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当前博客数据库正进行升级,后台暂时无法访问,前台的评论功能暂时也不能使用,敬请谅解。对此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信息加载中...
首页 | 鼎儿照 | 成长树 | 鼎趣语 | 心情站 | 讲故事 | 思考筐 | 幼儿园 | 心得所 | 班级事 | 创意坊 | 辣妈帮 | 父子乐 | 写作坊
正文

我来帮你弄吧

今天是2020年11月29日 鼎儿宝贝儿13岁4个月20天  小石榴2岁1个月21天

    孩子长大了,真的可以成为我们依靠的对象了,或许这样说有点早,但确实感觉到了一种不同于以往的东西存在。周五中午,鼎儿放学回来,我刚好收到了他们老师发来的一个二维码,老师说每个班的家委会成员都要加入到那个群里,我开始扫码准备进入,发现居然是一个w 址,我以为自己弄错了,退出继续摆弄,结果还是如此,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鼎儿说:“妈妈,我来帮你弄吧!这个w 址要复制到浏览器里去才行。”我说:“可是老师说扫码就行了呀!”鼎儿说:“我来帮你弄吧!”我只好把手机递给了鼎儿,结果人家三下五除二帮我加入了,我不得不佩服现在小孩子的能耐,我谢过鼎儿,给老师回了话,说已经加入了,老师很快发语音过来说班里另外两个家长反映加不进去,她正打算问问是怎么回事,既然我加入了,就把她们拉进去吧!我把鼎儿的操作步骤给老师说了一下,又给那两个妈妈说了一下,最终还是把他们拉了进来,总算完成了一项任务。

    老师发消息说下周四周五月考,我问鼎儿有什么计划没有,鼎儿说:“我觉得没事儿。”这可不像考试前该说的话,难不成这次也考的一地鸡毛?上次考不好有情可原,说是适应初中试卷,可这次如果也考不好老师估计不会轻易放过他了,我提醒了鼎儿。鼎儿却不是那么上心,只顾着问蔻儿姐姐什么时候来家里住,我给他说周日就来家里了。鼎儿说:“那我得给姐姐腾地方了。”是的,在鼎儿的卧室有两张书桌,一张之前是放鼎儿乱七八糟东西的,主要是鱼缸,现在姐姐要来家里住了,鼎儿是得给姐姐腾张桌子做作业。看鼎儿主动提及,我也很开心,毕竟有个和他同龄的人作伴,这样我觉得对鼎儿来说确实是好事儿。蔻儿马上冲刺考高中,还是需要一个好点的环境的。

    周六的时候我值班,一天没有回家,我走之前给鼎儿布置了学习任务,晚上回来的时候,鼎儿把他做的题拿给我看,数学有一道计算题不对,让鼎儿在“纠错本”上重新算了一下还是不对,我让鼎儿仔细看,鼎儿愣是觉得自己的没错,我给他指出正负号的问题,鼎儿这才恍然大悟,这孩子五年级的时候就容易把正负号弄错,怎么都初一了还是如此?只能提醒着让他订正了。语文是两篇散文,我一看便知道鼎儿的这个题不是自己独立做出来的。要知道在初中散文的阅读是比较难的,我知道鼎儿平时的阅读题做的也可以,但能做到如此地步还是让人有些怀疑的,关键是鼎儿的手机在他自己那儿,我说:“这些题是自己做的吗?”鼎儿脸上露出了一丝狡猾的笑容,说:“怎么了?不像吗?”我说:“你是我儿子,你该做成什么样儿,妈妈还是知道的,我给你的是散文阅读,你能答到这种程度的话就不用做练习了。当然,借鉴过了能懂也行,咱们还是一起看看吧!”我把文章中关键句的作用给他说了一下,鼎儿边听边点头,说:“哦,我明白了,内容包括情感和主旨,结构包括线索、铺垫、首尾呼应。”我说:“现在理解了?”鼎儿笑了。

    今天鼎儿趁着中午暖和出去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给我说:“妈妈,我今天去碰碰凉吃东西了,我觉得这次是我最省钱的一次,因为我只点了三样东西。”我说:“嗯,好,省下来的还是你吃,多好。”鼎儿笑起来,下午蔻儿来了,鼎儿很高兴,帮着姐姐铺床收拾桌子,还蛮贴心的,我看着俩娃儿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也很开心,总是需要一个贴心的小伙伴的。我悄悄提醒鼎爸,不许对鼎儿说话声音那么大,否则吓着我家姑娘了,而且鼎儿也会觉得不好意思,娃儿大了,有自尊心了,还是需要注意教育的方式的。

    小石榴越发的可爱了,说话已经不是纯粹的“鹦鹉学舌”了,现在人家有了自己的主动权,想说啥说啥。在姥爷姥娘那里自不必说,姥娘总是给我说些他的逗人话语,比如自己唱《小燕子》,念叨《小老鼠》也就是姥娘常说的那个歌谣:“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叫小妮儿抱猫来,叽里咕噜滚下来……”到了小石榴哪儿就不是这样唱的了,他想怎么唱怎么唱,里面又是有小燕子了,又是有小星星了,凡是他想到的都加进来了,特别的逗。

    周五那天,鼎儿二姨把姥爷姥娘送到我家,准备在附近做核酸检测,谁知道人太多了,队伍像条长龙,我就和同事一起开车把他们送回老房子,路上经过那座小石榴常看的“红桥”,我说:“现在是白天,桥不红了,晚上才红。”小石榴接着说:“有一点点红。”姥娘笑坏了,同事也笑的不得了,是啊,那座桥上明明有些红色的底纹,小家伙没有说错,只是他怎么就能想到回答我“有一点点红”呢?我还是觉得好神奇啊!

    到了晚上我和鼎爸送可儿去姥娘家找鼎儿二姨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儿,我和可儿进门往客厅一站,鼎儿二姨过来迎接我们,蔻儿也从卧室出来了,小家伙往我们跟前一凑,说:“咦?三个姐姐!”我瞬间就笑喷了,哪里来的三个姐姐,就算是妈妈没有认错,那也认错了二姨啊!怎么说也只有两个姐姐,可现在多出来的那个会是谁呢?二姨?妈妈?我们无从得知,只是觉得小家伙太逗了。

    回家的路上,他自然又絮叨了一路,什么摩天轮了,什么大马了,什么红旗了,反正能想到的都说了一遍。进家门的时候,他照例捂着小脸,哥哥把他接过去脱衣服,小家伙都捂着脸,哥哥问:“怎么了?”人家也不吭气,我给他把衣服脱完后,他就起来了,坐在沙发上捞起一本书就看,边看边问:“这是啥?”一会儿又说:“这是车,这是皮球……”哥哥在旁边看着他,小家伙邀请哥哥说:“哥哥,快来看吧!”难得他如此的热情大方,鼎儿赶紧凑过去给他说书中的内容,小家伙听得津津有味,也给哥哥说的头头是道,那场面好温馨啊!我给哥哥说弟弟明天要跟姥爷姥娘回北屯住几天,哥哥马上表现出失望的样子,说:“啊?那我就亲不上弟弟的胖脸了。”我说:“呆几天就回来了,你回来了再亲,刚好要月考了,你好好复习。”鼎儿极不情愿地嘟囔着,那能怎么办呢?他确实要考试了,而且姥爷姥娘确实想回家看看了,我总不能说不同意吧?

    今天早上小家伙依偎着我睡到九点半才醒,我们都睡了个懒觉,感觉好舒服啊!他起来就开始说话,嘟嘟啦啦的,一刻也不停,什么消防车了,什么大班车了,反正自己念念有词。我喊“天猫精灵”给他唱歌,小家伙说:“天猫精灵唱小星星吧?啊?”这腔调我实在是太熟悉了,可是半天“天猫精灵”也没有反应,我就过去看,顺口说:“是不是昨天晚上石榴和哥哥摆弄它了?”我以为他没有听懂,谁知小家伙接了一句:“妈妈和哥哥弄的。”哎呦,这是谁教的呀,人家自己就知道为自己辩解了,我只是那么一说,人家居然转过弯来了,我也是醉了。

    中午时分,鼎爸把姥爷姥娘和小家伙送回了北屯,姥娘专门发了他在那里快乐玩耍的照片和视频,我好想他呀,从他出门的那一刻已经开始想了,可是只能忍着了,希望宝宝早点回来。他在视频中喊:“妈妈抱!”我说:“宝宝回来了妈妈抱!”真的好想抱他亲亲啊!

本文标签: 鼎诺故事

    发布于2020年11月29日 23:56 | 评论数(3) 阅读数(297)

上一篇:咋不喂肉了

下一篇:你管我,你管我

评论

fengzihao2011 发表于2020-12-02 13:11:58

哈哈,小石榴太可爱了,难道到了语言爆发期了吗?妈妈能记录就是石榴将来的一笔宝贵财富呢。
清杨奶奶 发表于2020-12-01 22:09:18

小石榴成精了!
鼎儿宝贝 发表于2020-11-29 23:54:56

记录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1 Ci123.com 育儿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