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贝妈日记 | 柔柔成长历程录 | 贝贝成长历程录 | 贝,柔每月一照 | 摘录 | 笑话
正文

北京八日奋战

北京——说不上向往的地方,但却应承了老人要带他们去的。若不是孩子的爷爷把脚扎了行动不便,去年便已成行。

转眼又是一个暑假,一年后的我从心理上变化很大。记得去年说要去的时候内心是惶然的,而今年的状态却有质的升华,可以说青海的行程对我的影响很大。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九岁,十二岁)三个老人八天七夜的行程,一开始就有心理准备打一场硬仗,各种累都已经有所预期。

父亲提前三天到深,可惜一直下雨不方便外出。一天之中也就下午有那么几个小时停雨,争取在这个时间段带他出去走走,甘坑绿道,茜坑绿道,后山的水库绿道,慢走,只是这么静静的陪伴着,谈不上亲密的关系话题也不多,父亲真的老了总是蒙蒙的有些不知所云。

北京行程13日至20日,共计八天。 
13日:深圳——北京(16:20飞机)
14日:天安门广场——故宫
15日:八达岭长城——十三陵
16日:北海公园,景山公园我,什刹海,恭王府,八大胡同
17日:看升旗,毛主席纪念堂,天坛公园,国家博物馆
18日:奥林匹克公园
19日:圆明圆,颐和园,香山公园,北京大学
20日:回深

在定具体行程前考虑过其它出行方式,前后了解了两个旅行团,一个直接在深圳报团,一个到北京再跟团,都一一被否了。最后选择自由行式的休闲游后先生帮我提前预定了机票和前三晚的酒店,以及深圳机场接送机的服务。我在网上查资料拟定具体行程并确定了后面四晚的住宿,一切准备就绪。现在看来,以上行程满满当当,但执行起来的时候却未必能完全按上面节奏来走,必竟带着的是老人和孩子,不确定的因素总是存在的。不过大致方向还是对的,重点要去的也都实现了,如果计划中的行程是100分,那么我给自己80分。
再梳理下整个行程,看看现实与理想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其实对我来说,半休假模式从父亲到深的那一天起开始,每天都紧张而忙碌着。13日开始全休假模式启动,周一没上班心理总像罪过一般。13日深圳天气特别好,早上起阳光明媚,照样6点左右起,下午的飞机还早,带着三个老人到茜坑绿道走走,他们有伴让他们慢慢走,我往前跑五公里再回来,幸好那天跑了,不然接下来的几天根本没时间也没精力去跑,连续周数怕是要断了。吃完中饭1点20过去机场时间很充足。在深圳机场用飞猪APP约好了北京机场的接机服务,到机场天也黑了还拖着行李转乘地铁太累。
第一站:新街口如家酒店。先生定的时候我就说如家很简单的,还不信。房间小热水小,住宿体验不爽。不过出行倒还方便,离4号线地铁口600米左右。吃得倒也还方便。
14日晨早起,吃过早餐,四号线转二号线到天安门广场北,出地铁站过两道安检才能入到天安门广场。除了拍照便是看人群,故宫门票扫码实名购票,请不到导游只好买了自动解读器但并不好用,人多嘈杂再好的景致也被确坏了,不过看完故宫再来看清宫延剧感觉那还是真不一样。吵着闹着也不确定听到了多少,总之我钱是花了的。就这么随着人流往前走,从广场入口走那条中轴线,大概跟团的都是这么走的,除了大门票里面还有很多小馆需要小门票,我们没有参观,从进到出也走了四小时,累!还好没有头疼,实在是因为不敢出状况,也是换了平时,到这个密集的地方早就开始不适了。从天安门城楼进到神武门出过马路到景山公园,还在同一条中轴线上,
相对故宫景山公园算是空旷了,我终于可以缓口气了,也迫切的需要找这么个地方来休整一下。景山公园:明清北京城的中轴线上,公园中心的景山,曾是全城的制高点,可以一览紫禁城全景。晚近六点在附近吃了饭慢悠悠的回住的地方。
15日:八达岭长城。酒店门口挂着好多小纸条,写着往各大景点的路线选项,公交的,步行的,地铁的,我还是选择了地铁到德胜门再坐公交(只是怎么919变成了877路),想过打车司机忽悠600大洋来回,两个队伍一队是没座的,一个是有座的,这倒是要感谢那司机,看别人排了老半天还是没座的票多郁闷,不过出门多问多看总是不会错的。看那队伍,没票的队伍更长人更多,还好我们最多等了半小时就上到车了,在经历一个多小时路程我们来到了蜿蜒壮观的长城脚下。担心老人爬不动,直接排队买了滑车票上下山,相比缆车有意思些,毕竟是第一次尝试这种交通工具。长城长,人更多。随人流这么半推着的往上走,闷热无比还是坚持登顶。儿子嫌累,老人的兴致却远比我们高,特别是父亲还说要走路下山,无奈孩子不愿意走只能作罢,回程等车近二小时,太过辛苦。
16日:晨起退房,拖着行李碾转到北京宾馆。就为了17日晨起看升旗。此处离天安门广场1公里,步行15分钟。安顿好行李,前往北海公园。
北京城的中心,一座山青水秀、风景如画的古老园林,这就是闻名中外的北海公园,这里水面开阔,湖光塔影,草木芳华,翠柏苍松,楼台殿亭,画阁曲廊,建筑别致,洵丽多姿。带着老人孩子就这么漫步走着。
17日:凌晨3点起床去看升旗,婆婆和柔不想去没有勉强。家公走得很急,我们都快步跟着。父亲身体突然不适,想想也是,那么着急干什么呢。喊着喊着慢点慢点,那爷孙俩把我们父女抛在了后面。路上都是人群,慢慢汇集到过安检的地方,最后排在过马路的地方,我和儿子在感叹排在第一个的人真厉害,得几点起呀?!眼看好长好长的队伍,就咱们这老老小小的根本没法跟人家拼,索性不着急坐着歇会。近四点过,马路栏杆放开了,人群如洪水般向对面的广场奔涌而去,那阵仗好似逃命般仓皇。待我们走到广场,前面已全是人群,在广场中央找了块空地席地而坐,5点28分升旗——时间尚早。人群在不断的向广场聚拢,原本身边的空地慢慢的被人群占据,把我们包围,如果有密集恐惧症的建议不要去凑热闹了。时间到了,国歌奏起,只看见一个个亮着的屏幕举过头顶在拍照或是录像,而站在后边的我们,看不到仪仗队的整齐划一,就连国歌声都遥远而飘忽。然而,我们依然热情高涨的来到广场,不管是看升旗还是看人流,都是对人生一种必不可少的仪式感,我们来过,我们感受过。只是每个人的感受不尽相同而已。红旗在国歌声中缓缓上升,歌声未停旗未到顶,只听得人群里人有大喊了一声“走”,话声未落只见人群做鸟兽散,又开始像刚开始冲过马路的那股子劲往回撤。毛主席纪念堂七点开放,时间已近六点,这时候走回酒店再倒回来显然是不明智的,老人有这种情结吧总想去看看,跟父亲和家公商量好告诉他们自己在周边走走买点东西垫下肚子,看到有人排队了就去排队,我回酒店接婆婆,儿子不想看跟我一路回了酒店。我在的时候父亲没想起来要上洗手间,我还走到半路说要上洗手间,家公给我打电话说“你爸要上洗手间,又不让我跟着说不用我管”,我反复叮嘱不能让我爸一个人去找洗手间,不然会找不回来了的,我不在你们身边没办法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我满以为他懂了,更以为他会陪着父亲找到洗手间上完再去排队。当我回家酒店喊起婆婆带着她走到广场已以是老长老长的队伍了,结果她告诉我说没带手机。好吧,我说既然来了就进看看吧,一会出来约好地方等我去找她,看着婆婆进去排队才放心,期间一直在打电话,家公的,父亲的都不接,这会电话通了说他俩在马路对面上洗手间快出来了,我猜在存包处,果然,跑过去找到了他们。家公满是抱怨说都快排到入口了父亲非要上洗手间,父亲也满腹委屈说家公不让他去上洗手间,看来我是真的高估了他俩了。目送他们重新进入队伍,估计着没有二小时出不来。原本想找个轮椅说可以走特别通道进去,两老人都不愿意,想想也算了,让他们好好体会下吧,也许艰难会让他们对这次旅程触动更深,记忆更深刻。我再次踏上这广场与酒店的这一公里的路上,叫起孩子们退了房间寄存了行李,往广场方向走去,把孩子放了在广场附近的KFC吃东西,我去广场上接那三个老人,时间已是9点过,人满为患的路上差点就过不去的安检,若不是有三个老人在那边等着我打死也不往里走了,就过这么一道安检在拥挤的人群中推推搡搡的挪了一个小时,一过安检我便狂奔而去,实在是一点都不夸张,并不是刚才不着急,只是知道着急也不管用,说好婆婆出来在英雄纪念碑处等的,电话、食物、水、伞都没有,等久了中暑怎么办,找不到了怎么办?狂奔狂奔,也是极考验身体素质的。左一圈右一圈始终没见影子,竖起耳朵也是没听见声音。好不容易打通家公电话说他们也在往外走了,我叮嘱出来的路上找找老妈,而我仍像没头苍蝇在广场上焦急的转悠,在阴凉处挤满人的地方搜寻着婆婆的身影,始终不见。还好婆婆还算聪明,知道在出口处的正阳门下等着,家公出来便看到了她,可是他们还是说不清方位,让我一通好找。这一通折腾,他们累,我也累。吃点东西回北京宾馆,实在不想再拖着行李辗转地铁公交,只是这次打个商务车花费二百大洋实在是奢侈,话说回来,再奢移些也纵容下吧,这一早上的折腾直到达我们的第三个落脚点(北京邮电会议中心)躺到床上才感觉是真的累了。纵使再累我也不能倒下,休息两小时后满血复活。孩子们不愿出去,让他们呆在酒店,我带着三个老人外出附近走走,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没有预约进不去,比较遗憾,怪自己没做好功课。拍了北大的校门以示来过。然后随意的往回走,找到了一家很好吃的私房菜,真正的好吃不贵。肥霖厨房畅春园食街店,值得推荐。以至于20日回程前的中饭特意再去了这家店。
18日:颐和园。晨起,小雨。这是到北京这几天唯一一天下雨的,说起来老天也是给力了,并不是很热也没太多雨。住处左拐路口处吃了早餐,出了路口左拐直走,似乎还拐了个弯,记不清了,导航1.9公里到
颐和园东门,一来距离不远二来婆婆不爱坐车,换了三次住宿地就是希望尽量把行程控制在可步行的范围,所以连续几天来我们都是在步行,基本每天至少十公里,老人孩子在这一点上都特别给力,像天气一样得劲。第一天故宫我就想请导游,结果说没讲解员了,只能买了自动讲解机,似乎用处不大戴着耳机不舒服人多嘈杂也听不太清楚,所以颐和园我下决心请个导游,不惜在小雨中等了十几分钟终于等到有一姐姐回来,但因为不准导游带唛老人还是听不太清,可怜那导游一场接一场嗓子都哑了,加上语速也快,我都得仔细听着。钱花了,有总比没有强,多少会比自己走马观花了解的多。900米长廊,雕龙画栋,挖湖堆山(昆明湖,万寿山),老佛山的大戏院,豪掷千金的御膳房,老佛爷的住处以及囚禁皇帝的居所。讲解到石舫处结束,接下来我们绕湖走了一大圈。
湖宽水如镜,船穿莲蓬行。
柳绿岸依依,惜未桃红期。
大概最好看的是三四月间,自是柳绿桃红,好一个“北方小江南”。
早上的雨早早的停了,伞倒显得有些多余。待我们走完这一整圈已是下午三四点,阳光正好,人流如织。本想再去爬一爬万寿山,逛一逛苏州街,再看看那人流都觉得累,走进去了又退了回来。出得园子顿感轻松,最怕就是人多。相比之下我们进去时机正好。慢悠悠的往回走,在住宿处楼下餐厅吃了晚饭,服务员很是怠慢,老人极不淡定,而我在别人急的时候反倒能沉得住。
19日:奥林匹克公园。这天起得最晚,本来也不着急,计划晚些到奥运中心,等夜晚看鸟巢水立方夜景。住处出路口右拐五十米就是公交站台,直达车到奥运中心,
地铁走得比较远还得转车,只能委屈婆婆跟我们一起搭公交了。到哪我都喜欢清清爽爽的环境,人一多就乱,大好的景致都破坏殆尽。上午到时清爽的通道到了晚上热闹非凡,广场舞的,卖唱的,跳绳的,目不暇接。森林公园,原以为只有一点点大,却让我们转出好大一圈,出来才知道有南园北园之分,南六进北门出,经过假山流水,翻山过桥,两老爷子玩得不亦乐乎,照也拍得很是开心。大概是这几天来最开心的了。我想:真好!在快要回去了的时候给他们留下最好的一程。出得北门好像到了高速路边,连人行道都没有,完全找不到方向只能照着导航走。步行一小时后我们回到了科学教育馆旁,总算是知道自己到哪了。一顿韩式烤肉吃下来,已是五点多,天色渐转暗期待灯光亮起。再回到中轴线上,又开始拥挤起来。大家都朝鸟巢方向走去,两个建筑灯光亮起远观更美。圆满完成今天的任务。待我们往回走快到公交站时,天突降雨,也是极幸运的。
20日:老天眷顾一早天气极好,下午就要回深了。起了个大早,六点半出门跑步,在整个八天七夜的行程中,有这么个早上属于自己,挺知足的。跑着,发现着周边,经过两个公园,一条绿道(海淀段),很美很清爽。早上人不多,绿道特别舒服。海淀公园很美值得一游,因为少有游客光顾,所以很是清静,刚好合我意。来回十公里,完成任务也看到了美景,没有枉费这个清晨。到酒店不到八点,冲洗完带老人孩子吃过早餐,孩子不愿意走回了酒店,照例带着三老人逛海淀公园,当真连续几天一刻也没让他们闲着,只是我每每问他们累不累时,总是很一致的说不累,这倒让我觉得挺挫败的,我都感觉累了。不过也挺欣慰的,但凡他们喊累,估计行程就不能这么完美了。在公园碰到一对八十多岁的爷爷奶奶,身体倍棒还特热情,愿你们健康长寿。午餐:掐着点走到肥霖厨房,再一次把自己吃撑。这个行程中的最后一顿午餐,不仅要吃饱也一定要吃好。
八天七夜各种累早有心理准备,所以累不是重点。陪伴、兑现承诺、完成使命、检验自我。这一次虽然没有以前的惶惶然,但也毕竟是一个人带三个老人两个孩子全自助的陌生旅途,请不要佩服我,因为我已经开始佩服自己了。虽然还有许多计划中未及之处,也有回来才发现换了18与19日的行程而不自知,但没关系,我尽心尽力的去做了。




    发布于2018年08月25日 22:41 | 评论数(0) 阅读数(640)

上一篇:青海—甘肃,环线游

下一篇:十二周岁的儿子

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9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