,毕竟日本的房屋质量还是可以给老姨壮些鼠胆的,只是暂时不带悠悠出门,进一步等待核泄露的危机好转。当我表明意见后,父母的态度更加坚定:如果我和悠悠不走,他们也坚决不回去!因为他们就是为了照看我们来的,把我们扔下他们回去,枉为长辈。

又过了一天,限电、限水、限购、限汽车加油的现实,让我们又一次陷入对危机的思考。说实话,这么严峻的考验,对老姨来讲,人生中也是第一次。那天上午,老姨夫照常出去上课,我和父母又一次展开讨论。老爸语重心常地说:“我想了一晚上,我认为,我们还是应该带着悠悠回北京。”看得出,老爸一定是彻夜未眠。我再一次表明原来的立场。老爸反问我:“你想过悠悠么?说实话,我和你妈七十岁的人了,我们这么大岁数还怕什么?什么都见过了!唐山大地震我们经历过一次了,可这次我们俩都感觉要比唐山地震严重得多!我们真的不怕死,但现在情况不一样,咱们家多了一个悠悠。所以咱们必须从实际考虑和分析,再做出一个最正确的决定。而一切决定都必须围绕着一个中心:悠悠!怎么为悠悠好,怎么能保证悠悠的安全,咱们就怎么行事。”老爸的话句句让老姨心痛。是啊,当时的悠悠宝贝才不过九个月,就不得不面临这种生死抉择。可是如果我们走了,老姨夫在日本万一发生什么意外……老姨真的不敢往下想,只有沉默。老爸接着说:“我知道你不愿意离开的原因,就是建明(老姨夫)。我分析了一下,共有这几种情况——”

第一,建明要工作,肯定离不开。我们带着悠悠先回北京。我们走了以后,有两种可能,一是什么都没发生,建明正常上班,悠悠在北京健康快乐地成长,过段时间,危机过去,咱们再全家团圆,皆大欢喜;二是,我们走了后,日本又一次发生毁灭性灾难,建明受伤或发生了什么,那只能证明,我们走对了!因为我们把悠悠带到了安全的地方。

第二,如果你不走,我们也不走。咱们都守在东京。也有两种可能,一是什么都没发生,可是,我们要成天提心吊胆过日子,所有亲朋也都得替咱们捏一把汗,建明每天出去上班也要悬着颗心,总要担心我和你妈怎么样了,悠悠会不会有事;二是最坏的一种可能,就是发生了意外,咱们全军覆没。

总之,我们现在离开,并不是把建明一个人“扔”下。这是上上策。你想过没有,在这种特殊时期,全家老得老小得小病得病,不但不是建明的一个心理安慰,反而只会是他的包袱。一但有危险发生,建明一个人身强力壮,怎么都好脱险,可是拖着咱们,他再强壮也没办法一个人脱身。当然,如果你真的心里过不去这个坎儿,非要留在日本,那我和你妈就陪着你,豁出老命也要帮你保护好悠悠。究竟是去是留,你来决定。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们都同意。咱们是一家人,就算真的是和亲人死在一起,也是一种幸福,真的!什么都不用怕。

……

    我还能再说什么呢,老爸的分析无疑是非常正确的,而且现在绝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我们是应该带着悠悠离开,可是,我会离开得无比沉重。

    老爸一直是我们王家的一家之主,大事全由他分清利弊,权衡利害;而老姨生命中的另一个男人、老姨自己小家的顶梁柱老姨夫,这次也做出了同样重要而又意外的举动:一向奉事业为上的老姨夫毅然决定,暂时休课,护送全家一起回北京!显然,老姨夫每天工作之余也反复思考着这个问题,在我还在为难着如何跟他说撤离的时候,他就很严肃地跟我说:“最近停电,不能正常上课。根据通知来看,这种局面恐怕还要有段时间。所以我决定,咱们全家一起回国!”看到我惊诧的表情,老姨夫解释说:“我想来想去,如果我不走,你们都不会走。为了悠悠和爸妈,我必须把你们安全送回北京,然后再踏踏实实回来工作!”这还是我头一次看见老姨夫这么深沉的表情。明明,其实这种时刻,真的要靠亲人的力量。只有大家真情流露地彼此关照,替他着想,才能相依相靠,共度难关。

 

    后来的经过,仍是历尽曲折。虽然决定回北京,可却定不到机票。从前两、三千块钱的往返票突然一夜之间疯涨到单程就要一万七、八千块人民币,真没想到日航借机嫌钱,中国民航也趁火打劫。即使这样都等不到机位。这时是悠悠小舅舅在北京解决了燃眉之急,又打长途告知我们搞到四张全日空航空公司次日的票。谁知好事多磨,好不容易机票解决了,又出现交通瘫痪的问题。就是说,即使有票,我们可能也到不了机场。电车停电,机场高速中断,因为限制汽油,出租车只能短途行驶……我们刚刚放下的心又一次悬了起来,情急之下火速研究决定,仍然也必须做好随时能撤离的准备。于是,姥姥负责照看悠悠,姥爷负责做晚饭,老姨夫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我负责收拾行李。各就各位,紧张有序。那种惊险的感觉啊,真象上战场一样!晚饭后,老姨夫和姥爷去长途电车站侦察交通情报,比如发车时间和间隔。他们得到的结果是:有车通往机场,但因为阶段性停电,必须要根据当天凌晨发布的通知才能知道到底要坐哪班车,车站的工作人员建议,保险的话就坐清晨六点多的首班车前往机场。早出发在机场等候也比到不了机场强啊。我们伴着胜利的曙光,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各自的工作。至深夜两点,老爸老妈和悠悠的所有物品终于装箱打理好,至于我们俩的只是挑了几件简单的。也是在同一时间,电视通告,上午全部停车!又是一次节外生枝。我和老姨父只剩大眼瞪小眼地干瞪眼。

    这种时候是不可能找朋友借车相送的,第一不清楚道路因受损而中断的情况,从哪儿走全是一团迷雾;第二家家汽车都缺油,怎么好只考虑自己需要而开口为难朋友呢?!我们俩也都不愿再叫醒父母,让老人再一次经受担心;而望着悠悠安然熟睡的脸庞,在一次又一次余震我翻滚着覆盖在悠悠身上的反复中,我和老姨父坚定了一个信念,就是走就是背就是抱,也要把父母和悠悠安全转移到北京!我和老姨夫确定了最终方案——自己开车到机场。那一刻,我们有一种义无反顾的力量。

老姨父通宵上网,查询了无数道路和机场附近的停车信息,我一边照看悠悠,一边关注着电视的各项新消息,默数着地震的次数,八次,十五次,二十七次……那彻夜无眠的心情,有紧张,有不安,有犹如激战前寂静的恐惧,还有莫名的亢奋,加杂在一起,终身难忘。

 

    早上七点,全家开始行动。老姨父的英明还在于,当第一天普通汽油开始限量的时候,就意识到高标油很快也会急缺,及时加满了一箱油,解决了我们自驾到机场的后顾之忧。于是,我们带着满满一箱汽油,满满一车行李,满满一车人,满满一车似箭归心启程了。到达机场后,看到满满一大厅的人,黑压压一片,有席地而坐的,有裹毯蜷缩的,往常通亮干净的羽田机场好象变成一座巨大的难民营,全是等候回国的外国人。而等待退票的队伍七扭八拐地蜿蜒着,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阵势!幸好坐飞机不象从前在国内挤公共汽车一样,谁有力气挤上去谁就能回家。和他们这些归乡遥遥无期的人相比,我们是何等幸运啊!老姨就差抱着悠悠放声唱,那故乡的风,那故乡的云,为我抚平创伤~~

 

    从首都机场出关已是夜晚十点半钟。悠悠大舅和大舅妈抱着一大捧鲜花迎接我们。全家激动地拥抱在一起,老爸挥起拐杖高呼:“胜利大逃亡!”全家老小的团圆场面吸引了在场的媒体,我们的合影还被刊登在五月十七日香港《明报》上。

 

    到北京后,老爸做的头一件事,是第二天一大早去银行取钱。他觉得老姨夫那么辛苦,就不要再让他换钱了,还亲自把钱硬塞到老姨夫手里。我算了一下,这次地震给老爸带来的经济损失,包括他们从国内为我们采购的东西、来日返机票、签证及公证费用还有这次补贴给我们的,差不多就达五万块人民币。亲友们来探望他时,都止不住说,这大地震闹的,您在东京还没待两天,五万块钱就没了。老爸却自豪地说:老天爷就是派我专门去接她们的,能把我闺女和孙女平平安安地接回北京,甭说五万,就是花五十万、五百万也值!

    明明,你听见了么,谁能不爱这样的老爸啊?这种亲情的力量多么伟大啊!

 

明明,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经历灾难,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坦然面对生死。因此,那一幕幕触目惊心的画面,已成为老姨生命中深刻的印迹,同时,它也会转化为一笔宝贵的财富,让老姨珍藏。它让我们更加懂得亲人的含义。

世界上能有什么比死亡更恐惧,可世界上又有什么能比亲情的力量更能战胜恐惧?所以,和亲人在一起。危难关头,血脉相依,不离不弃,永远珍惜。所以明明,老姨羡慕你,回到亲人的怀抱中生活,相亲相爱。将来,就算你远走高飞,亲人的爱也会一直伴随着你。不论你几点回家,老爸都会系着围裙等在灶台旁给你热饭,老妈哪怕困得直打盹儿也会支着眼皮托着腮帮子坐灯在下等那熟悉的脚步声响起。谁让他们是你的亲人,是最爱你的人。

 

我亲爱的明明,也请你不要忘记,你还有一个亲人,她的名字叫可心老姨。

 

 

可心老姨

20111011日 于东京

发布于2011年11月03日 17:14 | 评论数(19) 阅读数(1305) 可心专栏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